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九十二章 信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十笼了,他是怪物吧。”

  “我的天啊,真没见过那么能吃的,那牛肉包子,我两个就撑的不行了,他吃了五十笼。”

  “真牛!”

  看热闹是人之本性,所以,当郝横面前磊起一座笼子小山时,人群便不由自主的围了过来,围观郝横如野兽般,一口一个,拳头大小的牛肉包子。

  郝横将嘴里的食物快速嚼了几下,没等下咽,手中又拿起一个包子塞入嘴里,狼吞虎咽不过如此,这些天,着实把他饿坏了,在吃饱的诱惑面前,虽知道引来旁人关注会对他很不利,但也没时间顾及那么多了,先吃饱再说。

  不过,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注意四周情况,在风卷残云般扫荡这桌子上的食物的同时,他的感知力放开,罩着方圆百米。

  结果,还真给他逮到了一丝异样的目光。

  “暴露了!”

  郝横身形顿了一下,慢慢的咀嚼起口里的东西,眼睛微眯,一道寒光在眼角闪过,他把手平放在桌子上,一旁就是堆叠起来的笼子山,脚尖挑着桌脚,他准备制造些骚乱来逃离此地。

  他的脚尖微微用力,桌子上翘一点时,一只玉白冒着寒霜的手从背后伸来,按在他的肩膀上,轻冷的声音,刺入他的耳朵中。

  “跟我来。”

  郝横神色惊怔,诧异的回身看向背后那人,细观清楚她的真面目后,郝横露出饱含善意的笑意,轻声道:“学姐。”

  洛璃撇开脑袋,眼中闪过阴翳之色,拉着郝横的手臂,拨开人群,向着远离人流的小巷子走去。

  来到一条无人的小巷子里。

  “趴上去。”

  洛璃将郝横直接按趴在墙壁上。

  郝横感受到背部一寒,他的兜帽长袍应该是被切开了,一股刺痛感顶在他的背部,他听见洛璃阴沉的问道。

  “是不是你,杀了教皇陛下。”

  郝横没有立即回话,他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着洛璃的情绪波动。

  吸收魂骨,饮下醉不倒之后,他对情绪的感知能力到达一种很奇特的境界,实力不超出他数倍,或着没有刻意隐藏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在郝横面前,隐瞒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如果洛璃真的想杀他的话,那她的情绪,应该是愤怒、怨恨,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纠结、矛盾,还有一点点关心、担忧。

  这种复杂的情绪,郝横只在刚才路过一对甜蜜小情侣身旁感受过。

  他睁开眼睛,散去汇聚的魂力,叹了口气,冷静低沉的说道:“来吧,刺下去,能死在你的手上,或许是上天给予我的恩赐。”

  洛璃眼眸中慌乱了,她双手握住那柄极寒冰刃,往前顶了一些,刀尖刺入郝横血肉之中足有三公分之后,她停了下来,冷声厉喝道:“你以为我不敢!快回答我.....是不是你,杀死教皇。”

  郝横听着她微微急促的呼吸声,忧愁的抬起头看向墙上方的瓦片,眼眸中有莫名的情绪在酝酿,他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曾经,有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身边,我却没有去珍惜,现在,我已经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将它牢牢抓在手中,来吧,刺下去,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你的笑容,那我死而无憾。”

  郝横的话语犹如一只只利箭穿透,刺进洛璃的心脏之中,她手臂在颤抖,眼眶红润,眼泪积攒在眼眶中,带着哭腔,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郝横摇头道:“我没有背叛你......们,我只是夹杂在权力之间的一只蝼蚁,只能任人摆布,我没得选。”

  洛璃拔出那柄尖刀,呆呆的望着郝横的背影,退后了几步,急忙问道:“谁!是谁能.......”

  郝横转过身,看着比自己还矮一点点的洛璃,伸出手,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痕,微笑道:“知道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

  “你不是要杀了我嘛,来吧。”

  郝横牵起她的手,抓紧那柄弯刀抵在自己的胸口,闭上眼睛,一副要杀要剐任你处置的神色。

  下一秒,他感觉到手中的寒气消散,顶在胸口的锋利也消失不见,洛璃挣脱开了他的束缚,上前抱住他的腰部,脑袋埋入他的胸口之中,哭喊着。

  “对不起,对不起。”

  郝横奇异的望着情绪失控的她,轻笑着抱住她的肩膀,抚摸着脑袋,道:“傻瓜,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洛璃抬起头,眼睛红肿,她已经不知多久没有流泪过了,更别提为了男人流泪,但是今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天开始,她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种,抓到郝横时,他会如何回答。

  果断承认,竭力狡辩,试图隐瞒,尝试欺诈。

  她也想过了许多应对方法,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任凭郝横如何解释,她要么将他带回武魂殿收审,要么当场将他击杀,这些是她心中所想,但是,是她心中所愿嘛?

  她之前没有答案,现在有了,不是!绝对不是。

  郝横直视她的双眸,望着那双心灵的窗户,想从她眼睛之中,真正清晰的看清楚,爱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他现在能说是爱洛璃嘛?不能,刚才的一番话语,不过是他的花言巧语罢了,这只是他冷静的理智经过思考告诉他的,当前情况最优解的方法。

  但他能爱洛璃嘛?或许可以,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如果他有那个想法的话,而凑巧的是,他就是有这种想法,爱,实在是太复杂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东西,他想研究一下,这种捉摸不透的情绪。

  “是圣女......殿下对吧。”

  洛璃望着盯着自己的眼睛发呆的郝横,脸颊也随之羞红,但她没有忘记自己追查解释的目的,紧紧握住郝横的手,第一次,她将自己手中的温热传递给别人。

  郝横沉默了许久,含糊不清的说道:“师傅她,也许有自己的考量吧。”

  依旧是没有正面回答,但洛璃聪明的小脑袋,已经幻想出一副场景,在那场景之中,郝横被比比东指派,潜入星斗大森林之中,像一条毒蛇一样,等待着千寻疾的到来。

  “果然是这样。”

  她自己把自己说服了,抓着郝横的手,更紧了几分,不肯放开。

  “跟我回去吧,如果是圣女殿下指使你的,那她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恢复清白的,而且,圣女殿下再过几日就要登基,成为新一任教皇了,相信她一定会解除对你的通缉的。”

  洛璃期盼的望着郝横道。

  “通缉?”郝横惊异的提高了些许音量说道。

  “嗯嗯,三天前,一道对你还有那个唐昊的通缉指令就由武魂城传开了,我也是那天得知的消息,就...就向校长请命,让他找人调我来传令。”

  郝横看着洛璃低头娇羞模样,笑了笑,然后摇头道:“我现在不能回去。”

  “为什么!”

  洛璃猛的抬起头,看着他。

  “傻瓜,千寻疾毕竟是死在我手上的,即便是师傅她登基教皇,也洗不清我身上的罪名,现在师傅估摸着也还没掌控武魂殿全局,否则对我的通缉令有不会传出武魂城,我现在回去武魂城,要是被发现了,他们逼着师傅杀死我,那岂不是让师傅为难。”

  郝横抬手,轻轻弹了她的脑袋一下。

  洛璃捂住脑袋,思索了一会,好像是这个道理,然后,她又抬起头,对郝横说道:“那我们一起离开,去到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地方,不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白头偕老,做一对神仙眷侣是吧。”

  郝横替她将话补充完整。

  洛璃也感觉到自己太过兴奋了,低下脑袋,轻声嗯道。

  “不行的,我不想去做那躲躲藏藏的可怜老鼠,总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到武魂城中,那时,我们也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郝横叫最后一句咬的几个字很重,这让洛璃脸上的红晕更鲜艳了许多,但她又不免担忧问道:“但是,这一次武魂城内派出了许多的高手,甚至连封号斗罗的长老都出动了,你要怎么躲,才能躲得过他们得追捕。”

  郝横笑道:“放心好了,我现在跟唐昊在一块,他可是实力很强劲的封号斗罗,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唐昊,那家伙不是武魂殿的敌人吗?不行,你不能跟他在一起。”

  “学姐,我没得选的。”

  两人对视沉默了许久。

  洛璃咬着下唇再道:“那我跟你们一起走。”

  郝横苦笑的摸了几下她的脑袋,道:“学姐,唐昊他现在十分警惕,如果我带着你,他可能会孤身离去,到时候,若是我们两个被武魂殿长老围攻,那该如何脱身,难道学姐也能敌一两个封号斗罗了!”

  洛璃握紧拳头,呼吸沉重了些许,坚定了望着郝横,过了几秒,泄气的说道:“不行,但是我不想再找不到你了,我害怕你真的会.......离开我。”

  郝横感受着她抱住自己腰部的力道,很重,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学姐,等我找到稳定的地方,每个月我都给你写信,将我所在的地方告诉你,我们以信件进行交流,如何。”

  洛璃觉得可行,点了点头,满意的露出笑容。

  郝横捏了捏她的脸颊,再看外面,人流渐多,他道:“时候不早了学姐,我该去找唐昊了。”

  “嗯。”

  洛璃轻声应道,放松了抱在郝横腰间的手。

  郝横慢慢的脱离开来,注视着她,缓缓离去,两人握住的手逐渐分开,就要脱离时,洛璃又突然上前抓紧郝横的手掌,问道:“郝横,最后一个问题,你.......爱不爱我。”

  郝横转过身,凝望着她的双眸,嘴角挑起,轻描淡写的吐声说道:“爱。”

  得到答案的洛璃,脸上的笑容如吃了蜜饯一般甜蜜,她点了点头道:“一路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