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遮天之逆转未来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九龙拉棺,再启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都心惊肉跳,紧张的注视着战局,生怕错过一幕。

  飞仙力无匹,似是一道从仙界飞出的仙光,一拳下来,天崩地裂。

  清古道人的脑海中,已经想象到自己下一秒的惨状了。

  他没有怀疑华云飞的坚决,因为,在这个年轻人的眼中,他看不到一丝犹豫。

  叹息一声,清古道人想起了华云飞先前的的话,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逝去。

  “呼!”

  罡风呼啸,拂面而过,一只密布飞仙之力的光拳,在距离清古道人面庞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清古道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华云飞来的快,停的也快,他竟然没反应过来。

  几个呼吸过后,飞仙力敛去,一切都归于平静。

  华云飞蓝衣飘飘,乌黑发丝随意披散在肩,他眸子清澈如水,气质空灵,立在清古道人跟前,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清古道人喟然一叹,没有了先前的锋芒,只剩下无限的落寞。

  身为一代巨擎的他,本以为时代的交替还远,这一代年轻人,想要斩道,还需要一段漫长的岁月,更别说修到大成王者了。

  可是现在,华云飞的出现打破了常规,宛如神话一般。

  “我败了。”

  他叹了口气,一下子苍老了很多,面容枯槁。

  这时,长生道观另一位大成王者到来,他同样身穿道袍,与清古道人的穿着风格相似,似乎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他来到清古身边,手中出现一枚丹药,为清古道人疗伤。

  “岁月如刀斩天骄,清古师兄,三千年过去,你再不复往昔。”

  老道人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

  清古道人没有反驳,只是默默的疗伤。

  老道人又转过身,直面华云飞。

  “贫道清元,见过华道友。”

  华云飞点了点头,眼眸深邃,像是在演化开天辟地之秘。

  “道友先前所说,是否还做数?”

  “当然做数,解除天志魂誓,再借吾神灵古经一观。

  不光神灵古经原封不动奉还,还会将我参悟出的秘术,呈现给贵教。”

  华云飞逐字逐句的说出,非常的有诚意。

  清元道人与清古道人对视一眼,做出了决定。

  “好,就依道友所言,不过,我们长生观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道友只能在长生观中参悟,不可将古经带走。”

  “这是自然。”

  华云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对了,还有一事……”

  “天志的事,没得商量。”

  华云飞很强势,此刻的他,携击败清古道人的大势,根本无需妥协,至于该教的准帝级道纹,他也不惧。

  清元道人感受到了华云飞的锋芒,瞳孔微微一缩。

  “华道友,天志之事,还需从长计议,如果最后,天志选择不加入我长生观,我们必然不会强求。”

  透过因果之线,华云飞察觉出清元并无其他目的,想了想之后,他点了点头。

  随后,华云飞招呼尹氏兄弟,将情况告知了他们。

  尹天德和尹天志兄弟两商议过后,决定先看看长生观是什么意思,再做决定。

  “轰隆隆!”

  长生观开,朱红色的大门被开到了最大,十几个气息强大的道士走出,有老有少,全都向华云飞行礼,这是长生观最高的迎客礼节。

  华云飞面色平静的点头回应,带着尹氏兄弟走进了长生观中。

  “道友就不怕走进去之后,被永远的留下?”

  清古出声,似是开玩笑一般询问。

  华云飞摇了摇头。

  “你们用什么来留我?冥岭中埋下的准帝道纹吗?”

  清古顿时语塞,说不出话了。

  ……

  北斗,沉寂了数十上百万年的荒古禁地,今日却传来了宏大无比的波动。

  像是有一尊神祇觉醒了,让万木摇颤,群山抖动,万灵皆惧。

  外界,荒古禁地的边缘地带,许多修士驻足远望,朝着禁区中指指点点,不时发出惊叹之声。

  除了人族之外,还有古族之人。

  血凰岭凰虚道,元皇后裔元古,黄金族黄金天女,麒麟古皇的亲子亲女等,都到了,他们的天赋可怕的无与伦比,这一年来,在北斗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几乎压制了其余所有年轻一代修士的光芒。

  不过,人族也有一些惊艳无比的年轻人,实力不弱于古皇后代。

  比如说,人族圣体叶凡,身怀先天道胎这种恐怖体质的紫府圣女,越战越强的摇光当代圣女姚曦,号称北帝、年轻一代第二人的王腾,奇士府中皇等,宛如闪耀的群星,照亮了整个北斗大地。

  除此之外,妖族的金翅小鹏王,青帝后人颜如玉等,都是帝路有力的竞争者。

  大世的提前到来,让年轻一代修士的修为,如井喷一般爆发。

  许多年轻人横空出世,如彗星一般崛起。

  这其中,最为耀眼的,当属人族圣体叶凡。

  他经过黑皇的调教,以及无尽资源的支持,崛起之势,迅猛无比,堪称是华云飞第二。

  人们没有忘记,在十数年前,一个名不经传的大教传人,在旧神城一战封神,于东荒大地年轻一代中称王,从此,无人能够动摇他的地位,后来,更是被人尊称为北斗古星年轻一代第一人。

  连有北帝之称,几乎是气运之子的王腾,都只能屈居第二,由此可见其统治力有多强了。

  哪怕现在,古皇血脉出世,横行世间,人们依旧认为,那个男人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而叶凡的崛起,则让世人想到了那个蓝衣飘飘,宛如谪仙的战神。

  他们都崛起的无比迅速,同样都是碾压同阶无敌手,都与一只无耻且狡猾的大黑狗有交集。

  这是一个真正的灿烂大世,各种天骄体质争相出世,激烈碰撞,迸发出最为灿烂的武道之光。

  “九龙拉棺,又要启航了?”

  叶凡立在虚空,看到荒古深渊中五色祭坛飞出的一幕,心中大急。

  “黑皇,将你懂得阵纹都告诉我!”

  他快速说道。

  “告诉你,你也不懂,没有个几百年,难以登堂入室,除非,你有那种变态的神瞳。”

  叶凡知道黑皇在说谁,正是那位消失了很久,世上却依旧在流传其传说的无上天骄。

  黑皇不止一次提起他,并且,以那个人的实力,来刻苦要求叶凡。

  这些年来,黑皇给叶凡提供了太多的帮助,帮助他迅速渡过了前两个秘境,如此,才能这般迅猛的崛起,一鸣惊人。

  “你能告诉我如何定位坐标吗?”

  叶凡的语气,很迫切,可以看出,他很着急。

  黑皇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你不会是想坐那辆九龙拉棺车离开吧?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它要去哪里吗?

  而且,先天圣体道胎还没生出来呢,你要是老死在宇宙深空中了怎么办,我去哪再找一个荒古圣体?”

  说着说着,黑皇就摇起了硕大的脑袋,不同意叶凡真这么冒险。

  “不,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黑皇,我已经离家十载了,我能等得起,我的父母等不起了。”

  叶凡没有计较大黑狗对于先天圣体道胎的言论,他那发自内心的焦急,全部表现在了脸上。

  “好……好吧。”

  黑皇看的出来,叶凡真的很想念父母,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他或许会遗憾终生。

  大黑狗无奈,将一道精神烙印打入了他心底深处,告诉了他想知道的详情。

  “咚!”

  荒古禁地深处,五色祭坛闪烁光芒,符文涌动,构建出一个模糊的八卦,虽然不清晰,但是即将贯穿虚空,这是即将启航的征兆。

  “走吧,庞博,我们要搏上一搏。”

  叶凡大声说道,他准备进入荒古禁区了。

  “小叶子……我发现……我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生活,突然离去,有些不舍。”

  庞博的声音有些颤抖,内心深处无比的纠结。

  叶凡闻言,大声说道。

  “没有时间了,快做决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我不走了。”

  庞博做出了决定。

  “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回去的,既然这个世界有这样的道路,我相信,修行到尽头,定然可以横渡星空。

  到那时,我一定会回家。”

  “庞博……你……”

  叶凡没有想到,庞博竟然会做出这种选择,但是,也没有勉强他。

  “小叶子,你要去哪里?是要回家了吗?”

  姬紫月一直在观察叶凡,见到他急切的样子,她忧心忡忡,忍不住走上前来询问,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叶凡,等待他的回答。

  “紫月,我……”

  叶凡心有不舍,说不出话来。

  姬紫月的大眼睛之中,布满了水汽,聪慧如她,怎能不知叶凡要远行?并且,是横跨星域的旅行。

  “小叶子……我们还能再见吗?”

  她很伤感,泪珠滚滚而落,宛如一颗颗钻石。

  “对不起,紫月。

  时间太匆匆,转眼之间,我已离家十年,再不回家,就没有机会了。”

  叶凡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佳人,忍不住伸出手帮她擦去眼泪。

  “远隔星宇,再也见不到你了。”

  姬紫月一瞬不瞬的盯着叶凡,眼中饱含着泪水,似乎想将这个面孔,永远的印在心中。

  他心中狠狠抽动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叶凡也想和庞博一样,继续留下这里。

  可是,他不能,十年了,父母该成什么样了?该多么思念他?

  叶凡转身,不回头,即便他听到了背后泪水滴落的声音。

  他又与小土匪们告别,与猴子告别,与小囡囡告别。

  来到这个世界的十年,一朝朝,一幕幕,都浮现在心头。

  叶凡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红颜知己,用力的挥了挥手,重重的吐出两个字:再见!

  而后,转身冲向荒古禁区深处,不再回首。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