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的仙帝老婆超凶哒 > 第二十七章 追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番话,说到赵子川心坎上了。

  曾经,赵子川几经周折,煞费苦心才谈下的商务合作。

  魏子楠一句话,就抢走了。

  合作商说,有魏子楠一句话,公司资质、业务能力、远景收益都是浮云,哪怕赔钱,也要选择魏家。

  技不如人,输了就输了。

  可输给了背景,总有种让傻子偷了塔的感觉,窝囊憋气又无能为力。

  心生共鸣,赵子川对眼前的暴躁老头,也产生了亲近感。

  “别生气。”赵子川走上来。

  他笑着安抚许老,也顺口挤兑了穆云峰,“他又没能把我怎么样。”

  穆云峰是何等骄傲的骚年,听到这句‘没能把我怎么样’,加上许老那一句‘输了’,耻辱感顿生。

  就像巅峰王者在峡谷之中,被青铜渣戏耍。

  他一步上前,宣战道,“赵子川,你口口声声说家世,我就抛开家世,虐你成渣!”

  赵子川目光中涌动着汹汹战意,微微一笑,“恰好,我缺一块扬名路上的垫脚石,之前选了一块,现在看,你比他更合适。”

  “也别抛开家世,踩着豪门扬名,更有成就感。”

  穆云峰听到垫脚石,双眼一眯,透着那道缝隙,浓烈的杀意涌了出来,“你说我,是垫脚石?”

  “嗯。”赵子川点头,与之针锋相对。

  “荣兰呐,开饭开饭,饿死老头了。”许老见情势不妙,忽然出声,破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古怪的是,他没理会赵子川,而是招呼着荣兰说,“好好招呼客人,我跟你爷爷,上楼了。”

  “许爷,我就不送您了。”荣兰哪有心思送人,赶紧走到赵子川身边。

  “叫你来,怕是错了。”

  赵子川无所谓的表情,一耸肩,“来不来都一样,我和他在金爵名邸就见过了,这小子挺怪,那天挺好的,今天怎么一下就邪门了?”

  司徒举着大拇指,靠了过来,“不明白,是吧?”

  “那天,他应该是听人说,有人碰了他的蛋糕,今天,他是看见了你,动他的蛋糕。”

  荣兰眼里道不尽的厌恶,“我是蛋糕?”

  “不是。”司徒一脸慌张。

  荣兰并不打算听司徒解释,拉上赵子川的手腕就走,头也不回道,“不用纠缠了,我要给他当小三。”

  “小三?”这般荒唐的话,司徒竟笑了出来。

  他美滋滋的追上来,凑到赵子川身边,“兄弟,你有老婆?”

  “啥!”赵子川哭笑不得。

  他伸手摸上了司徒的脑门,玩笑道,“你的脑回路,是用熨斗熨过么,关注问题的焦点,这么奇葩?”

  荣兰气不打一处来,“他就一棒槌。”

  “我怎么就棒槌了。”司徒一脸不服,他的脑回路是真直,竟竖起手指,强调道,“论智商,我可有170。”

  气死荣兰了,荣兰烦躁怼道,“你智商哪是170啊,是250!”

  赵子川心里那一点紧迫感,烟消云散了,“你俩,这是秀恩爱呢?”

  “爱个屁,只有烦。”荣兰神情之中满是厌恶,却没甩开司徒,而是带着赵子川坐了下来。

  这会儿,宴会已经开席,陆续开始走菜了。

  荣兰扫了一眼穆云峰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赵子川,“说真的,从你俩碰上,我就脑补了无数结局,可我真没想到,会这样。”

  “我也没想到……”司徒一脸兴奋,插嘴凑上来。

  “你闭嘴!”荣兰自己都没察觉,此刻,她像家中母老虎,一眼瞪死人,而司徒,也真就乖乖闭嘴了,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喝酒。

  麻烦是真,可赵子川一点不在意,反而斗志昂扬,“想一步登天,总得付出点代价。”

  “再者说,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坐在这里。”

  “来,敬你一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子川吃了驼峰、松茸、飞龙肉,涨了见识,也涨了野心。

  微醺状态,回了贫民窟。

  赵子川遥遥看见一个倩丽的身影,不用猜,是蓝雅。

  “宝贝儿!”人生得意且有红颜相伴,真是太美了,赵子川跑上去,伸手就要抱蓝雅。

  蓝雅,却推开了赵子川。

  她目光中有怨念,埋怨道,“你又招惹魏子楠干什么,忘了他之前是怎么收拾你了的?”

  “怕他干什么,我有小秘密。”单有一个系统,赵子川早就分享给蓝雅了,可系统带了个玲珑,赵子川一直不敢说。

  借着醉意,赵子川想摊牌。

  蓝雅却毫无兴致,不由分说道,“别贫,明天去给魏子楠道歉,他叫人,把我弟弟辞退了。”

  “不用……”

  “什么叫不用。”蓝雅什么解释也不听,瞪眼道,“就算你发迹了,咱们也只是平头老百姓,拿什么跟人家豪门大户叫板!”

  “我不管,我弟弟的工作要是丢了,咱俩就分手吧。”

  赵子川有点失聪,也不愿相信自己的耳,“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累,走了。”蓝雅复杂的目光瞥过来,红唇微张,却没说什么,侧身走掉了。

  赵子川石化了,僵在原地。

  他想说,贫民窟这一片地马上属于他们,也想说,破门之后,有一个专属于他们的世界。

  可他,说不出。

  8年的感情,分手,就这么容易说出口么?

  殊不知,有人拆台。

  蓝雅出了贫民窟,坐上了一辆本田雅阁,这车,是赵子川付的首付,而驾驶员,正是蓝雅的弟弟,何毕。

  何毕从倒车镜里,看见赵子川追了出来,却一脚油门开了车。

  他眼底闪过一抹奸猾,却一副明白事理的口气,“姐,不是我说,他真是不在乎你。”

  “你看,咱妈病了,他没去。”

  “眼下又不顾咱一家的死活,得罪魏子楠,他又不是不知道,魏子楠家在教育口有人,税务局也有人,几乎掐着咱们一家人的饭碗。”

  “还有荣格格。”

  “CFO,300万年薪!就算送人情,得是什么样的交情,才能送出这样的人情。”

  “最关键一点,他忽然就有钱了,而你却不知道,这钱是哪来的?”

  “姐,还不懂么。”

  蓝雅神色恍惚,有些懵,“懂什么。”

  “防着你!”

  “防着我?”蓝雅低声呢喃,片刻,竟露出一丝荒凉的笑,“是啊,要不是防着我,有了钱,为什么不提结婚了。”

  感情,有时很顽强,亲朋好友千般阻挠却雷打不散。

  可有时,它也很脆弱。

  一碰就碎了。

  赵子川不想8年的感情碎了,开着车,紧跟在本田之后,途中,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讯。

  短信:高尔夫球场,把你打残的那一块草皮,不想让你的老丈人也丢了工作,滚过来。”

  “魏子楠!”

  怒极之下,赵子川没能控制住天命之体的力量,一下捏爆了手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