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4章 总算出了口恶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翠枝和梅寒香一脸欣喜地看着大师对着主屋作法。

  只要收了附身在木紫鸢身上的邪祟,她们就又可以回到这间主屋,也可以像以前一样,想怎么吩咐她做事,就怎么吩咐她,想欺负她就怎么欺负她。

  梅寒香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等到木紫鸢身上的邪祟被除掉,她一定要加倍收回这两天所受的委屈。

  她要让木紫鸢尝尝被人打巴掌的滋味,要让木紫鸢和木安楠去里长那里拿回玉佩送给她,还要让木紫鸢从那个贵人那要更多值钱的东西回来送给她……

  “娘,只要大师作了法,木紫鸢就会变回原来胆小怕事的模样了吧?”梅寒香走到柳翠枝身边小声地问道。

  柳翠枝得意地点了点头,道:“当然。这大师可是镇子上最有名气、专门除邪祟的人了。只要他出马,没有收不了的邪祟。”

  木安楠从门缝里看到那个陌生男人的动作,总算明白了那个男人在干什么。

  他这是要把紫鸢姐姐的魂魄给赶出来啊。

  这……该怎么办啊?

  紫鸢姐姐到现在仍然在昏睡,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大师作法的原因?

  难道那个敢暴打梅友才,敢与柳翠枝母女对着干的紫鸢姐姐就此消失了吗?

  若是这个紫鸢姐姐的魂魄被赶走,之前的那个姐姐还能回来吗?

  “姐姐……”木安楠回到炕边,担忧地看着木紫鸢脸上慢慢出现红晕,身体也在慢慢恢复热度。

  木安楠不懂木紫鸢现在脸上出现红晕,是因为她身体虚弱的情况真的好转了,还是因为那个大师作法而产生的回光返照。

  “姐姐,你倒是醒醒啊。”木安楠焦急地在门边与炕前来回走动,关注着两边的动静。

  “大师,这都好半天了,情况怎么样啊?”柳翠枝趁着大师伸手往兜里拿符咒的功夫,上前问道。

  大师沉着脸,冷哼一声:“怎么?不相信本大师?”

  柳翠枝见大师不高兴,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问一下。”

  她看了眼紧闭的屋门,道:“那丫头挺厉害的。把一个会功夫的汉子都打得尿了裤子。所以,我认为,大师还是得下个猛药,多贴几道符咒。最好是让那邪祟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大师,我和我闺女的身家性命可都交到你的手中了。千万别让那邪祟给跑了。”

  大师听了柳翠枝的话,眯着眼想了想,沉吟道:“这样啊……你想要多加几道符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符咒可不便宜。每一道都是我耗费了元神用我的血写就的。”

  柳翠枝一听要多加银子,脸色僵了僵。

  她之前已经给了五十两银子了,这要再加,她从杨彪那里好不容易借来的银子,可就不剩多少了。

  “大师,这符咒……要多少银子一张啊?”柳翠枝的手攥了攥衣兜里剩的银票,心疼地问。

  “十两银子一张。”大师瞟了眼柳翠枝将手伸进衣兜里的动作,眼中喜色一闪而逝。

  “十?十两银子……才一张?”柳翠枝咂舌。

  怎么会这么贵?就在那纸上随便画几笔,就值这么多银子?他怎么不动手直接去抢啊?

  梅寒香听到要这么多银子,也感觉这符咒太贵了些。

  “大师,你这符咒到底管不管用啊?我怎么看着和村头那个二狗子胡乱画的东西差不多啊?”

  大师听梅寒香这样说,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不悦地说:“既然如此,你就叫那个什么二狗子为你画吧。我这里,还有人等着我去除邪祟,我就不在你们这耽搁时间了。”

  大师说完,就要收回手中的符咒出门离开。

  “哎……大师,你别走啊。我这里的邪祟你还没赶走啊。你怎么能拿了银子不办事呢?”柳翠枝见大师要走,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裳,叫了起来。

  大师停下脚步,不悦地盯着柳翠枝,道:“谁说我没把邪祟收走?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名声。”

  他甩开被柳翠枝拉着衣裳的手,哼哼道:“你刚才没见到我在那里施法术吗?我刚才已经请了天上的神仙下来,把那邪祟带走了。”

  柳翠枝看了眼主屋仍然关着的门,犹豫道:“可是,你怎么能证明邪祟已经被收走了?”

  “不信?”大师挑起眉头看了主屋一眼,道:“你把那人叫出来,看看她现在和之前是不是还一样?”

  柳翠枝和梅寒香对望一眼,点了点头。

  梅寒香再次上前敲门,大喊道:“木紫鸢、木安楠,快点开门。若是再不开门,我们就不客气了。”

  木安楠心里焦急地看了眼屋门,快步走到炕边看向木紫鸢。

  “姐姐,我该怎么办啊?到底要不要开门啊?”

  要是梦中所做的事是真的就好了。姐姐现在就能醒过来了。可是,看她现在这个模样,一点也不像是要醒来的模样。

  “木紫鸢,你躲在里面不出来,就当我没办法了吗?”柳翠枝走到门口,用力撞起门来。

  木安楠惊慌地看着那单薄的木门被柳翠枝撞得来回抖动。若是这门板抵挡不住,姐姐现在这模样,肯定要吃亏。

  木安楠看了眼一边的桌子,忙跑过去,费力地将它推到门边,抵到门上。

  看着那两扇门不会再被撞开,木安楠松了口气。他全身酸软地靠在桌子边,心里想着后面要怎么应对柳翠枝和梅寒香。

  他和木紫鸢总不能一直呆在屋子里不出去啊。若是打开门,她们肯定会趁机进入屋子。

  “小野种,居然用了桌子抵住门?看我不打死你!”柳翠枝的声音从窗户的方向传了过来。

  木安楠心里一惊,忙看向窗户。只见柳翠枝已经把大半个身子爬进了窗户,整个人再用把力,就能进入这间屋子。

  “娘!”木安楠惊叫道,快速跑到窗户处,想要把柳翠枝给推出去。

  “娘,你不要进来。姐姐会打死你的。”

  木安楠此时只能这样大叫着,想要用木紫鸢来震慑住柳翠枝,阻止她继续往屋子里爬。

  “打死我?”柳翠枝冷笑着看了眼躺在炕上没有动静的木紫鸢,道:“好啊。她怎么没有一点动静了?之前不是挺能打的吗?现在怎么不过来打死我?”

  柳翠枝得意地冲着木安楠笑了起来。

  她都快爬进屋子里来了,木紫鸢这丫头还没个动静。应该是那大师施法起到了作用。这丫头身上的邪祟肯定已经被大师给赶走了。

  柳翠枝心里总算出了口恶气,继续着往里爬的动作,想要快点抓了这丫头狠狠地教训一顿。

  “娘就这么想让我收了那几百拳的利息么?”冷冷地声音响起,让柳翠枝全身汗毛竖了起来。

  她抬眼看向那个脸上带着阴森笑容的丫头,对上那一双寒彻如冰的眸子,吓得手一松,狠狠地摔到了窗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