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六十三章 醉不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横诧异的看着面前身旁环绕七轮魂环的老板娘,听她把话说完之后,移转目光,看向她手指向的那个杯子。

  杯子里的液体透明无色,如同从天山化开沿大河留下的雪水一般清澈,郝横贴近身体,能从杯子里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倒影。

  他伸手正要去拿玻璃杯,但在触碰到杯身时,一只手掌盖在杯口,将整只杯子摁住。

  郝横眼神迷惑,目光顺着那只纤细雪白的手臂往上,看向老板娘那张妩媚的脸庞。

  老板娘面色冷淡,眼神毫无波澜的与郝横对视,道:“你要想清楚再决定。”

  郝横扯了一下,但那双手却始终不愿松开,郝横认真的看向老板娘说道:“我已经想清楚了,你把手放开。”

  说着又拉了一下杯子。

  依旧没让他拿到,老板娘按着杯子,微微抬起光滑的下巴,脸上流露出回忆神色,自顾自的轻声说道:“我这酒名为,醉不倒,是我的武魂,也是我毕生的心血,它是这世间最独特,最神奇的酒,饮它者,无论是半杯就倒,亦或者大缸无惧,饮入此酒之后,言谈举止,面色五官,皆不会受任何影响,因此它的名字,就叫做,醉不倒。”

  “这是别人理解的意思。”

  “但它的真正意思是,醉而不倒,饮它入口之后,你先是会感觉整个身体迅速发热,从口腔到喉咙,再到胃部,都会如同吞了岩浆烈炎一般滚烫,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体质承受能力,你便会被这烈酒灼穿身体,而第二步,当你的身体适应了这酒的烈度,你就会感觉到一股寒爽从脑袋开始往外蔓延,犹如寒冬腊月时节往头顶上浇下一盆凉水,你如果精神毅力不足的话,很容易被这股寒意直接冻死。”

  “而第三步,也就是最后一步,当你能抗住前两步热冷交替之后,这时你就会来到一种意识及其清晰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你的七情六欲,喜、怒、哀、爱、憎、恐、欲,味觉、听觉、嗅觉、视觉、生觉,死觉,都会失去,这个时候你便醉了。”

  “你虽然醉了,但因为丧失了七情六欲,你会变得异常的冷静,非人般的冷静,思维会变得极为迅捷,一切的行动都会按照最正确的方式去做,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所以这醉不倒还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叫做,醒神酒。”

  “寻常人所饮的醉不倒,所含量只有这杯的千分之一,但那种量足以让他们大部分人,一整天没有七情六欲,你若饮下此杯的话,可能这辈子都会........”

  老板娘说到此处,停下话语,面色依旧平静,但抓着杯口的手臂却是轻轻颤抖了起来。

  郝横瞥了眼她手,再抬头就见老板娘已经低头看来,她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你敢冒着一辈子丧失情欲的风险,来饮此杯。”

  郝横平静的看着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撒手。”

  老板娘眼前飘过一丝惊诧,她没想到郝横听完她所述之后,竟然没被吓到,那可是七情六欲呀!人一旦没了七情六欲的话,那.....还能算是个人吗?

  他是真的不怕.......还是不知其中厉害关系?

  老板娘犹豫了片刻,松开手,并提醒道:“好吧,既然你非要的话,那就去似吧,我可与你道清了其中厉害关系,你等会若是出了事,可不要怪我。”

  郝横没有理她,拿起杯子靠近鼻子轻轻的嗅了一下,味道有些出乎意料,他原以为,这里面会是浓烈到呛鼻的酒香,但没想到并不是,那股味道冰冰凉凉的,有点像是薄荷,又包含点水果的香气。

  也不知是不是他刚才果汁喝多了的缘故。

  笑着晃了两下脑袋,郝横张开嘴,靠近杯口,然后一抬头,将一大杯一瞬间倒进喉咙里,然后松开酒杯,闭上嘴巴,眼睛,抬起双臂,拥抱这个世界。

  他难道不知道七情六欲对人的重要性嘛?

  老板娘惊悚的望着他一口闷后,吓得倒退了几步,靠在酒架上。

  而旁观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发出惊呼,他们都是这里的熟客,自然知道饮下醉不倒的后果,因此再郝横一口喝尽整杯,一滴不剩后,酒馆内爆发出猛烈的惊呼声,声浪大到连四周的墙壁都为之震动。

  事实上,郝横真不知道七情六欲的重要吗?不,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七情六欲。

  因为他的武魂是巨人。

  七情六欲就像一只只恐怖的野兽一样,人类会用法律、道德,与自我约束变成枷锁、铁链,将它们束缚起来。

  但巨人可没有法律这些东西,巨人崇尚强大的破坏力量,与无拘无束的自由,因此,巨人的七情六欲是失控的,没有人能掌控巨人的情绪。

  之前体质大幅度领先精神的时候,因为愤怒情绪的高涨,郝横才出现了,意识掌控不住身体的情况,这一个多月来,他看书不仅是寻找魂兽,也为试试能不能降低自己的情绪波动,让自己安宁平静下来,像个世外高人一样。

  但结果是他失败了,那天他在洛漓呼唤他之前,他的身体又到了失控的边缘,甚至已经开始影响他的意识,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想出牺牲自己80%的属性点去瓦解背后的太阳之火这种昏招。

  这些日子,他即便是能够掌控身体里的全部魂力,也不敢肆意使用巨人武魂,因为他真怕有一天,自己爱上那种,看什么都是小小的,矮矮的,什么东西都是一碰就碎的那种感觉,真到那个时候,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做不成人了。

  而现在,这杯能够帮自己锁住七情六欲的醉不倒,不正雪中送来的炭嘛?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郝横闭着眼睛,那股液体在触碰到舌头的瞬间,他就感觉一股针扎一般的痛感从口腔传至脑海中,过了不到三秒的功夫,刺痛感逐渐转化成热感,很烫很烫,嘴里跟含着一团,刚烧化的铁水一样。

  但郝横没有第一时间将它咽下,他让嘴巴先适应这股炽热,如果真的不能适应的话,他还能将这东西赶紧吐出来,否则到时候吞入胃里,一切就都晚了。

  还好,再过了三分钟多的时间后,他感觉嘴巴里的痛感逐渐减小,就像是吃完麻椒后,那种整个发麻的感觉在嘴巴里蔓延开来,他知道,自己适应了,接着喉咙开封,一小口醉不倒流入食管中。

  灼热感一点点的烧过喉咙,胸口,肚子,停留在肚子上之后,郝横等了几分钟才咽下第二口。

  一直在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郝横感觉浑身燥热难耐,宛若有小火苗在自己的血管里,随着血液的流动,灼烧着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先是血管,再是五脏六腑,肌肉,一直到皮肤,这一刻,郝横甚至感觉,背后那条伤口内,还传来丝丝凉意。

  突然,郝横睁开眼睛,双眼瞪到极致,血丝顷刻间爬满眼白,眼珠子向外凸出,一股寒意瞬间从脑壳灌下,并迅速的向下蔓延,通过脊柱,顺着四肢骨头传开。

  他现在身体除了一种很煎熬的状态,肉体是热的,骨头是冷的,在冷热的冲击之下,郝横的意识感到像是被灌上重铅般沉重,眼皮下拉,视线昏昏沉沉,他在迷糊之中,看见一团团像是苔藓的黑乎乎东西,从房子的边缘挤出,墙角,地面,天花板,墙壁都是,它们开始蔓延,将万物吞噬,直到一切归于黑暗。

  耳旁的声音减弱,鼻子再也闻不清香臭,嘴巴里也尝不到酸甜苦辣咸。

  黑暗的世界之中,郝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忽然,他听见几道声音,那些声音很吵闹,有欢笑、有咒骂、有愤怒的咆哮、有悲伤的哭泣,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那阵声音便是这黑暗中他的救命稻草。

  他抬起头向前看,七个自己站在面前,却又像是处在七种不同的世界之中。

  一脸笑意的自己,被削成人棍,脑袋被一只灰白色的手抓住,定在空中,无形的手扒着嘴巴的上下两边向不同方向拉,舌头被扯出,直到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为止。

  一脸愤怒的自己,被捆在十字架上,脚下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越愤怒越咆哮,火势越大。

  一脸哀伤的自己,被挖去眼睛,低着头,坐在地面上,双手捂住两个黑窟窿,源源不断的血液从指缝里挤出,在身下汇成血水河流。

  一脸慈爱的自己,被关在兽笼内,虽受持利器,但却不忍伤害与自己同笼的凶兽,只能一次次被撕成碎片。

  一脸憎恶的自己,坐在松软的沙发上,身旁环绕着容貌绝美的女仆,有为他捏肩捶背的,有捏脚按摩的,有伺候吃喝的,狰狞的五官趋于柔和。

  一脸恐惧的自己,依偎在一位高大,身上向外逸散着荧光,散发着温暖的吸引力,看不清容颜的女人怀中,面容安详,嘴角还挂上甜美的笑意。

  一脸邪笑的自己,四肢被虚空探出的铁链捆绑起来,一把剪刀置于下体,不断的开合,斩断那不断生长出来的凡根,神色逐渐变得无欲无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