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八十六章 千寻疾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你没事吧!”

  听见来人的声音,千寻疾松了口气,扭头去看,原是菊花关与鬼斗罗,还有七个魂斗罗,鬼斗罗脚步略快,率先走出,其他人等十余秒过后,才陆续来到他的身前。

  他已经来不及思考,忍着体内到处传来的痛苦,闷声说道:“唐昊已经被我打伤了,你们快追。”

  菊花关众人望着他指去的那个方向,脸色的震惊之色依旧无法抹除,他们没有想到,千寻疾能被一个魂斗罗打伤。

  “这也......太废了吧!”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他们没敢多留,甚至不敢去看千寻疾,怕眼睛中的异样被他发现,九人立马动身,朝他所指的方向追去。

  等他们离开后,千寻疾脸色变回铁青,他知道自己这次脸是肯定丢大了,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脸面的时候。

  他调整姿势,盘腿坐下,双手结印,魂力扫过各条经脉,准备探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会让他如此疼痛,但这一查,他差点没吓死掉,他身体内,浑身经脉,五脏六腑,都是黑的,经脉内的管壁上,有破开大洞,有向外流脓,没一处是好的,而且这种情况还在加剧,源头似乎来自.......他的魂力!

  探查到这一点,千寻疾吓一跳,急忙停住魂力的运行。

  可就在他要收起武魂之时。

  咻。

  一道带着焰尾的光从密林中射来,千寻疾还没反应过来时,那道光已经刺入腹部之中。

  他感受着这微不足道的疼痛,低头望着那个东西,一柄缠绕着金色火焰,混合魂力与像是铁的能量物质的箭矢。

  千寻疾握住箭矢,看着那箭上燃烧的太阳真火,他瞳孔微微收缩,面部扭曲狰狞,朝着那方向怒吼道:“乌远飞,你个混蛋,你怎敢背叛我,今日我不死,等回武魂城内,必叫你们乌家,绝族宗灭。”

  手中的能量箭因为他过大的力量直接被捏碎,黑色粘稠的血液如水柱一般从眼珠子大小的小孔中喷射出来,且伤口肉壁上沾上了太阳真火,伤口还在扩大,他急忙调动魂力去堵。

  而在密林里,站在一块石头上,保持着普通身形的郝横听着那道威胁,奇怪的挠了挠头,乌远飞,刚才死掉的那个?

  就在刚刚,他往这边疾奔,无意之中,感受到两道很强大的气势也在往这边敢,为了不被发现,他先是收起武魂,然后悄咪咪的就跟在那两道气势身后,接着就发现跪倒在地上,浑身发光的千寻疾。

  其实来之前,他还在思索着要不要直接对千寻疾动手,毕竟那好歹也是个封号斗罗,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陷进去。

  但到地方,这一看,郝横只想说:“锤哥牛逼!”

  这千寻疾都已经打吐血,跪在地上,一副要死的模样,这情况,他要还不敢出手,那他郝横也别叫这个名字了。

  “算了,管他呢。”

  他想了想,觉得现在不死理会这个的时候,脚尖一点,飞上树梢,在换了个位置后,拔箭挽弓,咻,又是一箭飞出。

  但这次千寻疾做好了防备,晃动身形,竟躲过只用不到一秒的世间就至面前的箭矢。

  郝横也不慌,他躲任他躲,虽然狂暴猎神之箭对体力消耗极大,但他恢复力也是极强,再加上金乌长弓的加持,没几秒就能将消耗体力的全部恢复,根本不在意千寻疾能不能躲的开。

  来之前郝横就想好了,若不是没有办法,绝不正面与千寻疾交手。

  一是,千寻疾从名意上讲还是他师公,他怕他做出这事要让人看见了,这欺师灭祖的头衔,他往后肯定是摘不去的,他郝横也是要名声的好吧,所以先试试看能不能将其射死。

  二是,他也不知道千寻疾这副弱态是不是装不来的,他可不想去赌,他要直接冲出去,被千寻疾突然暴起,给弄死了,那不就好笑了,那可是封号斗罗,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

  就这般,郝横在密林内不断穿梭,一箭接着一箭从他的金乌长弓射出,虽然千寻疾开始躲过了十箭,但接下来从十一箭开始,每三箭他就得中一箭,到二十箭,每两箭就得中一箭。

  眼见自己身上的孔逐渐增多,魂力都有些堵不住了,千寻疾怒了,他抓准感知到箭矢射来的那一个机会,零点几秒的时间,抬起手,忍着剧痛,调动体内魂力,激活魂环,箭矢即将刺入体内之时,他的手中握住一柄,瞬间凝型,高达四十米的巨大圣白光剑。

  他挥剑斩下。

  几乎在须臾之时,郝横还没放下手,便见头顶强光绽放的光剑落下,头皮发麻,那速度之快,他根本躲不开,只能硬扛。

  心中暗骂一声,“狗贼,果然在骗人。”

  而后郝横撑开身体,瞬间涨成二十米之姿从密林中拔出,身上的乳白光芒还未极时消散,便仓促的单拳挥出,挟绞杀风暴与光剑碰撞,轰,咔嚓。

  拳剑相交之时,郝横被上面的力量震退了数十米,而那光剑也没有落在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声从空中传开后,一道细微的裂纹在光剑上不断扩大,仅用三秒,就扩散到光剑全身,随后嘭的一声,光剑炸成无数碎片,到处飞散,看来千寻疾这一剑只是中看,却不中用。

  “是你!”

  千寻疾望着那站在树林里的巨大身影,瞪大眼睛,他随没有见过郝横,但对于自己这个拥有巨人武魂的徒孙还是有点了解的,再吐出一口黑色后,他冷笑望着郝横道:“怎么,你师傅就派你一人来杀我嘛?”

  这般说着,他眼珠左右移动,警惕四周。

  郝横见既然被发现了,也不装了,拔掉身前的几颗大树,站在刚才被拳剑相交时,交锋的气波震开的路上,直视不远处的千寻疾,眼睛眯了起来,身上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轰压过去。

  千寻疾冷哼挥手,轻而易举的便瓦解掉郝横的威亚。

  郝横看着他满身疮孔,浑身是伤的狼狈模样,摸不清对方的真实情况,思索片刻,便打算先试探一下。

  “老鬼,吃我一招雷击。”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千寻疾眼眸瞪大,抬头看天,一道雷霆从头顶虚空中劈打下来,他抬指点去。

  雷霆打在他的手指上,只让前半截手指显出焦黑之色。

  “咳咳,小子,想要伤我,你还早了一些。”

  他吐出一口黑血,冷笑说道。

  虽然自己的攻势与威亚被千寻疾轻而易举的化解,甚至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但郝横心中却生出喜色,他刚才那道雷击,并未准备过多,他估计放正常的强攻系魂尊身上,也能接得住。

  可千寻疾虽然只用一根手指接住了,但那根手指却呈现出焦黑之状,后面口吐黑血,又刻意的维持一副轻松的模样,面对自己的气势,只能挥散,却不反击,完全没有封号斗罗该表现出来的那股强大气势,如果这些,还是千寻疾装出来的表象,那郝横也打算认栽了。

  郝横一番判断之后,决定搏一搏,眼眸一抬怒瞪,赫然向前方疾奔,拳头紧握蓄力,雷霆之力奔涌汇聚在拳头表面编织成拳套,临近千寻疾时,一拳轰出,雷霆炸开,拳风呼啸,整个过程只用了十秒钟的时间,那一拳下去,大地直接崩开一个十米深坑,尘雾飞扬,电光闪耀,但很可惜,他并没有打中对方。

  千寻疾速度很快,在他挥拳落下的前一刻,还在原地冷静的看着,等他拳头都已经感觉碰到对方之时,又瞬间消失。

  郝横还未收拳,眼前闪过一道圣白强光,他眼珠子被强光吸引了过去,然后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灰白色慢了下来,那道强光无比的明亮耀目,很缓慢很缓慢的向他飞来,朝着他大脸落来,但他却无法做出动作来抵抗,即便是已经从肉眼和感知方面,感受到了那一道强光中可怕的力量波动。

  嘭。

  当强光落下之时,他的半张脸凹陷进去,面部的几条血管爆开,没爆开的血光也浮出表面,血液积攒在皮肤里,让他半张脸涨红,半红青色血管呈网状爬满整脸,让他犹如地狱爬出的恶鬼一般恐怖狰狞。

  郝横也被那股强力掀飞,向后倒去,压塌大树,砸在地面上,整个人被地面震起的浓郁尘嚣包裹。

  千寻疾扑扇着翅膀停留在空中,一抹强光正从他的大腿上缓缓消散,他的身上数个箭孔已被他用魂力封住,虽然体内的疼痛还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但适应了疼痛的他,保持平静的脸色,抬手高举,魂环耀光,一柄光剑在其手中凝型增长,十米,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等光剑到达二百米时,千寻疾冷冷笑道。

  “小子,虽然你是我徒孙,但就单单你对我动手之事,足够你死上上千次,更何况,你那该死的师傅,似乎也对我做了些什么,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先行去死,很快我会让你师傅,去和你团聚的。”

  话音落地,他臂动,欲斩,整只光剑向下倾斜,天地间的气波被光剑余威搅乱,风云大变,天地具惊。

  而就在这时,一道怒啸声从烟尘中传出。

  “擎天巨臂。”

  千寻疾望着那烟尘中的浮出的黑影,嘴角还带着冷笑,他这一剑,便是封号斗罗硬扛,都会被其重伤,他想不到,郝横拿什么来挡,但下一秒,他惊了,他黑影破开尘雾,飞出,显出形。

  那是一只极其粗壮的巨手,单根手指就能纵容骏马在上面放肆狂奔,大手掌张开对他抓来,千寻疾咬着牙忍痛,挥剑斩在手上,两百米的巨大光剑,连巨手手肘都没碰到,只在巨手掌心至腕处留下一道很深的血痕,没有露骨,也仅限于此。

  望着自己必杀之技,竟只给对方留下一道稍微有点疼痛的血痕,千寻疾目瞪口呆,但他很快便在下方袭来的掌风中惊醒,准备动身躲开那抓来的手臂,谁知刚一运转魂力,那些个被他用魂力封住的血口突然爆开,大量的黑血喷洒而出,整个人跟喷泉一般,意识瞬间被剧烈的痛苦撕得粉碎,待在原地,被巨掌抓个正着,包裹在掌内。

  郝横在倒地之时,就已经知道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力量了,如果他真能还有封号斗罗之力,刚才踢自己的那一脚光凭自己现在两千万点的体质,根本是扛不住的,大概率会被踢爆脑袋,现在只是让他痛一下,这可比千寻疾自己说,自己要死了,可信度来的高。

  他又不是没被比比东收拾过,没有见过真正封号斗罗的力量,所以才能如此果断的使用绝杀之术。

  千寻疾脑海没入混沌之中,他已经没有了意识,存粹的依靠到达顶峰的求生欲望,他展开四肢撑着两边,感受到这巨手中有不低于他的力量,用最后一口气,怒吼道:“混蛋,快放开我,否则我要你碎尸万段。”

  尘雾散开,郝横躺在地上,仰望着几百米高的那个拳头,轻啐一声,冷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已是强弩之末,你还装给谁看,你的身体早就已经死去,依靠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留在世上与你,与世间都无益,让我送你一程吧,师公!!!”

  郝横大吼一声后,他的身旁浮出一轮黑色魂环,魂环亮起,从他胸口处飘出一颗外面裹着一层火的金色水滴,向着天空中的那个拳头飞去,等水滴落进拳头内后。

  一道悲凄惨叫从拳头里传出,传荡四方,接着,整只拳头便被金色的火焰裹了起来,声音也越发消弱,直至静默。

  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聚集起乌云,遮盖住阳光,绵绵细雨在空中飘飞,好似这片天地在为强者的逝去流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