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边关小厨娘 > 第107章 第 10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这么可爱,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买我吗?

  却又见他拿起乌木镶银箸尝了其他菜品,红烧鱼、八珍鸭、卤猪蹄……各有各的滋味。

  酸甜咸辣在味蕾上绽开,这样的感觉十分陌生。

  封朔握着乌木镶银箸,面上神色莫辨:“这菜……”

  亲卫忙道:“属下这就吩咐火头营重做一份送来。”

  封朔摇头,又用银勺挖了一块豆腐脑:“这菜……味道尚可,豆腐脑做得不错,赏。”

  他的味觉,似乎恢复了些。

  他努力表现得平静,不想叫人看出端倪。

  但亲卫已十分惊讶,他跟在封朔身边有些年头了,从没见过封朔赏过哪个厨子,这还是头一次,他当即上了心。

  封朔多吃了一口什么,他都暗暗记下。

  最后发现那碗豆腐脑被吃得干干净净,亲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主子用餐顿顿都会有一碗豆腐脑,但以往主子都是尝一口就不会再动了,今日这样的情况从未有过。

  亲卫想着,有必要好好犒赏火头营的厨子,特别是做豆腐的那个。

  *

  入夜,营房外的篝火点了起来。

  各大营都已派人前来领完了饭菜,火头营的人也终于闲下来,三三两两在营房外的空地上席地而坐。

  姜言意今天只喝了半碗粗米粥,忙到现在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分给她们的晚膳是青菜粗米羹配水煮芋头,比起中午清得见底的粥,这米羹的确是粘稠了不少。

  军营里,只有将军们三餐才是精米配几个小菜。普通将士早上只有两个荞面窝窝头配一碗粗米粥,中午才能吃上一顿粗米蒸饭,晚上则是青菜粗米羹。

  厨房里煮多少饭用多少米和菜都是过了称,要记账的,火头营的人也不敢偷腥。

  姜言意端着粥碗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

  粗米实在是难以下咽,她不禁想起中午的时候,营房里几个女人给了送饭的两个火头军好处。

  她们使些银钱难不成就是为了这样一碗粗米菜羹?

  姜言意看了一眼坐在远处的几个女人,春香也坐在那边,她们关系似乎不错,不过几人手上都没有捧粥碗。

  她们见姜言意看着那边,交头接耳不知嘀咕了些什么,不一会儿春香也往姜言意这边看过来。

  她跟刘成不知何时又和好了,刻意拔高了打情骂俏的声音,生怕姜言意听不见一般,还递给姜言意一个挑衅的眼神。

  姜言意这次白眼都懒得翻了,面无表情喝自己的粗米菜羹。

  身前突然罩下一片阴影,一个满脸麻子的军汉在她跟前坐下,咧嘴笑开,露出一口黄牙:“听说你是新来的营妓?”

  他色眯眯打量姜言意:“闹着要寻死,还是个雏儿吧?”

  姜言意恶心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直接端起粥碗起身离开。

  麻子脸却挡住了她的路,痞笑道:“小娘子躲什么?哥哥我又不吃人。”

  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姜言意冷声道:“大将军有令,狎妓取乐者,军法处置!”

  麻子脸笑了起来:“我就跟小娘子你谈谈心,哪算是狎妓取乐?”

  众人也是一阵哄笑。

  姜言意心知这人有恃无恐,是料定了她作为一个营妓,不可能告状告到大将军跟前去。

  她一个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不成,那就把事情闹大了看看!

  她抬手把一碗菜羹往麻子脸脑袋上一扣:“谈你老母!”

  麻子脸被烫得惨叫一声,抹掉脸上的菜羹后,做势要打姜言意:“臭□□,给脸不要脸!”

  “干什么!”一声沉喝止住了麻子脸。

  前来的是灶上一位小管事,跟李厨子差不多的年纪,嘴边两撇八字须,一派精明相。

  麻子脸立马恶人先告状,“赵头儿,这女人拿热羹泼我,你瞧把我给烫得!”

  赵头儿瞥了他一眼:“行了,王麻子,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

  转而看向姜言意,眼皮一耷,“大将军那边来人了,你跟我走一趟。”

  姜言意心中一个咯噔,莫不是豆腐脑不合大将军的胃口?

  回营房的这一路都有人在看她,面上的神情或是同情或是怜悯,亦或是幸灾乐祸,弄得她愈发忐忑。

  进了营房,就见一个身着全甲的旗牌官站在中央,他生得虎背熊腰,脸上一道长疤显得凶神恶煞,腰间配着一把大刀,愣是让屋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李厨子和另外几个灶上的厨子十分拘谨地站在一旁。

  姜言意一见这场面,心中更加不安。

  她勉强维持镇定打了个招呼:“军爷您叫我?”

  旗牌官觑她一眼,嗓音跟洪钟似的:“豆腐脑是你做的?”

  姜言意心口跳得厉害,手心也沁出了汗,真是豆腐脑做得不合大将军胃口要被砍头了?

  她怕是要成为史上死得最快的穿书人士。

  姜言意舔了舔干涩的嘴皮,缓缓开口:“是……是我做的。”

  旗牌官一双蒲扇似的大手摸向腰间——

  那里只挂着一柄大刀。

  要直接在火头营砍头吗?

  真不讲究!

  姜言意脚软得快站不住,脑子里却还天马行空想着些有的没的。

  “你们的菜做得好,大将军有赏!”

  旗牌官从腰封里摸出几贯钱来。

  李厨子分得两贯,其他几个主厨都各得一贯。

  旗牌官把最后一贯递给姜言意:“大将军说你的豆腐脑做得不错。”

  围观的人原以为是姜言意会受罚,没想到是得了赏,都露出艳羡的神情来。如今不打仗了,他们这些杂军一个月的饷钱也才六百钱,一贯就是一千钱。

  姜言意捧着那贯铜钱,一脸懵逼。

  她这是被赏赐了?

  怎么把架势搞得像要砍头一样!

  她懵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缓过神来。

  李厨子以为她是高兴傻了,告诫道:“勿骄勿躁,好生做好每一道菜才是硬本事。”

  姜言意点点头,又向李厨子道了谢。

  大将军并不知做豆腐脑的是自己,李厨子若是贪了这份功劳,她也不得而知。

  但李厨子并没有,赏钱倒是其次,关键是这让她有了出头的机会,姜言意是真心感激李厨子。

  刘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些许不甘——

  若不是他让出这个机会,岂轮得到姜言意去做豆腐?

  春香面上也不好看,自己今日在厨房丢了人,这新来的倒是接二连三的出风头,回去以后她还怎么在一帮女人中立足?她看着姜言意的眼神愈发不善。

  姜言意把得的赏钱收进袖子里,感受着袖口沉甸甸的分量,心里莫名的踏实。

  因为这波赏赐,火头军们对她客气起来了,营房的女人们甚至也会友善地主动跟她搭话。

  姜言意心情挺微妙的,她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当你强大起来的时候,身边全是好人,所有人都对你和颜悦色①。

  自己如今在这异世,倒是结结实实感受了一波何为世故。

  她先前的粥倒掉了,正准备重新舀粥喝,营房里却突然又忙了起来。

  李厨子瞧了一圈没看见刘成,见姜言意站在粥桶旁,便叫她:“那个谁,过来给我打个下手。”

  姜言意以为是军中要加餐,没敢耽搁,赶紧去灶上了。

  李厨子给她一张单子:“你去找赵头儿,把做这些菜需要的食材过了称拿过来,给他说一声,钱我后面垫上。”

  取食材过称记账姜言意知道,但垫钱什么的,她就有些迷糊了。

  秉着多做多看少说少问的原则,她取了单子直接去找赵头儿。

  赵头儿看完单子后,爽快把食材拿给她,过称时随口唠叨了两句:“如今西州大营变了天,老李这私灶后面不知还开不开得下去……”

  姜言意一惊,原来李厨子现在做的菜是偷偷卖给军中将士的。

  难怪李厨子取食材要给钱。

  她从赵头儿口中隐晦得知,前任大将军在任时,因为军中伙食不好,士兵饿得半夜跑出军营到附近阵子上偷东西吃,惹得周边百姓怨声载道。

  李厨子开这个私灶后,吃不饱或是嫌饭菜难吃的将士就会到私灶来买吃食。前任大将军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李厨子每年都会把开私灶赚的钱拿出一大笔去孝敬前任大将军。

  如今四海升平,国库丰盈,朝廷也没有短西州大营的钱粮,西州大营的兵天天吃粗米,显然是上面的人贪了。

  贪的这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姜言意拿了菜回灶上,按李厨子的要求把菜都处理好,她手脚麻利,人又勤快,不管李厨子炒菜时要什么,她都能及时递上来,甚至有些调料或工序李厨子忘了说,她也能备好。

  李厨子想起刘成给他打下手时,经常手忙脚乱,不由得叹气。

  今日的私单做完后,饭菜都装进了食盒里,没过多久就有几名将士过来提食盒。结了账之后又给了李厨子一张新的单子,那便是明日要做的私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