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一百零七章 暴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之中。

  一行七人顶着寒风狂雪,在雪地中艰难前进。

  队伍中的白发老者走在前方,祭出黄金小塔,撑开金光屏障,罩着众人,隔绝风雪。

  随脚下雪层时薄时厚,但雪清河还是有闲心,想要逗笑身旁,那娇小少女。

  “妹子,还未请教你姓名呢。”

  “叫我雪就好了,清河哥哥!”

  这一声清河哥哥,叫的雪清河心情舒畅,天灵盖都开被滚烫汹涌的热血掀开,他用左手紧抓着自己的右手,好让自己的激动不会表现得特别明显。

  “那.....那好,我....我能叫你雪儿嘛?”

  “可以啊!”

  躲在郝横身旁得千仞雪微笑着,眼帘扇动。

  雪清河深吸了口气,看向郝横,觉得特别碍眼,他想换个位置,离小姑娘更近一点,而不是站在这粗犷大汉的身旁,奈何光罩范围有限,他又不想出去被冰冷刺骨的寒风吹,哪怕一刻也不想。

  “哦,对了,还不知猛兄和雪儿你们的武魂是什么,可否告知,好让吴叔为你们参考一下,有什么适合的魂兽。”

  郝横思索了片刻,对他说道:“我的武魂是拳头,想要找个能够增幅力量的魂环。”

  千仞雪道:“我想找个会飞的,速度快的魂兽。”

  “是这样啊!”

  雪清河思索着,凭他对极北之地粗浅的知识,是没有办法想出,什么魂兽适合两人的。

  而前面的吴老在合适的时候,搭上话茬。

  “公子,我们要先前往的,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冰湖,那里有适合你的武魂的,冰羽玉胫鹅,在路上会路过一片冰霜森林,那里面估计会有适合两位的魂兽。”

  “森林!这大雪地里,怎么可能有森林?”

  雪清河疑惑不解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吴老没有过多解释,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收回心神,专心控制为众人遮风挡雪的光罩。

  众人脚步加快,路上因寒风狂啸,无人多言,就连想要找话茬逗千仞雪开心的雪清河也闭上了嘴,专注脚下。

  大概是走了数个时辰,天色从昏暗变成黑暗之时。

  众人才远远的看到,远处有在风中摇拽的树影。

  雪清河瞪大眼睛,震撼的说道:“这荒凉险地,竟真有树木可以生长!”

  吴老摇了摇头,道:“那些树确实奇异,算了,我们再往前走一点,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

  在他的催促下,所有人又不得小跑起来,半个时辰后,来到森林边。

  郝横目光奇异,走上前,顶着风雪,拍了拍面前的大树,此树不高,仅有三四米,但很粗,直径足有两米,根本不像一棵树,倒像是一个大树桩,但这棵树又枝叶繁茂,很是奇异。

  而更怪异的是,这棵树通体光滑晶莹,表面散发着银蓝荧光,如同一块冰,但内部却富有生机,树枝繁茂,长着不同纹路的雪花状的叶片。

  吴老介绍道:“此乃这极北之地特有之树,其名冰树,最高者不过五米,但较粗壮者能宽十多米,通体似冰,却能吸收寒气,我们今晚便用它搭建树屋,再此休息一晚,明日天明时再走。”

  介绍完之后,吴老喊胖子上前,吩咐胖子几句。

  胖子唤出利刃,寒光乍闪几下,唰唰数声,几颗大树应声而倒,他又上前,搬动大树堆在一起,又挥舞出几道刀光,将冰树破开,变做一块块长宽相等的冰板。

  而那边,阴翳中年人走上前,在他身旁的地面上,出现几个乌光圆圈,一只只带刺荆棘从光圈中伸展出,向冰板探去,捆绑着冰板,交织搭建,不出半个时辰,一个正正方方像个盒子,面积有五十几平方的,简单冰屋子被搭建起来。

  吴老唤众人进入屋中,却在郝横要进入时,将他拦住。

  “小友,我的两位同僚需要再此维护冰屋稳定,不如你跟我走一趟,我们一起去猎些野兽,用来做晚餐。”

  站在屋中的雪清河转过身,看向吴老奇怪道:“吴老,我们不是带了干粮嘛?”

  “干粮是有,可毕竟难以入口,我们现在还未进入极北之地太深,还能生火烤肉,如若今晚不去,那明日开始,我们便只能啃干粮了。”

  吴老给出解释,看向郝横。

  郝横盯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道声好后,便收回迈入屋子内的脚。

  吴老又看向屋子里的两位魂斗罗道:“我们回来之前,还请两位提高警惕,保护好公子,还有这两位.......”

  胖子与阴翳中年男看着他,一肚子的疑惑,不知道这老家伙在想什么。

  他们现在可是在魂兽聚集地里,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还有心思考虑吃的?

  但来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此次行动,由来过极北之地的吴老做头,他们即使再疑惑,也得听令。

  在他们点头之后,吴老才转身向森林中走去,郝横看向雪清河,道声麻烦照顾两位女眷,雪清河欣然答应后,他才快步追上白发老头,跟在他后面,看他到底要干嘛!

  “小友从何方来的。”

  两人走出挺远后,吴老刻意控制速度,与郝横并肩前行,出声问道。

  郝横已然收起憨样,一脸冷色,他敏锐的感知力,已经感觉到身旁这家伙体内的魂力正在悄悄运作,他发现了什么了吗?不可能啊!自己的计划应该没有漏洞才是!

  他在脑海中回想着,从遇见雪清河之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完美,没有一丝纰漏,可为什么,这家伙对自己会毫不掩饰的展露动手的敌意。

  “你现在一定很奇怪,老夫为何要单独叫你出来吧。”

  见郝横许久没有说话,吴老突然停下脚步,与郝横拉开一段距离,呵呵笑道。

  郝横停步转身,凝望着他,紧皱眉头。

  “老夫之所以能获得公子青睐,得领路一职,全是靠我有三年在这极北之地生活得经验,这极北之地的天气就一个字,冷,能冷死人的冷,老夫从未见过大陆还有比这里还要冷的地方,这里的寒气,在镇霜城内,普通人尚可用衣物取暖抵抗,出了城便只能躲在封闭空间内,或运行魂力,到离城池北部千米之外,就连魂宗也需运转魂力来抵御寒气,方可勉强行动。”

  “所以,小友,你能解释一下,令母既然身为普通人,为何在之前刚出城时,我还未展开护罩之前,能不为寒气所冻,还有就是,你现在为何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就连我也要运气抗寒的环境之下,能不用魂力,做到面色不改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