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宋安乐侯 > 第372章 紧守边境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范宇的话引得官家与众相公侧目,但是大家也都略有所悟,也没有人出言阻止。

  韩涤鲁看到范宇一言,竟然在崇政殿中无人出言反对,也是让他意外。

  他竟没想到,一个安乐侯而已,在大宋居然有这么大的话语权。

  想了想,韩涤鲁点点头道:“安乐侯所说的条件,可先讲出来听听,若是商榷余地,自然也并不是不能谈的。”

  其实一听到范宇话中,对于西夏灭国之后的种种好处全都放弃,这便已经引起了韩涤鲁的警惕。因此,他的话也并没有说死,而是先打算听一听再应对。

  “其实,我要说的事情,对我宋辽两国来说都是好事。”范宇微微笑道:“那就是,辽国不得再向我大宋提出索要关南十县之地,亦不得增加岁币和其他索求。这几点,需作为澶渊之盟的补充着为永例。也唯有如此,才可使得宋辽之间永无战事。否则的话,如前次辽使刘六符一般,来我大宋索关南之地,又有意增加岁币。这等事情一而再的发生,想必宋辽之间便会永无信任,更何况出兵相助。”

  范宇郑重道:“若是连此等宋辽互信的基础都做不到,那么贵使便莫要再开口了。”

  赵祯听了范宇的话,不由点点头。事情确实如此,两国本已订下澶渊之盟,而辽国却又索求无度。这其实就等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两国的盟约。

  如此,相互之间的信任基础也就被动摇。没了基础,澶渊之盟也就是张废纸。

  范宇是将道理掰开了讲的极为清楚,就等着韩涤鲁给出是或否。

  不但是赵祯对此很是赞同,吕夷简、蔡齐、王德用、韩亿四位相公,对于范宇的话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至于什么灭了西夏不要寸土,那是以后的事,能不能灭了西夏都是没有谱的事,远不如范宇所提出的这几个条件更现实。

  韩涤鲁犹豫了半晌,在崇政殿中几次想要开口,却又不知如何组织语言。

  他完全可以推脱,此事当回到幽州向辽皇请示。但是那样的话,他这一次出使就算是失败了。

  可以说范宇所提的条件非常棘手,让韩涤鲁甚为头疼。

  “安乐侯既然提出关南之地与增加岁币的纷争来,想来是觉得宋辽之间,若不解决这两件事,便无共同出兵西夏的基础。”韩涤鲁点点头,正色道:“既然如此,宋辽可先解决互相之间的这个纠纷。关南之地我大辽不会相让,但是岁币可以不再增加。如此,只要互相不再有异议,便是解决了这件事。互相之间的信任也就有了,如何?”

  范宇被韩涤鲁给气笑了,却也并不愤怒。若是轻易被对方给惹怒,那也就太没城府,也经不起什么事。

  “贵使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范宇摇了摇头道:“关南之地本就一直在我大宋治下,为何要让与辽国?若是辽皇不肯放弃这等非分之想,那便莫要再谈。辽国不答应我大宋的条件,我大宋也不会出兵。养了这许多兵士,若连自己的国土都无法保护,又何谈灭他人之国。何况辽国今日讨关南明日讨河北,岂非我大宋永无宁日。澶渊之盟当以现状为准,辽国永远放弃改动,否则便无可谈。”

  谈判就是如此,任你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韩涤鲁说的天花乱缀,但是范宇就认准了死理。反正着急讨伐西夏的并不是大宋,范宇是不着急的。

  赵祯和众相公听到韩涤鲁的话,原本虽然心中有气,但其实也有些意动。若是让出关南之地,能与辽国彻底了结相互之间的矛盾,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可以少了纠缠,得个清静。

  可是听到了范宇的话,也让他们明白过来,这个问题不可让步。让步一次,反而容易引起对方的贪念,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要求。便如堤坝一般,开了口子岂是那么容易封堵的。

  “安乐侯莫要如此偏激,辽宋两国本为兄弟之邦。这等细节之事,可以放在以后慢慢谈。眼下说的是出兵西夏之事,咱们还是莫要跑偏才是。”韩涤鲁摇了摇头叹道:“之前西夏与我辽军作战,其间两次攻略宋境,若非安乐侯指挥若定,恐西夏气焰更炽。我大辽西南招讨使萧普达具报朝中,满朝对于安乐侯皆是赞誉。因此,这一次我出使宋国,我皇和皇太弟,皆让我多听取安乐侯的意见。并劝告于我,莫与安乐侯起争执才是。”

  “如今虽然各为其主,但是我对于安乐侯,依旧非常赞赏。”韩涤鲁挑起眉头道:“西夏野心昭彰路人皆知,因我大辽剿灭党项各部,西夏便出兵偷袭我大辽军队。莫要以为宋国不对西夏用兵,西夏便会与宋国相安无事。之前与安乐侯交兵,便是明证。虽然我大辽是在邀请宋国出兵共击西夏,但是宋国也未尝不是在自救。况且,我大辽愿出战马万匹,并许宋国所占西夏田土百姓皆为宋国所有。这等条件,难道不是诚意吗?”

  “至于安乐侯所提的关南之地,那是后周之时侵占我大辽的土地,期间争议复杂,当可搁置,日后再谈不迟。”韩涤鲁肃然道:“而眼前之机,便是不使西夏野心得逞,断了那李元昊的称帝之心,并焚其宗庙绝其苗裔,使之永不为患才是。”

  范宇听到这韩涤鲁又将话题绕开,心中也是无奈。这个对手也是滑不留手,脑子灵活转弯很快,比较难缠。

  “我大宋尚有灾民数十万,如今无力他顾。”范宇也只是摆了摆手道:“之前吕相公已经说过,他身为政事堂的同平章事,对此最是清楚不过。若是我大宋不顾自身,而为了未至之患而出兵,实为不智。”

  这态度范宇也很明白,你不答应我,那我也不合作。事实上,大宋对于西夏并不会不闻不问。但现在大宋是受邀的一方,没有好处的话,是不会更主动的。

  韩涤鲁其实也被范宇搞得心中烦躁,甚至想要出口威胁之言,但是那可就舍本逐末了。

  辽国本来就是想要阻止西夏称帝野心的,如果这时与大宋再起了争执动了刀兵,那只能让西夏李元昊顺利称帝还笑掉大牙。

  “宋国真不出兵?”韩涤鲁面色不豫道。

  虽然没有说出威胁的话,可是韩涤鲁这一问也没什么善意。

  “我大宋兵士擅守,只能紧守边境而已,敢犯我大宋者,宁使玉碎不为瓦全。”范宇回敬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