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21章 不省心的丫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五嗤笑一声,不想再搭理梅寒香,扭过头去开始收取乘牛车人的车费。

  “寒香,难道你要从这里走到锦鲤镇上去?”柳翠枝提醒道:“那是要走好几个时辰的。就算我们能走过去,也没力气再走回来了啊。”

  “娘……”梅寒香的眼睛暗了暗,沉声道:“谁说我们要从这条路走去锦鲤镇了?我们从村北那座墨石山翻过去!”

  不要说柳翠枝,就是木紫鸢和在场的村民都感到不可思议。

  从锦鲤村到锦鲤镇,除了能走车的主干道,还有一条近路,就是翻过北面的墨石山。

  那座山,几乎不长什么草。整座山基本上都是黑色的石头。

  若是从那里直接翻山去锦鲤镇,要比驾车省一半的路程。

  只是,那山路不太好走容易出事,而且只要是从那里经过的人,都会弄得一身乌黑,很难清理。

  “寒香,你疯了?我们不和小五他们赌气。我们不去锦鲤镇了,好不好?”柳翠枝道。

  可是,梅寒香就像是着了魔一般,就是要去锦鲤镇。那里有她看上的成公子,有着可以让她改变穷苦命运的机会。

  “娘,不就是爬个山嘛。我小时候就爬过的。以前,我们不都是翻那座山去的锦鲤镇?既然小时候都行,现在也一样可以。”梅寒香倔强地说。

  “那时候那山路还不像现在那么难行走。若不是前些年突然坍塌堵了路,大家不都从那里直接走过去了?”柳翠枝摇了摇头,道:“现在走那条路,很容易出事的。”

  “我就不信我一定会出事。小心点就是了。”梅寒香满不在乎地说。

  柳翠枝看着梅寒香有些疯狂的模样,真想上前狠狠地揍她一顿,把她打醒。

  不就是一个有钱公子吗?还不知道去了能不能见着,就要拿身家性命来赌吗?若是真的在山上出了事,就算再多的银子也换不回一条命啊。

  “寒香,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执拗啊?难道,你为了去找那个成公子,连性命也不在乎了吗?”

  “娘,你怎么年纪越大就越胆小了呢?”梅寒香不满地看了眼柳翠枝,道:“你年轻时的泼辣劲呢?你过去的胆量呢?怎么现在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一副瞻前顾后、胆小怕事的模样?”

  “我这是怕事吗?我这是对事情的利害关系考虑的周全。”

  可是,梅寒香却根本不听柳翠枝的劝,仍是一意孤行地要从墨石山去锦鲤镇。

  柳翠枝看了看牛车上的人,而那些牛车上的人也没人帮着她们说话。

  “小五,我给你一两银子一个人。”柳翠枝见梅寒香真的要往村北去,急得干瞪眼。她咬了咬牙,向小五加价。

  小五收钱的动作顿了顿,有点犹豫地想要转身。

  “没想到,木婶子这么有钱哪?”石头摸着下巴,眼神眯了起来。

  “小五,一两银子一人,你若还不愿意,我就不坐了。我宁愿带寒香回家,也不会再加价了。”柳翠枝叫道。

  小五看了梅寒香一眼,见她一脸固执的模样,知道她肯定是要去锦鲤镇上的。

  “五两银子一个人。一分都不少。若是大家都像你们这样讲价,我还怎么做生意?”

  “你这样做生意,不也是有违做生意人该讲的信用吗?你不也在坐地涨价吗?”柳翠枝愤怒地说。

  原本只是为了赌口气,为难一下柳翠枝母女的。现在,小五反而不好再带她们去锦鲤镇上了。

  现在,不管如何收取她们的车费,似乎都不太妥当。想到最后,还是不带她们最好。

  反正也没几个车钱,省得一路上看着这对母女心里来气。

  “我涨价,你可以不坐啊。”小五涨红了脸,好半天才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坐上牛车,就要赶车离开。

  梅寒香见小五赶牛车离开,又看了眼陈悟与木紫鸢沉着的脸色,转头向村子北面跑去。

  她就不信了,没有车坐,她就不能去锦鲤镇上。她要比他们所有人都到的早。她要在锦鲤镇的镇门口等着他们,让他们看看,她可以不用一文钱就能比他们还要早地到镇子上。

  柳翠枝见梅寒香往村北跑,忙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她边跑边在心里叹气。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丫头,得担多少心,受多少怕啊?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她的老命就毁在这丫头的手上了。

  木紫鸢冷笑着看着梅寒香和柳翠枝的背影,心情大好。

  “陈大哥,我们出发。”木紫鸢大叫一声,从陈悟手中拿过鞭子往驴身上打了一下,开心地超过小五的牛车往锦鲤镇上驶去。

  刚刚让梅寒香丢了脸,惹得大家都不喜欢她,木紫鸢的心情突然舒畅起来。

  一路上,木紫鸢哼着重生前的歌,欢快地像个百灵鸟。

  “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陈悟看了眼正一脸得意,开心地哼着歌的木紫鸢,脸红了红,继续道:“看情形,将来我们经常会一道送货。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姑娘吧。”

  “我叫木紫鸢。你可以叫我木姑娘或者木丫头。”木紫鸢想也没想地说道。

  陈悟听了木紫鸢的话,愣住。疑惑地看向坐在他旁边的丫头。

  她也叫木紫鸢?

  木紫鸢不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吗?这一脸的暗红胎记是从哪来的?她们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人啊。

  若是两人叫同一名字,这也太奇怪了吧。

  木紫鸢感觉到陈悟疑惑的目光,突然意识到她刚才说了什么。

  她轻咳了几声,目光闪烁道:“那个……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也叫木紫鸢?”

  陈悟点头,没有说话。

  木紫鸢想到将来可能要长期和陈悟打交道。刚才见他也是挺正直的,是个可以长期合作的人。

  既然要长期合作,就不能对他有所隐瞒。

  “其实吧……我就是之前在‘李氏饭馆’请你吃招牌菜的木紫鸢。”木紫鸢笑盈盈地看向陈悟。

  陈悟张大了嘴巴,表情奇怪地看向木紫鸢。

  他之前见到的木姑娘,可没有这一脸的暗红胎记啊。难道这才是她真正的模样?

  可是,刚才那个叫梅寒香的丫头,为何没有认出她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