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雇我吧崇祯 > 第477章、成人之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有谷英飞鸽传书的缘故,又或者在经历了又一次不成功的“李跑跑”经历后,除了要做帝王这一点执念依然强烈之外,其他很多事情都已看淡了一样——

  李自成在看到朱慈烺后面,竟然还跟着一个此刻他最恨之人的老爹吴襄时,竟然破天荒没有任何发怒的迹象,只是淡淡地瞅了一眼朱慈烺和吴襄后,甚至连那个擅作主张的幕僚都没有训斥一声,便面无表情地挥手索然道:

  “张鼐,兹事体大,他又是你一直看管的人,便还是由你善始善终,护送他到山海关北门去吧。”

  也不知是不是误以为朱慈烺一送过去,新兵营那边就会当场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张鼐答应一声,喜滋滋地翻身就要上马。

  这时,朱慈烺却忽然莫名地又主动张口说话了。

  “敢问闯王,原来不是你要见我,而是另有其人。”

  “本宫倒是好奇了,我在这里待的好好的,怎么又要将我往别处送呢?”

  “自从京城被你拿下后,我好歹也算是一国储君吧,就算亡国了,按照历朝历代不成文的规矩,新朝对前朝皇室怎样也要有一些优待安置吧。像我这般被当做货物送来送去,本宫实在是腻了。”

  “闯王,你得说清楚,这次你又要将我送到何处去,不会是要将本宫送给吴三桂甚至建奴那边,给你换什么好处吧?”

  站在李自成身侧的李过,听着,听着,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随即戟指骂道:

  “太子?哈哈哈,直娘贼,闯王当你是太子你才是太子,不当你是太子,你连外边野地里的臭狗屎都不如!”

  “这世上,竟然还有你这般不长脑子有没有眼色的人。”

  “娘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摆什么太子的架子,谁他娘的拿你当根柴火棍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w\w\w\.\m\i\m\i\r\e\a\d\.\c\o\m】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你——

  朱慈烺还从未被人当面指着鼻子这样谩骂过,即便是城破被大顺军士卒逮住时,最多也是挨一顿拳打脚踢而已,哪里受过如此羞辱,当即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刚刚还在路上拍胸脯许愿要为太子在前面挡风挡雨的吴襄ꓹ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ꓹ简直就像一只缩头乌龟那样ꓹ反而还躲在了朱慈烺的背后。

  李自成见朱慈烺摇摇晃晃ꓹ一副快要气晕过去的模样ꓹ于是抬手止住李过,罕有地忽然温言道:

  “朱家太子ꓹ派人过去接你时难道没有与你说么?”

  “你一路吃尽苦头,也该苦尽甘来了。”

  “所以你不要怕ꓹ这次是有贵人点名要你。这些日子,我也看在眼里ꓹ为了你的安全本王虽然尽力将你护在身边,但总有照看不到之处。”

  “而且ꓹ本王也看出你在这里并不欢喜,也很不舒坦。既如此ꓹ正好又有其他贵人邀约,所谓树挪死人挪活,本王也有成人之美雅量ꓹ索性就放你换个地方,这下你可懂了?”

  果然ꓹ本宫又成了被人当做筹码的货物,送来送去——

  朱慈烺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凄凉,无比悲哀地叹息道:

  “罢了罢了,左右已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还说些什么呢,就是不知点名要我之人,又是何方神圣?”

  神圣——

  这两个字,竟然也让李自成不觉恍惚了一下,口中不觉下意识地认同道:

  “朱家太子,这句话还真教你说着了,点名要你的这个贵人,正是那传闻中号称神奇公子的大人物!”

  什么?

  神奇公子!

  朱慈烺先是惊讶地扬起眉毛,嘴巴也是半晌都吃惊到大张不已的地步,直到眼中忽然闪过一道惊喜的亮色,神情方才稍稍平息了下来。

  见朱慈烺自从听说要见他的人是神奇公子,便神奇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张鼐这才看了他一眼,随即翻身上马,哼了一声:

  “将朱家太子护在中间,出发!”

  李自成原本将自己放在了最要紧的山海关东门方向,既是整个山海关围城大顺军的大帅,又是一座城门方向的主将。

  但自从发生了又一次“李跑跑”未遂事件后,李自成折身回到山海关后,也不知是羞惭不好意思再去东门见他的兵马,还是觉察到了他一个做统帅的将自己降格到一个方面军的主将,其实是很丢人也很不合适的事情。

  于是,一回到山海关,他立刻又将自己连同帅帐重新安在了原来的角山望海岭上,正好又与多铎的欢喜岭,新兵营的鹰愁涧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掎角之势。

  不过在三家占据的位置中,又以鞑子大军盘踞之下的欢喜岭为最佳要隘之处,李自成据守的望海岭子为地形上为最差。

  如果从望海岭到山海关,他们就得至少穿过三家中的一家盘踞之地,要么是鞑子的欢喜岭,要么是新兵营的鹰愁涧。

  在这之前,这将是一次险象环生的穿越之路。

  但现在不同了,因为孟远的一句“汉人不打汉人”,而让两家无形中达成了某种默契甚至看不见的联盟。

  所以,张鼐带着朱慈烺,完全不用再担心被两面夹击,只须稍稍走远一些,绕过欢喜岭,便可直接借道山海关北门,正好与北门的新兵营交接一番,就能掉头南下赶到罗恩生指定的鹰愁涧了。

  当然,尽管如此,鉴于朱慈烺的重要性,李自成还是让张鼐除了带上他自己的本部孩儿军精锐营之外,另外又临时拨给他了八百老营悍卒随行,以防万一。

  也因此,一出望海岭大顺军自己的地盘,已经吃过不少苦头的张鼐,便吃一堑长一智地一面向前后左右全都派出侦骑外,一面又不断大声吆喝道:

  “孩儿们,全都给老子睁大你们的狗眼,有一丝丝风吹草动,都要他娘的及时嚷嚷出来。”

  “老子在狗鞑子尼堪身上栽的跟头,绝不能再摔第二次跤!”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自从知道自己此去,要见的人竟然是传闻中那赫赫有名的神奇公子,朱慈烺就开始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惊喜与躁动中。

  这时忽然听到张鼐喊了这么一嗓子,不觉就是一怔,忍不住跟着向四周怪石林立的荒野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