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三十章 出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雾退散,地面晃动。

  郝横从地面上爬起来,稳住身形,看着从一旁跑过来的白玉。

  “哥哥,成功了嘛?”

  白玉拖着呼延力的腿,一路磕磕绊绊来到郝横身前。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成功了。”

  郝横微笑的回应道。

  “我的样子?”

  白玉有些不解,又好像想起什么,抬手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过了几秒,无神的说道:“不流了!”

  “没错,不流了。”

  郝横点点头,帮他确认道。

  “哎呦,我的脑袋。”

  这时,一道惨叫声从两人脚下传来,低头一看,原来是呼延力醒过来了,他捂着有点肿起来的后脑勺,面色痛苦的喊叫着。

  “行了,醒了就快站起来吧,地上不凉嘛。”

  郝横上前搭手将呼延力扶了起来。

  听见他的声音,呼延力睁开眼睛,眼中先是迷茫困惑,又在确认还在广场时,露出惊恐害怕。

  “老大.....那老头.......我。”

  也不知是太害怕,还是太激动,他有些语无伦次。

  郝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出去再说。”

  呼延力深吸几口气,咽下跳到喉咙的心脏,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又似乎牵拉到后脑勺疼痛地方,伸手捂住,脸上神色分外讨喜。

  轰隆。

  一阵巨响传入几人耳中,抬头往那方向看去。

  只见广场外的骨海中,飞出一根根巨骨,落在广场的边缘,排列组成一条陡峭的长梯,直通云端。

  郝横抬头望长梯的尽头看去,上面似乎还有个小平台。

  “卧槽,你们......”

  那怪老头从郝横背后跳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条长梯,疯狂吞咽着口水。

  郝横瞥了他一眼,便没有理会,对着白玉与呼延力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就带着两人向长梯走去。

  “哎,你们等等我。”

  “小子,你们是怎么战胜象祖的,你们......”

  .......

  伴着老头喋喋不休的唠叨,郝横几人走上骨头长梯,踏上云端的小平台。

  与下面大广场相比,这个小平台确实对得起这个小字,只有二十来平方不到,圆形,中间有个散发着乳白光晕的阵法。

  “我先来。”

  已然不知期待多久的老头怪叫着,挤开三人,跑到最前面,先人一步踏入阵法之中,然后人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喂,你....”

  呼延力正想生气时,抬头一看,人已经不见了,只能愤愤的捏起拳头,虚捶一下。

  “行了,我们先出去吧。”

  郝横推了他一把,让白玉与呼延力先行进入阵法之中,他回首俯视这片宏伟之地,再看几眼后,才转身走进阵法里。

  眼前光芒有些刺眼,郝横闭上双目。

  过几秒之后,他才睁开,可眼前却不是他所想的场景,原来进入象冢的那个大殿。

  这是一个无比黑暗的空间,没有一丝光亮,他无力的飘在虚空之中,感受不到任何重力,也没有任何能量。

  “这是哪,我.......”

  郝横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像是溺水者一样挥舞手臂,挣扎了几下,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身形变换,转了个身。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令他难以忘怀的景象。

  无边的黑暗虚空之中,伸出百条似铁般银白锁链,牢牢的将一个身体浩瀚广大,目测上万米的巨人困住,那巨人黑发漂浮散乱,发丝如恐怖的巨蟒一样舞动,低着脑袋,盘坐之姿,铁链绑着他的手臂与腰部,将他吊起。

  巨人赤裸着全身,在其胸口,正常人的心脏位置有一个黑色大洞,像是被什么东西利器,刺入挖出,洞口边缘还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小肉丝,像一根根触手一样。

  郝横与巨人相隔甚远,但这并不影响,他现在头皮发麻,从那副身躯之上,他感受到数十种恐怖的气息,毁灭、死亡、绝望、诅咒,近乎所有能致人于死地的气息都在巨人身上能找到,巨人仿佛是昨日才死亡一样,身上的那些气息依旧威力强烈,难以想象他活着的时候,遭受到怎样非人的攻击,才能变成这样。

  就在郝横不知所措,脑袋一片空白之时。

  那巨人动了,他低着的脑袋,缓缓的抬了起来。

  这时,郝横才看清楚他的面容,一张很朴素的脸,方方正正,并没有什么特点,但却能让人影响深刻,因为他本该有两颗眼珠子的位置,却是空荡荡的,仿佛两个黑色的漩涡,要吞噬世间所有的光芒。

  不知是否郝横产生错觉,他总觉得这家伙在盯着自己,在笑。

  他的额头已经有些微微冒汗了,这种情况,让他感到很不妙。

  令郝横更恐惧的是,下一秒,在那巨人的胸口大洞内,射出一道金光,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

  郝横赶忙抬手准备硬接,可在武魂都没时间召唤的时候,那团金色的东西就到了他的面前,但却停住不动,似乎在等他主动。

  他打量了几眼这团东西,金光闪烁,像是水....不对,是血。

  郝横这样想到,他又抬头看了那巨人几眼,此时,他的脑袋又低了下去,这让郝横有些摸不着头脑。

  “应该不会害我吧。”

  郝横这般想着,然后伸出手指,戳在那团金色的血液上面。

  在手指碰到那团东西之时,上面的金光闪烁一下,然后咻的一下,进入到郝横的身体内,郝横能感觉到,它顺着自己的手指进入血管,然后流动到心脏位置,在心房内稳定下来,不再动弹。

  “这算什么?”

  郝横无语的想着,而这时,他的背后传来一阵吸力,他感觉自己正在快速下坠,同时在他的背后出现一个圆型的光门,他被吸入光门之中。

  ........

  象甲宗的某处大殿内。

  林隐父子正哈哈大笑着,突然,雕像下面,才沉寂不久的阵法再次展开,一束强盛的白光从地面中射出,穿透屋顶,直冲云霄。

  紧接着,从阵法里散出一道恐怖的威势,这道威势席卷整个象甲宗。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林青抓住林隐的手臂,慌张的问道。

  林隐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万般情绪,最后他阴沉的转过林青的轮椅,推着他,脚步飞快向外走。

  “先撤,此地不宜久留。”

  一处奢华的庭院中,呼延震正惬意的拿着园艺剪刀修剪着花花草草,突然一股气势从天空压来,他瞪眼朝气势传来的方向望去,一滴泪珠从脸颊滚落。

  “父亲。”

  另一处庭院里,比比东指导着胡列娜修炼,在气势降下时,她的一双美目闪过一丝惊讶神色,然后面色一冷,眼波流转,像是在算计什么,过了一会后,才展颜欢笑道:“没想到象甲宗还有隐藏的高手。”

  大殿内,林隐退走之后,一道洪亮兴奋的声音从阵法中传出。

  “唔哈哈,老子出来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