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1章 第 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叫齐木楠音,是个超能力者,在这个平凡的社会里有可能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的那种。

  为什么是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因为我还有一个同为超能力者的双胞胎哥哥,他叫齐木楠雄。

  “唯二的超能力者”听起来是不是有种预言之子的感觉?是不是类似于吃了恶魔果实就可以使用某种能力的《海——王》里一样的感觉?

  并不是这样的,超能力不是一个统称,我和楠雄的力量就是几乎无所不能的超能力。

  摘下眼睛上的眼镜就可以对看到的人使用石化,随时随地都能使用心灵感应得知别人的想法,指定某人的脚趾撞到桌脚,时间回溯也不在话下,就是这种只要你想得到,不管多离谱我们几乎都能做到的超能力。

  还为了不让自己深粉色的头发让人感觉奇怪而改变全人类的基因让人们都拥有了二次元般的五颜六色的头发(从此以后我才敢开始留长头发),为了不让人觉得我们用心灵感应和人交流还有头上带着的抑制器奇怪而对所有人施加催眠,就连一手刀下去“嗒”一下就能百分百击晕他人的能力也是我们的杰作。

  听起来简直是造福社会的天赐力量,还一下就是两个人。对于我们兄妹来说,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想想就能做到,简直是梦幻般的人生。

  才怪!

  光是为了平凡的活下去我和楠雄就要累死了,你问我为什么要平凡的活下去?因为我们讨厌那种万众瞩目的生活,剩余的具体解释去小破站补原作吧,作者就是这么设定的。

  我和楠雄在进入高二后,为了拯救会被火山爆发而吞没的日本,数次令整个世界的时间向后倒退并且不被任何人察觉,反反复复五次后,我们终于和另外两个有特殊能力的同学一起拯救了世界。

  完结撒花~

  并没有!说好的大结局后的养老生活根本连半点影子都没看见。

  我和楠雄还有一个大哥,名为齐木空助,他为我们发明了可以抑制我们超能力的抑制装置,也就是我和楠雄头戴的发卡,以防止世界被我和楠雄不经意间的“漏超能”而毁灭。

  “大结局”时这个智商218的剑桥博士据说发明了可以彻底消除我和楠雄超能力的装置,我们本来都做好开开心心迎接真正的平凡人生活的未来了……

  你们能看见这篇文就证明空助失败了,具体原因回顾原作。

  这个理由真方便啊,我严重怀疑这是作者想偷懒,而且话说回来这明明不是个像《银魂》那样可以实现主角殴打作者的世界观,为什么还会发生我和作者脑电波交流的情况?

  大哥叫空助,二哥叫楠雄,这么一想我似乎叫楠子才正常,可能是爸妈为我取名字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所以楠子这个身份被我和楠雄用另一个制造出的假身份占用了。

  空助那家伙曾说过,我和楠雄作为双胞胎出生,说不定就是为了互相牵制才一起诞生,不是总有那样的设定吗,双生兄弟姐妹里一个是主角一个是反派什么的。

  幸而养育我们的父母不管性格多么大条也都是好人,才让我们不至于被自己的超能力带的长歪。

  那么为了没看过原作的读者的前情提要就此结束,说回正题。

  我和楠雄依旧是超能力者,没有放弃想过不被注意的平凡人生的梦想,下面开始是关于你们为什么能看到这篇文的内容。

  我们兄妹升上高三后,名为日常实为灾难的日子也一直都没有停息过。

  班级上有一个转学而来的女同学,名为相卜命,她拥有通过占卜预知未来的能力,这份能力帮助我们兄妹拯救了那次火山爆发,足以可见这份能力的可信度。

  “喂,楠音!”

  我和楠雄刚刚踏入教室,我便被相卜命喊住。

  【怎么了?】我奇怪的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用心灵感应和人交谈着。

  相卜命是少数几个知道我和楠雄超能力的人之一,她盯着我的脸,我的心灵感应得知的她的想法被她同时用诧异的神色说了出来:“你的脸上……写着‘穿越相’三个字耶?”

  【?】

  我知道相卜命看别人的死相是脸上浮现“死”这个字,但穿越相是什么?这么随意是谁想出来的词?

  连敷衍都不想敷衍一下而是直白的告诉你你要穿越了吗?

  我和楠雄对视一眼,他问道:【只有“穿越相”吗?没什么更具体的解释?】

  “没有,真的就是三个字,”相卜命看起来也很懵,“我都看不清楠音的脸了,难道说这种小说里才有的事情会在楠音身上发生吗?哎不对你们是超能力者,那就不奇怪了,可是该怎么办啊?”

  穿越啊,一听起来就很麻烦,完完全全和我所追求的平凡人生是两极点。

  不过……

  【不需要担心,我直接用超能力回来就行。】我十分平静。

  破开空间这种事超能力也能做到,我曾和楠雄手撕外星人时看过一眼别的世界,不过为了不造成麻烦而没有真正去过。

  对,这个世界其实连外星人也有,多亏了我和楠雄的严防死守,才没让那帮家伙过来地球成为破坏我们日常的一份子。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相卜命松了口气,扑到我身上粘着我,笑道,“放学后要一起去咖啡厅吃甜品吗?小楠音。”

  “哎?放学后要一起去咖啡厅吗?”照桥心美和梦原知予两人一起走来,并表示也要一起去,“齐木同学也回去吗?”

  【抱歉,我约好和海藤还有燃堂放学后去吃拉面。】齐木楠雄照例回绝道,【楠音你们去吧。】

  接下来的心灵感应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日常了。

  【楠音,计划照旧,交给你了。】

  【没问题。】我点了点头。

  我同意帮楠雄吸引走女生们的注意力,顺便帮他打包咖啡果冻回家,楠雄会出我吃的甜点的花销,算下来是我的完全胜利。

  嗯……我一直都怀疑楠雄是不是什么少年漫的男主角来着,不然他为什么桃花运这么好,好到莫名其妙的程度,和我截然不同。

  啊咧,我头上为什么忽然浮现了几个字?好像只有我才能看见?这个“衍生-无cp”是什么意思?又消失了?

  上课铃响了,我也就没有多想这些几乎每日都会出现在我和楠雄身边的非日常情况。

  要是我的预知能力在那时发动就好了,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和楠雄分开走的,起码在我脸上的“穿越相”三个字发动时楠雄一定能救我。

  最重要的是我连咖啡果冻都没能吃到!

  我和相卜命、照桥心美还有梦原知予走在前往咖啡馆的路上,耳边一直都是繁杂的无数人的心灵发出的声音。

  这些声音导致我的反应稍稍慢了些,在路过那个露天的网球场时,又在和照桥她们交流。

  【啊,网球飞到外面去了,那个女生危险!】

  “同学,快闪开!”

  这句语调加重的心声和后面的喊声一前一后突然闯进我的脑海。

  网球的速度能有多快?以我的能力能在球打中我之前用三百七十六种办法停下它,原本是不需要担心的。

  但是结合文案大家也都猜出发生了什么吧?

  我只来得及下意识转动了一下头,刚看到一眼黄色的影子,紧接着头顶就传来“碰”的一声。

  那个球倒是没有直接打中我,只把我的头带的晃了晃。

  我看着地上碎裂成几块的左侧的抑制装置和那颗罪魁祸首的网球:【……】

  糟糕了!

  还不如直接打中我呢!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网球能打出堪比流星的速度啊,我和楠雄改变人类基因时可没有过这样的设定。

  不,重点不是这个,前面也说过抑制装置的作用了,没有这个我可能一个翻身力气大了就会导致世界毁灭,现在它居然碎了?只是出故障我还能去找齐木空助修理,可是坏了重做一个需要多长时间?为了防止世界毁灭我得当多长时间一动不动的“瘫痪”人士?

  没办法用我现在随时都可能失控的超能力去使用时间回溯来修理抑制装置,之前楠雄有过把抑制装置回复成零件的糟糕过去。

  我捡起抑制装置的碎块,其她几个女生一直在关心我有没有受伤,相卜命在旁边脸色都变了。

  “没事吧?!楠音,这个东西居然也会坏掉的吗?!还能修好吗?”

  【不知道。】

  不知内情的照桥心美看相卜命和我的脸色,猜测这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饰品,她连忙安慰我:“没事的,楠音,一定能找到可以修好它的师傅,实在不行我会买到一样的发卡的!”

  【我要是帮楠音买到一样的发卡,她一定会彻底站在我这边,说不定还会主动帮我介绍齐木同学……】

  我知道你本心是想帮我的,照桥同学,要是我听不到你的更内心就好了。

  “不好意思!”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生跑过来,高个的那个男生大手压着稍矮的带帽子男生的头,连连向我们道歉,他抱歉的笑着:“一不小心把网球打偏了,你们没有受伤吧?需要去医院吗?喂,越前,刚才那球是你打的,你也快点来道歉!”

  “阿桃学长,我知道啦,你不要压着我!”个子稍矮的深绿色头发的少年拍掉高个少年的手,整了整自己的帽子,有些别扭的看着我,“非常抱歉。”

  相卜命她们可没那么好说话,在她们眼里我是不善言辞的,所以她们会替我“找场子”,把那两个看起来才上国中的男生狠狠教训一顿吧。

  没有抑制装置,我的心灵感应范围从直径两百米扩大到全球,一瞬间涌入脑海的声音几乎快令我听不清真实的说话声。

  我看了一眼那个深绿色头发的少年,忽然愣了愣。

  可能……也许……这如同流星般的网球并不是不该存在的。

  好像是在我和楠雄还没有抑制器的小学时间吧?我们看了一场网球比赛的转播——电视节目和二维小说漫画什么的不会令我们感觉到人物内心,一直都很受我们的欢迎——然后突然想看一些更刺激的比赛,如同漫画里描写的那样的。

  于是刚刚改变人类基因不久的我们,又用了一次超能力。

  原来如此。

  我看了一眼另一只手里的网球。

  这难道是年幼时冒失改变世界的后果找来了吗?我该怎么承认这是我自己导致的后果啊。

  先让相卜命她们放过那两个没坏心的男生吧。

  我抬眼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几个人,抬脚迈出一步:【你们……】

  “喀拉!”

  在我以为是我一不小心用超能力踏碎了地面时,迎来的却不是土地碎裂的感觉。

  而是下坠。

  万米高空的下坠。

  太土了——我指的就是这个穿越方法。

  那时我还没意识到自己破开异世界空间了,还以为自己发动瞬移能力瞬移到了半空中。

  在我急速下坠的过程里,我注意到下方城市的景色也变了,变成了一个海边城市。

  看起来我瞬移的距离还不小。

  下坠中我抽空思索了几百个方法,最后得出要想不再让我失控的超能力做出什么会危害他人的事情,我想要停下来就只有一个办法——什么都不做。

  把抑制装置的碎块和网球塞进手提书包里,又把校服的裙子加上重力让它违反物理定律,做完这一切我摁住眼镜,调整好落地姿势。

  “轰——!!!”

  呀咧呀咧,动静还是太大了,竟然砸出来这么大一个坑,我都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了。

  我身手利落的爬出坑,抬眼一看——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

  我:“……”

  嗯,真巧,后面也是这样呢。

  我砸出的大坑在一个挺长的巷子里,大坑两边分别站着至少五六十个端着违禁热武器的可疑分子。

  大概是因为我的出场方式太过惊世骇俗,这帮家伙惊呆了,脑海里一片空白,这让我清净了不少。

  作为这个国家土生土长的人,我当然知道mafia,就是没见过真的。

  今天见识到了,而且一上来就是最刺激的交锋现场。

  两边的家伙反应过来,我的耳边再次被刷屏了。

  “你这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其中一边的领头人物端起枪口对准我,神色狰狞,“可恶,难道是港黑找来帮忙的吗?!”

  哈?大叔,你脑子秀逗了吗?我很明显只是个放学路过的平凡学生啊。

  【居然又找了异能者来,真不愧是港黑的手笔,本来对上黑蜥蜴也没多大可能赢,要不然干脆趁此机会认输逃跑算了,我还赶着想去看晚上的电视剧重播啊!就这样吧,骗三井他们来当替罪羊好了,本来也是想要干掉的下属!】

  暴露了啊,你的邪恶打算和下班族大叔脑海里才会出现的想法一起暴露了啊,那是什么?要是没有后面那句我都要相信那是你呼唤平凡生活的内心还让我想帮你一把,一加上后面那句就很让人想揍你了啊。

  我一不小心忽略了“异能者”三个字。

  “哼,开什么玩笑,”被称为“港黑”的那边的领头人物是位梳着整齐银发,戴着单片眼镜,穿着长风衣和长围巾的文质彬彬的老绅士一样的人物,他冷漠的的笑了笑,“冒犯港黑的家伙,光是我一个人就足够干掉你们了。”

  我欣慰的听到这居然是个内心和话语相同的人,而且他光是打扮就比起那边的那个秃子大叔加分不少。

  但是为什么你把手对准我了?我真的只是个放学路过的啊。

  算了,别说什么哪边好感度更高的问题了,这些家伙的存在就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这种兵器要是打起来会死人的吧。

  摁了摁太阳穴——我的头更疼了,也不知道是被震耳欲聋的心灵声音震的还是怎么样。

  我没有耐心了。

  五秒钟后,我放下手,确保除了躺了一地的两边人昏过去以及枪全都被我粉碎就没破坏其它的东西后,我用这里简称“香蕉君”的替换记忆的道具挨个敲了这些人一遍,提着书包走出了这个小巷子。

  超能力也是有不能完美做到的事情的,我只能替换而不是删除他们的记忆,不过能选择把记忆替换为对我有利的那种,也就是说这帮家伙肯定不会知道我的存在这就够了。

  我可不想给爸妈带来什么麻烦。

  小心翼翼尽可能轻的离开“案发现场”,我边走在陌生的街道上边用心灵感应呼唤着楠雄。

  这边的街道给人一种有些压抑的感觉,分析过附近的心声后,我知道了这里是那些家伙的聚集地之一,刚才的那种枪战也不怎么罕见。

  是个超级危险的地方啊,得赶紧离开。

  嗯?那是什么?

  我又倒回刚才路过的巷子口——话说回来这里的巷子真多还都长的一样。

  我发现了一辆电动车,摘掉阻隔超能力的超薄手套,用可以读取物品记忆的的能力触碰后,我发现这是刚才那个秃头大叔的车。

  ……看来他是真的很期待“下班”后赶回家去看电视剧重播。

  腿走的太慢了,幸好之前曾和楠雄一起去考过电动车驾照,我临时征用了这辆电动车,把书包放进车筐里,我骑着电动车离开了这个看着就很危险的地方。

  之后修好抑制器再用瞬移还回来就好了,现在还是少用超能力,心灵感应也改成正常说话吧,要不然去哪里都会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再催眠一次全人类让他们认为我的心灵感应和发卡都是正常的好麻烦。

  对,此时此刻我也感觉到我有麻烦了。

  我找不到齐木楠雄的存在。

  不光是楠雄,爸妈,相卜命她们,任何我认识的人,甚至是齐木空助,他们仿佛全都在世界上消失了似的。

  哎,恐怕消失的不是他们,而是我吧。

  穿越相。

  我再也不会不把相卜命的话当回事了。

  没有发明超能力抑制装置的齐木空助在,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修好抑制装置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或者是楠雄发现我失踪后破开一个个空间找到我需要多少时间。

  还是双管齐下吧,边修装置边等着楠雄,不过在此之前的当务之急是立刻离开这座城市。

  离开城市当然不是只是刚才那个范围,有一个定律名为“非正常情况基本都维持在一座城市内”,现在这种情况傻子一看都知道我肯定掉进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

  要不是现在没有这边的身份证明,我就直接买票坐飞机出国。

  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我的平凡生活的,哪怕异世界也是!

  我骑着电动车一口气跑出了横滨市(路上看到的城市标语)。

  把心思都放在远离这个城市的我没注意到,路边一只原本趴在人家墙头上扑蝴蝶的三花猫看到骑着电动车一掠而过的我,十分人性化的愣了愣,眼神中流露出诧异的神色。

  下一刻三花猫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蝴蝶,追着粉发少女离开的方向跑去。

  不能动用过多的超能力一直盯着四面八方的状况,我自然也不知道在我走后不久,和那个长风衣老爷子一伙的另一堆几十个港黑便飞速赶来,接管了这一地“横尸”的场景。

  这回的领头人,换成了一个身形修长的年轻人。

  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好奇的蹲在那个大坑边上。

  黑棕色短发,发尾微微发卷的男子穿着港黑标配的西装,外套换成披着的长风衣,最令人注目的是,他全身上下都包着很多绷带,胳膊上全是,甚至右眼也被绷带包裹着,简直就是个绷带人形自走机。

  自走机的容貌俊美,可是那双鸢色的眼睛却像是一双黑洞般,半分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活力也好希望也好都没有,空洞到了令人绝望的程度。

  那对于坑展露出的好奇,也是和这份空洞完全分开的。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两边交锋现场出现一个大坑,还让所有人都昏迷不醒呢?”绷带自走机自言自语道。

  他带来的人绑起敌方后把他们推去一边空旷的角落,剩下的人则在唤醒己方的昏迷者。

  “广津先生,广津先生?别睡啦!”绷带自走机跳到被搀扶起的银发风衣身边,语气轻松的用一根手指戳着他,“快醒过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

  “呃……”广津柳浪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他捂着头缓缓睁开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青年,“太宰先生,您怎么来了……”

  被称为“太宰先生”的绷带自走机是港黑的干部候选,他耸了耸肩:“你们全部人都突然失去了联络,我就顺道来看看,广津先生,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的?”

  连续不断的枪声忽然响起,响彻在巷子里,绷带自走机顿了顿,等着枪声过去后,他摇了摇头:“很明显,这些轻易就被干掉的废物是做不到的呢,难道说……是制造了那个大坑的人吗?”

  这个绷带自走机相当的聪明,推举出的结果八/九不离十。

  他的语气从欢快一点点变的深沉起来。

  是异能者啊,横滨出现了新的异能者吗?

  广津柳浪自己站起来,他摁着太阳穴,回忆道:“我记得是……”

  五分钟后,从巷子里走出来的绷带自走机神色微妙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森先生……嗯,找到广津他们了,被一个没有杀心但却很有童心的异能者放倒了呢。”

  “说起来啊,森先生,”绷带自走机来到路边的一个自助香烟贩卖机前,幽幽道,“你对香烟有什么研究吗?啊,不是我想抽,吸烟过量致死这个自杀方式太慢了,就是……”

  他用夸张的语气道:“那个异能者是万宝路的吉祥物来着,长成人形那么大的香烟形状,拎着一整个书包那么多的香烟超级英雄似的出场,砸出一个大坑后把我们的人全都放倒了呢!”

  电话的对面沉默了足足半分钟。

  “太宰君,你在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这是广津先生的原话啊,”太宰治买了一盒万宝路拿在手里,看着烟盒道,“森先生,这个画面怎么想都不对劲吧?我猜测是广津先生的记忆被什么东西篡改了,因为我刚才询问了其他我们的人,每一个人的回答都不一样呢,除了砸出坑后放倒他们这点。”

  “他们的记忆还全都是根据自身喜好改变的,横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异能者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