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周天李若雪 > 第809章 吓成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天,算你厉害,找来这么能打的人,来对付我金家!"

    金大洲躺在地上,其实他能起来,但却不敢现在就站起来。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一站起来,就立马被放倒。还得吃苦头。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援兵赶到,到时候再杀周天一个落花流水。

    看着躺在地上还嘴贱的金大洲,周天心里还是很火大的。

    为了这么一个败类,折腾到这么远的地方,这货居然还不服气呢。

    "金大洲,你太能作死了,看来今晚。我真要送你们上路了。"

    周天很平静的说道。

    语气虽然平静,但却蕴含着杀机。

    周天可不是吓唬这个金大洲,临来的时候,周天就有了干掉金大洲的想法。

    "呵呵。我不信你敢杀我。杀人不偿命是咋的?姓周的,你有勇气打我一顿,还敢杀了我不成?"

    金大洲为了扳回一丝面子,呵呵冷笑,向周天挑衅。

    "拖出去,干掉。"

    周天对巫酒说道。

    巫酒早就准备好了,他更清楚,周天之所以把他叫来了,就是要干掉这个金大洲。

    只见巫酒过来就拎起了金大洲,就像拎一只鸡那么轻松,往外走去。

    "啊!周天,你,你敢这么胡来?你会后悔的!"

    金大洲一看周天是来真的了,顿时吓得没脉了。

    "呵呵,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后悔。"

    周天冷冷一笑,看都没再看金大洲一眼。

    看到这一幕,马珍和方清灵都吓得呆住了。

    她们哪见过这个啊?心想难道周天真敢干掉金大洲?

    "周天哥哥,你可别冲动啊,为了我的事,你可别摊上人命官司。"

    方清灵赶紧拉住了周天的手。焦急的劝道。

    她是真的害怕了,怕周天真的把金大洲干掉,那样一来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干掉金大洲对于周天来说,却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还有巫酒在此,巫酒把金大洲杀了,就像碾死一只臭虫。

    "别担心,没事的。"

    周天拍了拍方清灵的肩膀,语气平淡极了。

    "啊?"

    方清灵惊得张大了小嘴,心想还没事呢?都要出人命了啊。

    "周天,你不能这么干,快点放我大哥回来!"

    金大友也慌了神,这么多年横行金马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怕过。

    以前遇到的最厉害的人物,最多也就是跟金家斗殴一场罢了,没有哪个有胆子闹出人命。

    可今晚不同了,谁都看得出来,周天是要玩真的。

    "你也追随你大哥去吧,一起上路。"

    周天对金大友说道,然后挥了挥手。

    巫酒手下的队员过来了,把金大友也拖了出去。

    完了……

    几个金姓族人趴在地上大眼瞪小眼。心都凉了。

    这可如何是好?根本不是周天的对手,现在也救不下来金大洲和金大友啊。

    那个金哲拄着拐,哆嗦着站在角落里,冷汗不住的往下淌,一声没敢吭。

    他生怕周天注意到他,哪还敢出声啊?

    "你什么想说的吗?你老爸和你二叔要见阎王了,你还无动于衷?"

    周天冷冷的一笑,问金哲道。

    金哲都有点站不稳了,吓得擦了擦冷汗,一句话都没敢说。

    "都拄拐了也不消停点,还跑到清灵家里闹事?来,到我面前来。"

    周天指着金哲喝道。

    金哲条件反射一般,拄着拐就往周天面前走了。

    是吓的,他不敢不听周天的话。

    "周先生,我……"

    啪!

    "哎哟!"

    金哲刚说一句话,就被周天给扇了一巴掌。脖子都歪了!

    "没见过你们这么霸道的,人家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你还硬逼着嫁给你?"

    周天怒道,几记重拳砸在了金哲的脸上。

    这金哲还就是欠揍。被周天一顿暴揍过后,他也变乖了。

    "周先生,我知道错了啊,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骚扰清灵了。"

    金哲很没出息的服软了。

    不服软也不行,不仅仅是挨揍,小命都得搭上。

    没等周天说什么,屋外已经传来了金大洲和金大友的苦苦哀求声。

    还有这俩人磕头的声音。磕的还挺响,这俩人都吓哭了。

    周天听了一皱眉,这也太没骨头了吧?吓成这样?

    出于好奇,周天转身出了屋。

    方清灵还是很聪明的,她怕几个金姓族人拿她和她妈妈当人质,所以赶紧拉着马珍跟了出来,不离周天左右。

    金哲也拄着拐出来了,那几个趴在地上的金姓族人。这时也都起来了,跟着一起出去了。

    屋外,金大洲和金大友并排跪着,两个人都哭了,一边哭着求饶,一边打自己的耳光。

    在他们的面前,站着的是巫酒。

    此时巫酒手中拿着一把短刃,已经准备送他们上路了。

    可是这俩家伙太有一套了,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求饶的话语更是贱到一定程度了,竟是把巫酒都给弄懵了。

    像巫酒这样在生死场摸爬滚打多年的人,见惯了亡命之徒,还真是很少遇到像金大洲和金大友这样的。

    所以巫酒没有动手,对于他来说,杀这样跪地求饶的人,他有点下不去手了。

    "怎么回事?"

    周天走到了巫酒的近前。问道。

    "呵呵,这俩人求生欲太强了。"

    巫酒笑了,指了指跪在面前的金大洲和金大友。

    啪啪……

    金大洲和金大友狠狠扇着自己

    的脸,这也算是苦肉计了。想博取同情。

    一边扇,金大洲一边说道"周先生,周爷爷,别杀我。咱们有事好商量……"

    周天也被金大洲这副德性气乐了,说道"金大洲,你也算个男人?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至于这么没骨气吗?"

    金大洲哭嚎道"周先生啊。我怕死,我真的不想死啊!只要你别杀我,万事好商量,要钱我给钱,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可去妹的吧!"

    周天气得一脚蹬翻了金大洲。

    "周先生,我也是,我和我大哥一样!别杀我,我保证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金大友喊道。

    周天真是醉了,把金大友也踹翻在地。

    本来今晚是想干掉他们的,可是这两败类如此,周天和巫酒一样,还真有点下不去手了。

    都求饶到这种地步了,周天也真是没办法。

    "好吧,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把你们脚筋挑断,让你们下半辈子当废人。"

    周天对金大洲和金大友说道。

    "啊?不行啊周先生!"

    金大洲喊道,吓得脸都绿了。

    "不行不行,那哪行啊?"

    金大友吓得都尿了,感觉脑袋嗡嗡直响。

    周天可不想跟他们废话,冲巫酒使了个眼色。

    巫酒二话没说,过去就要废了金大洲和金大友。

    "住手!"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一声断喝。

    紧接着,一伙人快速的冲了过来。

    足有十来个人,为首的一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凌角分明的脸上,布满了杀气。

    巫酒回头一看,当看到这个为首的人以后,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于飞?"

    巫酒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你是巫酒大哥?"

    于飞惊诧极了,快步走到了巫酒的近前。

    "是我!"

    巫酒惊讶的迎了上去,上下打量着于飞。

    "巫酒大哥好!"

    于飞来了个立正敬礼,对巫酒还是很尊敬的。

    周天见状,心中很是意外。

    想不到巫酒在这里,还遇到故人了?

    "这位是周爷!"

    巫酒这时对于飞说道,然后带着他到了周天的近前。

    "周爷你好!我叫于飞,以前跟巫酒大哥一起共过事。"

    于飞很礼貌的对周天说道。

    周天一看这情况,感觉有些不好办了。

    本想把金大洲和金大友废掉的,可半路上还杀出个于飞,跟巫酒好像关系还很不错。

    "你和金大洲是什么关系?不会是来帮他对付我的吧?"

    周天这时冷然一笑,问于飞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