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二十章 入象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横与白玉跟着那个象甲宗的弟子,来到一处大殿。

  殿内宽敞无比,四周雕龙画栋,金石铺地,突出一个奢华至极,展现豪迈大气。

  但殿内东西并不多,除了中间的那个巨大的金象雕像之外,便没有其他多余的事物。

  郝横与白玉在那个弟子的指引下,向雕像下方走去。

  呼延力早已等候在那,见两人到来,他转过身喊道:“老大。”

  “嗯。”

  郝横点了下头,便将目光移向呼延力前方的那个穿着深黄色长袍的中年人,在进入殿中之后,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这个人的眼神很不对劲,一直盯着他。

  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见郝横看过来,林隐赶紧移开自己的眼睛,看向别处,他是第一次与郝横见面,但关于郝横的面相描述他却是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甚至达到烂熟于心的境界,他现在恨不得当场唤出武魂,将这家伙直接轰杀在地,粉身碎骨,只留那光秃秃的脑袋当做尿盆。

  但林隐的理智阻止了他,他知道一旦自己动手,必然自己也无法在宗门继续待下去,况且,他已经有了不用自己出手,就能弄死对方的方法,为何还要铤而走险。

  心中暗自劝解了自己几声后,林隐抬头看向站成一排的三人,沉心静气的开口说道:“这次唤你们来,是因为你们三人在第二轮的成绩非常突出,所以宗门决定让你们先进行第三轮考核,你们有什么意见嘛?”

  郝横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都摇了摇头,虽然不知为何如此突然的就让他们前来参加第三轮考核,但他们都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自然也不会拒绝。

  “嗯,那便好。”

  林隐点头说道,他转过身,蹲下,将几根宛如白玉般光滑洁白,型似骨头的东西摆放到地面上。

  郝横踮脚瞥了几眼,才发现雕像底下还有三个阵法,三个阵法除了大小不同之外,基本的线路图案都极为相似。

  左边的阵法是最小的,右边比左边的要大上一圈,中间则是最大的。

  林隐在三个阵法上都摆放好骨头之后,扭头对三人介绍道:“第三轮的考核将在象冢里举行,所谓的象冢是古猛犸象的墓地,你们只需要在象冢里面待满一个时辰便算完成考核,而这三个阵法,左边那一个前往的是人级象冢,选择这个你们会比较容易通过,我建议你们选这个。”

  他话刚一说完,郝横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这男的他也不认识,为什么要对他们使用激将法呢?

  “喂,你瞧不起我们嘛?”

  呼延力不满的走上前说道。

  林隐神色如常,淡然解释道:“你们都是象甲宗未来的栋梁之材,这象冢考核依旧是有一点危险的,我担心你们受到伤害,那将是我们象甲宗的大损失。”

  “少瞧不起我们了,我们既然来参加了,那就给我们来最难的,我可听说过,通过越难的象冢考核,可是会获得更高的奖励的。”

  道听途说的呼延力继续说道。

  “既然如此,那好吧!”

  林隐移步到中间的阵法后面,喉咙中传出低沉的吼声,他的身上升起几道蓝白色的光束,光束在空中聚型成一只巨大的蓝壳乌龟虚像。

  虚像成型之后,林隐双手合十,手式变换几次后,对着阵法中心指去,头顶的虚像在他指出之时,张嘴一吐,如潮水般澎湃的蓝色荧光从其口中喷出撒入到阵法之中。

  阵法中迸发出耀眼的强光,不久后便趋于稳定。

  林隐收起架势,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看向三人说道:“入口已经稳定了,你们站到里面去,就能前往象冢,在象冢内坚持一个小时,完成考核之后,传送阵会将你们自动传送回来的。”

  “老大,我们走吧。”

  呼延力意兴风发的对郝横说道。

  “行。”

  郝横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句,他的眼神一直放在林隐身上,总感觉这个长老很不对劲,他又说不出来。

  也不等他多想,呼延力与白玉率先进入阵中,催促着他,郝横只能跟上。

  三人站稳,十秒之后,阵中光芒爆开,将三人淹没,等光暗淡之时,三人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呜哈哈哈。”

  阵法中的光完全消散之后,林隐面色大变,神色狰狞发出恐怖的笑声,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意从他胸腔中发泄出来。

  “父亲,你不是说要帮我报仇嘛,他们三个人呢?”

  正在林隐狂笑之时,门口传来咿咿呀呀的声响,他低头望去。

  只见一张木制轮椅慢慢的朝着这边走来,推椅子是他的女儿林梦芸,坐椅子上的是他儿字林青。

  昨晚他找完呼延震之后,便找到宗门内最好的治愈系魂师,帮林青恢复伤势,只不过林青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外面的伤口虽然愈合的差不多,但五脏六腑的伤势却还不稳定。

  林隐赶忙上前,小跑到轮椅旁对林青责怪道:“青儿,不是让你好好在床上休息嘛,你怎么就下床了。”

  “还有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照顾你哥哥嘛。”

  林梦芸突然被吼了一声,吓得身体一抖,不敢说话,赶紧退到一旁,蜷缩身体。

  “父亲,你快回答我,他们三个呢!”

  林青伸出还有些焦黄的手,抓住林隐的手,怒意十足的问道。

  林隐拍了拍他的手笑道:“放心吧,青儿,他们今日只有死路一条可走。”

  林青疑惑的盯着不知哪来自信的林隐,嘴巴开合,正想问话时,林隐先开口。

  “我可是将他们送到天级象冢里面啊!他们不可有存活的机会了,一丝都不可能有了。”

  “父亲,那天级象冢有何怪异,真的能弄死他们三个嘛?”

  望着自信昂扬的父亲,林青皱起眉头,担忧的说道。

  “哼,他们怎么可能不死。”

  “听我说孩子,这象冢分为三级,天地人,以人最低,天最高,在象冢内可是各自埋葬着数以万计的猛犸象尸体,人级埋葬着生前未突破万年年限的尸体,地级则是万年以上。”

  “在象冢内部,或许是埋的尸体太多了,尸体上的凶意竟汇聚一块,变成象冢的守护灵,也不知这象甲宗的老祖是如何能够与象冢内的守护灵沟通的,在我们送弟子入象冢内之后,里面的守护灵就会前来攻击弟子,守护灵的攻击多数是冲击灵魂,考验的便是意志,只要意志足够坚强,便能耗死守护灵,在时间到时象冢还会按照你抵抗多少波守护灵的攻击来给你奖励,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扛不住,被守护灵击晕也不用担心,顶多是头痛几天,守护灵不会真正的伤害你,只可惜每人一生中只能进入一次,否则,我们象甲宗恐怕早就立于大陆之巅。”

  听他说完之后,林青情绪激动,扶着把手,甚至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悲愤怒骂道:“父亲,您不是要帮我报仇嘛?为何不对他们下手,反倒给他们送上机缘,你这是老糊涂了啊!”

  望着儿字指着自己的手,林隐也不生气,胸有成足的按下那根手指,自信说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刚才说的那些,指的可都是人级与地级的象冢。”

  “什么意思?”

  林青不解问道。

  林隐负手背过身,嘴唇扬起,像是在条微笑的毒蛇,眼中凶光大放,道:“意思就是,天级象冢与人地两级有天差地别的差距,在天级象冢里,传说埋葬的可是钻石猛犸一族历史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其中十万年级别的猛犸象都是垫底的,或许是因为生前灵智已经大开,它们不甘死亡,形成的守护灵,妄想重生,是会吞噬灵魂,也就是说这个天级象冢若是不能坚持一个时辰,那就只能死在里面。”

  “可是父亲,他们真的要是挡住守护灵的进攻,那可怎么办。”

  林青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郝横无比强大的身影,他担忧的问道。

  “那也不用担心,因为相传守护灵只是天级象冢的第一轮考核,在后面还有其他非常致命的考核,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们只用知道,那些考核足以让他们丧命。”

  “真有那么厉害嘛?”

  林青不相信的问道。

  林隐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儿字,冷笑道:“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象甲宗的前一任宗主,当今宗主的父亲,可是象甲宗的天纵奇才,先天魂力九级不说,只花两年的时间,就已经到达二十级,但他却没有在第一次获取魂环的时候进入象冢,要知道象冢的奖励多数是对身体的潜力提升,年纪越大进入象冢获取的奖励越无作用,而他为何要如此呢?因为他要挑战天级象冢。”

  “在他六十岁的时候,他当时的魂力是八十九级,人当壮年的他,进入了天级象冢,然而,一个小时后,竟连尸体都没有被传送出来。”

  “青儿,你说一个八十九级魂斗罗进去之后都尸骨无存,那三个家伙进去,还有的出来嘛?”

  “如此我就放心了,多谢您,父亲。”

  林青感激的望着林隐,满怀真诚的说道,之前对着林隐大吼的人,仿佛与他无关。

  林隐十分受用的摸着他的脑袋,道:“没事的孩子,只要你能开心,为父愿意做任何事情。”

  林梦芸站着一旁,看着这一幕父慈子孝的景象,只觉得心中薄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