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元主武神 > 第504章 借用冥王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竟然毁了这些九纹极品丹药,简直暴殄天物!”

  众长老痛心疾首地瞪着冷傲。

  混蛋。

  他怎么能这么做。

  难道不知道这些九纹极品的盛元丹有多珍贵吗?

  就算不要,留给他们也行呀。

  怎么能毁了呢?

  “这是我炼制的丹药,我要如何处置好像和你们没有关系吧?况且不是你们说的,炼制出来的丹药要上交给你们一半吗,我已经给你们一半了,你们不会还想要凤舞的那颗吧,不过现在那颗盛元丹已经是凤舞的了,她给不给你们应该和她说。”

  冷傲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盛元丹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珍贵丹药。

  但对于他来说,只要有灵药。

  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你!”

  众长老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凤舞可是凤灵拍卖行的大小姐。

  他们只是火浪城炼丹师公会分部的长老。

  借他们豹子胆也不敢啊。

  “想要我的这颗盛元丹,想都别想。”凤舞配合地嘲讽道。

  一旁的江崖子已经将冷傲留在桌上的那颗九纹极品的盛元丹收入储物戒。

  听到冷傲的话,江崖子眉头紧皱,不满地看向红发老者,语气不善道:“虹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小友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上交一半炼制的丹药。”

  “这...”

  红发老者看了看冷傲,不敢欺瞒江崖子,只得硬着头皮说了一遍刚才在考核炼丹室里发生的事。

  听完红发老者的讲述,江崖子顿时大怒。

  怒视众长老,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这种事情,难道你们不知道,三品以上的丹药,只需要上交一颗吗?为了得到考核炼丹师的丹药,亏你们想得出来,你们简直把我火浪城炼丹师公会的脸丢尽了。”

  他没想到自己手下的长老,竟然做出这种事。

  原本他还有点怪罪冷傲。

  如今看来,冷傲已经算是很给炼丹师公会留面子了。

  换做是他,若是炼丹师公会如此巧取豪夺。

  他估计会直接大闹起来。

  “会长,我们知道错了。”

  红发老者等长老纷纷愧疚地低下了头。

  从冷傲炼制出了九纹极品的盛元丹。

  他们便知道自己之前所做有多离谱了。

  这下好了。

  不仅得罪了一名前途无量的四品炼丹师,还是一名能够炼制出九纹极品的炼丹师,还把会长给惊动了。

  一时之间,他们将所有怒火全都怪罪到赵明堂身上。

  要不是这个混蛋误导他们,他们就算想要那些丹药,也不会做出巧取豪夺的事。

  如今他们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江崖子走到冷傲面前,露出温和的笑容,道:“小友,是老朽管教不严,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还请小友见谅,这是老朽珍藏多年的火龙妖果,还请小友收下,算是老朽的赔礼,有什么要求你随便提,只要能够消除你的怒火。”

  火龙妖果!

  冷傲眼眸一凝。

  这可是五品上等灵药。

  是炼制五品丹药火神元丹的灵药之一,非常稀有。

  就算不炼制出火神元丹,服用火龙妖果,也能让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修元者终生裨益,在火属性修元者眼中,绝对是珍品。

  冷傲眯起了双眸,淡笑道:“既然是误会,此事就算了,不过我确实有件事需要前辈帮忙。”

  “小友请说。”江崖子眼中一喜,这事有缓!

  “据我所知,前辈手中有一尊王品炼丹炉?”冷傲笑着看向江崖子。

  闻言,江崖子神色一滞,笑容僵直在脸上。

  脸色有些难看,皱着眉头道:“小友何意?小友应该知道炼丹炉对于炼丹师来说,无异于生死之物,若小友想要老朽的冥王炉,那便不用再说了。”

  当年他为了得到这尊王品的冥王炉,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

  冥王炉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也是炼丹师的命根子。

  不是所有炼丹师都和冷傲一样,能够掌握虚空炼丹法,还拥有天地灵火。

  所以有一尊上好的炼丹炉,对他们有多重要,绝对不是冷傲能够想象的。

  不过冷傲却一点也不着急。

  淡淡一笑,道:“我想前辈误会了,我并非要将前辈的冥王炉据为己有,而是想恳请前辈借用冥王炉一用,时间为三天,而且你大可放心,在借用冥王炉的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你们火浪城炼丹师公会,等用完之后,我可以答应你,帮你再炼制一炉九纹极品的盛元丹,如何?”

  顿时,整个考核炼丹室安静了下来。

  特别是那一众得罪了冷傲的长老们,全都期望的望着江崖子。

  他们没想到冷傲会提出如此条件。

  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好消息。

  江崖子却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而是认真地盯着冷傲,露出深思的神情,好半天后,才开口道:“小友,你能告诉老夫借用我的冥王炉是要炼制何种丹药吗?”

  江崖子已经知道冷傲掌握了虚空炼丹法。

  这可是上古时期都很少人能够掌握的。

  就连皇都的六品炼丹大宗师都无法做到。

  他对冷傲充满了好奇。

  冷傲摇摇头,道:“这是在下的私事,请恕在下不能告知,若是前辈不愿意借用冥王炉,那在下便告辞了。”

  说着,冷傲便要准备离开。

  凤舞连忙跟了上去。

  “小友等等!”

  江崖子见状,立刻有些着急地叫住了冷傲。

  冷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怎么,前辈还有什么事吗?”冷傲淡然问道。

  江崖子苦笑道:“小友先别着急走啊,老夫也没说不借呀,你若是不方便告知,老夫也不再多问,不过你必须答应我,在你使用冥王炉的这段时间,允许老夫观摩。”

  他对冷傲的炼丹技术是在太好奇了。

  此前他试过无数次,连三品丹药也无法炼制出九纹极品。

  虽然他号称能够炼制出极品丹药。

  但炼制出来的最多也不过是六纹极品,远远达不到九纹极品。

  越是高等级的丹药,品质就越差。

  冷傲思忖一番,犹豫了一下。

  他本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中生灵透骨钉。

  但如今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尊王品炼丹炉,着实不易。

  想了想,冷傲点点头,道:“可以,我可以让你在一旁观摩。”

  “好,多谢小友!”

  江崖子高兴地连忙答应下来。

  能让他在旁边观摩,他有绝对的信心看出冷傲炼制什么丹药。

  这是身为一名五品炼丹宗师的绝对自信。

  冷傲目光一转,落向躲在众人后面,想要悄悄溜走的赵明堂。

  眉眼一挑,道:“赵明堂,你不会是想偷偷逃走,不想兑现我们之间的赌约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赵明堂。

  “额...”

  赵明堂脚下一滞。

  偷偷溜走的打算瞬间破灭。

  强忍着对冷傲的恨意,怒是冷傲,嘴硬道:“我什么时候要逃走了,我只是内急想去方便一下,难道不行吗?”

  “你要怎么样我当然管不着,不过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这可是你提出来的,可不要让我亲自帮你。”

  冷傲的眸子里充满了冰冷。

  赵明堂仗着自己是火浪城炼丹师公会的天才。

  嚣张跋扈,肆意欺压来炼丹师公会学习的散修炼丹师。

  以冷傲对这种世家子弟的了解。

  恐怕自己一旦离开炼丹师公会,赵明堂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这不正是世家子弟的惯用手段吗?

  “你说什么?什么赌约,我怎么不知道?我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你。”

  赵明堂红着眼睛,怒视冷傲。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威胁。

  让他自废丹道修为,怎么可能。

  他可是赵家的丹道天才,五品宗师的弟子,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三品炼丹师,未来前途无量。

  只要他否认,他有自信那些人不敢乱说话。

  否则一定会遭到他们赵家的疯狂报复。

  “你的意思是你想反悔了?”冷傲脸色一沉。

  江崖子面露凝重之色,问道:“明堂,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快说?”

  “师父,根本没有什么赌约,不信你问虹鳟长老,这都是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你一定要相信我的。”

  赵明堂还在狡辩。

  听着赵明堂的否认,炼丹室里的众人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却没有一人站出来说出事情真相。

  他们顾忌的不是赵家,而是江崖子。

  毕竟赵明堂是江崖子的弟子。

  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江崖子虽然平时沉迷炼丹,很少管理公会的事。

  好歹他也是活了几百岁。

  怎么会看不出赵明堂在撒谎。

  江崖子冷哼一声,冷冷道:“即日起,你不再是我江崖子的弟子,炼丹师公会也不欢迎你这样无良的人!”

  “不要啊,师父,徒儿知道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不要赶我走啊。”

  赵明堂彻底慌了。

  但江崖子心意已决,根本不理会赵明堂的哀求。

  十几名长老之中,有两名是赵家的人。

  他们连忙解释道:“会长,这件事确实是明堂考虑不周,还请会长看在家主的面子上,给明堂一个机会。”

  江崖子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厌恶道:“你们若是想和他一起离开炼丹师公会,可以一起走,还有,从此以后,炼丹师公会将会断绝和赵家的一切合作。”

  这些年,赵家借助炼丹师公会的资源。

  在火浪城的行事越来越张狂了。

  之前他就听到不少关于赵家恶劣的行径。

  只是他专注炼丹,并没有放在心上。

  若不是这次赵明堂搞出这件事,他还不会在意,但这次,赵家明显触及了他的底线。

  “什么,会长,我们...”

  顿时,那两名长老愣住了。

  他们虽然是赵家的人,但他们更是火浪城炼丹师公会的人。

  家族对他们并没有多少恩惠,相反的,炼丹师公会能够给他们提供不少资源,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留在炼丹师公会。

  江崖子转身看向冷傲,道:“小友,是我管教不利,还请见谅。”

  说着,他纵身上前。

  来到赵明堂面前,一掌拍在赵明堂的丹田。

  赵明堂惨叫一声。

  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无比。

  瞬间被江崖子废了丹道修为。

  不仅如此,连丹田也受损,未来在修炼上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了。

  “师父,你竟然为了这小子,废了我的丹田!”

  赵明堂急火攻心,直接昏死过去。

  “来人,把他给我送回赵家,将我的决定告诉赵家的人,若是以后赵家再敢打着我炼丹师公会的名头行事,休怪我江崖子无情。”

  江崖子面色不悦道。

  “是,会长。”

  很快,赵明堂被人抬了出去。

  江崖子看向冷傲,露出笑容,道:“小友,不知老夫这番处理,你可满意?”

  “多谢前辈了。”

  冷傲微微一笑。

  “不知小友何时要借用冥王炉?”

  江崖子期待地看着冷傲。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观摩冷傲炼丹的神异了。

  冷傲不假思索道:“越快越好,如果可以,现在我便需要冥王炉。”

  他已经感受到体内的生灵透骨钉越来越严重了。

  似乎是吸收了他体内的精血。

  元力压制效果已经越来越差。

  在加上他炼制盛元丹耗费不少元力。

  正好给了生灵透骨钉一个破绽。

  “好,小友请随我来。”

  江崖子笑呵呵地走在了前面。

  冷傲回身看向一脸担忧的凤舞,道:“凤舞,你先回去吧,等我这里的事情忙完了,会去凤灵拍卖行找你,三天后的拍卖会,我会准时参加,那我便先去了。”

  “那好吧,你要是不来,你寄拍的那些东西,就归我了。”

  凤舞嫣然一笑,有些俏皮地挺了挺小琼鼻。

  见状,冷傲只得苦笑一声。

  和江崖子一起离开了考核炼丹室。

  望着冷傲离去的身影。

  凤舞的美眸中露出一缕深思。

  复杂而又坚定。

  桑老明显看出了凤舞的担忧,安慰道:“大小姐,我想敖大师不会有事的,如果我没猜错,他借用江崖子宗师的冥王炉,或许和他受的伤有关。”

  凤舞猛地抬头,黛眉轻皱,道:“和受的伤有关,桑老,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桑老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深深看着冷傲消失的背影,道:“我在敖大师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死寂的气息,不出意外的话,他中了一种非常阴毒的邪宝,生灵透骨钉,而且从气息上感受,或许他身上的生灵透骨钉的品级不低,难为敖大师能够撑到现在了。”

  “竟然是生灵透骨钉?”凤舞神色一惊,她听说过这种阴毒的邪宝,就连元王境乃至元皇境,都对生灵透骨钉非常忌惮。

  “桑老,我们马上回去,命令所有人的人搜寻有关生灵透骨钉的医治之法。”

  凤舞当即下了命令。

  “是。”

  随后,凤舞和是桑老一起离开了炼丹师公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