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17章 第 1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十几号粘贴人的心音作者倒是没有偷懒。

  【今天这个情况看起来又得加班了,新上的电影我都没时间去看呢。】

  【我的脚心好痒啊,就不能赶快打完让我不用凹造型,摸个鱼去解决一下吗?】

  【厕所,什么时候能让我去趟厕所!要死了啊啊啊!为什么偏偏现在闹肚子啊?!】

  【老婆马上就要生了,医院那边昨晚下的通知实在是让人在意到没办法专心上班,要是不能按时下班我就见不到孩子,万一手术除了什么差错我就连老婆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等等,最后一个话题为什么突然变的那么沉重了?

  你是擅自给我扣了一口锅吗?

  这是什么《拜托了齐木楠音》的综艺吗?

  【见不到老婆的最后一面光我和孩子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起死了算了……】

  我:“……”

  要不是知道你不知道我的心灵感应,我会怀疑你在演我。

  我深吸一口气,对广津柳浪道:“说不上让您配合我,我什么也不懂,请您观察情况吧,需要动手的时候喊我一声就行。”

  广津柳浪被我这直白弄的一愣。

  横滨是海边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港口,直接奶活了许多人的生计问题。

  港黑号称掌握着横滨的黑夜,港口这么重要的经济和货运来源,不管其它小组织怎么抢来抢去,每一处暗中都有他们的身影。

  来到出了问题的港口旁边,广津柳浪熟练的派出几个人先去打探消息。

  我坐到一边,怀着期待的心情翻开刚才在路边顺手买的周刊少年JUMP。

  这种时候走神不好?问我忘了刚才那位仁兄吗?

  我当然没忘,不过我能清楚的听到目前这片港口的心音一片正常,没有任何和港黑有关的线索。

  看来目标还没出现,我顺便来打发一下时间。

  没想到这边的世界也有这本杂志,这可是我以前期期不落必买的。

  令我惊喜的是时间线似乎不太一样,这边的杂志比我那边的多出了几十号,大概是一两年的量。

  我一瞬间有种掉进粮仓里的幸福感。

  很好,按照惯例先来看看某个喜爱打麻将的老贼的连载更新了多少话。

  面对着那个0和再次刷新的休刊记录,我脸上的笑意凝结了。

  认真的吗?!我的刀片呢?

  冷静,一定要冷静,追了这么多年你早该习惯了齐木楠音,要不然他怎么是老贼呢,放平心态,要不然你就输了。

  转移注意力。

  嗯?这个是什么?

  “鬼灭之刃完结纪念”?

  完结了吗?!竟然完结了?!

  这才一两年不是十来年吧?为什么这种从头到尾都写着“我能连载上个十年不是问题”的漫画会这么快完结?

  我还没准备好看大结局!

  研究出的能让鬼变回人的药一次就成功了?不用去找个材料然后再为了争夺药再打个一百多话吗?

  大小boss全都干脆利落聚集到最终决战里打?不用为了探寻他们的来源先去感情深厚的回忆二百来话吗?

  层出不穷的少年漫的套路呢?!

  鳄鱼老师你这么爽快的决定完结了不用我和作者比命长我真的很欣慰,但是不用发刀子也发的这么快!

  我失去了我的粮仓。

  要不还是去寄刀片吧。

  【居然这么快就被港黑的人找上门了吗,拼一回吧,把这几个人都干掉后立刻跑路,港黑的手也没办法遍及横滨以外的日本。】

  正当我沉浸在被完结纪念塞了一嘴剧透的阴郁中时,待着的空旷仓库的外面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几个画风不对的心音。

  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的英勇行为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正好我现在心情也很差。

  不过别误会,我可是不会干这种随便那别人撒气的行为。

  我合上杂志站起身,喊来广津柳浪:“我们马上就要被包围了。”

  广津柳浪迅速反应过来:“是那些偷运走港黑货物的家伙吗?没想到还没等我们找到他们就主动送上门了。齐木小姐,虽然您说让我做主,但是这次任务毕竟是首领下令让您进行主导的,也是您最先发觉的情况,还是请您定夺吧。”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看向没被派出去打听情况的几个人,一个个指过去。

  “你去拿我刚才落在厕所门口那边的另一本周刊少年,他旁边那个陪着他一起去以防他拿不动,最右边的那个今天直接放假,要问原因为什么,我刚好想看一眼这边的医院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代替我去。”

  本来都已经准备好端起枪的众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出这么奇怪的命令,但是刚好符合了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想法这点真是太妙了。

  新来的上司难道是神吗?

  这种时候要是还质疑决定他们的大脑就秀逗了!

  “是!”

  仓库中一瞬间人影就全没了。

  时间刚好卡在包围圈形成之前。

  “……”广津柳浪看着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的仓库,眼角抽了抽,他故作镇定的推了推单边眼镜,轻咳一声,“那个,齐木小姐,虽然我也是异能者,但是目前敌人情况还不明确,他么敢挑衅港黑还不立刻逃跑,代表着他们里面可能也有异能者,这么做真的好吗?”

  广津柳浪大概都知道他这帮下属心里都装着什么,他大概是以为我是那种拥有实用性很高的心灵感应却没有什么实际攻击力的异能者。

  我道:“没有问题,我们的任务也就只是调查他们的……”

  “碰——”

  我的话突然被打断。

  “港黑的混蛋。!”敌对组织的首领带领着包围仓库后剩下的手下们大步走进来,顷刻间就包围了仓库中仅剩的两个人,“可惜让其他人都跑掉了,却剩下了大头,该说你们是运气不好还是如何呢?你说呢?异能者广津柳浪。”

  我看着我被影响到漏超能下意识用出的镭射眼和子弹一起干掉的杂志的残骸一阵沉默。

  我抬起头,看着这家伙头顶上的那个莫名其妙的角皱眉。

  “齐木小姐,这家伙是镭射街那边有名的异能者,完全是力量强化型的强大战力,”广津柳浪没有理会那个人的挑衅,相当尽责的执行着npc的任务,“具体表现是头上的角越红力量就越……嗯?齐木小姐?”

  这又不是什么顶角大赛。

  我插着兜走到那个敌对首领前方,十几个枪口顿时齐刷刷的对准了我。

  我都习惯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从没见过的港黑新人,”敌对首领不屑的笑了两声,头上代表着他异能的角一瞬间就红的如同火焰般,“这和你刚离开的温馨港湾校园不同,我们可是——”

  我抬手一把薅掉他头上的角:“可是你个灯笼。”

  没听说过反派死于话多吗?

  虽说遇见我了不管话多不多你都是要gameover的。

  敌对首领闭嘴了。

  敌对首领一翻白眼,头顶狂喷鲜血倒下了。

  仓库里的心音一瞬间刷过一片【……】。

  异能者倒下后剩下的普通人对于广津柳浪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光让年龄比我大的人动手我看着还是挺不好的,我也顺手打晕了两个。

  广津柳浪打电话叫来其他人把俘虏都带回去,放下电话,他感慨道:“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还以为齐木小姐您的能力没什么战斗力,但是您刚才真果断啊,不愧是被首领特招的异能力者。”

  没什么,只是对于还没看完的杂志惋惜的愤怒罢了。

  我指了指外面:“你感不感觉这里面有点潮?还是去外面等人吧。”

  “好像是有点,”广津柳浪扫了一眼仓库角落,“不少蟑螂都爬出来了……齐木小姐?人呢?”

  广津柳浪奇怪的看着空无一人的仓库。

  我看着眼前海底的景色,决定多在没有蟑螂的水下多泡一会再上去。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绝对无法阻止我对于昆虫类的厌恶心理,哪怕现在发生海底火山爆发,哪怕遇见那边那个自杀的太宰治,我也……

  嗯?

  一团绷带漂过我眼前。

  我:“……”

  幻觉,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这段时间哪怕太宰治从超级棉花糖里脱身也不可能这么迅速的跑到海边来跳海,倒不如说真的有人会对这件事这么热衷吗?让我把禁止宣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打在大屏幕上!

  无视掉吧,反正也是幻觉。

  绷带相当执着的一路从我视线右方漂到左方,最后卡在礁石中间。

  哎。

  我揪着湿淋淋且失去意识的人间黑泥回到港黑,刚好碰到早上出任务回来的中原中也。

  “齐木楠音?你提着什么呢?”中原中也习惯性的摁了摁帽子,他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我的名字,随后一低头看到了我手里的太宰治,顿时一阵无语,“这青花鱼又去下水了吗?”

  你这个“又”字用的很有灵性啊。

  中原中也熟练的叫人来帮我把太宰治给弄回本部。

  我拜托他帮我和广津柳浪说一声,反正本来该花上好几天的任务直接完成了剩下的时间没什么事。

  我打算翘个班。

  去看我梦寐以求的员工宿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