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8章 生就一副狐媚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翠枝被梅友才一巴掌打得往后缩了缩,嘟囔道:“没有就没有。我不就是瞎猜嘛。”

  “瞎猜也不行。”梅友才对着柳翠枝扬了扬拳头,接着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是想我被人抓起来吗?”

  “没……没有的事。”柳翠枝的声音弱了下来。

  她心时巴不得梅友才被人抓起来。最好是永远呆在里面不要出来。

  “那……木紫鸢到底是怎么没的?”柳翠枝问。

  梅友才指了指梅寒香,道:“去,再泡杯茶来,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梅寒香看了眼柳翠枝,见她点头,快速去屋里拿了茶叶,泡了一杯浓茶递到梅友才的手中。

  梅友才吹了吹杯里的茶叶,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道:“之前,我原本想要木丫头再给我弄点那种值钱的石什么的药草。没想到,在路上碰到你那侄子柳怀水正在对木丫头纠缠不清。”

  “哼。谁对谁纠缠不清还不一定呢。那丫头生就一副狐媚样。是个男人都抵抗不了。”柳翠枝斜眼看向梅友才,又不屑地撇了撇嘴。

  梅友才瞪了柳翠枝一眼,道:“谁说的?我就对那丫头没什么心思。”

  “谁知道啊……”柳翠枝阴阳怪气地说。

  梅友才瞪着柳翠枝半天,突然笑了起来,道:“对。我对谁看着都顺眼,就对你这臭婆娘不顺眼。”

  柳翠枝呵呵笑了几声,道:“谢谢了。我还真不想你看我顺眼。既然不顺眼,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干嘛三天两头地往这跑?”

  “我……”梅友才看了梅寒香一眼,闷声道:“我就不能来看我闺女?你当真以为我是惦记着你啊?”

  “爹,木紫鸢到底是怎么不见了的?”

  梅寒香现在可没心思去管她爹含糊谁。她现在最想知道木紫鸢是怎么没的。

  梅友才见梅寒香问起来,继续往下说。

  “我把柳怀水吓唬走了之后,跟在木丫头后面去了北面山脚。当时,我以为她是去找那种值钱的药草,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在那棵歪脖子树下不见了。我看到她撞了那棵歪脖子树后,不见了,消失了。”

  站在门外的司沐阳听到梅友才的这句话,突然想起在他昏迷之前的那个满脸血污的女孩,就是撞向那棵歪脖子树的。

  至于那个男人说的什么消失不见了,当时他晕了过去,根本不清楚那女孩撞树后会怎么样。

  “你一定是眼花了。姐姐怎么会不见的?”木安楠大叫起来。

  他不相信,紫鸢姐姐会去撞树,也不相信,撞了树会消失不见。

  就算她想不通,也不可能撞了树就消失不见的。至少,还有尸身在的吧。

  “这种事,我拿来骗你们有意思吗?”梅友才哼了一声,接着道:“我是亲眼所见的。我想啊,她一定是掉进那个水塘里了。之前不就有不少人掉进去,再也没活着回来的吗?”

  “主子,看来,我们来晚了。”流云有些遗憾地摇头道。

  司沐阳的眼睛眯了起来。对于梅友才的话,他是信了一半的。

  因为,他那次昏迷之前就见到过那个女孩撞了树。后来醒来后,还以为是他产生了幻觉。

  现在,他听到梅友才也这样说,就肯定了他之前所见到的不是幻觉。

  那个女孩,为什么要撞树?她又怎么会如那个男人所说,突然消失不见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撞了树掉进了那个水塘里么?

  “走,去村北的歪脖子树那看看。”司沐阳说完,就径自提气,几个跳跃就没了踪影。

  流云呆了呆,看着消失不见的主子,叹了口气。

  主子为何对一个没见过的小丫头这么感兴趣啊?

  他来不及细想,也提气跟在司沐阳的后面往村北而去。

  ……

  木紫鸢到了歪脖子树下,看着眼前的水塘,水面结着一层薄薄的冰。

  有只水鸟正一步三滑地行走在冰上,想要用它那尖尖的喙啄穿冰层,捕捉到在冰层下游戏的鱼。

  她貌似在树下玩耍一般,向四周观察着。

  之前就是因为她的疏忽,被梅友才看到她进入灵仙山。若是她再不小心点,被人看到的次数多了,肯定会有麻烦。

  “主人,我观察过了,附近没人。你快点进去吧。”小七催促道。

  木紫鸢点头,又向四周看了一圈,心里默念着灵仙山,向着歪脖子树撞去。

  她一进到灵仙山就下到温泉里沉到泉水的下面。

  直到她感到窒息,快要被淹死时,才猛地从水里抬起头来,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要用这泉水洗净柳怀水带给她的屈辱。她要让心里那些抹不去的恶心的感觉随着小溪流走。

  不一会,因被泉水浸泡,被柳怀水打肿的脸颊慢慢恢复,整张脸的皮肤比之前还要白皙嫩滑。

  转眼,木紫鸢就在灵仙山里住了两天。她的精神好了不少。

  她看向身上那件被柳怀水撕扯坏了的棉衣,又想到了之前的经历。

  她的眸光瞬间沉了下去,咬牙切齿地低声道:“柳怀水,且让你再逍遥几天。等到我有能力的那天,就是你为今天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

  “主人……”小七感应到木紫鸢心里所想,自责地叹了口气。

  “小七,我现在去锦鲤镇,来回的元气够不够?会不会像之前那次,因元气损耗过多而被锁魂?”

  “应该不会。之前是因为你接连两次使用元气进行空间瞬移,跟着又吃了过多的聚力草,才造成被锁魂。现在,你只是来回镇子上,又不准备立马出去,应该不会感到身体没力气。”

  木紫鸢点头,走到温泉边,把她之前埋在那里的银子挖了出来。

  “主人,干嘛这么麻烦啊?直接挖些‘成记’药材铺子要的天麻去卖,不是又赚了银子,又可以买件新棉衣?”小七提议道。

  木紫鸢看了看被柳怀水扯坏的棉衣,道:“我这样去卖药材,不会让人感觉很奇怪吗?”

  “哎呀,主人,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现在有几个能穿着光鲜亮丽的衣裳的?还不都是穿着打着补丁,破破烂烂的衣服?”

  “哦,这倒也是。真是被柳怀水那家伙气得脑子都不灵光了。”

  想起柳怀水,木紫鸢的心里又升起一阵恨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