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罗之擎天巨人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换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横话音落地,足足三秒后,雪清河开怀大笑。

  “哈哈,猛兄,你别紧张,都已经回来了,有我....们在,什么危险都威胁不了你的。”

  “清河兄,不是跟你们开玩笑,这个事情真的狠危险,会危机大家的生命的,我们还是快逃吧。”

  郝横急忙的喊道。

  雪清河上前不留痕迹的拉开千仞雪拍了拍郝横的肩膀,说道:“放心吧,猛兄,有我的三位护卫在,就算是十万年魂兽来了,也有一战之力。”

  “公子,你还真敢说!”

  三个魂斗罗都惊了一下,在心中吐槽道,不过他们知道十万年魂兽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没人去打雪清河的脸。

  雪清河看郝横还是一脸的匆忙,张开纸扇轻扇几下,看上去风流倜谠,与郝横一比,又有一种临危不惧的气场流露,他轻笑道:“怎么猛兄,难道你真引来一只十万年魂兽啦?”

  郝横磨着牙,想了下,正色道:“可能比十万年魂兽还要危险!”

  雪清河楞了一下,三位魂斗罗也神色一紧。

  忽然,天空传来一声急啼,雪清河抬头,一只白羽雄鹰,爪牙锐利的向着他们袭来,他心中暗想:“就这?还比十万年魂兽危险,猛兄,你也太看不起十万年魂兽了吧。”

  他瞥眼看向阴翳中年人,道:“封叔,给猛兄张张眼力,让他看看魂斗罗是什么样,强大的存在。”

  阴翳中年人虽对雪清河拿他的实力装逼很不满,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那句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只见他手指结印,身旁浮现八轮魂环,黄黄紫紫紫黑黑黑,一黄两紫同时亮起。

  他抬手向天空一撒,数十粒羊屎蛋一般的黑丸被抛向空中,当黑丸到达最高点时,黑丸中绽放出一阵光芒,破开,嘶拉一声长出数十只茁壮的带刺黑荆棘。

  十枝从空中出现的黑荆棘如同交尾蟒蛇一般,两两盘结缠绕,然后阴翳中年人大手一挥,乌光在荆棘上一闪。

  瞬间,天空中出现七只黑色长矛,朝着飞来的白羽雄鹰刺去。

  咻咻。

  阵阵破空声传开之后,众人便闻一声哀惨的鹰啼响起,而后便见雄鹰低头坠下。

  未等雄鹰落地,雪清河便转身,对着没见过世面的郝横讲解道:“怎么样,猛兄,看到没有,就算是翱翔在长空中的雄鹰,魂斗罗说杀,抬手就杀了,封叔,是这样子的吧。”

  雪清河很自然的也想给阴翳中年人一个装逼的机会,他知道,这逼不能自己一个人装,否则会引起别人的不满。

  可阴翳中年人却不知为何,没有回他的话,痴痴的看着天际。

  雪清河皱眉回过头,看着奇怪的他,正想开口呼喊,却见其余两名魂斗罗也是一脸见了鬼的神色。

  他又不是傻子,立马回头向天边眺望,只是,凭他的高度,只能看见黑云层叠。

  他正不解的时候,从侧面探来一只大手抓住雪清河的肩膀,将他丢飞出去。

  雪清河震惊的回过头,看着背对他,刚才出手的胖子,愤怒其的无礼,就听胖子大吼道:“跑,公子,快跑!!!”

  雪清河站起身,凝望着他,还要说什么,下一刻,一副恐怖的画面映入他的眼中。

  他看见,不远处,一只只神态狰狞,体型巨大,散发着恐怖可怕气息的魂兽,血煞冲天的朝他们这边狂奔,一眼扫过,何止百只。

  当场雪清河被吓得呆愣在原地,不知做何感想。

  还未等他回神,一只有力粗大的肩膀将他扛起来,向远离三人的方向狂奔,将被魂兽潮带来的血腥碰撞远远甩飞在身后。

  眼前的场景飞快变换,等面前的冰树有些许稀疏之时,雪清河这才从震撼之中回过神,他重重的拍打夹着自己腰部的那人宽厚的背部,含怒吼道:“放我下来!”

  郝横听声,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后,脚步重踏地面,犁出一道深痕,将雪清河好好放下。

  雪清河面对着郝横,手指颤抖着,抚平衣服上的褶皱,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郝横,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情绪变化,是他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

  先是瞧不起,再是恐慌,接着是愤怒,然后又想,是他把发呆的自己救了出来,还有点感激。

  他深吸了口气,沉重的说道:“猛.......”

  出声即止,一道赤红的剑尖从他的胸口透出,带血艳红的鲜血。

  雪清河茫然的低头看了眼剑尖,回头望去,执剑人,竟是他这几日心心念念的美人,他的眼睛又瞪大了许多。

  千仞雪面色冷漠,手臂一收,将剑拔了出来。

  从雪清河心脏喷溅出的鲜血洒在大地上,雪清河捂着胸口,口吐鲜血,抬手指了指郝横,又指向千仞雪,神色非常不甘的跪倒在地,瞳孔失去神色。

  千仞雪冷哼一声,这家伙几日来,用尽心思缠着她,变着花样想占她便宜,要不是她天生聪慧,换做其他小女孩,早就落到这家伙的毒手上了,自己还是个十二岁的幼女,他怎敢?真是人渣!

  她上前踹上一脚,将雪清河翻过面,心想,若不是条件时机不允许,非要让他先试一下,自己为杀父仇人准备的武魂殿十大酷刑,在口中蓄了口口水,正要向他脸上吐去。

  一只手从后面伸来,遮住她的小嘴。

  “小姐别激动,他的脸还有用。”

  余念的声音让千仞雪冷静了下来,同时又很尴尬,口水在嘴里蓄着,咽又不是,吐又不是,她快速点了点头,等余念松开手之后,瞥了眼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的郝横,自己捂着嘴跑到他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吐掉。

  回来时,又偷摸的打量了郝横几眼,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自己,暗松了口气。

  郝横哪有时间关心她,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余念。

  余念双手闪耀着淡黄光晕,走到雪清河头顶前方蹲下,双手覆盖在他的脸颊上,身上浮现出七枚魂环,依次闪耀一遍。

  等第七轮魂环闪耀过后,已过五分钟,她的手也离开了雪清河的脸颊,从雪清河脸中拿出一张透明的人脸面膜。

  “小姐,过来。”

  听见余念的呼唤,千仞雪一脸嫌弃的走到她面前,望着面膜。

  “绷着脸可弄不了哦小姐,放松。”

  千仞雪深吸着气,闭上眼睛,很快脸部便松弛,余念手捧着面膜,将它贴到千仞雪的脸上,细心的粘合边缘。

  郝横站在她背后静静的看着,等余念的手离开时,千仞雪的身体被一层淡黄光芒罩住,五分钟后,当光芒散去,千仞雪转过头来,郝横感觉眼角传来撕裂痛楚,他的眼睛已经不能瞪得再大了,神情也不能再惊愕了。

  从气质到容貌,从眼神到发尖,包括身板还有.......看不见的地方不知道。

  总之是像,太像了,如果不是雪清河的尸体还躺在地上,郝横绝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现在他明白,为何比比东如此有把握能让千仞雪扮演雪清河了。

  现在恐怕千仞雪自己说自己不是雪清河,恐怕大家只会当他是失心疯了。

  “不过,总觉得有些奇怪。”

  郝横摸着下巴,打量雪清河的上下。

  他捡起尸体上的纸扇,展开,轻扇几下,眉眼含笑问道:“怎么啦,猛兄,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嘛。”

  郝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思索了一下,脑袋刚好低下来,看着自己还裸露在外的身体,眼睛一亮,指尖伸向裤衩。

  余念和雪清河都楞了一下,都想要避开,但郝横更快的按在裤衩上的绿宝石,取出两套男装,将其中一套,与雪清河身上一摸一样的衣服,丢给雪清河

  “哪有男的能在那么冷的天还穿裙子,赶紧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