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魔剑猎人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生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进入到了结构层之后。白夜明才明白过来刚才进入过程之中对自己的拷问实际上是一个不应该做答的问题。

  自己选择回答的过程应该就已经是被逐渐同化然后失去自我的过程。

  但是只是非常巧合的,这个问题最终自己给出的答案还是成为自己,所以在自我被同化之后又同化成为了原本的自我,才侥幸涉险过关。

  白夜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个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到结构层之中的旅法师或者施法者,但是在他的系统因度和佳玉的系统亚里沙的数据库中所给出的进入结构层的方法中都没有提到过这一点。

  所以想必此前应该没有人发现过这种法门。不过这也确实称不上是什么法门了,这并不是一种合理的应该被普及开的进入到结构层中的方法。

  这只是一种很幸运的巧合。

  在进入到结构层中后,白夜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作为形体是怎样存在的,他甚至还没有开始感知周围的环境究竟是如何。

  白夜明在还没有协调好自己的思维,没有想通到底要怎样地运用自己的器官去感知周围世界的知识时,他就感到了一种压迫力。

  这种压迫力在迫使他放弃进行感知,放弃他现在拥有的所有独特个性,放弃他所有可能发生的变化,从而也就是放弃他自己的思维本身。

  在一瞬间白夜明甚至就开始有些动摇了,他想到要去放弃。

  他也知道,只有放弃才是唯一的出路,而就在他准备进行这一步的时候,他自发地向外抛出了一个标志物。

  一个锤子和一柄镰刀。

  抛出标志物这件事情似乎耗尽了白夜明这副躯体所有的力量,或说所有的能量。

  他在那之后就立刻被外界的强压推动着,迅速甩掉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当白夜明觉得自己除了意识空无一物之后,他的意识也逐渐被锁定了起来,归于沉寂。

  在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后,偶然一瞥中,白夜明的意识在某一个间隙浑浑噩噩的瞥到了一个标志。

  一个锤子叠加一柄镰刀。

  这是什么?

  白夜明对这个就在自己感知范围内,唯一漂浮着的东西感到好奇。

  这与我有关系吗?

  我曾经见过这个东西吗?

  这样的形状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在对自己发出了种种疑问之后,白夜明没有发现,自己开始恢复了一定的记忆。

  当然他也并不确定这种记忆是真的属于自己的还是被用什么手段强行塞到自己脑海中的。

  但转念一想,必不是后者。如果真的是被植入的什么想法的话,自己不应该会产生这个世界可以植入想法这样的观点。

  在记忆中,他从无数次将此物佩戴在自己胸前,也曾无数次在此物的飘摇下学习着什么。

  我想起来了!是,是那个徽章!

  但那又是何物呢?我有着与其相关的记忆吗?我过去和它有着什么样的羁绊?我是谁呢?我又在哪里呢?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怎样的未来呢?

  在一连串的自我发问之后,白夜明就回忆起了自己忐忑宣誓,自己宣誓入党,自己兢兢业业的处理支部工作,自己将这种身份当做自己的一种骄傲的那些时候。

  然后他想到了自己未尽的学业,想到了自己的穿越,想到了在来到怪物猎人世界之后,发生的种种。想到了自己旅法师的身份,想到了外界正在要对抗的敌人。

  他就想起了自己是谁。

  我名

  白夜明。

  然后之前被此地压迫,被规则消去的力量,又都因为这一个自己醒悟的名称而又还了回来。

  在等待了一段时间之后,白夜明就察觉到了自己与外界的存在方式开始逐渐接近。

  他感觉到了自己可以进行移动,认识到了自己可以进行感知,也能够开口对外进行表达。

  虽然他没有了手,没有了五官,没有了皮肤也没有了嘴巴,但是他所有在现实空间中所存在着的概念,到此处仍然通过某种奇妙的方式被继承了起来。

  熟悉了这种感觉的白夜明,就开始试着在结构层中探索。

  他的目的很简单,寻找到时空裂缝,对于结构层留下的痕迹。然后从中参悟出学会转瞬的方法。

  白夜明先试着去感受到自己周边的结构层世界,他有种感觉,世界仿佛是平坦的,是各向同性的。

  往任何一个方向走,似乎都没有任何分别。

  但是因为白夜明只有自己的意识进入到了这里,他并没有带上自己的系统,所以没有办法精确的测量出在他感知内的平坦,是否是真的平坦。

  人对于差别的分辨是有着其下限的,无论是角度颜色长短等等,所有可以精确量化的东西,在人的感知里,其实都并不那么的确切。

  甚至一些科学家发现人类对于事物的感知是受到自己的思想和语言所局限的,其中最为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识色。

  如果给正常语言的人看一个特殊的色盘,我们会辨识出其中的一个颜色是蓝色,而剩下的十一种颜色是绿色。

  但是给非洲某个部落的人看的话,他们会指出其中的一种颜色是青草的绿色,而剩下的十一种颜色是树叶的绿色。

  因为在正常的语言里,青草的绿色和树叶的绿色并没有词语加以区分,所以当它们颜色很接近的时候,人类就无法察觉。

  而在非洲的部落里没有任何语言是特意被用来形容蓝色的。所以他们无法正确的区别蓝色和绿色这样的巨大鸿沟。

  所以白叶明并不确定他此时认为的各项同性是否是真的各项同性。但这一个既不能证伪也不能证明的问题,过分的纠结下去,也似乎没有什么意义。

  既然向各个方向的行走都没有任何的差异,白夜明就挑了一个方向,打算一直前行。

  因为之前亚里沙说过,在结构层中是有着原生住民的。

  白夜明觉得能够先遇到一个具有意识的存在,向它进行询问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给自己下达指令,让自己保持着前进的态势,同时又去搜寻四周的迹象,其实是一种非常诡异的决定,白夜明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想来到这破鬼地方了。

  举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表达白夜明此刻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玩数十年前电脑刚有dos系统,或者手机刚有移动梦网的那时候,十分兴盛的文字mud网游。

  文字mud网游,即没有图形界面的网游。你只能通过选择一些诸如“向前”“向后”的选项来假想自己在行动。

  然后在冒险路上见到了什么,触发了什么样的对话,也只是通过文字的形式由服务器传达给你。

  白夜明并不能看到什么实质性的画面,他只是在其中感觉到了这样的概念概念。

  诸如告诉他眼前是平坦的概念,告诉他可以往任何的方向去走的概念,告诉他前方有东西还是没有东西。

  这些概念只是以信息的形式存留在他的脑海里。他可以主动回应,但却只能被迫接受。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人们可以平静的接受mud网游,是因为除了在mud网游之外,他还可以去跟边上的人唠嗑去,可以甩甩自己的鼠标和键盘去,可以推开窗户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空气。

  但是白夜明现在的世界里就只有冰冰冷冷的信息的交替,这让他有些抑郁的感觉。他开始感到厌烦。

  白夜明在这个结构从中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差异,好像前方有一种更加轻灵的感觉在等待着自己。

  这种异常让白夜明相信往这个方向走下去是有意义的,于是他就在意识中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并且发现自己的加速是可以没有上限的。

  在不知道距离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自己速度的情况下,时间仿佛成了一种毫无意义的衡量单位,白夜明几乎在一瞬间就买到了他想要来到的地方。

  “停下。”

  白夜明察觉到了某个意识传达给了自己这样的念头和要求。

  遇见了一个可以交流的生物,白夜明自然非常欣喜,他按照生物的要求取消了自己的速度,然后停留在原地。

  “你好!”白夜明传达出了代表善意的意识,渴望和对方进行交流。

  “你好,白夜明。”

  听到对方一口就道破了自己的名字,白夜明愣了一下,然而他很快就想到这,也并不奇怪。

  如果自己真的是这片宇宙时空中最重要的变数,那么在结构层中的意志,也就几乎等于这片宇宙的盖亚意志,能够注意到自己并不稀奇。

  同时白夜明还想到,也许在无数个时空轮回当中,无数个自己都因为要战胜奥扎奇,都因为同样的剧情而来到了这里。

  而对于结构层而言,整个世界,世界之中的他们,应该是是独立于时空之外的,也就是他们已经遇见过了无数的自己。

  甚至有可能在自己察觉不到的地方,所有的自己都正在同时出现着。

  “我们之前见过吗?请问。”

  “见过,也是没有见过。曾经的我见过曾经的你,而现今的我未曾见过现今的你。”

  “我知道我发生了变化,那请问现今的你和曾经的你,也曾发生过什么变化么?”

  白夜明的提问只换来了一阵沉默,他不知道是因为对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觉得这个问题没有丝毫的意义。

  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白夜明尝试着继续这个对话。

  “我想寻找这片空间中最为特殊的地点,你能告诉我应该如何移动吗”

  白夜明等待了许久。那个声音才缓缓开口。

  “在这里没有任何地方是特殊的,所有的地方都是一样的。”

  “那您所在的地方就不一样,我在这里感觉到了一种冰冷也感觉到了某种超脱的同时感觉到了一些自由,这种感觉是我越靠近这里就会对我施加的越深,那么这里算不算得上是一处特别的地方呢?”

  “你看待每一个点,每一个点都是特殊的,你将这一个点混在所有的点当中,这个点便不再那么特别。

  你被我所吸,只是因为你将我看成是一个特别的点。如果你能看到整片世界的话,你便不觉得我有所特殊。”

  “那你的意思是在这片空间中,同样还存在着很多和你类似的具有特别性质的点。只是在你们的均衡之下,这片空间是均匀的?”

  “是的。”

  白夜明有些将信将疑,他总是感觉眼前的这个生灵似乎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似乎是之前的对话让他感觉到了某种违和感。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在这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呢?就是此地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平静么?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变故?”

  “从我诞生到遇到你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变故。”

  “那,那在你诞生之前,和曾今的那个你诞生之前,是否发生过什么样的变故么?”

  “你觉得问我生前之事。我又是如何得以知晓的呢?”

  “那,距离您诞生到现在,又过去了多久呢?”

  “这个地方并没有时间的绝对概念。因为这个地方并不存在速度与距离的概念。我等待的时间既可以是一瞬,也可以是无垠。”

  “既然无垠,前不可溯,后不能眺。有何故有生和未生的节点呢?”

  “……”

  白夜明又等了半响,眼见那个生灵不再言语了。就发出了告辞的言语,然后离开了此处。

  从对话之中,他已经意识到了很多信息。

  自己来到的这个地方。应该至少分成两端时间。

  一段是眼前的这个生灵诞生之前,另一段是他诞生之后。现在的他似乎继承了他前身的所有记忆。

  如果让白夜明说,他是什么时候诞生的。白夜明觉得有至少八成的概率是自己在这片宇宙创造出来时空裂缝的那一刻。

  所以他之前的人,只见过以前轮回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从来没有搞出来过时空裂隙。

  而搞出来裂隙的同时搞出来了这个意识,所以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他时间上的自己,他于是才说没有见过曾经的自己。

  有趣。

  他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这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