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9章 第 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什么这么说啊?】我奇怪的看着楠雄,【有机会当然是要一起变,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机会?】

  【我是说万一呢,电视里不是总那么演吗?二选一什么的。】齐木楠雄道。

  从小我们两个就像是镜子一样,我没留长头发时妈妈甚至都把我们搞混过,但是那个时候,楠雄的眼睛里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神色。

  【……哥,你相信空助说的话啊。】我有点难以置信——这两个人早上才为了比谁吃早饭更快“大战”一场呢。

  【才不是,我是哥哥,我得保护你,像爸爸说的那样,没有心灵感应我们就没办法一下子分辨出那是好人还是坏人了。】

  【那个时候哪怕你没有超能力了,可只要我还有,不管你遇到什么危险,不管去了哪里,只要你呼唤我,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一定……

  那天因为边堆沙子边走神,我和楠雄堆出了大卫的等比例沙雕,不得不又转园。

  十几年的时间,我们一起上学放学转学,一起体验非日常,分享吐槽那些哪怕别人得知也无法彻底理解的超能力带来的苦恼。

  哪怕后来长大后经常会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暂时分开,我们也会在回到家里后重新再见。

  我是头一次和楠雄毫无消息的分开那么长时间,说不想家是不可能的。

  有超能力我没办法过平静的生活,没有超能力我谁也救不了。

  例如说那次的火山爆发,还有陨石。

  正当我在房间里陷入哲学家的思考模式时,一阵疯狂挠东西的声音把我惊醒。

  我转头一看发现是那只三花猫——它似乎把这间餐馆当成了食堂,天天定点早一次晚一次的来要东西吃,不搭理它它的心音立刻刷屏,全都是在喵喵喵的控诉自己怎么可怜这么大年纪了都没人爱搭理它,再过两年它连个老鼠都捉不动就没人管它死活了。

  戏着实有点多。

  不过绝大多数的猫比它可嚣张多了,往那一躺心里写满了“要喂喂不喂滚后面还有人排队呢让你摸一把是朕在赏赐你”。

  这只三花猫虽然话唠,但是还蛮谦虚的。

  见我刚才在发呆不搭理它,它的利爪在窗玻璃上活生生挠出了六条道。

  那个声音当时就把我刺激的差点跪下,赶紧去给这主子开了窗户。

  “喵!”

  熟料三花猫只是安静的在我屋子的窗台上趴下,静静的看着我,眼神中写满了“睿智的温和”。

  我怀疑我是出现幻觉了。

  这是“妖怪哪里跑”的现代版吗?

  【看在这个人类还算勤快伺候我的份上,我就赏脸在她附近待一会儿好了。】

  哦,我还真是谢谢你啊。

  幸平创真一家收留我也有一个多星期了,尽管到现在我还赖在这里,他们也没有多过问一句话,但我感觉我快到换个地方的时候了。

  幸平城一郎这些天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好像是想让幸平创真去读他以前念过的料理学园进修。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远月学园,发现这家明明只是个培养厨师的高中居然相当厉害,不光有钱有钱和有钱,门生遍布全世界,掌握着半料理世界半壁江山的厨师差不多都是从这个远月学园出去的。

  最为关键的一点,在千里眼观察下的远月学园一看就有种从内往外弥漫的少年漫气息。

  终于出现了,我用下半辈子吃甜食的机会去赌这就是属于幸平创真的剧情的正式开端。

  这所学园里还有专门教授甜品的,我差点就心动到用超能力跟幸平创真一起去了。

  不用别人说,我也知道这就是我抽身的最后机会。

  我打算创造出一个□□,把她催眠成楠雄的样子,告诉幸平他们我家里人来找我了,然后把自己埋进海里睡觉一直睡到楠雄真的过来,或者是在世界范围内找能修理抑制装置的人,但考虑到这可能需要让那些科学家研究我的体质,还是算了。

  咖啡果冻之神父子,不,甜品之神父子,感谢你们这些天的照顾,等我见到楠雄我立刻会来和你们道谢的。

  现在令我担心的事情,就剩最后一个了……

  “幸平,不好了!”

  来了。

  想要抽身走人时百分之百会发生意外的定律。

  定他个大头鬼,我今天走定了,我看谁敢拦我。

  “什么?小金井不见了?”

  “是啊,她和她妈妈一起出门逛街,可是按照时间来说早该回来了,她爸爸正着急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居然说她们现在在横滨的港黑做客!”

  听见楼下的大喊声的我:“……”

  同学失踪、港黑。

  这两个词放在一块还真有杀伤力。

  幸平创真:“港黑?那不是超级危险的组织吗?报警了吗?警察怎么说?”

  就是这样,这种情况快去找警察叔叔,作为官方人家每次都只能最后一个出现尴尬的来打扫战场,就是被你们这样的没有警觉意识的人弄的,快去给我报警。

  幸平创真的主角光环只是拿来做菜的,他也不能拎着菜刀杀进港黑,那就不是食戟之[——]而是手持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了。

  嗯?食戟之[——]是什么?

  “报警了啊,可是……”

  啊,我突然想起来,港黑是有异能者的组织,那就不归警察管,而是那个什么异能特务科吧?

  前些天店里的人提起异能特务科的时候,好像他们也拿港黑没办法啊。

  楼下那个人的心音果然和我想的一致——警察管不了这件事,不光是不对口,港黑水太深了,普通人又没有联络异能特务科的办法,层层上报需要不少时间。

  今天一早幸平城一郎有事出门了,这样看起来……

  港黑大楼的地址对普通人来说是不可能知晓的,我先用心灵感应找了一圈,听到地址后用千里眼探查那五栋疑似港黑大楼的建筑。

  没有。

  哪里都没有小金井亚纪和她母亲的身影。

  我一栋栋楼扫过去,千里眼的距离离得太远就没办法观察更细节的地方,而且一直斗鸡眼对我来说还是挺困难的。

  呀咧呀咧,这下麻烦了,不亲自去看一眼的话就没办法找到人吗?

  太宰治那家伙。

  我用膝盖想都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和他毫无关系,而且说不定这家伙为了防止我的能力正在小金井她们身边吧?

  逼得我不亲自去一趟就不行吗?

  “念写”可以将指定对象的画面映射在纸张上,我观察了一下小金井现在的状态。

  纸张上出逐渐现一个神色惊恐的女孩子,我的眉毛一点点锁了起来。

  “喵?”

  三花猫又出现了,并且熟门熟路的从我打开透气的窗户里跑进来。

  我抬头看向它,眼镜上闪过一丝光。

  就是这个!

  “楠音,我同学说小金井那边……嗯?”

  幸平创真跑上二楼,看着门窗打开,房间内却空无一人,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即为整洁的屋子,忽然愣住了。

  跑来向幸平创真报信的男生探头进来一看:“幸平,你表姐呢?”

  “……”幸平创真眨了眨眼,“走了。”

  “走了?这么突然的吗?我还想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万一那个电话是恶作剧的话,多几个人上街找找也好啊。”

  幸平创真挠了挠头发:“可是我感觉小金井可能没事了。”

  该说不说是属于男主角的超级直感发挥着作用,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齐木楠音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可是总该说一声啊。

  我抱着三花瞬移到港黑建筑附近无人的小巷子里——上次我就吐槽了这里的一模一样的小巷子为什么这么多!

  刨除掉上次匆忙离开的时候,我这才算是真正的来到横滨。

  对手是有异能者存在的港口黑手党,但也还有普通人,要想不引人注目的救出小金井她们的话,隐身的时限还有被人一碰就会解除的限制条件太不利了,只能变成对方绝对意想不到的东西跑进去侦查。

  例如说人畜无害谁都想rua的猫咪。

  我把三花猫放到地上,三花猫一副生死看淡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还用后腿挠着耳朵。

  【不知道一会儿的午饭会是什么。】

  【喂,听着我说话。】我蹲下来用心灵感应联通猫咪。

  三花愣了愣,震惊的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它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我:【你在和老夫说话?!你怎么可能和猫说话?!】

  呦呵,还是个一副老大爷口吻的猫。

  【我什么都能做到,】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它的头,【一会儿给你小鱼干,给我当个参照物还有吸引火力。】

  三花挥舞着爪子,抗议道:【暂且先不讨论你为什么能和老夫交谈,但是凭你喂了我两天还有小鱼干就想奴役老夫吗?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这个人类居然需要求助猫咪?太没用了吧!】

  看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轻易使用心灵沟通。

  动物这种东西,一旦得知它们的险恶用心被你听明白了,这种色厉内茬就会让人的拳头很痒痒。

  可是我不能虐待小动物。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它:【谁要征求你的同意了吗?我只是通知你而已。】

  【哈?太失礼了吧!凭什么——】

  我一把徒手拽下墙上的一截废弃钢管,然后把钢管杵在地上,竖直的把它摁成一个圆片,对目瞪口呆的三花道:【凭我能把你变成猫饼。】

  三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