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19章 第 1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你们俩看嘛那么看着我?

  天底下所有的特殊能力都能用这个名字来概括,我总不能和你们说我的异能力名为超能力,这不才更像是在扯淡吗?

  中原中也一副“你是不是在驴我的神色”,太宰治则是愣了愣,然后“噗”的一声笑的扑倒在桌面上锤着桌子。

  “我不行了,你还真是在一本正经的说这些话啊。”太宰治好不容易直起来,他随手舀了一勺咖啡果冻送进嘴里,“难道是因为喜欢吃这个……呜哇!这种又苦又甜的味道,你是怎么做到一天吃那么多都不腻的?”

  我道:“喜欢的东西再怎么吃都不会腻啊。”

  太宰治把咖啡果冻上带着奶油的部分吃下去就没有再碰了,哪怕被我用“浪费”的谴责目光盯着。

  太宰治又怕苦又怕痛,偏偏是这样一个人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每回都能毫不犹豫的走到天台上纵身一跃。

  我还挺好奇他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偏偏我看不见。

  中原中也不喜欢吃甜食,他随手把他的那份咖啡果冻推给我:“果然还是你们这些女孩子比较喜欢吃甜的东西。”

  谢谢你了人见人爱的中原先生,其实我哥也喜欢,不过我就不反驳你了。

  “太宰、中也还有楠音,你们在一起吃饭吗?”尾崎红叶出现在我身后,她一手搭着我的椅背,笑着看着我们,“港黑里面你们的年龄最相近,妾身还担心楠音呢,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我和太宰治喊了声“红叶姐”。

  中原中也则顺口喊了声“红叶大姐”,然后被尾崎红叶和善的眼神盯到硬生生又改了回来。

  “妾身的年纪还没有到被人喊大姐的程度,你们在聊什么?”

  我挪到里面去,尾崎红叶坐在我身边。

  我叼着咖啡果冻的勺子抬头看了看四周,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还待在原来的世界的感觉。

  港黑的人也不是就没有缺点,也说不上什么善人。

  “对了,楠音,”尾崎红叶看向我,“首领刚刚回来了哦,你不是有事找他?”

  那个混蛋在哪?!

  我“杀”到顶层办公室的时候森鸥外没在办公桌后面——我还以为那是他的待机动作,原来不是吗?

  森鸥外换了身普通的白大褂,下巴上冒出来了些胡茬。

  尽管身为首领时也偶有变态的一面暴露,但他现在整个人显得和那个港黑首领判若两人,声线也彻底换掉了,一副刚通宵完的社畜正要下班的样子。

  如果他这个样子和我走在大街上擦肩而过,不听心音我肯定认不出来他是谁。

  森鸥外正蹲在爱丽丝旁边,用相当荡漾的语气笑眯眯的和她说着什么,我抱着手臂在旁边看了半天爱丽丝才发现我:“楠音?”

  我忍住想把那张招待券扔森鸥外脸上的冲动,用眼镜片一明一暗的死亡角度微微昂头盯着他:“森、先、生?”

  森鸥外打了个激灵,爱丽丝趁机跑到我身边抓着我的袖子,回身对森鸥外吐着舌头:“林太郎活该!”

  听到这句话的森鸥外看起来一副快要哭了的失落样子:“爱丽丝酱,别这么说嘛……”

  我无语的看着森鸥外:“你看你女儿都看不下去你的所作所为了。”

  爱丽丝的存在,虽然是和我那边的森鸥外作品中的女主角的名字对应的,但我猜测她实际对应的是文豪森鸥外的长女森茉莉。

  那位许多女性膜拜的某流开山鼻祖。

  可恶,为什么偏偏变态总能搭配一个可爱的。

  办公室里安静了一瞬间,森鸥外睁大紫红色的眼睛站起身看着我,满脸奇怪的神色:“楠音小姐说什么呢?爱丽丝不是我的女儿。”

  我一愣:“嗯?”

  开什么玩笑,那你是在哪里……

  等等,仔细观察一下,爱丽丝长的就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的样子,身上完全没有和森鸥外一点的相似之处,连混血的基调都看不出来,这也偏的太厉害了。

  森鸥外低头看着爱丽丝,整个人身上都在往外冒着红心:“呀~爱丽丝酱就是可爱到让人恨不得放在眼睛里疼爱的小女孩啊。”

  我冷漠的一个弹指弹开他都漂到我这里的红心:“那爱丽丝是你什么人?”

  森鸥外:“妻子。”

  “……”

  我的大脑对这正经无比丝毫不带开玩笑语气而且相当自然的答案当机了一瞬间。

  尽管没有证据但我还是抱有一丝森鸥外在演我的感觉,我指着森鸥外低头问爱丽丝:“对于你来讲他是什么?”

  森鸥外嘴里没一句话靠谱,我还是问另一个当事人吧。

  爱丽丝面露嫌弃:“变态萝莉控。”

  好极了!我一定要报警!

  对森鸥外抱有希望的我根本就是个白痴吧?

  不对,这家伙是港黑首领来着。

  啧,警察已经管不了这变态了吗,我现在把他打晕扛到异能特务科去有用吗?

  等等,我反向思考一下,如果异能名字不一定就非得是作品名呢?

  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么想着我读取了爱丽丝的记忆,却发现只有一片空白。

  倒是顺着连接点摸到了森鸥外的记忆。

  这个家伙居然一直在和自己的异能力玩?!

  原来不是和横滨结婚而是异能力吗?!

  有个性,比那个和自己影分.身一起打扑克的尽管完全不是一个出发点但也真情实感到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我顶多只让自己的分.身去帮我排队买过咖啡果冻而已,回来还得分她一半。

  忽然间我想揍这个家伙的想法就烟消云散了。

  我叹了口气:“森先生,敢问您今年多大了?”

  “三十六岁,有什么问题吗?”森鸥外被我忽然怜悯起来的眼神弄的有些懵。

  “要我告诉您一个残酷的事实吗?”我道,“我爸今年三十八岁,他唯一的特长是拍上司马屁,还总是拍在马蹄子上,但他已经有三个孩子了。”

  婚姻幸福家庭“和谐”,天天那恩爱秀的我和楠雄都看不过去。

  森鸥外你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脸也长的还行居然连个婚都结不了。

  你又不能真的官宣和横滨或者是异能力领结婚证——我相信我的眼神里已经完全向他传达了这一点。

  我对屑老板的愤怒烟消云散,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港黑首领的办公室。

  我踏着夜色转身去了附近的百货商场,准备去买些日用品还有给三花的猫粮什么的。

  拿着刚才用念写写好的货品清单在货架上一路找来——我现在还不知道工资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为了以防自己又忍不住对甜品区的甜食下手,还特意打算绕个路。

  不过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心音正在那里纠结,转过去一看,发现那个在冷鲜柜前思考着什么的高大身影。

  “织田先生?”

  “齐木?晚上好。”面对一冰柜的甜食沉思的织田作之助回过头,他看了一眼我的购物车,“来买日用品吗?今天过的怎么样?”

  织田作之助大概是想问我对于在港黑工作的感觉。

  “说忙不忙说轻松不轻松,乱七八糟的,”我看着他手里拿的芝士蛋糕,“我还以为您只喜欢吃辣味咖喱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织田作之助犹豫了一下。

  我听到他心音里提到了几个孩子,似乎是之前在横滨mafia之间的战争里失去家庭所以被织田作之助收养的。

  织田作之助似乎对太宰治都没说这些孩子的事情,就只是单纯的想抚养这些孩子好好长大,所以我哪怕已经知道了,也没主动提起而是等着他开口。

  顺带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请他带我看一眼活的夏目漱石,毕竟那位是这边难得的还在写小说的作家。

  “齐木,小孩子一般都喜欢什么呢?”织田作之助已经在商场里转了半天了,现在还是毫无头绪,不得已向我提出请求,“你的心灵感应太宰和我提过了,我就直接问了,就是差不多这么大的小女孩。”

  织田作之助对我比了个数字。

  “我一不小心在答应好的她生日那天迟到了,想要买些东西道歉。”

  织田作之助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挺可爱的小女孩。

  我思考了一下:“你的思路还是没错的,但还是该看那孩子喜欢什么,要我的话咖啡果冻就够了。”

  “如果你是因为工作上重要的事情迟到了,其实只要好好解释一下道个歉就可以了……织田先生是因为什么?”

  织田作之助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画面:“被外国人拦住问路,但是我也不知道他要去的地方是哪,而且他的外语口音很重我完全听不懂,就耽误了。”

  我有些困惑:“为什么不把他带去警局?”

  织田作之助虽然是港黑的底层人员,但是他脸上也没写着自己的工作单位。

  织田作之助道:“我带了啊,他非得要感谢我,又不放我走。”

  我:“……这种事拒绝就好了吧?”

  “我拒绝了,”织田作之助道,“可是他完全不理会我。”

  织田作之助的脑海里重现那天的场景,我看着他和那个老外的对话,没看几眼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织田作之助他完全没有表现出拒绝的神色啊!一本正经的维持着平时的表情和热情的老外说来说去,哪怕两边都没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原来织田作之助是习惯性的面瘫吗?!他自己还完全没有意识到!

  织田作之助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你该知道的,拒绝别人就给我明确的说出来!

  我吐槽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一阵抽痛,预知画面突现的感觉又来了。

  我捂住右半边脸,诧异的观察着画面里的人。

  织田作之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