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能力名为超能力 > 第21章 第 2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朽木露琪亚加入护廷十三队之十三番队已久,却是第一次到人间执行长达几个月的执勤任务。

  她被分到名为空座町的城市,今天才刚刚第三天。

  朽木露琪亚刚使用自己的斩魄刀袖白雪击杀了一只虚,转头就又听见了另一只的叫声,她匆忙赶去的时候不由得在内心吐槽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那么多虚,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我飞到空座町上空,找到了那个正在追着一个小女孩的灵魂的怪物。

  我降落到怪物和小女孩之间,盯着它道:“给我适可而止吧,欺负小孩子算怎么回事啊。”

  但这个怪物仿佛没有自己的意识,见到突然多了个人刹车都没刹便继续冲过来。

  我承认我穿的确实不像能打败你的样子,可你无视我就过分了。

  说实在的这些个吃灵魂的恶灵长的让我觉得相当眼熟。

  怪物一头撞上我制造的屏障,我思考了一瞬间能不能和它们沟通一下具体情况,然后就在它疯狂的想把我脑壳咬下来的扭动中放弃了。

  所以我抬手掀了它的脑壳。

  这些怪物完全没有血肉之躯的感觉。

  我盯着手里的那个面具,无论怎么看都只能感觉到仿佛在玩全息游戏一样的感觉……而且还有点眼熟。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她竟然打败了虚?!】

  “嗯?”我循着心音回头一看,瞳孔微微一缩。

  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女手中提着一把通体雪白十分漂亮的长刀,她在不远处诧异的看着我。

  这个说来巧了,如果不是我出现幻觉,我知道她穿的黑色衣服叫死霸装,手中的刀是斩魄刀的一种。

  如果真的巧合到那种程度,我还知道她叫什么。

  麻烦了啊,楠雄,我好像不光穿越了时空,我还打破了次元壁。

  黑发少女有些戒备的盯着我:“你一下子就打败了虚?”

  我就说这怪物怎么这么眼熟!

  我下意识的摇摇头:“跟我没关系。”

  黑发少女盯着我手里的虚的“脑壳”。

  “……”我淡然的把即将消散殆尽的面具丢掉,推了推眼镜,“偶尔也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吧。”

  “等等,你胸口没有魂锁,也不是活人,可你还能看见灵魂以及打败虚?”黑发少女不确定的打量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齐木楠音,是个超能力者……这自我介绍无论怎么看都不能对她说。

  于是我使出了百试不爽的招数,镇定的道:“你猜?”

  黑发少女一愣,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她忽然灵机一动:“之前前往现世的培训前曾经提过,人类当中有着特殊能力的存在……你是那个异能者吗?”

  随着现世中异能者的逐步增加,他们死后前往尸魂界的灵魂也有许多都还保留着生前的力量,倒是为死神与虚的战斗增添了不少战斗力。

  这个剧本刚刚好,我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黑发少女睁大双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手中通体雪白色的刀变回基础的样子,被她收刀回鞘,她朝我走来,“但是对付虚是我们死神的工作,还活着的人类还是尽量少参与死后的事情,不然出现什么意外就麻烦了,你的身体现在安全吗?”

  完全安全。

  不过虚和死神啊……

  我没有过多的询问什么,只是默默举手:“冒昧的问一下,你该不会是姓‘朽木’吧?”

  朽木露琪亚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是朽木露琪亚。”顿了顿,她惊讶的道:“这也是异能力能办到的事情吗?好厉害啊!”

  谢谢夸奖,但是二元的人变成了三元的活生生站在我眼前才更令人觉得厉害。

  打个招呼好了,不要一副见到曾经喜欢的人物的样子,就冷静的说我曾经看了你和你的小伙伴好几年……不对这是变态才会说的话!

  我现在的样子绝对一点都不丢人,上到某个银发卷毛低血糖的死鱼眼,下到每一个二次元,谁小时候没悄悄的在本子上写过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斩魄刀啊。

  当初我和楠雄还总是在比谁想象出的斩魄刀更厉害,可惜因为想法冒出的下一个瞬间就能被对方听见从来没分出过输赢罢了。

  一定要淡定,齐木楠音,你已经过中二期了。

  我拿出一个板子和一支签字笔递给朽木露琪亚:“能麻烦你帮我签个名吗?”

  “嗯?这是什么现世的风俗吗?”朽木露琪亚不解的看着我。

  我睁着眼睛说瞎话:“对,我们都用这种方式打招呼。”

  “是这样吗?我不太了解这些。”朽木露琪亚不太习惯的打开签字笔。

  真不愧是女主角,就是好说话。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下面加上‘送给齐木楠音’。”

  “这是你的名字吗?”看着我点了点头,朽木露琪亚把板子递还给我,她对我比了个大拇指,期待的看着我,“我觉得我弄的相当不错!齐木你快看看!”

  字的最下面画了一个尸魂界的流行物兔子恰比。

  我用超能力给板子覆盖了一层保护膜:“很可爱。”

  “就是吧,我有辛苦练习过!”

  看着很兴奋开心的朽木露琪亚,我沉默了一会儿。

  要不要和她说她很快就会遇见一个橘子色头发,满脸都写着“我是男主角配置”的人呢?

  内心充斥着想要剧透的欲望。

  等等,虽然完结很长时间了,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那个发胶手反派boss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朽木露琪亚到现世来就是为了让她和黑崎一护遇到吧?那现在我们的对话该不会也是被监视的吧?

  我该不会是在不经意间碰上了那种最麻烦的智力型满脸写着“我手里就是拿着剧本不是你打败了我而是我不想陪你玩了”的boss,还是这种类型的开山鼻祖之一。

  冷静一下想想没关系,我没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顶多就是掀了一个最低级的虚的脑壳,主角后来一挥刀能带走百来个。

  几个月后蓝染惣右介就会被黑崎一护打败,我又不住空座町,只是偶然来到这里。

  尸魂界看起来也都习惯异能者的存在了,那么剧情内的情况和我完全扯不上关系啊。

  好极了,尽管我也很想再多看两眼其他人,但还是赶紧拿着签名板告辞走人吧。

  我抬起手:“抱歉,朽木,我明天还得上班,那我就不打扰你……”

  “啊,等一下,齐木,”朽木露琪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喊住我,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我:“?”

  【尸魂界规定死后的事情不能被活人知道,但是楠音能灵魂出窍这种事根本没办法避免,这样的灵魂肯定会被虚盯上,我得保护她啊,而且瀞灵廷给在人间出外勤的死神提供的宿舍太烂了,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蹭个几个月的住所,简直是一举两得!】

  以上是朽木露琪亚的心理活动概括。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还没住到一晚上的新房子里已经成功的住客+2。

  ……这不对啊,这可是全程参与主线剧情的女主角,住我这里算怎么回事?这种程度倒不至于更改剧情,但是我会被卷进去的吧?!

  我到底松口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死神的工作往往是昼伏夜出,但哪怕白天也不代表就完全没有虚。

  横滨离空座町不远,死神的脚程也和我飞没多大区别,但是朽木露琪亚想在我家住能待着的时间也不多,港黑的工作更多时候也是在晚上,尾崎红叶和我说需要随时待机的突发事件也常有,倒是造不成什么影响。

  算了,反正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只要注意不要剧透什么都好,养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话说回来我们是什么时候就变成可以直呼名字的那种朋友了?真不愧是少年漫的成员,这种速度恐怖的惊人。

  空座町今晚的虚已经消灭的差不多了,我带着朽木露琪亚回到横滨,自己先穿墙进去回到身体然后再去给她开门。

  我刚从回归的身体里睁开眼睛,当头就被狠狠拍了一爪子。

  “……”我一把提起三花的后脖颈,坐起身看着它,脸上还带着爪印,“你在干嘛?”

  【呜哇居然醒了!】三花吓了一跳,满脸控诉的挥着爪子对我道,【老夫才要问你在干嘛呢,连呼吸都停了啊,老夫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

  “只是去处理一些事而已。”看在这家伙是担心我的份上我决定不和它计较。

  三花松了口气:【那就好,下次说一声啊,不然我的饭票突然没了再找一个还是很费时间的。】

  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我强忍着把它扫地出门的冲动,放下三花去给朽木露琪亚开了门。

  不过这边的灵魂体竟然不能随意穿墙什么的就很令人迷惑,还好朽木露琪亚带了死神在人间行走使用的义骸,要不然我家里这段日子得天天闹鬼。

  房间里的客房不止一个,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尸魂界那边还保持着以前的和式建筑的原因,朽木露琪亚上来就看中了我那还空荡荡的衣柜。

  在我的严正拒绝下,她才失落的去住另一间卧室。

  三花坐在沙发上,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黑发少女。

  安顿好朽木露琪亚,我抬头一看时间。

  很好,我再待一会儿就可以直接洗漱洗漱去上班了。

  我这忙碌的一晚上是怎么开启的来着?还是让朽木露琪亚帮我把那个男的的灵魂超度了吧。

  暂时不用我值夜班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第二天我到港黑刚好碰见连夜审讯我之前抓到的人的尾崎红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忙了一晚上的红叶居然比本来应该休息一晚上的我精神还好。

  “楠音,你是一晚上没睡吗?”尾崎红叶看了看我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担忧。

  我耸了耸肩:“我摇着月亮船去银河上远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