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7章 第 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宰治昨天非但没从更改的记忆里得到一切的答案,反而还意识到了更多的破绽,他这才回去找齐木楠音。

  没想到他都消除了齐木楠音的异能力,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人间失格”还没失手过,难道是齐木楠音的异能强大到超过了人间失格吗?

  事情麻烦起来了。

  距离太宰治记忆断层的时间大约过去了四个小时,对于他这个失踪惯犯来说算不上长,港黑那边估计以为他又去哪里自杀了,正准备找人去海里捞他吧。

  太宰治总是要么去跳河要么在跳河的路上,因此他的手机是防水的,不用担心更新换代的太快。

  太宰治拨通一个号码,在水里泡过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喂,森先生。”

  “太宰君,这次自杀又没成功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带着“果然如此”的波澜不惊和些许无奈,“但是,你不是说今天要去调查袭击广津的异能者吗?”

  “关于那件事啊,我已经找到了,可以判断人对我们港黑是无害的,不过医院里的网络信号也挺好,”太宰治靠在病号床床头上,“趁此机会给我放个伤假吧,森先生。”

  “……你居然会在准备不全的情况下直接和人动手吗?打伤了干部候选,这不能叫无害吧?”

  听到太宰治居然会输,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诧异。

  “不,怎么说呢……我也没料到咖啡果冻会是不可触碰的雷点吧。”太宰治夸张的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

  太宰治等了一会儿,奇怪的对着手机道:“森先生,你掉线了吗?”

  太宰治又等了一分钟,在他认为电话对面的人真的掉线了的时候,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太宰,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不记得,我醒过来就在医院里。”

  太宰治表示他也不记得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所以他能不能拥有伤假?!

  “……这样啊,”电话那头背景音有女孩子在不停的喊着“林太郎”,港黑首领森鸥外道,“太宰君,别的暂时都不用管了,我这里有个新任务给你。”

  “森先生,我还躺在医院里啊,至少已经五天没有研究过新的自杀方式了!”太宰治发出对无良上司控诉的声音,“这种事情交给那个漆黑的小矮人也是一样的吧,我可打不过那个人。”

  太宰治似乎瞬间就猜出了森鸥外的目的。

  “打一架并非最优解,中也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如果两边全力以赴的话,连横滨都会从地图上消失的。”森鸥外话语里充满了笃定,他一锤定音,“太宰君,这件事除了你港黑没别人能做到了。”

  挂掉电话后,太宰治木然的看了一会儿手机。

  绷带浪费装置叹了口气:“真是的,先不说为什么会这么清楚那个女生的问题,早说需要这样我也不用来医院一日游了。”

  他跟怕疼的!

  我忽然打了个喷嚏。

  按理来说我是没有感冒的可能的,该不会是哪个混蛋在背后念叨我吧?

  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多想,毕竟我正躺在甜品堆成的小山里享受着各种各样的甜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是个梦,我当然已经意识到这点了,可是这梦太美好了,我宁愿一睡不醒。

  “可是世界会毁灭的哦。”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耳畔两侧忽然同时响起了两个凉飕飕的声音。

  我猛的打了个激灵,抬头一看,发现齐木空助和太宰治一起在我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两人露出了如出一辙的腹黑笑容,幽幽道:“说不定你刚才打的哪个喷嚏就已经让日本沉默了呢。”

  我:“……”

  我被活生生吓醒了。

  那两个家伙,擅自在别人的梦里干什么啊!

  我还是下意识的确认了一下周围一切安好,并没有发生世界末日的景象,才松了口气擦掉头上的冷汗,顺手摸到头发上的发卡。

  经过我几天的不懈努力,抑制装置终于被我勉强……用强力胶粘到一起。

  好吧好吧,我承认哪怕我一瞬间就能背下一整本书的内容,却也对齐木空助这家伙的作品无可奈何,这就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吧。

  从小到大空助较劲的几乎都是楠雄,我对他手段的熟悉程度确实不高。

  总而言之,勉强又能戴上就是个好预兆,尽管我又得开始对周围的人施加心理暗示,说不定现在的抑制装置还是个一次性用品。

  昨天的事情把我也吓到了,当时我真的很想直接给那个绷带浪费装置一拳,让他把左眼干脆也包扎上对称一点当个僵尸好了,但我却在脑海反应过来之前就“漏超能”了。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店里一切安好,只有座位上的太宰治凭空消失。

  循着踪迹找出去,我发现太宰治被我嘣进了那条我前两天思考用的河里,正脸朝下随水漂浮,百分之九十已经失去意识了。

  现在可是大白天,“跳河的人”的杀伤力比白骨兄被发现时还大,在我救太宰治之前,已经有好心的路人跳进河里救人。

  我确保他没挂掉,也没被嘣毁容,思来想去,为了不给发生这件事的店里带来麻烦,还是进行了时空回溯。

  我的时空回溯针对特定的个人和物品只能返回二十四小时之内的时间,我昨天改变太宰治记忆的时间是后本夜,为了不和过去的我发生冲突再用两个小时一次的变身能力改变外貌,我有十二次机会重来,直接从根本杜绝太宰治今天还会到店里来这件事。

  香蕉君还是有局限性,根据个人爱好产生的改变完全欺骗不了这个脑子相当聪明的家伙。

  我……真的很想仔细回忆一下那只进行到第七次就差点让我再漏超能的时间旅行的细节,但是为了世界的安危,还是算了吧。

  第一次的时空回溯,结局以我把太宰治从东京塔塔尖上摘下来作为结局。

  第二次的时间回溯,我看着变成石像的太宰治沉默了许久。

  每一次太宰治都在花样刷新着结局,无一例外是会导致非常严重后果的那种,甚至有一次还被记者拍到作为第二天的头条灵异新闻上了报纸。

  在异能力者的世界被作为灵异新闻,这是个多么厉害的成就啊。

  我叫来救护车,蹲在一开始的河岸上看着车把太宰治送去医院,开始思考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种“有我就不能有太宰治”的定律。

  在这个过程里我也完全体会到了这家伙人间黑泥的本质——明明上一秒还在笑着和你扯皮,下一秒就人间黑泥附体,让人完全摸不清规律。

  就像是作者笔下写出的人物自己长腿跑了似的。

  相卜命要是在,不知道她看见的太宰治会不会是被“死”字糊满脸的样子。

  第四次时间回溯出了点意外,以“齐木楠子”外貌露面的我落地后一下子跳到了一间完全陌生的巨大办公室里。

  近乎全黑什么也看不清的十分压抑的办公室里,坐在宽大书桌后的还是那个太宰治,却有点说不上的微妙。

  我猜测可能是他的脸型稍微变的更成熟的原因。

  我和他对视一眼,看到“太宰治”眼中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下一刻二话不说我立刻回到原本的时间点。

  我可能是不小心误入了以这个世界为主体衍生出的一个小小的平行世界里。

  最后离开前的那个关头,坐在办公室里的太宰治看着我的神色变了变,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我没有听见。

  唯一肯定的是不管是在哪个世界,太宰治眼中的“绝望”一点都没有减少啊。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失去作为人活在这人世间的资格……”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

  不管是在哪个世界……

  我看着太宰治被救护车拉走,叹了口气,再次开始时间回溯。

  但正如你们所见的那样,我失败了。

  超能力也并不是万能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从小到大它为我和楠雄带来的困扰比便利还要多。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可能会和太宰治一样,连体会幸福和爱人的感情都丧失殆尽吧。

  我和楠雄也不会轻易使用超能力去改变他人。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我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同时也等待着随时有可能带着港黑部队直接杀过来的太宰治。

  然而令我吃惊的是,太宰治苏醒后出院居然直接回了横滨,还托人把没付的饭钱送了过来。

  他甚至很有闲心的在包着饭钱的纸上画了个螃蟹。

  呀咧呀咧,我彻底摸不清这家伙了。

  抑制装置恢复到勉强能用的程度,我还不敢直接去破开空间,毕竟要是一个不小心可是有可能导致一个空间直接毁灭的。

  心灵感应范围恢复到只有半径两百米的程度,总算让我的大脑不会跳跃在随时崩溃的边缘。

  我身上穿的是一直用时间回溯恢复到前一天的校服,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幸平城一郎叔叔倒是特地给我发了这几天帮忙的工资,还让幸平创真把他的女同学叫来,带着我一起去买衣服。

  “现在是假期,你也不能一直穿着校服,实在不行等你哥哥来了你再把钱还给我好了。”

  之前的饭钱已经被我又缕一遍然后还回去了,我确实没钱。

  是咖啡果冻之神这么说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