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5章 第 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叫齐木楠音,是个超能力者,目前十七岁。

  我遇上了大/麻烦,哪怕不加隔断会被屏蔽也一定要摧使作者把大字打出来的那种。

  我原本以为自己只是身处一场倒霉的异世界“平凡旅行”而已,却没料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和平凡两个字不沾边。

  要是那天骑着电动车跑出横滨时,我能看见路边刊登着异能者信息的报纸,或者是电视新闻里的异能者情况报道,哪怕有个人能来我面前喷个火,就别提吃饭睡觉的地方了,我肯定第一时间把自己埋进横滨外的大海里,一直睡到齐木楠雄来找我为止。

  问就是后悔。

  现在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晚上,确认幸平父子都睡着了以后我才跑出来,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被港黑追杀的人。

  冰凉的河水有助于调理思维,我把自己泡在这座城市的某条河河底,躺在泥沙上整理我现在的思绪。

  如果是白天的话,被在河岸上散步的人看到我这幅样子想必会吓的报警,幸好这是晚上,没有人会看到我。

  一会儿上岸后考虑去警察局报个警的是我才对。

  为什么要去警察局,肯定不是因为我被这个世界吓到所以想去自投罗网了,你说对吧,兄弟。

  哦,我不是在跟你们说话——我转头看向和我一起并排躺在泥沙上的白骨兄弟。

  水底经常有奇奇怪怪的东西。

  放着不管明天早上也会被人发现的,可偏偏让我看见了。

  根据我白天阅读了新闻报道和向幸平创真问来的情报来看,这个世界在很久前的某一天开始涌现出可以使用特殊能力的人们,和我的超能力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所使用的特殊能力都是有局限性的某一种。

  随着时间的增长带着特殊异能力诞生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被统一称之为异能者。

  为了管理这些异能者,每个国家都有相对应的官方组织,日本主管横滨的就是异能特务科。

  然而这可不是和复——者联盟一样的世界观,大家没有需要一起打败的紫薯人,于是各自为政。

  有能力的组织都大肆招揽异能者为自己所用,我逃出的那个横滨市就是异能者在日本聚集的最多纷争也最多的一个城市,其中以港黑为代表。

  还有“王权者”这个中二到爆表的称呼。

  普通人对王权者的了解不多,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我在全日本境内听了还几个小时的心音才彻底理清楚什么是王权者。

  几十年前在德国挖出了一块石板,石板能挑选特殊的七个人赋予他们力量,让这七个人不单单能拥有站在人类顶尖的能力,还能让他们建造自己的氏族,后来石板被运回日本,王权者的诞生也就集中在了日本。

  王权者的力量强大到什么程度?例如说现在掌控着整个日本实权的其实不是明面上的政府,而是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

  王权者明面上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东京,异能者集中在横滨,这两个城市还真是多灾多难。

  我还一直在庆幸这个世界到现在还没有因为我的异能而崩坏,原来不是我运气太好了,而是这个世界早就适应了非日常化啊。

  稍微轻松两天果然没什么好事,作者就不能做个人吗?

  稳住,齐木楠音,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一定要稳住,只要稳到最后就算你赢了。

  对,就是这样,没什么好生气的——我心平气和的直接在河里坐了起来。

  啊,好像起的太快造成水漩涡了……

  我看像不远处的白骨兄,欣慰的发现他还好好的躺着,只是颅骨和胯骨互换了位置而已。

  灵魂都已经成佛了,那就不是他杀之类的情况,我会给你上香的,安息吧。

  既然知道这个世界对特殊能力的容纳度很高我就放心了很多,起码不会发生我一睁眼起来发现世界因为我步入末日的情况。

  我找了个第二天上班会路过这里的路人,催眠他让他百分之百会往河里看一眼,做完这一切,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回到了餐馆。

  白天在餐馆里帮忙,晚上自己摸索着修理抑制装置——装置里面的零件倒是没出什么大问题,总而言之一定要稳住。

  来到这里的第四天上午,餐馆里的盐没有了,我出门帮忙跑腿,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一家书店。

  那天被我换来的这个世界的钱终于派上了用场——织田先生,你马上要看见被鸽了十年的结局了。

  ……没有?

  我看着比我印象里空旷了许多的日本文学著作和近现代小说书架,询问书店的工作人员:“不好意思,请问夏目漱石的书卖完了吗?”

  “夏目漱石?”店员愣了愣,迷茫的看着我,“是比较小众的作者吗?那可能是卖完了,这种作者的作品店里不会进太多的,也可能是我们没进,不好意思啊客人。”

  你在逗我吗?

  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在逗我。

  居然说夏目漱石是不出名的小众作者,那可是几乎没人不知道的作家,我小学就学过他被选入教材里的文章了!

  你这话要是传出去,芥川龙之介的灵魂会跑来恐吓你的吧,芥川龙之介要是跑来了那么太宰治就也一定会过来。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划拉划拉整个日本近现代文豪都能扯到一起去吧?会做噩梦的,你绝对会做“抄写并默诵夏目漱石全部作品一百遍”的噩梦的。

  【夏目漱石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挺好听的,不过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喜欢这种偏门的作者来张扬个性呢,是我老了吗?不对,我才二十多岁啊!】

  这个店员的心声居然告诉我他没有在开玩笑!

  难道说这边的异世界……

  忐忑不安的我跑到自习区去打开店里提供的电脑。

  搜索:

  夏目漱石:词条0。

  芥川龙之介:词条0。

  森鸥外:词条0。

  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甚至是外国的爱伦·坡,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然后我就被一长排的000000给刷屏了,效果堪比明智透真那个超级话唠的嘴炮连环打击。

  福泽谕吉和江户川乱步倒是出现了词条,不过是风马牛毫不相干的一家侦探社,看名字有点熟悉,好像就是之前食客们提过的那个武装侦探社。

  可是这和文豪有什么关系?

  原来消失的不光是我纸币上的福泽谕吉,这个世界上我认识的文豪一个都没有,大家不知道手拉手跑去哪里了,反正没有一个写书的,文学界也没有出现相对应的其他文豪来填补这些人的位置,导致文学史比起我那边至少停滞了上百年。

  那就抱歉了,织田先生,看起来不光是我兜里的钞票不想离开我,是老天爷都想鸽你。

  ……等等,给织田书的那个人是不是姓夏目来着?织田先生的全名叫什么?

  不不不,这不是我该管的范畴了,总感觉细想下去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赶快刹住。

  提着买好的食用盐,我瞬移到餐馆附近。

  【嗯?这不是幸平老板的那个亲戚吗?好像是叫……】

  没走出几步远,我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心音,下一刻我便被人叫住。

  “齐木?是齐木吗?”

  我回过头,看着那个被老天爷鸽了十年的男人:“织田先生,来餐馆吃饭吗?叔叔说你挺忙的,我还以为您一个月只会来一两次。”

  “我是陪朋友来的,”织田作之助看向身边的青年,“太宰,这是在店里帮忙的老板的亲戚。”

  【我没记错的话太宰最近追查的那件事是……居然查到这里来了,幸平先生他们确实是普通的厨师没错,难道是齐木吗?可她怎么看都是普通女孩啊,但是太宰的判断基本不可能出错的。】

  听到织田的心音,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身边姓太宰的那个青年,我从来没见过除了躺在医院里的人以外还能有人身上绑着那么多绷带的。

  没被绷带覆盖的俊美面容上,那只鸢色的左眼注视着我,他对我露出一个常人看来十分欢快亲切的笑容:“呦,你好啊,我听说织田作都在这家餐馆吃了十年了,居然到现在才把他秘藏的宝藏店铺告诉我,真是太过分了啊,织、田、作。”

  “抱歉,太宰。”

  “算了,好吃的话我就原谅你好了。”

  青年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孩子气。

  我:“……欢迎光临。”

  这个太宰的打扮,毫无疑问也是那个港黑的一员。

  他不是普通人,这点我能百分之百肯定,他眼中像是蒙着一层雾一样,把那份欢快和对这个世界的疏离以及失望完全分开了,让我毫不怀疑这是个会去笑着从大厦顶楼跳下来的那种恶劣的家伙。

  要说我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小时候的某段时间里,我和楠雄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也曾看到过类似的神色,只是远远没有这个青年的深刻。

  这个人对我来说原本该是个陌生人,我几乎能肯定他是追着我的踪迹过来的,我都把万宝路还有踪迹仔细破坏掉了还能追到这里这个家伙相当的了不起。

  那也没什么,我现在能使用超能力大不了再用香蕉君敲他一回。

  问题是……

  我听不见这个人的心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