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122 心态崩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靖!你避难到益州来之后,我是怎么对你的?我任命你为巴郡太守、广汉太守、蜀郡太守!这全都是多少人想要得到的肥差啊!可你是怎么对我的?刘玄德兵临成都,你居然想要翻墙去投靠他!你们都在骗我!你们都背叛了我!来人啊……”

  益州牧府邸之中,望着被押过来的许靖,刘璋也是彻底得失态,对着许靖咆哮道。这段时间刘璋实在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前面有让刘耷入蜀引狼入室,后面有一大票的将领投降刘耷,甚至连自己的女婿都跳反,让刘璋整个人都差点儿崩溃掉。

  “主公息怒啊!许文休天下名士,杀了他恐怕成都离心啊!”随着刘璋的一阵咆哮,接到陈祗通知的许慈等人,除了害怕勾起刘璋一点儿不好印象的张松,其他人赶紧跑到刘璋这里来给许靖求情。

  看着这满屋子里的人都在给许靖求情,刘璋差点儿气哭了:“你们都在骗我!你们都在准备投降刘备!你们……”

  “主公!主……公!”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士兵跑了进来,也不知道因为奔跑还是因为心情激动,话都说不利索。

  “什么事?”已经听了太多的坏消息,刘璋感觉自己已经练了出来,不再惧怕任何的坏消息。

  “刘备又得到了数千援军,是南中的蛮族!现在正驻扎在城北!”

  “南中的蛮族!”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刘璋的心脏再次收缩了一下。

  原先的时候刘璋收到过南中郡县的求援,不过刘璋其实并没有把手伸到南中,再加上自身已经泥菩萨过河,所以也就没有管南中的死活。

  反倒是刘耷,竟然有益州之主的觉悟,向南中派出了援军。对于这个消息,刘璋很是高兴。南中可不是那么好打的,要不然刘璋早就对南中下手了。

  单纯是疫病这么一条,便让多少英雄好汉望而却步。刘耷贸然进去南中,只会损兵折将,有些虚名还是不要的好。

  甚至刘璋心底还有了一丝小希望刘耷的南征军染上瘟疫,又传给了刘耷本部,最后刘耷数万大军不战自溃,只能灰溜溜跑回了荆州。

  只可惜刘璋的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很快便传来了刘耷的南征军在南中大胜,斩首数万叛军,南中五郡望风而降的消息。

  对于这个消息,刘璋是不相信的。不过当时他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雒城失守,诸葛村夫、张飞、赵云的援军开始合围成都,刘璋根本无法证实这个消息的真假,于是便把他当成了刘耷心理战的一部分,默认是假的。

  当得到城外有大量南中蛮兵的消息后,刘璋再也坐不住,带着自己的护卫跑到了城墙之上。

  “真得是蛮人吗?”

  大汉的大黄弩能射到二百米远的距离,再加上害怕城内守军反击,所以留出了相当大的空间,站在城墙上的刘璋放眼望去,隔得实在太远,只能隐约看到这些人的穿着非常粗狂,并不能完全判断这是蛮兵。

  只是刘璋话音刚落,对面的蛮兵之中突然一阵嘈杂,赫然又出现了几只庞然大物。生怕不知道刘璋知道南中已经归顺刘耷,为了能够让刘璋能够更加清楚得知道这条情报,简杰还特意让人运了几头大象从南中过来。

  成都这边距离南中不远,这里的百姓大多都是知道甚至见过大象这种动物的。随着这几只声势惊人的巨兽出现在成都城下,刘璋的心直接便凉了下去,刘耷果然已经平定南中的叛乱,竟然还令南蛮臣服,恐怕传言之中斩首数万的辉煌胜利,实打实存在的。

  四百年前,当项羽听到刘三军营里面在唱楚歌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崩溃掉。而现在,刘三的后人刘璋,也体验了一把心态崩掉的感觉。

  “主公!听闻南中的蛮兵也来围城,现在成都城内一片混乱,很多人嚷嚷着刘玄德破城之后要大掠三日!好多人都在偷偷得往城外跑!”

  刘耷可以说是汉末少有的白莲花,但这朵白莲花也有黑化的时候,譬如说刘璋便没想到这朵白莲花竟然会抢夺自己的基业,现在有人说刘耷会在成都屠城,有些人也会相信的,何况只是大掠三日呢。

  “主公!是刘备军的砲机!”正当刘璋有些失神落魄的时候,突然又有手下喊了起来。

  “主公!刘备的砲机非常厉害,当日泠苞将军便是在涪城城头上被砲机砸死的!您赶紧躲一下!”

  ……

  经过涪城、雒城的战斗,刘耷军的配重式投石机在刘璋军中也是形成了很大的名声,现在看到下面的刘耷军突然间将加装了轮子的砲机推了出来,城墙上也是一阵慌乱。

  刘璋父子在益州二十年,忠心耿耿的心腹还是有的,马上便有人想要护着刘璋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都别管我!我那里也不去!就让我死在这城墙上吧!”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和背叛,心态崩了的刘璋在成都城墙上嚎啕大哭起来。

  “不要放箭!我乃左将军麾下庲降都督简雍简宪和,请刘益州与我一叙,我想他一定很想见到他的两个儿子!”

  正当手下试着把刘璋给落下城墙之时,刘耷军却是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相反却是从军中出来一人一马,在刘耷军士兵的护送之下,来到成都城下,正是刚从南中赶到成都的简雍。

  简雍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护送着他的刘耷军军士们也一并呼喊,城墙上的刘璋军士兵果然不敢有什么反应。

  到了这个地步,刘璋也是真得惨,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他有两个儿子,现在竟然都被刘耷给俘虏了。

  刘璋长子刘循之前负责在雒城抵挡刘耷,结果雒城被打下来之后做了刘耷的俘虏。次子刘阐,之前在白水关和杨怀、高沛一起监视刘耷,然后一并被刘耷请去了鸿门宴,好在刘耷还有点儿良心,杀了杨怀、高沛,但却留了刘阐一命。

  在历史上,刘璋投降之后,刘循被刘耷任命为奉车中郎将一直待在蜀地,而刘阐却跟着刘璋前往公安定居,在吕蒙背刺关羽之后到了吴国,最终形成兄弟分仕两国得结局。

  现在这两兄弟都在刘耷手上,这也是为什么简雍敢于做这么一个劝降刘璋的使者,这换上一个烈性之人,弄不好便把简雍这个使者给杀了,但刘璋暗弱,两个儿子又被刘耷抓做人质,多半不会采取过激的行为。

  想起自己落在刘耷手上的儿子,刘璋也是不免一阵悲从心来,许久之后这才喊道:“开城门,放人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