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三十一章 大殿抢人(给一给嘛~,就一张也好嘛!)

第三十一章 大殿抢人(给一给嘛~,就一张也好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象甲宗的一处大殿门口,数道身影来到围在门前。

  他们皆穿着深黄色长袍,几乎都是象甲宗里,能叫得上名字的长老,实力不可谓不强。

  但此时,面对在宗门内重地突然出现的那个老头,他们却只能围在门口旁观,因为那老头实力太强了,光凭气势震荡,就引起众人血液汹涌滚动,几乎要爆开。

  没人敢上前,即便是对宗门最忠心的那一批人,也顶多做好,要是老头想要离去,自己复出生命也要拖延他脚步的想法,至于现在上去质问这老头,张脑子的人都不会那么做。

  不过幸好,这老头似乎没有想要离去的想法,他的精神很是亢奋,竟然在大殿上跳起舞,用难听的声音唱歌。

  真是折磨人。

  他背后的阵法中的光芒并未因他走出来而消散,几分钟之后,两道矮壮的身影同时走了出来。

  而这时,门外,呼延震与带着弟子的比比东在大殿下方的台阶口碰面了。

  “呼延宗主,你们象甲宗隐藏的很深嘛!”

  比比东这一次没有带面纱,绝美的容颜上,那双美瞳放射出如吹毛断发利刃般锋利的眼神,像是要活生生在呼延震,身上割下一块肉,来安慰自己被欺诈的不爽心情。

  呼延震苦笑着,没有多说什么,指着上方大殿说道:“圣女阁下,事情的起因经过,我也不是很了解,不如我们一起上去看看再说吧!”

  “哼。”

  比比东冷哼一声,拉着胡烈娜的小手,率先一步走上台阶,朝着大殿走去。

  呼延震也没法责怪她喧宾夺主的态度,又打不过对方,只能低着脑袋跟在后面。

  有人发现他们的到来,喊了一声。

  “宗主。”

  其他人听到宗主来了,赶紧让开位置,恭敬的喊道:“宗主。”

  “嗯。”

  呼延震保持着宗主威严,挥手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围着了。”

  “是!”

  没人敢违抗宗主的命令,大伙一溜烟的就跑了,毕竟等一下可能会发生大战,波及到自己一个小魂帝,小魂圣就不好了。

  呼延震挥退众人之后,转头一看,比比东已经走进门去,他脸上闪过阴霾,但下一刻就消失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耶,我出来了,哦耶,太棒了,我终于出来了。”

  呼延力嫌弃的望着正在扭动着腰肢,舞动着身体的怪老头,心想:“等一下爷爷过来,一定要爷爷揍你一顿,以大欺小的家伙,哼,令人不齿。”

  他还惦记着这家伙把自己吓晕的事情,心想,要不是他把自己吓晕,兴许自己的奖励能更好一点。

  正想着,一道宽厚的身影以快速的小碎步走过来,呼延力抬头一看,正是自家爷爷那张老脸,来得正好,他上前欢喜,准备叫人时,还没开口。

  就见呼延震扑了过来,挺大个人直接趴倒在地,抱着怪老头的大腿,大声哭泣道:“爹啊!您去哪了啊,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孩儿可想死您啦,呜啊啊啊!”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连比比东都愣在原地。

  “你是!”

  有人突然抱住自己大腿,阻挡自己跳舞,怪老头心里有些不爽,正想发脾气,可一听这人又喊自己爹,又称他是儿,他也只能先暂停一下,俯身,眯着眼睛,捏起呼延震的下巴,细细的打量一番之后,才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

  “你是....震儿?”

  呼延震老泪纵横,拼命的点了点头。

  看他确认之后,怪老头惊呼一声。

  “我靠,你怎么变得比我还要老了!”

  他这话一出,大殿内其他人忍不住的比对起来,还别说,怪老头虽然穿着破烂,头发像鸟窝,整个乞丐造型不怎么入人眼,但是脸上的皱纹却还真比呼延震少。

  呼延震自己也楞了,他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父亲经历了什么,他还想问呢。

  见他这个模样,怪老头满脸黑线,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嫌弃说道:“你个老家伙,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多大人了,还哭哭啼啼的。”

  比比东这时也走了上来,嫌弃的看着被踹倒躺在地上的呼延震,提醒道:“宗主还是先别哭了,何不先问问老前辈经历了何事,发生了什么。”

  听见她的提醒,呼延震的理智也稍微恢复过来,他赶紧从地上爬起,一抹泪,对怪老头问道:“是啊爹,您这些年都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我啊,这还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

  怪老头挠了挠自己大腿上的破洞,拨开遮挡面部杂乱的长发,一脸回忆的开始叙述起在天级象冢里的事情。

  十分钟之后,在讲述完郝横打败象祖,出来的传送阵出现,他也跟着出来之后,他拉着呼延震的手,眼睛放光的说道:“震儿,我跟你讲啊,我们宗门可真是走了大运了,这一次我出来,我感觉距离九十级只有一线之隔,只要稍微闭关一下就能突破,到时候我们象甲宗就能挑战一下上三宗那三个老王八的地位了,而且还有一点,那个家伙,就是带我出来的那小子,只要把他留在我们宗门,到时候,等他成长起来,我们宗门绝对可以是一门双斗罗了,那小子前途无量啊。”

  “哎,那小子呢,怎么就只有你们两个废物!”

  呼延震跟着老爷子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到一脸尴尬的呼延力与面无表情,眼神中还带有点嫌弃的望着自己父亲的白玉,心中大惊。

  “力儿,你怎么会在这。”

  “力儿?这被一吓就晕的废物和你有什么关系?”

  两道声音接连响起,爹儿太孙三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后,呼延力硬着头皮介绍了一下自己,引得老头直皱眉,弄得白玉满脸惊色。

  大殿陷入短暂的沉默,不久就被一道惊慌的呼喊声打破。

  “啊啊啊啊!”

  郝横不是从阵法中走出来的,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白光圆门出现在天花板上,郝横惊恐乱舞这手臂,大叫着从上面掉下,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后,发现身体一点事没有,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可是体质破十万的男人,怕什么。

  他挥了挥手,扇去面前的飞尘,站起来咳嗽几声后,才看见大殿里还有人,心中暗骂。

  “靠,丢死人了。”

  正想着如何不尴尬的解释一下自己刚才大叫的原因时,一张猥琐的老头顶到眼前。

  “嘿嘿,小伙,有没有兴趣拥有一个封号斗罗的师傅啊!”

  还别说,他的突然出现真吓了郝横一大跳,郝横身体一抖,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

  “哎呦。”

  捂着眼睛的老头连退好几步,才被呼延震接住停下。

  “父亲,您没事吧。”

  呼延震担忧的说道。

  老头摸了摸眼眶上的火辣感,眨巴了下眼睛,然后赶紧站直身子,斜眼看着担忧自己的儿子,骂道:“愚蠢,老夫好歹也是防御系魂斗罗,怎么可能被这小子的拳头伤到,瞎担心。”

  “我......”

  呼延震被不明不白的骂了,也不敢还嘴,缩着脖子退到呼延力身旁,听到一旁传来一阵偷笑,他斜眼看向呼延力,眉头一皱,往他脑袋上狠捶一拳。

  “哎呦吼,嘶~”

  只听大殿内多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老头可没时间理这对不孝儿还有太孙,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这天才少年收入门下,那样何愁他象甲宗不兴。

  搓着手,他笑着走上前,但没走几步,他又停了下来。

  因为不知何时,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无法准确形容的绝美女子挡在他与郝横的前面,面色不善的望着他,道:“老爷子,您没有机会了,他已经拜我为师,是我的徒弟了。”

  老头眯着眼睛打量着比比东,心中暗道:“不好!”

  他虽然被困在象冢内多年,但也知道象甲宗应该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特别是顶尖强者这一块,应该都是些防御型魂师,而防御型魂师能张那么漂亮?绝不可能。

  “你是哪位,这小子可是我们象甲宗的弟子,怎么就拜你为师了。”

  老头冷声喝道。

  比比东挑唇轻笑道:“昨晚之前,他确实是你象甲宗弟子,但昨晚现任象甲宗宗主已经将他给我了。”

  “有这回事!”

  老头提高了点音调,身上沉厚如巨岳般的气势从体内爆发压下,都等不到呼延震出声阻止,比比东的体内爆发出更强大的气势,直接将他掀飞出去,撞在大殿的顶梁柱之上。

  从柱子上滑下,老头瞪大双眼,指着比比东,不敢相信的说道:“封号斗罗,你竟然是封号斗罗!”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穷极一生,还被困在象冢多年,才能有触碰资格的境界,眼前这年龄一看就不大的小姑娘,怎么就是了。

  “父亲,您没事吧。”

  呼延震走上前想要扶起老头,老头从短暂的震撼中苏醒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眯着眼睛对他说道:“臭小子,是你把那少年让出去的吧。”

  “是...是我!”

  “你今天要是要不回来的话,我跟你没完。”

  老头不客气的说了一声,将呼延震推开。

  呼延震苦笑,见自己父亲认真的模样,硬着头皮转过身,看着比比东说道。

  “那个圣女大人,那小子怎么说也是我们象甲宗的弟子,您这样抢人,恐怕不太合适吧!”

  比比东笑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他不是您呼延震大宗主亲自送到我手上的,难道你昨晚答应我的事情,都是在戏耍我不成!”

  说话间,比比东的背后长出八条暗红蛛矛,矛头直对呼延震。

  “这......”

  呼延震很是为难,脑壳都大了一圈。

  “没用的东西,滚开。”

  老头上前一巴掌拍在呼延震的脑侧,将他扇飞出去后,站在他的位置上,毫布露怯的与比比东对视道:“姑娘,你虽然强大,但是你确定你会教人嘛?我们象甲宗可是传承远古的大宗门,有实力也有信心让这小子变得更强大,你有什么把握。”

  比比东思索了一会,回头看着一脸镇定的郝横,转头对老头说道。

  “我来自武魂殿,这够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