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章 打的就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知道柳翠枝肯定会来要回玉佩。只是,这玉佩关系到木安楠将来的人生,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让她夺了去。

  “否则如何?”木紫鸢似笑非笑的地问。

  “否则就别怪老娘对你们不客气!”说完,柳翠枝从身后拿出一根藤条,狠狠地往木紫鸢旁边的桌子上敲了一下。

  木紫鸢身后的木安楠听到响声,惊恐地看着柳翠枝满脸狰狞的模样,瑟缩着抱头蹲到角落。

  木紫鸢看着木安楠的模样,心中的怒火蹭地烧了起来。

  自从这个女人嫁给原主的爹爹,原主和这个捡来的小乞丐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爹爹在时,柳翠枝还能做做样子,当着爹爹的面,还能说几句关心的话。

  爹爹一死,她连样子都懒得做了。整天把他们两人当牛马使唤。

  轻则饿肚子不给吃饭,重则拿藤条抽打辱骂。

  “娘,你这是不承认刚才在里长那里同意的条件了?”木紫鸢冷声问。

  “笑话!”柳翠枝喝斥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刚才我也说了,那是寒香自作主张。你可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

  “娘,你若是想要玉佩,去找里长吧。”木紫鸢转身拉起缩在角落的木安楠,道:“不信,你可以抽。我把玉佩放在背篓里,让常大叔带走了。”

  柳翠枝一愣,瞪着眼睛,咬着牙道:“你个败家的丫头。那么值钱的人参你只抵了百两银子。那些山珍,不知道留下孝敬老娘,送了无关紧要的外人。现在,连那块玉佩,你也让外人带走。你……你说说,我留你还有什么用?”

  “娘是想赶我走吗?”木紫鸢静静地看向柳翠枝。

  “姐姐,我和你一起……”木安楠紧紧抓着木紫鸢的手,目光坚定地看向她。

  柳翠枝的眼神闪了闪,张了张口没说话。

  现在,还不是赶这丫头走的时候。她还没有交待出那些值钱的东西到底是从哪来的。

  说不定,她手里还有其他值钱的东西。就算要赶她走,也得拿到那些值钱的东西之后再赶。

  “我可不是那么不讲情面的人!你们出了这个门,只有当乞丐的命。”

  “对。若是你和小野种离开家,我看啊,只要一天,你们就得饿死在外面。”梅寒香嘲讽道。

  “注意你的用词。”木紫鸢的脸沉下来,目光锐利地看向梅寒香,道:“小野种这个词,我不希望再次从你的口中听到。”

  梅寒香一愣。她自从进了这个家,木紫鸢一直是胆小怕事,软弱可欺的模样。她从没见过木紫鸢对她用这种口气说过话。也没见过木紫鸢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当下,她跳了起来,扯着嗓子叫道:“我就叫他小野种怎么了?他就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乞丐、小野种!”

  “啪!”

  响亮的声音让梅寒香愣住,她捂着脸,不敢相信地看向木紫鸢,瞪着眼睛,问:“你?你又打我?”

  “打的就是你。”木紫鸢甩甩有点酸麻的手,冷声道:“记住,从今天起,我不会再让你随意欺负我和安楠。”

  梅寒香从未见过木紫鸢这么强势的一面,顿时没了往日的嚣张模样。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

  她转身往柳翠枝怀里扑去,哭叫起来:“娘,你要为我做主。木紫鸢她打我!”

  柳翠枝没想到这个平常话都不敢说的丫头居然敢打她女儿,一时间被木紫鸢的气势震慑得呆住。

  她感觉这丫头自之前撞了头醒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木紫鸢看人的眼神,说话的语气,行事的做风,还有对人的处事与态度,都不是之前那个木讷的丫头能相比的。

  她想起之前木紫鸢醒来后抓着寒香拳打脚踢时,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还有和杨彪一道来收债的豹子回来时说过,他看到木紫鸢在村子北面撞了树并不见了的话。

  当时并未细想有什么不妥。现在,看这丫头的行为举止,总有那么些不对劲。

  难道……

  “你……”柳翠枝眼睛眯了起来,疑惑地问:“你不是木紫鸢……”

  梅寒香自柳翠枝的怀里抬起头,不解地看向木紫鸢,摇头道:“娘,你说什么呢?她怎么可能不是木紫鸢?她就是化作灰,我也不会认错。”

  说完,她捂着火烫的脸,委屈道:“呜……娘,我的脸好疼……娘,你要帮我教训她!”

  柳翠枝看了眼梅寒香的脸,眼中有着心疼。她握着藤条的手紧了紧,很想像过去一样挥着藤条把木紫鸢狠狠打一顿为女儿出气。

  可是,此时的她看着木紫鸢那陌生又锐利的目光,就是抬不起那只攥着藤条的手。

  “不对。”柳翠枝盯着木紫鸢摇头,道:“你不是木紫鸢。你究竟是谁?”

  木紫鸢没想到柳翠枝居然有点头脑,能看出她与原主不是同一人。

  她虽然有原主的一些记忆,但还不能完全适应这个时空,而且,凭她现在的能力,还不是她与这对母女彻底决裂的时候。

  她现在能做的,只能尽力扮演好原主那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模样。

  木紫鸢露出胆怯的目光,不解地问:“娘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我不是木紫鸢,我还能是谁?”

  “你少跟我装蒜!”柳翠枝推开怀中的梅寒香,上前抓住木紫鸢的手腕,仔细地打量着她的脸,问:“你……到底是谁?”

  “娘……疼……娘……放手……”木紫鸢装作很无助又很害怕的模样,苦苦地哀求着。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眼中的胆怯,心里又开始疑惑起来。

  难道是错觉?难道这丫头真的是因为撞坏了脑子,变得精神不正常,才会如此大胆,敢动手打寒香?

  “娘,是我不对。我不该打寒香妹妹,不该顶撞你。娘,我不敢了。求你不要生气……”木紫鸢流出眼泪,全身颤抖着,就像过去原主被柳翠枝打骂时的反应一样。

  “要我不生气也行……”柳翠枝眯着眼看向木紫鸢。

  木紫鸢点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柳翠枝,等她后面的话。

  “你那根人参从哪挖的?还有那些山珍,从哪找的?只要你如实的说出来,我就不再生气。”

  若是能让木紫鸢说出那些东西在哪,她就可以自己去把那些东西挖回来。那时候,再把这丫头和这个小野种赶出去也不迟。

  “娘,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就在村子北面的山里啊。”木紫鸢说。

  “你少糊弄老娘。”柳翠枝冷哼:“咱们这个连粮食都种不出来的石头山里,能长出人参与山珍来?你当我是傻的吗?”

  木紫鸢一愣。

  刚才说从山里挖的,只是随口一说。她还真没考虑到,这种山是长不出人参和山珍的。

  “娘,我和你说实话。”木紫鸢佯装害怕地瑟缩了一下,目光胆怯地看向柳翠枝,道:“那根人参和那些山珍,的确不是我从山里找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