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四章 就你叫郝横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爷爷,我回来了。”

  几步走入装修奢华,高端大气的客厅里,呼延力眼角带泪的走到正前方,一个坐在主位上的老人身旁。

  老人头发银白发亮,梳着大背头,雄壮的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长袖内衫,外面套着个皮夹克,正端着茶杯,小口细啄着。

  听到呼延力的声音,他吧唧下嘴巴,眉头微蹙起,将茶杯放在一旁后,一双凌厉的眼睛才落到自己,一脸委屈,浑身脏兮兮的孙子身上。

  “怎么回事?”

  呼延震沉声问道。

  不怒自威的声音让呼延力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小声的将清早的事情悉数道来,当然,其中不乏美化自己的战绩,以及夸大郝横的恶。

  “爷爷,虽然郝横那家伙与我对战了数十招才将我击败,他确实有点实力,但他满嘴谎话,这种道德不良的人留在宗门内,只会是个祸害。”

  呼延力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呼延震平静的望着他问道。

  呼延力眼角挑起,露出喜色说道:“爷爷,像这种道德败坏的祸害,留在宗门内,也只会败坏门风,不如将他赶走吧。”

  他说完后,满怀期待的看着呼延震。

  但他却为发现,呼延震的拳头不知何时已经攥紧了。

  呼延震坐在椅子上,想起老友传授他的带孙经验,什么不能轻用武力,要用爱与交流感化孩子,让他们明白道理。

  可这越想,呼延震就越是生气。

  他拿起茶杯,挥了挥手,示意呼延力过来,等呼延力走到面前时,他将杯子递到他面前。

  “拿着。”

  呼延力不明所以,伸手去接,可在手指触碰到杯子是,一道刺痛传入他的脑海当中,他立马收回手指,轻吹着,眼泪往外落。

  “爷爷,烫。”

  呼延震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眼睛瞪如铜铃般大,用不予分说的口气,命令道:“拿着。”

  见他如此强横,呼延力没有法子,只能小心接过茶杯。

  他用双手轻捧着,眼睁睁的看着呼延震从身后抽出一根不知道准备多久的黑色鞭子。

  呼延力瞳孔瞪大,鞭子落下,精准的打到他的屁股上。

  “啊呜!”

  他痛喊一声,正要跳脚之时,耳旁响起呼延震严厉的声音。

  “给我站好咯,把杯子给我拿好了,今天你爷爷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你,要是敢把杯子里的水洒一滴出来,你有种试试看。”

  听到这句话一出,呼延力马上就不敢动弹了,强忍着痛,涨红脸,满头大汗的站在原地。

  呼延震深吸了一口气,苍老皱纹密集的老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与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第一,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道德是用来约束自身的,不是让你用来绑架他人的,有没有.......”

  啪。

  “啊!呜”

  鞭子一挥,呼延力痛叫一声。

  “第二,你做为我们象甲宗的少少宗主,竟然没有哪怕一点为宗门考虑,发现有天赋的弟子,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将他发掘出来,反而想把他赶走,你错没错。”

  呼延震抬起手,呼延力神色慌张,连忙带着哭腔,大喊:“错了错了,爷爷我错了。”

  “哼。”

  最终鞭子没有落下,呼延力将鞭子往一旁丢去,拿过茶杯,叹了口气,失望至极的说道:“第三,你被人打败之后,不仅没有一点知耻而后勇的心态,反而希望借助爷爷的能力去帮你报仇,你....哎,孙儿,你爷爷老了,今天能帮你将那小子赶走,可未来,你要是碰到了我也解决不了的人,那你该怎么办啊!”

  此时,呼延力看着自己的爷爷,瞪大眼睛,他慌了,没来由的心里感到难受,即使是手指留下的余热都没有那鼓难受来得不得劲,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望着苍老的爷爷,呼延力幼小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攥住,他哽咽,真诚的说道:“爷爷,我...我错了。”

  “你错哪里了。”

  呼延震问道。

  “我...我...我不知道。”

  呼延力着急的咬着嘴唇,十指扣紧,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哎,算了,自己去想明白再来见我,还有,男子汉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要是走出这个门你还敢流泪,以后就别说你是我呼延震的孙子。”

  呼延震挥手哀叹道。

  “爷爷,我......”

  呼延力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呼延震制止了。

  “出去吧,想明白再来。”

  害怕再惹呼延震生气,呼延力只好擦擦眼泪,低着头向外走去。

  他没看见,在他身后,呼延震腰板一挺,神色一震,身上哪还有之前那副垂垂老矣的迹象,他望着呼延力的背影,嘴角微扬,心中暗道。

  “果然,孩子不能不打,也不能随便打,鞭子与爱相结合才是硬道理。”

  “不过那个叫郝横的小子,巨人武魂嘛!........有意思。”

  ........

  出来之后,呼延力走在青石铺着的小道上,低着头,神色懊恼的想着自己哪里做错了。

  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似乎有点不对,但是凭他六岁的语言能力,要让他描述出来,着实有点困难。

  “哟,这不是力弟弟嘛,怎么这副模样啊!”

  前方传来一道调侃的声音,呼延力抬头,只见不知何时,他被六个九、十岁的孩子围在中间,这几人他认识,是他名义上的堂哥。

  不过因为他们都比自己大,经常欺负自己,虽然不敢太过分,但呼延力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印象。

  “呼延拔,你想干什么。”

  呼延力看着六人中的头,那个叫呼延拔,留着个莫西干头发的小孩,皱眉问道。

  呼延拔一副脸上一副讨好的笑容,心中却满怀怨气的想道。

  “臭家伙,要不是有个好父母,好爷爷,你能这么跟哥讲话,要不是你觉醒的武魂是钻石猛犸,魂力还高达八级,你看哥揍你,要不是我爸妈要我讨好你,你......”

  心中这般想着,呼延拔上前揽着呼延力的肩膀,一副很熟的模样说道:“能干什么啊,这不是看我们堂弟好像受委屈了,过来关心关心你嘛,哎,我记得今天你好像是上学了是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哥说,哥给你出头。”

  呼延力紧蹙着粗黑的眉头,甩开他的手,不满的说道:“不用你,我自己会报仇的。”

  呼延拔一听,果然有事,眼睛亮了起来,拉着呼延力的手,不让他走,等呼延力转过头时,他一脸真诚的说道:“力弟弟,以前啊,欺负你是因为哥哥几个不懂事,现在哥哥几个长大了,想弥补一下你,你就告诉哥哥,谁欺负你了,哥哥几个帮你报仇。”

  小孩子就是好哄,见他们几个一副真诚的面孔,呼延力心中一软,早上加刚才的委屈一同在心中爆发出来,他忍着情绪,试探性的问道:“真的。”

  “那还有假,告诉哥几个,哥们帮你出气。”

  呼延拔拍着胸口,很自信的说道。

  他的想法很紧密,这一早上功夫,能欺负呼延力的人,应该就是他们班上的人,而且一般不会是象甲宗弟子的孩子,那就只有宗门收养的那些孤儿。

  能欺负的了呼延力,那证明那个孤儿有点实力,可是再有实力又能高到哪里去,武魂觉醒仪式就在三天前,三天的时间,他还能敌得过平均魂力十五六的他们嘛。

  再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那人能敌得过他们一个人,但他们六个人一起上,总不能还会吃亏吧。

  因此呼延拔才敢拍胸口保证,呼延力这一好感度,他们是刷定了。

  呼延力看着他们高出自己半截的身板,脑海中幻想起郝横那甚至用庞大来形容都有点小的身躯,一比对,他身体一抖,直接摇着脑袋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自己去想办法。”

  说着就要走,但是呼延拔几人依依不饶,这到手的好感度怎能让它飞了,追着呼延力问。

  终于呼延力被他们弄得有点不耐烦了,最后还是跟他们说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只不过他将郝横的武魂隐藏了起来,只告诉他们郝横的魂力等级。

  一听到欺负呼延力的人,只有一级魂力,呼延拔几个楞了一下,换做是平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立马嘲讽呼延力,废物之语根本不用多想就会脱口而出。

  不过形势比人强,在知道名字之后,他们便不顾呼延力的拒绝,驾着他,前往孤儿们居住的地方去打探消息。

  终于,在吃过午饭之后,他们才从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孩叶青嘴里,知道郝横在兽园工作。

  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到兽园。

  这里的气味太过浓郁,呛的他们几个咳嗽不停。

  郝横转过身,看向背后一阵咳嗽的几人,那副口水乱喷的模样,他在思考要不要将他们隔离起来。

  在人群中扫视了几眼之后,他立马就瞧见了人群中正恐慌盯着他的呼延力,郝横心中有了几分把握,这肯定是来找事的,所以他毫不客气的问道。

  “你们是谁,来这干嘛?”

  呼延拔忍着不适,面色铁青,有几分狰狞的走上前,站到郝横面前,瞪着凶神恶煞的双眼,伸出手指头,戳着郝横的胸口,脖子向前探,用拽拽的表情(请自行脑部张学友食屎啦你表情)

  “就你叫郝横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