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16章 第 1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教练,我还有机会重来一次直接帮忙完成太宰治的心愿吗?

  “嗯?是齐木啊,”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的太宰治愣了愣,惋惜的叹了口气,“我是想不打扰任何人干净利落的自杀,居然会被风吹歪到这边来,真可惜。”

  “桌子是你弄的吗?异能力又多了一个功能,不过这个桌子的棉花是胶水做的吗?好像把我黏住了,拜托你拉我一把吧。”

  我万分庆幸自己在选择桌子变气垫还是“陷到里面就不会轻易掉出来的超级品种海绵棉花糖”之间选择了后者。

  我转身就想走,临走前想了想,折回来抬起粘着太宰治的桌子。

  把他连着桌子一起放到甜品店前台。

  “你们的干部候选快递,”我对前台小姐道,“刚才没完成的欢迎节目请帮我转交给他,这是我毕生的请求,拜托了。”

  太宰治感觉有些不妙:“……什么欢迎节目?”

  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当众处刑吧,你这人间黑泥。

  我瞬移来到港黑本部。

  【真的假的?昨天那个和太宰先生掐在一起的?】

  【我还是不敢相信居然直接变成同事了,是很强大的异能者吗?】

  这不还是变成了我最不喜欢的万众瞩目的样子吗……

  我无奈的被人指引找到尾崎红叶,她是负责港黑审讯事务的干部,办公室也在地下。

  尾崎红叶正在等着我:“我就叫你楠音可以吗?路上发生什么事耽误了吗?”

  天降系太宰治的黏着不修算吗?

  “可以,倒是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你们港黑的账务单上需要多加一笔,顿了顿,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尾崎小姐,请问森先生在吗?”

  尾崎红叶微笑道:“你和中也君他们一样叫我红叶姐就好,首领他一大早就去外面出差了。”

  跑的真快。

  现在我百分之百肯定那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又不能立刻去找人算账,我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

  不管他做什么帐总是要算的,我绝对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绝对。

  “首领有说让我带你去看看那间‘员工宿舍’,不过……”尾崎红叶道,“中也君还在找那只猫呢,他想问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微微一愣:“昨天那只猫?”

  居然真的还在找啊。

  这么优良的品质,难道中原中也就是传说中“人见人爱的中原先生”?

  这个人简直比太宰治靠谱八百多倍。

  我决定帮帮他了。

  我抽来一张纸,问道:“他有说过那只猫有什么相貌特征吗?”

  “中也说那是一只橘猫,没什么特别的花纹,眼睛是黄色的,不过他一连强调了三次是一只很胖的猫。”

  ……所以特征就只有很胖吗?

  不知道是不是抑制装置的间歇性抽风又犯了,我看着纸上的猪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为“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倒炕这句话”抱以什么心情。

  默默把纸恢复为一天前的样子又来了一次,这次总算是在念写下出现了那只橘猫。

  “被卡在九层楼卫生间的抽水马桶后面了,”我把纸递给尾崎红叶,上面显示着那只橘猫已经放弃挣扎口冒灵魂的样子,诚恳的给出一个建议,“说真的,它该减肥了。”

  尾崎红叶看到念写的场景后,脑海中浮现出怀疑了这究竟是猫还是猪的念头。

  所以你看它确实该减肥了。

  尾崎红叶叫来属下,让他们把念写的照片交给中原中也。

  “首领说不管什么事都可以拜托你,只要不踩到底线,你根本不会拒绝别人……这么说似乎有些失礼,”尾崎红叶从办公桌后站起身,和服衣袖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她十分复杂的看着我,“看来是真的。”

  我:“他是在做梦。”

  我只是在帮助人见人爱的中原先生而已,他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而且为什么搞的一副好久不见的老友语气说话?

  “……是吗?”尾崎红叶的心音忽然间变得和她的眼神一样悲伤,她忽然靠近我,抬手抚上我的侧脸,“你的异能力也有限制吧?可你还是没有犹豫的帮助中也君了……”

  “这么善良可是不行的啊,楠音,在港黑里……”

  【在黑暗中长大的花会被光明灼伤……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能同时照射在黑暗和光明中的光亮。】

  我不太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就连手上都常年携带超薄手套,因为一旦碰到别的人或者物我读取记忆的能力就会不由自主的发动。

  透过尾崎红叶的指尖,我一瞬间就读取了她的记忆。

  要命,在少年漫的画风里出现了感情流的故事,让我直接麻爪了。

  尾崎红叶像个真正的姐姐那样摸了摸我的头,神色又恢复那样的温柔:“要小心啊。”

  我斟酌着道:“多谢关心,我会小心的。”

  “你能听进去就好,以后你暂时就跟着妾身的直属部队,妾身会照顾你的,”尾崎红叶笑了笑,又拿出一个纸袋递给我,“你穿着那身衣服在港黑活动还是不方便,换这个吧。”

  我接过衣服,犹豫了一下,道:“也有能照亮黑暗,有绝对不会灼伤别人的光。”

  “嗯?”

  我指了指尾崎红叶身后,她回头看去,整个人一愣。

  不知何时从何处出现的数十只萤火虫组成了一片小小的光幕,它们飞在昏暗的地下室里,为这片天地开拓出一片既不刺眼也不会令人感到灼热的光。

  尾崎红叶:“……”

  我应该说一句这些萤火虫其实是从通风口里飞进来的,真神奇然后哈哈笑几声把一切都带过去,不过夏天还没到哪来的萤火虫光是这点就很引人怀疑了。

  “红叶大姐,这个照片是怎么弄出来的啊,太真实了。”找完猫的中原中也从门口走进来,他把眼神从念写照片上抬起,一眼看到我。

  还没等他说话,我灵机一动指着中原中也道:“它们是跟着人见人爱的中原中也先生进来的,真是太厉害了。”

  中原中也:“???”

  大概是对我昨天那手有些PTSD,中原中也没说几句话转身就跑。

  港黑的衣服差不多都是统一的黑西装,考虑到穿着我那身尽管评分很高但绝对回回都会被“同僚”万众瞩目的休闲装在这种情况下太惹眼了,我还是把衣服换了。

  我的外套换成了长款的风衣,还搭了一条围巾。

  “港黑有个传统,把新人带进来的前辈会送新人一样物品,”尾崎红叶帮我整理着领口,看着我困惑的眼神解释道,“严格来说带你进来的应该算太宰君,不过他放了假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影子,想来应该是漂在哪条河里,我就自作主张送你一条围巾了,这边海港的风还是挺大的。”

  原来太宰治失踪这件事已经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震惊了啊。

  我用千里眼看了看,发现那边甜品店的工作人员还在想办法把陷在超级棉花糖里的太宰治往外起。

  尾崎红叶最后交给我一个天使……不是,是我员工宿舍的钥匙和地址。

  地方离港黑本部相当近,原谅我用天使这个词来形容这把钥匙,它在我眼里现在确实在闪闪发光。

  想想能在完全安静的正常房子里睡觉这件事,我就有种人生圆满了的感觉。

  不说森鸥外那家伙到底是不是那种想让人打爆他头的屑老板,收买人心这手他真的做的挺到位的。

  【不过首领还真是乱来啊,给第一天入职的新人这种任务……】

  尾崎红叶的心音响起,刚好我现在心情不错:“交给我就好了,那个任务。”

  尾崎红叶一愣,随即想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会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好吧,别勉强,不过你和广津先生一块去的话也好,广津先生是港黑的老人了,他很有经验。”

  “最近港黑的货物总会在下船出港口之前无缘无故的消失,这对于港黑来说完全就是在打我们的脸啊,去调查幕后黑手是谁吧,楠音。”

  没问题。

  不过广津先生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啊,想起来了,不就是昨天跟着太宰治的那个大叔吗?

  我好像还把他放倒过?

  片刻后,正带着十来号整齐的仿佛画手偷懒复制粘贴出的港黑基层人员等我的广津柳浪和我对视一眼,他正打算点根烟的手忽然一抖。

  尴尬了,我也没料到会和这个人变成同事啊。

  “是齐木……小姐吗?”广津柳浪不愧是港黑的老人,是个成日在屑老板和人间黑泥手下周旋的狠人,他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朝着我走来,“之前真是抱歉了,首领吩咐我听您的指挥。”

  【果然我还是换一种香烟的牌子吧……】

  老爷子我建议你完全戒掉香烟,你要是狠不下心我再帮你一把也没问题,我这里除了香蕉君还有几十种方法任选,毕竟你现在可是踩在和我认识的那位广津柳浪差不多的危险年纪上。

  但是听我什么安排?我还是个第一天上班的新人啊喂。

  不会变成那种剧情了吧?第一天上班什么都不懂的职场小白被莫名其妙塞一大堆完全没搞过的工作,上司还美名其曰这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其实全都是扯淡,只是上司很没有下限的把他不相干的工作全推给你而已,因为当初他的上司也是这么干的,由此一代代荼毒,终于形成了无法挽回的圆环。

  我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