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魔剑猎人 > 第六百九十八章 进入结构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夜明在再一次触摸到现实与结构层的那张膜的时候,开始幻想到自己是某种粒子,而且他并不确定自己究竟是某种粒子。

  质子、中子、电子、光子还是费米子、波色子还是强子、介子,还是夸克胶子?

  白夜明的内心对自己充满了迷惑,他不知道应该以一种怎样的状态进入到结构层之中,也不知道结构层里的生命到底更愿意去接纳自己哪部分?更愿意去接纳怎样的自己?

  于是白夜明就自然的想到,自己能否成为一种通用的粒子?或者说能否自己具有粒子某种通用的特性?

  他开始进一步思考在结构层中的完美的粒子一般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时候一个非常清晰的单词就出现在了白夜明的心底间。

  对称性。

  粒子是因为对称性而存在的,守恒力也是因为对称性而存在的。

  天地之下,所有的事物莫不是因为对称性而存在,而描述对称的科学就被称之为群论。粒子的集合的特性是因为属于某种特别的群而所被赋予的特性。

  群论。

  这又是一个让白夜明感到一丝困惑的情景。

  他知道自己能够想起这个名词,是因为自己应该学过这门科学,或者知道这门科学在对于认知自己是粒子这件事情上是十分有用处的。

  但白夜明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心里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就会泛起重重的嘀咕。

  群论究竟是什么呢?白夜明认真的去思考这件事情,却发现自己没有答案。

  获得的东西仿若空无一物,自己仿佛对这门学科应该无比了解的同时,却在实质又一无所知。

  这种失落的感觉带给了白夜明一些与众不同的心理体验,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把群论认为是某种答案,是否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这种怀疑感,逐渐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粒子,为什么要执着于去将自己用粒子的身份带入到这个世界当中呢?

  在众人的围观中,白夜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对佳玉还有龙柒苦笑着说道,自己再一次失败了。

  而此时不论是她们两个,还是更靠近外围且注视着此地的高层和大师们都知道,白夜明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看起来似乎此时的进展有些不太顺利的样子,于是众人也都投来了关切的目光。

  白夜明倒没有因为他们关切的目光而感到些许的害羞,他只是心底在嘲笑自己。

  幸亏当初没有好好去学群论,不然如果真的明白群论的真谛,恐怕今天就要栽在这里,彻底化道了。

  群论是一门描写对称性的学科,同样的也是建立基础粒子行为的标准模型所遵循的最基本的数学准则。

  白夜明在大学研究生和博士生期间都曾经去特意学习过群论的课程,他记得很清楚自己使用的教材叫做群论及其在固体物理学中的应用。

  白夜明在上这门课的时候非常的水。因为这门课和实验科学的关系并不关联,同时又显得的过于的艰难晦涩。

  对于线性代数,对于量子力学的推导,对于数学物理方法的掌握,是学好群论的基本功。白夜明在当时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掌握这门对他来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课程。

  但是可以投机取巧的是,这门课程的考核异常简单,开卷不说,考察的题目大抵都是往前数年的真题。

  懂的人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因为懂的人都懂。大学的课程里总会难免有着类似的水课。老师不想认真的教学,学生也不想认真的学。就开始大打默契球。

  白夜明只是未曾料到,自己在很久以前因为偷懒而在自己的知识脉络上留下的破绽,在今日救了自己一命。

  一饮一啄,自有天意。

  白夜明原本想一鼓作气,再次尝试去接触意识层。但是亚里沙及时阻止了他。

  亚里沙表示白夜明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因为之前的消磨处于一种极差的程度了,所以再去尝试的话。就算侥幸进入到真正的结构层,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凝结出锤子镰刀的标记。

  白夜明于是就休息了三日,在这三日之中,他一边恢复精神力的同时,也在一边设想着自己到底还会再结构层的表面上遇到什么样子的考验。

  在白夜明的想法中,这一波三折,三问结构层的经历,已经有点小说或者游戏台本的味道了。

  但是白夜明反复思量,却始终不觉得自己还会对这个世界的基本认知存在着什么诧异。他觉得下一次尝试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科学问题跳出来困惑自己了。

  确实。

  没有科学的问题在继续困惑他了,可是有玄学的。

  白夜明遭遇到了玄学问题。

  他在第三次接触到结构层的时候。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事情。

  他似乎看到了满天神佛。

  那些人的扮相不知道是出自白夜明偶然间看过的什么动漫或者是电视剧,还是出自白夜明自身对于他们的故事的臆想。

  总而言之,他试着辨认出来了自己都看到了什么。

  在所有人最中间的,应该是三清。

  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和太清道德天尊。

  然后还有其他斑杂的具有各个教派的人物。无论是身披袈裟的佛主,还是白袍并不蔽体的上帝。而或是北欧神系的奥丁,希腊神系的宙斯,埃及众神祗等等。

  甚至于还有在万智牌游戏中出现过的各种神,各个平行时空出现过的生物类别为“神”的生物的投影。

  这是,什么意思?

  白夜明开始试着跟眼前出现的这些神魔试着沟通,但是发现它们对自己都并没有任何回应。

  而白夜明就只好去和结构层的膜进行沟通,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然后他就自以为得到了一个清晰无误的选择题的题干。

  在结构层之中的存在,因为超脱了所有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的概念。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全知全能的。

  而全知全能这样的事物,在白夜明的印象里,与之最为相配的就是,神明。

  神,无论是在自我的介绍之中,还是在信徒的信仰之中,都是全知全能的。一个全知全能的神可以满足信徒的各种希求,只要信徒的诚心诚意真的打动了他。

  白夜明没有想到结构层是希望自己找到一个自己想要去信仰的神明作为自己的引路之人。

  自己要选择哪个呢?

  白夜明开始踟蹰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为他护法的佳玉心中传来了一声“不好”。

  “怎么了?可是夜明出了什么事情?”佳玉有些紧张地对刚才惊呼出声的亚里沙询问到。

  “他又来到了结构层的边缘,但是这次似乎他已经开始在被结构层同化了。”

  “什么叫在被结构层同化了?他不是还没有进去么?”

  “是的。一般的旅法师很少会多次需要不同的结构层对自己产生的种种误导。大多数都只有一种情形,能够在不惊醒自己冥想状态的情况下拒绝结构层对自己的暗示其实就可以了。

  白夜明现在应该已经是遇到了第三种完全不同的暗示了。所以他的并没有直接清醒过来。同时他的精神频率也在发生着变化。

  这说明这一次他遇到的问题让他开始产生思考。而一旦开始顺着这样的思路思考下去,就会被结构层逐渐同化。”

  “那要怎么办?我们能帮他什么么?”

  “我们不可能去顺着他在冥想之中走过的路去接近他,咋样就更加危险了。我们唯一能做好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守住他的身体,不要让任何外界的事物打扰他。尽可能维持平静。

  这样如果他在被同化的过程之中能想办法在一瞬间清醒过来的话,就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逃出来。

  而逃出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原路返回。

  只要我们能够维持白夜明在物质世界的状态发生不变的话,那么它原路返回的路径就会不发生变化,这样才能给他提供最大的生机。”

  佳玉点了点头,于是嘱咐了龙柒。然后龙柒就开始屏退周围的闲杂人等,尽量不要让任何人能够有机会影响到白夜明。

  而龙柒的大师级亲卫,在得到授意之后,就用自己的防护立场在白夜明的周围空间围成了一个半球,扣住了他的周身,以免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

  然而此时此刻的白夜明却并没有像外界所紧张的那样凶险。

  他的确在考虑要去选择信仰谁,也的确在想着自己应该如何才能够贴近结构层,但是他给出的思路和选择的答案都让人难以预料。

  信仰神明的本质是什么?白夜明在心里拷问自己这个问题。

  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浅信者和狂信者有着不同的答案,普通人和教徒有着不同的答案,无神论者和普通人也有着不同的答案,而白夜明关于这一点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思考。

  在白夜明的眼中,教徒与其所信仰的神明之间的关系,类似于一种供奉与给予的关系。

  教徒向神明供奉出他们微薄的财力或者是他们的信仰,然后神明会给予教徒一些精神上的慰藉。

  教徒可以凭借这些精神上的慰藉去给予自己更多的动力,把握住自己的机会,从而实现成功。而这份成功会坚定教徒对于神明的信仰,从而形成一个正向的反馈。

  而在教化得当的情况下,即便教徒在信仰神明之后不能得到很好的反馈,也会将其归咎于是自己的自身问题,归咎于是自身的信仰还不够虔诚等等因素,从而会在某种程度上忽略了问题的本质。

  而白夜明意识到信徒与神明之间这样的关系,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羁绊也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

  就像是信仰神明,向神明进行奉献一般,人可以选择信仰自己,并向自己进行奉献。

  人可以在一生之中的每一个时刻都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相信自己可以克服眼前所遇到的一切困难。

  然后将原本想要奉献给神明的收益奉献给自己,将自己培养出更加健全的头脑,更加健壮的体魄,更加令人感到舒适的包装,利用这,些人可以更好的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神明对于人的布施在白夜明看来是根本就没有的。而就退一万步,先假设它有的话,这种布施也仅仅是一种基于运气一般的给予。

  而有的人即便被给予了运气,也有可能自己根本就抓不住,与其这样不如把投资放到自己身上,换取自己可以把握住运气的能力。

  而一旦这样的能力得到加强之后,原本不能把握的运气也可以把握得到。

  所以无论是从运作模式上还是从可以获得的成果上,信仰神明与信仰自己之间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如果一个人真的需要选择一个事物去进行信仰,去100的信任,然后为他毫不保留不求回报的献上自己拥有的东西的话。

  那么那个事物毫无疑问应该是自己,并且只应该是自己。

  所以在当白夜明需要选择一个让自己去信任的神明的时候,他最终将所有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全都删去了。

  而最后留在场上的正是代表了他自己的一个身形。

  而选择自己作为进入结构层的引路人,或者作为进入结构层的形象,恰恰是在这条考验中100万种死局中唯一的一条生路。

  白夜明于是成功的在必定会被同化的局面里不但拯救了自己,同时还成功的进入到了结构层中。

  这样的结果不仅仅是他自己没有想到的,就连外界实施在监控他的亚里沙,也感到异常的惊愕。

  “他,他居然进去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亚尔丽,你是说夜明进入到了结构层之中吗?”

  “没错,他虽然被彻底同化了,但是他在同化之后得到的结果或者某种解释居然是自己。

  也就是他在被结构层拷问某种关于他对于世界本质的认识的时候,他回答的世界本质就是他自身。这是怎样的一种自大呀!

  只有这样自大的人,才能用这种方式进入到结构层中吧。”

  “你错了。这不是自大。

  而是自强。”

  :。:m.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