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轼语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车盖亭诗案——失控的走向

第三百六十五章 车盖亭诗案——失控的走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

  延和殿。

  由于车盖亭一案越闹越大,宰相们再次来到太皇太后帘前共议此事,并打算再度责罚蔡确。吕大防等人认为蔡确罪大恶极,理应重罚,唯独范纯仁、王存没有随声附和。

  范纯仁道:“臣以为不可对蔡持正严加责罚。如今圣朝,应该为政宽厚,不可以因为语言文字暧昧不明的过错,就诛杀流放大臣。今日的举动,势必会成为将来效法的典范,此事万万不可以开头啊!”

  吕大防道:“尧夫此言差矣,正人必去奸邪,朝廷岂能对此含糊不清,而不加以责问?”

  范纯仁道:“此事干系重大,应该详细审查,不可轻易论断。”

  王存道:“太皇太后圣政如青天白日,至德如精金美玉。太皇太后保全社稷之心,天地神明之所昭鉴。蔡持正为逆子,若父母亲自置之于必死之地,还担心有伤恩德,对国体来说也是这样。重刑除恶,正如用猛药去病,须得防止剂量过猛,不然必伤中和。何况现在国体久安,很少施用重刑,此案理应详细审查,不宜迅速裁决。”

  三省的宰相们在太皇太后面前争议许久,除了范纯仁、王存坚持主张已经贬了蔡确,不如就这样吧,不要再行重罚,其他宰相们则纷纷表示像蔡确这样的奸人必须重罚,以儆效尤。大家争论不下,太皇太后并未表示赞同何方观点,此事容后再议。

  众人退下后,范纯仁、王存又再度上书劝谏,恳请太皇太后宽大为怀。

  范纯仁、王存营救蔡确,引来了傅尧俞、范祖禹、梁焘、吴安诗等台谏官们的数次弹劾,大家在奏章在对范纯仁、王存多方指责,言辞激切,不忍耳闻,甚至将其归为蔡确的朋党,请求朝廷对二人予以罢相。

  朝廷下诏将谏官、御史们弹劾范纯仁、王存的奏章交付门下省。

  于是吕大防上书表示:台谏官傅尧俞等人弹劾范纯仁、王存二人在朝臣退下后独自留下来再度启奏营救蔡确之事,应该让范纯仁、王存二人深思反省,承认错误,自己决定去留。臣已将弹劾的奏章封存扣留,不再转示逐人。

  就在太皇太后对蔡确是否再行重罚犹豫不决时,梁焘的一道奏章将事件的走向推向了失控的边缘……

  之前,邢恕知河阳,司马康回京路过河阳,邢恕极力向司马康称赞宋神宗临终前,蔡确策立宋哲宗有功,并请司马康写封信称赞此事,有了司马康的书信为证,可取信于世,他日出事就可保全身家性命。司马康想着邢恕出于父亲司马光门下,想来不会骗自己,于是就写了封称赞蔡确的信。

  后来梁焘被诏回京,出任左谏议大夫,路过河阳,邢恕再度向梁焘夸赞蔡确策立之功,并拿出司马康的书信为证,还说太皇太后当时对策立宋哲宗为太子有异议,宋哲宗能被立为太子都是蔡确的功劳。

  台谏官们从四月初开始上书弹劾蔡确一直弹劾到五月,太皇太后都不为所动。梁焘突然想起来之前与邢恕在河阳的对话。他回京早已从其他官员口中得知宋哲宗登基前的真相,蔡确、邢恕想拥立雍王为太子,太皇太后见宋神宗快不行了,恐生变故,急忙命人为年幼的宋哲宗赶制龙袍,然后在其他宰相的拥立下,宋哲宗赶在宋神宗临终前被立为太子,而后顺利登基,与蔡确、邢恕没有丝毫关系。

  于是梁焘将之前路过河阳与邢恕的对话,以及蔡确、邢恕的罪状尽数写在奏章中,上呈太皇太后。

  刘安世也紧跟着上书弹劾蔡确,并指责蔡确、章惇、黄履、邢恕四人在元丰末年相互结交,号称死党,他将之前的旧账又翻了出来,予以弹劾。

  太皇太后闻后大怒,对三省宰相们道:“官家是先帝长子,子继父业,这是理所应当的事,蔡持正有何策立功勋!如果让蔡持正他日回朝,欺罔上下,岂不是朝廷的祸害?就让他去英州吧。官家年少,还未亲政,如此处置,是为了社稷!”(英州,今广东省清远市英德)

  此言一出,满朝哗然。

  数日后。

  朝廷下诏:蔡确降职授予英州别驾,新州安置,给驿马让其差遣。沿途各州各军,差遣承务郎以上官员,估量着差人结伴送他前去,一州接着一州地交割;如无承务郎以上的,就差遣本州职官前去。同时,邢恕被贬为承议郎,添差监永州在城盐仓兼酒税务。

  三省、御史台、谏院的官员们初闻此事后犹如惊天霹雳。英州位于岭南烟瘴之地,别说身子单薄、平日养尊处优的的文官们,就连一些身体健硕的犯人被流放岭南多半未达贬所就死在了路上。蔡确被贬英州无异于让他去死。

  之前宰相、台谏官们数次上书弹劾蔡确,见朝廷无动于衷,一时间群情激奋,在奏章中的言辞愈发激切,但大多数官员并没有真的想置蔡确于死地。大家明白不管自己在奏章中写什么伏诛,诛杀流放之类的话,朝廷也不会真的杀人,无非就是多贬谪一些,让其难以东山再起罢了。大家没想到这次真的激怒了太皇太后,要将其贬到英州。

  人命关天,梁焘、范祖禹、吴安诗、刘安世、傅尧俞、朱光庭全都急了,他们没想到事情的走向完全失控,皆欲上书营救蔡确,但又害怕与最初的言论相悖,犹豫再三只得作罢。

  不光台谏官们急了,三省的宰相们也坐不住了,大家坐在一起商议对策。

  刘挚对吕大防、范纯仁等人道:“不如明天我们去向太皇太后求情吧。”

  范纯仁心念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我和正仲极力反对,你们非要弹劾,现在满意了吧,弄到了如此不可收拾的局面。他叹息一声,道:“算了吧,我觉得没什么用。”(王存,字正仲)

  刘挚道:“那也要一试,明天我们大家一起上书吧。”

  范纯仁道:“那就试一试吧。”

  吕大防等三省宰相们纷纷点头附和,表示明天大家好同去为蔡确求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