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四十七章 开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投降!”

  “我投降!”

  不知是否有人刻意安排,炎与邪月两人竟被分配到第一、第二组上台对战,而且好死不死,对手还都是高年级的学长,他们自然也不敢犹豫,直接投降。

  他们开了个好头之后,二十来场对局,竟只真打起来的只有五六场。

  而这真打的五六场比赛里,只有两场是比较讲规矩的,打得有来有回,郝横看了一眼,这两组人估计是真的学院里的学生,获胜者也不会下死手。

  反观其他四组,获胜者几乎都是使用一些下三滥招数的家伙。

  不等对方召唤武魂,就发动攻击。

  假意投降,等对方转头之时,背后偷袭。

  这些都是他们能做出来的,而这些招数可不是学院里的乖宝宝能想出来的招数。

  郝横站在擂台入口,面无表情的望着擂台上厮杀的两人,各出肮脏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弄死对方。

  他笑了笑,又眯着眼睛瞥向观众席,一个个的热血沸腾,咆哮大喊,赤膊红脸,丑态尽显。

  然,谁能想到,刚开始有一队真打的人,将对手杀死的时候,他们还一脸惶恐不安,什么怎么会这样,怎么能杀死对手,还有这样的议论声。

  等到第二次有人死亡,第三次有人血洒当场之后。

  他们就跟入魔一样,为眼前残忍血腥的场面振臂高呼,恨不得自己亲自下场进行搏斗。

  当然,受不了这种血腥的人,自然已经先行离开了。

  观众席上。

  胡烈娜惊恐的抓着椅子的把手,眼神呆呆的看着擂台上交战的双方,额头狂冒冷汗。

  在邪月与炎投降的时候,她还在心中讽刺他们两个无胆,但接连看到一连串的血腥杀戮之后,她却为他们的机智感到庆幸。

  “妹!”

  这时,邪月二人不知从哪里摸了过来,坐在她的身旁。

  “你们怎么样,没事吧!”

  胡烈娜看向邪月,抓着他的手,急忙问道。

  “能有什么事,我们一上去就投降了。”

  炎郁闷的低着脑袋,嘟嚷说道。

  “那就好,幸亏你们投降了,不然......学院怎么会举办这种斗魂比赛啊!那么可怕,还鼓励学生参加,莫不是疯了不成。”

  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分出胜负,获胜者展开双臂,面带胜利笑容,绕着擂台边缘走了一圈,接收着观众们的咆哮欢呼后,走回到败者的身旁,一脚跨过他的腰部,弯下腰,一手扶着他的脑勺,一手抓住他的下巴。

  然后抬眼看了下观众席。

  “杀了他!”

  “杀了他!”

  一阵阵鼓动声从观众席上如潮水一般涌来,大伙情绪火热,他岂敢不听。

  咔嚓。

  获胜者双臂用劲,直接扭断了败者的脖子,然后展开双臂向擂台下走去,随着工作人员上台,将那尸体拖下去之后,观众们的欢呼声到达巅峰。

  又经过五分钟,等把擂台上的血迹与战斗造成的坑坑洼洼修补好之后,主持比赛的司仪宣布下一组的参赛人员。

  “接下来,将由,郝横对战铁锤。”

  快速宣布完后,司仪转身就溜,不愿在擂台上多待一刻。

  观众们兴奋的顶着擂台的两处入口,不一会儿,两道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看清两人之后,不少人露出泄气之声。

  “哎,又是个小屁孩,学院怎么回事,既然要举办这种比赛,就别让这些小屁孩参加了呗。”

  “就是,赶紧投降,别浪费时间啊!”

  郝横无视四面八方传来的贬低之声,他面色沉稳的走到擂台中间,打量着对面那人。

  大光头,比自己高个脑袋,肥头大耳,满身横肉,上台之后就一只在得意洋洋的奸笑,用自己的右手手指捻捏着鼻子下方的八字胡的边角。

  “小鬼,赶紧投降吧,别浪费时间咯。”

  那人开口说道。

  郝横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裁判看向他时,他有礼的回应道:“可以开始了吧。”

  裁判楞了一下,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眼中就一个意思,你确定?

  郝横点了点头,那裁判才向边缘退去。

  见这副情况,观众们都傻了。

  “那小娃疯了吧,他怎么敢.......!”

  所有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身体忍不住的前倾。

  裁判退到边缘的时候,急快大声喊道:“开始!”

  话音传来之时,郝横见到那光头胖子瞬间收起笑容,面色凶恶,粗壮的手臂高举,掌中银光闪烁,下一秒,郝横便听见一声破空音炸响,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个浑身尖刺的大铁球从侧面砸来。

  他往后退了半步,铁球上的尖刺恰好从他鼻尖划过。

  “行啊小鬼!”

  光头大汉笑着赞扬道。

  他手臂向后一拉,那颗飞在空中的铁球被挂在身上的铁链牵引了回去,大汉一手抓着一根一尺长的铁棍,一手攥着铁链中段,快速甩动着铁球,两轮黄白魂环在他身旁漂浮。

  铁球的残影连成一个圆环,空中狂风呼啸不止。

  大汉举起铁棍,空出一只手指对着郝横勾动几下。

  “来小鬼,让爷爷看看你的实力。”

  “你是谁爷爷啊!”

  他的话音刚落,耳旁传来一阵幽怨的声音,顿时,壮汉瞳孔缩紧,手臂刚要举起来时,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灌入他的右耳朵当中,那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传出一阵,如同摇晃水壶发出的声音,紧接着眼前一暗,天地摇晃旋转。

  郝横收拳从空中落下,站稳之后,对着他的两处膝盖内侧踹去,直接让他跪倒在地。

  接着绕到他的正面。

  大汉的脑袋中的嗡鸣声有些减弱,眼前也不太晃了,但有道黑影挡在面前,他抬头想看清黑影,然后就看见了一张笑呵呵的胖脸。

  郝横望着抬头壮汉笑了笑,然后蓄力抬起右拳,一拳轰出,砰的一声轰鸣,拳头落在那鼻子上,鼻子瞬间塌陷压扁,而拳头却没有停止,这一拳郝横一点力量都没有留,全力一击,直接将壮汉的脸打得凹陷进去半张脸,整个鼻子压成一块薄饼,被层层脂肪保护住的面部骨头也受到损害,数道裂开的伤口出现在脸侧、额头,就像撕开馒头一样,还连着肉丝,而断裂开的骨头则从这些伤口中刺出。

  “啊!!!”

  壮汉痛苦的尖叫着,武魂落到一旁,他向后一倒,后脑勺磕在地上,又是一声闷响,他抬起手,想捂住面孔,但手一碰,疼苦更深,不碰,又难忍,只能双手举在空中,胡乱挥着。

  郝横不紧不慢的走到他丢到地上的链球旁边,拿起来拽了一下,然后走到壮汉的身后,用铁链做圈套出壮汉的脖子,向两边用力。

  壮汉已然是不能惨叫了,舌头吐出,眼仁翻白,嘴角涌出白沫,身体不断颤抖,几分钟之后,郝横手里的铁链突然变做荧光消散在空中,那壮汉直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郝横还楞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之后,他笑了笑,依旧如上场那般平静,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台下走去。

  观众们顶着擂台上的那具尸体,一瞬间,整个场馆都陷入可怕的寂静之中。

  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刚才就已经死了两个了。

  但是,这场战斗,对比之前,发生的太快,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那壮汉就倒了下去,然后被郝横勒住脖子,直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而再看郝横,他太轻松了,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面带淡笑的走了下去,不像其他人,需要用咆哮、怒吼,来宣泄自己因为杀人产生的负罪感。

  这与他那张虽然肥胖,但却俊俏,还有些稚嫩的脸,呈现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反差,让人不禁在脑海中想。

  “什么时候,一个小孩能那么轻松的杀人了。”

  但杀个人对于郝横真的没有感觉吗?

  事实是,确实没什么感觉。

  他身受着巨人武魂的影响,巨人是什么,是暴躁易怒,是伟力强大,是脚踏山河,追星赶月,只手遮天,无比强大的存在。

  就像人类会记住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嘛?

  郝横现在,或许对于良善或有亲属关系的,他作为人,是下不了手,但对于对自己有恶意,有伤害自己意图的家伙,弄死他们,就跟怕死蚊子一样,除非弄不死对方而感到生气,否则是一点情绪波动都不会有。

  从突破千米之后,郝横的心中便一直有个声音再告诉他,破坏,杀戮,这样可以让他很爽。

  但他还是保存住了身为人的最后底线,他理智的在克制自己心中对杀戮与毁灭的渴望,一方面他还想做个人,一方面他还不够强。

  等什么时候,他不想做人了,还拥有无敌实力的时候,那他便是整个大陆的灾难。

  不过虽然他能克制内心的欲望,但长久的堵住,只会让欲望越积越多,到最后决堤之时,那造成的伤害才可怕,所以他来参加这个比赛。

  而目的便是想要,这些对他怀有不良心思的家伙,做自己的发泄口。

  他对与杀死那壮汉的唯一感觉,就是。

  “太弱了,不尽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