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魔剑猎人 > 第七百章 真假白夜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夜明一边远离刚才遇到的意识体,一边思索着刚才和他对话之中,到底还有什么隐藏的信息?

  不对!

  白夜明突然想到,刚才他忽视了一个对方很重要的破绽。

  那个意识言说,这片空间即便有他这样的特殊的意志、特殊的点存在着,但是从整个结构层平均来看,世界是始终平坦着的。

  那么他怎么解释时空裂缝呢?

  时空裂缝是必然存在的,只要存在就必然会在时间的结构层中造成某种特别的影响。

  而这种影响是没有办法被忽视的,所以这片时空是不可能坦平的。

  既然不可能是平整的,而那个意识明知道自己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特意冲自己撒谎呢?

  可能性有很多。

  第一种可能性,也就是最不可能的就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片时空已经变得不再平整了。

  第二就可能性是他认为我不知道有关于时空裂缝的事情。虽然也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总比上一种要靠谱。

  第三就是也是白夜明认为最符合逻辑最可能成立的一种假设,那就是他对我的撒谎是故意的,他想要借此向我传达某种信息。

  没有办法收集到更多的信息,白夜明也就把这个问题抛出脑后。

  不过唯一能够从这三个答案中提取到的一个共性,就是想要寻找时空裂痕在结构层中的踪迹,恐怕并不像自己想象的这样简单。

  白夜明一开始假想自己此次而来的任务,就是到一片一马平川的平原上。然后在此处见到一个横贯整片平原的巨大鸿沟,靠近鸿沟,从中可以悟通一些时空扭曲的结构以及原理。

  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在离开了遇到的原生意志之后,白夜明又选择了一个方向走下去,他发现无论往什么地方走。那种生命在自己脑海中引起的感觉都是在持续缩减的。

  这种缩减的感觉也几乎是各向同性的,白夜明尝试过很多次改变自己的运动角度,甚至有的时候走回了原点,又感受到了那个生命对于自己带来的好奇的注视。

  然后再一次换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接着走去。走着走着,白夜明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改换了方向。

  在没有任何参考系的情形下,在没有XYZ轴的定义之下,自己选择的这一个向量,和下一个向量,真的会有差别么?没有坐标的向量,又是否具有什么意义?

  然而白夜明在最终并没有陷入到这样的哲学迷思之中不可自拔。在不断的尝试中,白夜明发现了两个奇特的方向。

  其中一个方向上,对于原生意志引发的特殊感知的程度下降的速度异常缓慢。并且只有在这一个方向有这样的感受,在别的方向都是十分正常的。

  这让白夜明从对称中找到了一丝破缺。

  他的直接告诉他,这次破缺可能关乎的事情非常重要,说不定就是某种时空裂痕造成的影响。

  从理性的角度去考虑,白夜明认为自己毫无疑问的下一步沿着这个方向走,一直走到奇怪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白夜明在权衡之下却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去行动。

  因为另外一个方向上发生了更为奇怪的事情。

  他感觉到了某种召唤。

  这种召唤的感觉非常熟悉。而这种召唤也并不是出自某种强大的意志来压迫自己或者驱使自己而存在的这种召唤,是因为自己的灵魂想要往那个方向靠拢而存在的。

  很奇怪,即便亚里沙和因度都不在身边,没有办法继续的为他答疑解惑,但他很确定自己明能够感受到系统对自己的保护。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幻境中,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对旅法师的灵魂施加强大的影响,除了旅法师这种力量本身。

  那么这种召唤的感觉就不是遥远的某个事物对自己施加了某种影响。

  而是自己的灵魂自发地觉得,必须要赶快前去见到它。

  是什么呢?白夜明心想自己在这片地方,应该并没有任何有可能认识的人事物吧。

  那自己心血来潮非要召唤自己前往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白夜明通过思考并没有能够获得答案,于是他就当机立断,直接去召唤自己的感受所在的方向去探索。

  只见他运步如飞,在这片空间之中几乎施展了缩地成寸、咫尺天涯等诸多赶路绝技,在没有距离与时间的概念下走到了某种尽头。

  在这片尽头中,他又仔细的感知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可能一开始走歪了方向。于是他调整好角度,在一次向着召唤来临的方向前进。

  在多次调整角度之后,白夜明发现那令他自己感到熟悉、渴望自己过去的契机就越来越近了。

  白夜明觉得自己脑海中感召的这种契机甚至已经开始逐渐失控了。有一种疯狂的督促,有一种疯狂的力量,在自己的命运背后不断的推手,想要把自己赶到那一个地方。

  白夜明在自己马上就要到达那处食物之前的时候,在自己的手中握好了自己调集出来的能量,以备待会真的打起来了,自己可以先声夺人。

  来到那处地方之后,眼前的情景超乎了白夜明的意料。

  他见到了一个自己认识、熟悉、但是完全预想不到会出现的物体形状。

  一个残破的寺庙。

  寺庙里似乎有一个长的像是可以被命名为人类的存在。

  也许在这片结构层的世界中,并不真正的存在什么物质,也不真正的存在什么平坦的空间。同样更不可能真正的存在一个寺庙。

  一切都是感知的反馈带给白夜明的臆想。

  寺庙的外墙有些破旧,甚至一角的墙面都已经坍塌大半了。

  白夜明于是可以很轻易的踩着被随意堆砌在一旁的石砖堆上爬上墙头,然后溜进到教堂之中。

  对于神明这样的概念给自己布置的场地,白夜明已经见的多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道场会是这样布置的。

  教堂之中什么也没有,既没有代表了宗教内容的神与画像等等,也没有前来礼拜祷告做功课的信徒,甚至连一点生机都没有。

  白夜明走到教堂的主殿之中,也不知道客随主便的话应该要做些什么。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

  之前模模糊糊见到的那个人,现在正在大厅边缘上落座,正在无所事事的睡觉。

  白夜明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打扰到他,因为他觉得眼前的景象已经足够的诡异了,超过他认知了。他不知道把这个人叫起来究竟会是好是坏。

  但是他又不舍得就此离去,毕竟这个世界现在看起来是越来越荒诞了,他急于找到一个智慧体去提出自己关于时空裂缝在哪里这样的核心问题。

  但是没等白夜明去叨扰,那个人就自己抬起了头。

  白夜明愕然的发现,那个人的面容,竟和自己有九分相似,五分神似。他先对白夜明开口说道: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谁?这是哪里?你等我了多久?你为什么要召唤我来到这里?你想做什么?”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很多问题呢。”

  “那你一个一个解释清楚。”

  那个人用充满了玩味的神情看了看白夜明,然后开始解释: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意识到,你和我都是白夜明,并且将来只有一个人能是白夜明就好。

  这是哪里?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这是结构层。

  不是我召唤你前来,是你自己把你自己带来这里的。见到你对我来说是一种宿命,见到我对你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至于我等了多少这件事情,我也并不好说。毕竟在这个地方,我很难定义我是什么,也很难去定义多久。

  我要做什么,在遇见你之前我在等待我是谁,在遇见你之后我就知道了我是谁。我知道了我是谁,我就自然知道了我要做什么?”

  “那你是谁?”

  “我是你。”

  “笑话。你怎么可能是我?”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生物在感知之中的容貌,白夜明十有八九会觉得他是一个疯子。

  “就凭借这个。”

  白夜明在感知中发现他从寺庙状的建筑物中站了起来。然后整个寺庙似乎都立刻矮小了下去。以他为中心,似乎整个世界都被点起了巨大的光芒。

  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中,白夜明感受到了一阵熟悉的气息。

  那是火花的气息,是旅法师的火花的气息,而他身上的旅法师火花比自己还要浓郁。

  而且最最重要、最最匪夷所思的是:

  他身上的旅法师火花的波动和自己身上的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他们持有的是同一种火花,他身上的旅法师火花就是白夜明身上的旅法师火花。

  艹。

  白玉明真的是莫名惊愕了,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生灵,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想到了无数的可能性。

  这是不是某种戏法或者是某种幻术?

  是不是生活在结构层中的某些特别生物可以给自己呈现出来的特别的效果?

  自己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切是真实的吗?

  或者是某些生物具有复制其他火花的特性,比如说曾经出现在过万智牌设计中的火花替身(注1)。

  而令白夜明压在心底却感到最为惧怕的假设,是这个人会不会是真的自己?是来自外界的平行时空中被困着的自己,或者是来自完全的不同时间线中的自己。

  在万智牌的世界里,同一个旅法师,如果身处不同时代,也就是拥有不同名字的牌章,是可以同时存在在战场上的。

  按照这样的设定,未来的自己和现在自己,因为旅法师火花的特性是可以碰触在一起的。

  自己见到的很有可能是一个真正来自于未来的自己,来自于已经解决了这片宇宙中的事端(或者是放弃解决)。

  他在让此处时空的所有时间线收拢归结为一之后,又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过去,然后被困在了结构层中。

  但是这也不对。

  他说要成为我,也就是他现在并不是我。白夜明想清楚了这个关键的线索

  一千种假设,一万种想法,兴起而又衰落的念头,无数的线索因果交错在一起,让白夜明在一瞬间把自己的计算量提到了极限。

  而在这无数种可能性中,他想到了一种也许可以成立的答案。

  他可能是在某个时间节点被窃取了自己的火花,或者是自己的火花在不经意间流失了之后,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意志。

  而火花的流失有可能在此前发生了但是自己没有注意到;也很有可能只是在其他的时间线中已经发生了,而在自己的时间线中还尚未发生。

  在结构层中淤积的火花数量如此的庞大,毫无疑问是因为在不同的时间线中所积攒出的遗失的火花都被队放到一起。

  它们形成了自己的意志,并因为白夜明他自己的到来而和自己相互吸引。现在这样的意志见到正体之后,产生想要取而代之的想法也很正常。

  那么...白夜明开始思索自己在此前究竟有没有遗失过火花。

  如果有遗失过的话,那么无数个时间线中的自己应该都会在某一个步骤中遗失过,这样一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如果还没有遗失的话,那么剧情就有些说不通。

  自己既然已经遇到了这件事情,那么就一定会在离开结构层之后,嘱咐自己的系统要锁好自己的所有的火花。那么火花遗失这件事情大概率就不会发生。

  如果大概率不会发生的话,在其他时间线上便也不会发生,那么此刻见到的火花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而且不管自己是在哪里遗失的,这份火花出现在结构层中都应该自有它的原因才对。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