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14章 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总得先把猫找到再去让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好看啊!”中原中也还想挣扎一下。

  中原中也摘掉帽子,转身以截然不同的恭敬态度单膝跪地对森鸥外行礼道:“首领,抱歉这么失礼,您找我吗?”

  切换的好快!

  “是我,中也君,稍等我一下。”森鸥外的手机上似乎发来了什么消息,他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心情相当不错的对我道,“齐木,你刚好可以走了,有人来接你。”

  接我?

  脑海中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我转身离开了,终于结束了这一趟港黑的旅途。

  森鸥外给中原中也下达完命令后,向来把港黑任务放在第一位的中原中也高效的迅速带着人离开本部。

  办公室内重归寂静,森鸥外抬手摁了两下操控器,落地窗又重新覆盖上挡板。

  黑暗中爱丽丝也停下了画画的手,森鸥外一手抵在下颌上盯着桌面,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先下手为强,是我赢了啊,”森鸥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那双紫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流露出算计着什么的光,港黑首领在笑声中低声道,“齐木,福泽阁下。”

  “林太郎最讨厌了!”爱丽丝抱着手臂,气呼呼的看着森鸥外。

  森鸥外刚才的严肃神色瞬间被抛之脑后:“哎,小爱丽丝别这么说嘛,现在,现在我就带你去吃甜品好不好啊?”

  “本来就是,什么随便来看记忆啊,明明都想好了用蟑螂来当借口,弄了这么一圈还不如直接去那个餐馆上去就摆出百来个咖啡果冻谈判的效果也是一样的吧?”

  “倒不如说这么做才不会在之后让人连夜诅咒你之后跑出宇宙啊!这么阴险不如直接让蟑螂把你的耳朵咬碎好了!”

  森鸥外被“最讨厌”和“变态”连插好几刀,他捂着脸蹲在地上,肩膀抖了抖:“这么说真是……太棒了!这强大的气场啊!小爱丽丝,我们去吃甜品吧!”

  爱丽丝直接鄙视的看着他:“变态。”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我想吃咖啡蛋糕。”

  我一路畅通无阻做了几次电梯返回一楼,在港黑成员诧异的目光下走出港黑本部。

  终于拥有了甜品自由的我一句愉快的甚至有点想哼歌。

  我没走出去几步,就一眼看到了那个森欧外说的来“接我”的人。

  居然真的是个熟人。

  我记忆中的“作家图鉴”里,比对之后现在知道两边的织田作之助都喜欢吃辣味咖喱。

  那位文豪时常光顾的餐厅里还挂着相框上写着“虎死留皮,织田作死留咖喱”的本人照片,的确是执念颇深。

  织田作之助也是个好港黑——话说他们港黑都奉行好人原则吗——不过我和他也只见过两次面,还说不上什么交情。

  “织田……织田作之助先生?”我看到门口不远处的织田作之助的背影。

  【嗯?来了吗?】

  “齐木,”织田作之助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转头对眼前的人道,“那我就先带她回去见幸平先生,太宰,你记得先把伤口包扎好。”

  刚才被织田作之助挡住的太宰治身子一歪探出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齐木,以后就是同事了,请多指教啊。”

  他倒是一点都不吃惊。

  太宰治身上又多了几道血痕,不知道在我和森鸥外谈话的时候去干什么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之前就知道森鸥外的打算。

  应该是自己猜出来的吧,要不然一上来就和以后的同僚互掐脖子这样的事太宰治也干不出来吧。

  “同事?齐木?”织田作之助愣了一下,他飞快的想通了什么,“太宰,齐木她是……”

  “是异能力者,”太宰治肯定织田作,他耸了耸肩,“很可惜我到现在也没看出她的异能力到底是什么,或者换个说法,用一种异能力来概括的话,这个范围大的可怕啊。”

  你这家伙才可怕。

  【织田先生,是幸平叔叔让您来找我的吗?】

  我干脆直接用心灵感应和织田作之助对话。

  织田作之助的眼神划过一丝诧异,但很快便恢复平静,我看到他脑海中闪过和幸平城一郎对话的场面。

  “创真说你可能是一个人去救人了,老板给我打了电话。”

  太宰治看了看织田作之助,又看了眼我,低低的轻笑一声:“又增加一项心灵沟通吗?这个异能力越来越有趣了啊,怪不得森先生绕了那么大圈子……”

  太宰治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异样,是一种形容不上来的感觉。

  他朝我走近几步,那只没被绷带覆盖的鸢色左眼直视着我,里面除了我的倒影什么都没有。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仿佛看见什么美好梦境的笑容。

  “齐木楠音,你还是有和那天一样能突破我异能力的力量的吧。”

  “拜托你啊,干脆告诉我……”仿佛迷失在什么地方,要将整个世界都拽入黑夜的的声线缓缓道,“告诉我有没有能帮我从这个世界上解脱的……”

  “太宰!”/“没有。”

  我和织田作之助同时开口,不同的是织田作之助的声音里是对友人的于心不忍,我则一如既往。

  被这两嗓子喊的回过神,苏醒的太宰治目光好奇的扫过他左右两边的我和织田作之助,然后把话题岔开:“我还以为织田作你会和齐木一样一直绷着脸呢,这可不行啊,织田作,你输给齐木了。”

  不,你相信我,织田作光凭着他那和说出的话同步率异常高的心音来讲他就赢了。

  我最不擅长应付太宰治这种人,又不能直接建议他头孢配酒越喝越有。

  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一辈子都不再遇见,但很可惜我要和他成为同事了,以后只能避着走了吗。

  织田作之助看着友人,默默叹了口气:“抱歉,太宰,我先带齐木去见老板。”

  太宰治:“嗯,再见,织田作。”

  我记得文豪里也是分流派的,织田作之助、坂口安吾和太宰治这三个人就是“无赖派”的代表,在这里他们也依旧是友人。

  我不想再过多暴露超能力,只好跟着织田作之助一起去坐电车。

  路上织田作之助问我为什么要加入港口mafia。

  关于这个问题,我诚实道:“为了吃白饭。”

  哪怕如织田作之助的心里也刷了一排省略号:“……你不适合当mafia。”

  我道:“你也不适合,要是工作没那么多小说早就发表了吧。”

  请你加油,这个世界的文坛在等着你去拯救啊。

  我的脑海忽然抽痛了一下,预知未来的能力发动给我传来了一个画面。

  这是我没办法控制的能力,我只能在画面中看到电车到站后在站台上围满的人群和一个口吐白沫的大叔。

  织田作看到我扶着头,关切道:“没事吧?”

  我把刚才一不小心被我拽下来的电车扶手用指尖的几个火花顺手焊了回去:“没事。”

  这不靠谱的能力在最关键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如果只是一个突然发病的陌生大叔那算什么危机啊,下车的时候也就顺手救了。

  电车到站后,拥挤的人流什么的都对上了。

  我和织田作之助裹在人群里朝外走,我四周看着,却怎么都没有找到那个大叔或者是即将发病的痛苦心音。

  因为曾有误会了预知而白忙活一大圈的过去,在我差点以为那又是个被我误会了的画面时,我的侧身忽然被人撞了一下。

  “齐木?”发现我突然停下来,织田作之助奇怪的回头看着我,“怎么……那是谁?”

  一声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惨烈嚎叫响彻电车站,就连忙碌的上班族都不由得停下脚步看过来。

  我缓缓回头,冷冷的看着那个把主意打到我兜里的小偷,手里捏着他还没抽走的胳膊。

  胆子很大啊,小贼,敢把主意打到我的甜品招待券上面!

  织田作之助和我不得不去了一趟车站的警局,并且解释为什么只是对视一眼小偷就口吐白沫了。

  我说那个小偷怎么那么眼熟,不就是刚才在预知里看到的那个大叔吗。

  原来如此,预知还是有些用的,甜品招待券遗失的话对我来说确实是最大的危机。

  希望它今后也能一直这么靠谱下去。

  回到餐馆的时候,我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招牌上被涂抹的痕迹和店里乱七八槽的摆放,还有很明显正在那里不爽的幸平创真和幸平城一郎。

  【突然说什么要把店关掉两三年,我都已经当了十几年厨师,现在要我去什么料理学校花钱学做菜?老爸那个家伙是怎么想的啊!明明在店里我也能超越他!】

  哦,看起来我不在的时候有关剧情推动了不少呢。

  织田作之助和幸平城一郎打了声招呼,然后也从他口中得知了餐馆要暂时关门的事情:“已经十多年了,这是突然怎么了?”

  “总得让那小子去开创一下眼界啊,”幸平城一郎看着幸平创真,无奈的笑道,“只待在这里的话,这小子一辈子也没办法超越我的。”

  我坐到幸平创真身边。

  幸平创真愣了愣,随即疯狂对我控诉起来:“楠音,你回来了啊!对了,你听我说啊,刚才老爸那家伙做了什么决定啊,吓得我都从□□上掉下来……”

  “我知道了,你该去那里看一看。”我探查了一下确定幸平创真没什么内伤,道,“远月学园的名声挺大的,你可以上网搜一下。”

  “这不是名声大不大的问题啊!”幸平创真一拍桌子,但紧接着他就愣了愣,“楠音,你怎么知道是远月学园的?”

  我还没说话,幸平城一郎的声音传来:“因为齐木她是异能力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