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3章 不怀好意的模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小七大惊,叫了起来:“我就一会没关注你,你就吃了那么多聚力草?难怪你的元神会被锁住了。只要一棵,就完全能揍死梅友才了。”

  “你又没说要吃多少。”木紫鸢嘟囔道:“我当然以为是越多越好啊。”

  “……”

  “小七,我现在这样,要多久才能醒过来?”木紫鸢担心地问。

  “若是在这里,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问题!”小七火大地说道。

  “不会吧……”木紫鸢着急了起来:“难道真的要让我当个有史以来,重生后死的最快的人?”

  “现在知道怕了?”小七冷哼道。

  “怕。”木紫鸢哭丧着脸,道:“小七,快带我去灵仙山,我还不想死啊。我还要在这一世弄清楚和梅寒香到底有什么恩怨。”

  “虽然去灵仙山可以救你,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随便使用聚力草。你要知道,是药三分毒。况且还是药性这么霸道的药。这次能保住元神,算你走运。”

  “知道了。”木紫鸢有点后怕地说。

  “主人,我再提醒你一次,因为你的等级低,身体受不了聚力草的药性。所以,在你等级达到四级以前,最好不要再用聚力草。”

  “我以后再也不用了还不行吗?”木紫鸢可怜巴巴地说。

  “嗯。为了保命,最好不用。”

  “若是这样,我以后都不能用这个方法惩治欺负我和安楠的人了?”木紫鸢问。

  “你说呢?”小七顿了下,感受到木紫鸢不悦的心情,安抚道:“你也不用这么没精打采的。惩治恶人,不一定要自己动手。”

  “你的意思是……”木紫鸢若有所思。

  “挣多多的银子,成为有钱人。不论是哪个空间,还是哪个时代,还有什么事是银子解决不了的吗?”小七道。

  木紫鸢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点头表示赞同。

  “若是以后安楠问起我灵仙山的事,我该怎么和他说?”

  “我会消除他的记忆。让他以为他只是做了个梦而已。”小七叹了口气,咕哝道:“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木紫鸢听小七这么说,不好意思地嘿呵呵笑了起来。

  她原本还很难过重生在这个受人欺负的身体里。现在,她感到她很幸运有小七在旁边为她操心。

  “你若是愿意,我现在就用意念带木安楠进入你的梦里。你让他带你去灵仙山。”

  “他现在醒着,你也能将他带进来?”木紫鸢好奇地问。

  “这个,是最简单的催眠术。只要我给他一个想睡觉的意念,他立马就睡着了。”小七道。

  ……

  木安楠悠悠地醒来,揉了揉发酸的胳膊,又扭了扭脖子,不解他为何会感到很累。

  难道,是在这炕边睡着后,姿势不对又着凉的原因?

  他抬眼看了看仍然昏睡着的木紫鸢,叹了口气。

  要是梦中的事变成真的,该多好啊。

  梦中的木紫鸢被他带到一个遍地鲜花的地方。在那里,他陪着姐姐在那片花海中住了好几天。

  梦里的那几天,是他有记忆以来,最开心最轻松的几天。

  那里没有来自柳翠枝和梅寒香的打骂,也没有这里的寒冷与饥饿。

  他可以随便吃那些酸甜可口的野果,也可以喝那种甘甜的,带着温度的泉水。

  梦里的姐姐静静地躺了几天后,身体竟然慢慢不再像冰坨。她也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木安楠伸手触碰到木紫鸢的额头,惊喜地发现她的额头真的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冷。

  “木安楠,木紫鸢,快点开门!”梅寒香大着嗓门在门外喊道。

  梅寒香神气活现地站在主屋门口,用力地敲着门。

  现在,她可不用再怕那个性情大变的木紫鸢了。

  因为,在她的身后,就站着她和娘亲从镇子上请回来的大师。

  木安楠皱起眉头,看了眼木紫鸢,怕她被吵醒,忙跑到门边,在门内小声问:“什么事?”

  梅寒香听到木安楠的声音,冷哼一声,叫道:“什么事?叫你快点开门,听到没有?”

  木安楠回头看了眼木紫鸢,看到她双眼紧闭,眉头却蹙了起来。

  “别叫了。姐姐在休息。若是惹得她不高兴,当心她醒了揍你!”木安楠语气快速又急切地说道。

  现在还不知道紫鸢姐姐的情况如何,可不能让梅寒香进来发现了她现在很虚弱。

  “嗬!揍我?”梅寒香冷笑。

  她回头看了眼站在院子中,被她和柳翠枝花了大价钱请回来的大师,得意地笑了起来。

  木紫鸢要是出来,被大师赶跑了附在她身上的邪祟,到底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别废话,快点开门!”梅寒香又用力敲起门,并大声嚷嚷起来。

  木安楠心里奇怪着,梅寒香之前看到紫鸢姐姐暴揍梅友才时,明明很怕她的。怎么现在敢这么张狂地敲门?就连他用紫鸢姐姐会揍人来恐吓她,她也不怕了?

  他透过门缝向外看去,只见院子中,柳翠枝正满脸赔笑地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说着什么。

  那个男人一身道袍的打扮,手里拿着一个拂尘,一脸高深莫测的冷笑,眯着的眼睛,正盯着主屋的方向。

  这个男人……怎么看着那么不怀好意的模样?难道他是要对木紫鸢不利吗?

  木安楠想到之前木紫鸢对他说过的话。

  眼前的木紫鸢并非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紫鸢姐姐,而是来自后世的一缕幽魂,附身在之前的木紫鸢身上。

  难道,柳翠枝和梅寒香想到了这一点,找了这个男人来对付她,想要把她赶走?

  “寒香姐姐,我劝你还是不要惹紫鸢姐姐不高兴吧。难道你忘了,若是惹得她不高兴,她就会把那几百拳的利息给收回来?”

  梅寒香听了木安楠的话,怔了怔,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若是木紫鸢不是被邪祟附了身,若是这个大师解决不了问题,到最后,她和娘亲不就要挨打了吗?

  “娘……”梅寒香回头看向柳翠枝,眼中有着犹豫。

  “怎么了?”柳翠枝见梅寒香半天也没敲开门,不禁皱起眉头,不悦地问:“那丫头和小野种怎么到现在还不开门?难不成,他们也知道害怕了?”

  “娘,若是木紫鸢没有被邪祟附身该怎么办?”梅寒香之前一直在心里肯定的想法,此时有些动摇。

  “不可能!”柳翠枝挥了下手。

  若是没有被邪祟附身,之前那么胆小怕事的丫头,怎么可能突然性情大变,还会了拳脚功夫,变得这么厉害?

  “大师,你看……他们不敢开门……”柳翠枝看向大师,脸上露出讨好又小心的笑容。

  “无妨。她不敢出来,就是怕了我。”大师冷笑一声,很是自负地抬了抬下巴。

  他往主屋的方向走了几步,凝视着主屋片刻,闭上眼睛,一只手抬在胸前,作兰花指状,另一只手将手中的拂尘左右上下划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