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边关小厨娘 > 第106章 第 10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这么可爱,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买我吗?

  旗牌官以为她是高兴傻了,面无表情道:“走吧。”

  “诶……等等……”

  春香眼下当真成了哑巴吃黄连。

  她刚一出声,旗牌官就甩了个眼刀过来,旗牌官本就长得凶神恶煞,站在那里铁塔似的一尊,春香看着挂在他腰间的佩刀,心跳如擂鼓,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现在承认自己是冒领功劳的,指不定会掉脑袋,她老老实实跟着去见大将军,没准儿还能蒙混过去。

  春香脸上堆起笑来:“军爷,我先进去把这碗红烧肉放着。”

  旗牌官冷着脸道:“动作快些。”

  春香端着一碗红烧肉进屋,那香味立马引得不少女人看过来,跟她关系最好的几个立即围了过去:“春香姐,你哪来的红烧肉啊?”

  “肯定又是哪位将军拜倒在咱春香姐的石榴裙下了!”

  春香听着这些奉承话,心里的不安慢慢被虚荣心取代,但到底还是怕东窗事发,面对之前勾起她馋虫的红烧肉,眼下也没有半分胃口。

  她把红烧肉分给围上来的几个女人,做出一副大度模样:“给你们带回来的。”

  几个女人喜不自禁,又说了不少奉承话。

  春香听得飘飘然又心虚不已,匆匆抹了个口脂就往外走:“行了,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正狼吞虎咽吃着红烧肉的几个女人瞧见外边站了个旗牌官,看样子是在等春香,颇为暧昧地冲她挤了挤眼。

  春香并没有解释什么,反倒含羞带怯地一笑,等出了门,才又换上一副恭维巴结的模样:“让几位军爷久等了。”

  旗牌官依旧一副冷煞面孔,一抬手,跟来的小兵就随他一道往回走,春香在后面小跑着才能跟上他们的步伐。

  秋葵出门倒水,瞧着春香和旗牌官的背影若有所思。

  姜言意昨夜得赏时候她也在,旗牌官面相凶恶所以她印象颇为深刻。

  *

  春香去主将大营的路上,本想凭借自己的美色,从旗牌官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消息。

  奈何不管她怎么示好献媚,旗牌官答话都是一板一眼,后面甚至懒得搭理她,从头到脚都透着轻蔑。

  春香从进了青楼那天起,就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了,但头一回被这般冷遇,还是觉得有几分难堪。

  老老实实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周边营帐巡逻站岗的将士,身形气质都陡然一变。

  路过之前那边的营帐时,还有将士会好奇打量她几眼,春香偶尔也能遇上几个熟面孔。但这边营地的将士,个个昂首阔步目不斜视,春香甚至有一种自己不着寸缕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都不会看她一眼的错觉。

  听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铁甲碰撞的声响,春香心口咚咚狂跳,额头不自觉沁出了冷汗,就连眼神也不敢再乱瞟。

  到了主将大营前,就见数十名带刀侍卫以“八字”形排开,守在营帐前,一眼瞧去全都身高八尺有余,威武魁梧,面容肃冷。

  春香狠狠打了个哆嗦,腿肚子隐隐发软,心中越发害怕起来,后悔自己怎就一时鬼迷了心窍,为了碗红烧肉就冒领这功劳。

  旗牌官已和门口的守卫说明了来意,守卫进去通报后,不多时,便有将士传话让春香进去。

  春香两腿止不住地发抖,辽南王的凶名她自然也有耳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性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她勉强拖着两条发软的腿进了大帐后,就伏跪在地,脑门磕在胡毯上,半分不敢乱瞧:“贱民参见大将军。”

  封朔见前来的是名女子,掀眸看了自己的亲卫邢尧一眼。

  邢尧连忙低声解释:“传令的人去了火头营才得知,今日灶上的李厨子身子不爽利,狮子头是这名妇人做的。”

  春香久久没听到上面的人让她起来,反而是有人在低声说些什么。她隔得远,压根听不清邢尧的话,心中猜测着莫不是他们已经识破了她是来冒领的?

  春香吓得脸色惨白,哪怕跪在地上,两腿也不住地打颤。

  她正打算认罪求饶时,上方终于传来一道低醇而磁性的嗓音:“免礼。”

  尾音带着几分冰雪似的凉意,却莫名地叫人心悸。

  春香因为这道嗓音晃了神,鬼使神差地抬起头朝主座上看了一眼。

  霎时连呼吸都忘了,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般俊俏的郎君。

  剑眉凤目,眼若星辰,头戴玉冠,身着捻暗红与赤金双线暗纹的墨袍,手执一只狼毫正在纸上笔走龙蛇写着什么,满身的矜贵和傲气。

  春香一时间竟看得痴了。

  封朔察觉到那道视线,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

  邢尧自然知晓自家主子厌恶什么,当即大喝一声:“大胆!”

  春香被这一声吓得一哆嗦,想起自己曾在青楼时,楼里来了尊贵的客人,青楼的妈妈也不许她们直视客人,说是显得没规矩。

  她连忙扣头:“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是贱民不懂规矩!”

  封朔曾被朝臣挖苦过容貌之事,因此对于旁人盯着自己脸看颇为厌恶,原本还有心问她几句关于做菜的事,眼下直接搁了笔,吩咐邢尧:“带她下去把菜谱写出来。”

  邢尧领命,很快领着春香下去。

  春香跟着邢尧忐忑不安进了旁边的偏帐,看着摆到自己跟前的文房四宝,冷汗一茬儿一茬儿往外冒,整个后背都快湿透了。

  “王爷甚是满意今日的狮子头,你把做法和所用食材佐料都详细写下来。”邢尧把一只蘸了墨的毛笔递给春香。

  春香抖着手接过着笔,因为颤得太厉害,雪白的宣纸上直接被甩了几点墨汁。

  邢尧见她半天不动笔,皱眉问:“可是不会写字?”

  春香听得这话,宛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连点头:“贱民不识字,不会写……”

  邢尧出去叫了个笔侍进来,吩咐道:“这妇人说什么,你便在纸上写什么。”

  笔侍点头。

  邢尧看向春香:“你念吧。”

  春香哪里懂得狮子头的做法,不过今晨在胡杨林里见刘成的时候,听他提起狮子头,因为自己从未吃过,就缠着他多问了几句,听他大概说了下是怎么做的。

  她舔了舔唇,努力回想刘成的话,将用到的食材配料一一说了出来。

  当然,春香并不记得具体如何用量,仅是靠着刘成的话与自己的理解,将狮子头的配方魔改了一遍,意在唬人。

  邢尧只觉此配方似乎有些不合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催促笔侍快些记下。

  不多时,笔侍就在纸上写好了配方。

  邢尧拿过配方看了一眼,愈发觉得不太对劲儿,他问:“没了?”

  春香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他的了,忐忑道:“没了。”

  邢尧留下一句:“在这里等着。”

  自己则拿着那所谓的“菜谱”去找封朔。

  邢尧进了大帐,神情微妙呈上那张菜谱:“主子,菜谱写出来了。”

  “先放着吧。”封朔看都没看一眼,打算拿回去直接让郎中自个儿瞧,“取五十两纹银赏给那厨子。”

  邢尧不知封朔要菜谱的意图,他犹豫道:“要不您先看看?属下瞧着这菜谱似乎不太对劲儿。”

  “不对劲?”封朔眼中不由微微一亮。

  邢尧道:“属下也说不太上来……”

  封朔看着案上的菜谱,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道:“我知晓了,你且退下吧。”

  邢尧问:“那还赏赐吗?”

  “赏。”

  *

  对于春香冒领自己功劳,还得了五十两赏银的事,姜言意是一概不知。

  她帮着赵头儿把好的鸭蛋挑选出来做成松花蛋后,又到了做晚饭的时间。

  “呸!原来她那天拿回来的红烧肉是这么得来的!”

  昨夜被春香又抓头发又扇耳光的女人朝着她唾了一口。

  “冒领大将军给姜师傅的赏赐,还回来装腔作势,真够不要脸的!”

  跟春香交好的几个女人面上亦是讪讪的,自知没脸,此刻也不敢帮春香说话。

  春香素来最好面子,现在却也顾不得旁人是怎么看她的了。

  冒领赏赐的罪责她不清楚,但若是担上一条人命,那她指定是没活路了!

  春香被两个小兵押着,死命地挣扎,扯开嗓子哭嚎哀求:“冤枉啊军爷,我没有——”

  旗牌官因为昨日办事不利,今早才被上司狠狠责骂了一通,现在火气正大着,一听春香这个罪魁祸首还好意思嚷嚷自己冤枉,抬起一脚就狠踹上她腹部:“嚷嚷什么,就你这副贱骨头,老子还不至于眼瞎认错人!”

  春香只觉那一脚踢得她肠子都快断了,腹中绞痛,胃里翻滚,隔夜饭几乎都要吐出来,叫嚷的声音瞬间小了下去。

  胡杨林营房的女人们那天都看见了旗牌官在门外等春香,眼下事情一暴露,她们也就把前因后果都联系起来了,看向春香的目光更加鄙夷了些。

  刘成在营房听见旗牌官的那一声大喝,顿觉不妙,走出营房恰好看到春香被带走,他眼中不由得也有了几分慌乱。

  春香眼角余光扫到了刘成,忙向着他伸出手,凄厉大叫:“救我——救我——”

  刘成骇得后退了半步,好在此刻火头营前全是挤着看热闹的人,他又站在最后面,旁人也瞧不出春香是在叫他。

  见刘成这般,春香突然发疯了似的要往这边奔过来,押送的小兵几乎快拽不住她,恼得往她身上招呼了好几脚,春香被踢得站都站不稳,肚子上又挨了几脚,话也没力气喊了,跟个破麻袋一般被拖走。

  刘成看着这一幕,悄无声息从人群中退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