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边关小厨娘 > 第105章 第 10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这么可爱,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买我吗?

  其他厨子见赵头儿为姜言意说话,哪怕也觉得让姜言意做红烧狮子头太过儿戏,但有了前车之鉴,都没说话,只不过心底都认定了姜言意不可能做出上得台面的狮子头。

  不管她把刀削面这样的简单吃食做得有多好吃,那点厨艺在大菜面前始终不够看。

  每个厨子都有几道自己的拿手好菜,轻易不得授与旁人,收的徒弟都得考量再考量之后,才会把压箱底的本事交给他。

  毕竟有句老话叫“教会小徒弟,饿死老师父”。

  红烧狮子头就是李厨子的拿手菜之一,以往做狮子头,李厨子吊汤都是避开人的。

  姜言意心知每个厨子做菜用的高汤都有自己的偏好,但在后世被公认的终极鲜高汤,是用老母鸡、金华火腿和干贝吊出来的。

  姜言意看了看外边的日头,估摸着到中午还有将近两个时辰。

  军营里没有火腿肉,她让人找了块猪后腿的腌腊肉代替,和着处理好的老母鸡和猪大骨、干贝一起丢进锅里煮着。

  狮子头说白了就是拳头大一个肉丸子,要想做得好吃,那就得讲究一个“清而不淡,肥而不腻”。

  肉要用三分肥七分瘦的五花肉,切丁时把肥瘦分开了切,也煞是考验刀功。

  瘦肉细切粗斩,肥肉粗切粗斩。

  葱姜蒜切末,荸荠切丁,混进切好的肉里放调料,打上一个鸡蛋用于增加粘稠度,搅拌均匀后就可以捏丸子了。

  姜言意以前在家里做简版红烧狮子头时,因为调馅儿时加了葱末,以至于狮子头下锅走油时,外皮的葱就焦糊了,十分不美观。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她特地留了一点没有加葱的肉末,糊在肉丸子外层,既锁住了葱的香味,又避免了走油时表皮的葱焦糊。“

  走油只需把肉丸表皮炸至金黄,这一步是为了给肉丸定型,不至于在高汤里烹煮时散开。没炸过的肉丸煮好了表层凹凸不平、疤疤赖赖,看着就没有食欲。

  姜言意用砂锅炒了些冬笋和胡萝卜丝,冬笋提鲜,胡萝卜则是最天然健康的染色剂,还能增些甜味。

  但是用胡萝卜入汤萝卜味会比较大,所以姜言意把煸炒后的胡萝卜丝捞起来了才倒入高汤,这样既有了漂亮的色素,又避免串味。

  吊了一个多时辰的汤味还称不上有多醇厚,但鲜味绝对是出来了的。放入其他作料后,她把炸过的肉丸子下锅,开小火慢烹半个时辰。

  关于这火候的问题,徐珂曾在《清稗类钞》中写道:“以文火干烧之,每烧数把柴一停,约越五分时更烧之,侯熟取出。”

  可见其麻烦程度。

  忙活了一上午,姜言意总算是在军营开饭前把红烧狮子头做了出来。

  恰在此时,一名军汉背着李厨子回来了。

  李厨子放心不下火头营这边,在军医那里喝了一副药,没再腹泻后就赶紧催着人把他背回来。

  “红烧狮子头换成了什么菜?”

  李厨子被扶着坐到交椅上,问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

  他不在,火头营没人能做狮子头,李厨子首先想到的就是换菜了。

  火头营一时间没人吱声。

  一开始就不看好姜言意的胖厨子瞥了姜言意一眼,颇有几分阴阳怪气道:“给您打下手的帮厨说她会做狮子头,赵头儿让她做了。”

  李厨子看向赵头儿,赵头儿莫名地生出一股心虚:“老李,我这不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嘛……”

  李厨子打断他的话,喝了一句:“糊涂!”

  他如何不知晓赵头儿肯答应让姜言意做狮子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上边怪罪,但他也不想连累营里的人。

  李厨子压根没对姜言意做的狮子头抱任何希望,直接道:“替补的菜有准备没,快些端上来让我瞧瞧。”

  赵头儿便道:“人家女娃子好歹做了一上午,你先看看那狮子头行不行,若是不行,咱再上替补的菜。”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个劲儿给姜言意使眼色,姜言意会意去把自己做好的狮子头端过来。

  李厨子见姜言意拿都拿过来了,也就顺势揭开了扣在盘子上面的盖子。

  原本没抱多少期望,却在看到盘中的狮子头时愣住了。

  四颗大小一致的肉丸挤在一起,色泽红亮,狮子头上洒着些许葱末,红绿相间,煞是好看。盘底铺了冬笋,边上围了一圈焯水后的菜心。

  李厨子做了几十年的狮子头,只要看酱汁的成色,就能判断出狮子头做得如何。

  但他还是头一回见到把酱汁做得这般好看的,他都自愧不如。

  灶上的厨子们先前没见着姜言意做出的成品,眼下一瞧,神情也甚是纳罕。

  李厨子盯着狮子头看了好一会儿才道:“给我递双筷子来。”

  立即有人递上一双筷子,他没动狮子头,而是起身走到灶台前,用筷子沾了一点砂锅里剩下的酱汁尝。

  面上的神情从一开始的迟疑转为凝重,看得赵头儿和灶上另几个厨子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姜言意神色相对而言算是比较平静的,不过李厨子这副表情,也不禁让她怀疑起自己的手艺来——难不成是她用煸炒出油后的胡萝卜染色,弄巧成拙了?

  李厨子放下筷子后,深深看了姜言意一眼,说了句“好。”

  转头又对赵头儿道:“把红烧狮子头给大将军送过去。”

  赵头儿如释重负,忙招呼着火头军把备给大将军的菜装进食盒送过去。

  其他厨子见这盘狮子头能得李厨子一个好字,不免意外,纷纷拿了筷子去沾锅里的酱汁尝,而后齐齐瞪大了眼。

  鲜!叫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掉的鲜!

  入口回甘,实在是妙不可言!

  干厨子这一行的,都知晓越是讲究的大菜,越要吃个原汁原味才能尝出厨子做菜的功底。

  之前姜言意做豆腐脑也好,下刀削面也好,在他们看来都是小打小闹,但这次这道红烧狮子头,却不得不叫他们刮目相待。

  *

  封朔晨时就准备叫人把做刀削面的厨子叫过来,却得知那厨子肚子不争气,躺在军医那边床都下不得,这才作罢。

  午间看到这道红烧狮子头,瞧着色泽卖相比起从前在宫里吃的似乎也没差上多少,心中还有几分意外。

  ——军营里的伙夫倒也能做出如此细致讲究的吃食来了。

  他浅尝一口,裹在狮子头外的酱汁带着鲜甜馥郁,内里的肉细嫩多汁,爽口不腻。

  封朔虽不懂庖厨,但自己这些日子在军营里吃的东西,无论是饭食还是茶水,都能隐隐尝出个味道来,所以他断定昨日让他恢复味觉的是那碗豆腐脑,今日则是早晨那碗刀削面。

  毕竟他有味觉前最先吃的就是那两样东西。

  这狮子头的滋味委实也不错。

  封朔问:“此菜是火头营哪个厨子烧的?”

  亲卫昨日才跟火头营的人核对过今日的菜单,记得火头营那边说过红烧狮子头是他们总厨的拿手好菜,当即就道:“正是先前去腹痛去了军医那里的李厨子。”

  封朔思索片刻,浓郁的眸色里暗藏着只有他自己才懂得的情绪:“把这碗红烧肉赏给那厨子,让他过来一趟,本王有话问他。”

  桌上的红烧肉做得有些粗糙,肥肉略腻,封朔没动。但这在普通将士看来,依然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亲卫知晓军中将士难得吃上一回肉,对于封朔的赏赐倒也没多意外,命下属端上那碗红烧肉就往火头营去了。

  *

  火头营。

  用完午饭后休息一个时辰,才继续准备晚间的食材。

  这段时间女人们都是回胡杨林那边的营房。

  姜言意一个上午都没怎么见着春香,用饭时才瞥见她一眼,春香察觉姜言意的目光后,不知是因为早晨的事心虚还是别的,直接避开了视线。

  姜言意隐隐觉得李厨子今日腹泻,跟春香有关系,但她手上并无证据。

  而且春香想害李厨子的话,貌似也找不到作案动机。倒是刘成今日正好告假回家,有些过分巧合了。

  不过刘成是李厨子的徒弟,他也没理由害李厨子。

  姜言意越想越迷糊,瞧着时间不早了,跟李厨子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胡杨林那边休息一个时辰再过来。

  “你回去时顺道把这清单拿给老赵,让他把做上面这些菜的食材多备些。”临走前李厨子交给姜言意一张清单。

  姜言意见上面有七八个要吃酸辣粉的,还颇为意外。

  李厨子昨夜以为她粉做得不好,但今日见识过她做的狮子头后,又有这么多人晚上要过来吃粉,那其貌不扬的粉在李厨子看来也多了几分玄妙。

  他道:“你昨晚做的粉用的是何原料我不清楚,你见了老赵,自己当面同他说吧。”

  他有心回避,不想叫姜言意觉得是自己想打探那粉的做法。

  但姜言意压根没想到那一茬儿去,她还以为李厨子是嫌麻烦。

  想到自己之前的担忧,她瞧着四下无人,压低了嗓音道:“李师傅,您今日腹泻得突然……”

  “老头子心里有数,你去老赵那边吧。”李厨子似乎知道姜言意想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看姜言意的眼神却慈爱了几分。

  姜言意见李厨子这般说,想来是知道他自己腹泻是谁动的手脚,便没再多言,去了赵头儿那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