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驚鴻一瞥只為君 > 第3章 出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千闕瞳孔驟縮,原本流血的傷口開始變成紫色,逐漸逐漸地在元千闕的手掌蔓延,元千闕拾起插在地上的弓箭,一手把它捏碎。

  元尚夜急取來藥箱,正想為元千闕解毒,卻被元千闕叫住,“不用了,這是月詠宗的秘製毒藥,我只能暫時壓下這毒的毒性,只有月詠宗山上的千螢草才可以解毒。”

  坐在地上的宵陵貽白眼直翻到後腦門,“這死變態到底廢話講完了沒,快講完快讓我走!”宵陵貽雖然沒有表面笑嘻嘻,但心底直mmp。可現實總是非常給力,給力的打臉。元千闕直接無視兩個兒子投來“父親您是不是打算娶繼母”的奇怪目光,厚着臉皮說“雨兒和夜兒還要在諾河街看舖子,要不宵公子和我同行?好歹可以互相照應?”“那你為何不留一個兒子看舖,帶一個兒子去找藥草?你非要和我一起才能找到藥草?”

  “為何不?我的兩個兒子在諾河街可是出了名的街主,整條諾河街十間舖子有七間是他們的,人稱殉葬殯儀業一條龍呢!”元千闕立馬神速打臉宵陵貽。

  “繼……宵公子,其實我兄長和我經常自己一個看鋪子的,我陪父親去吧。”元尚夜剛想這麼說,便被元尚雨隔空惡狠狠地甩了一個眼刀,剛想說的話全部咽了下去。

  宵陵貽在等待元千闕途中,被元千闕頭上插了一朵茉莉花,“你這個人真的很無聊。”宵陵貽不滿道。

  元千闕和宵陵貽間之的打情罵俏被元尚雨看在眼內,單身的他頓時覺得滿屏九九九暴擊。他轉過身,舉起一隻食指,開始使勁地捅元尚夜的腦門,“你看看你!你不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應該說的嗎?!啊?!你差點兒攪和了父親和繼……咳,宵公子的單獨相處時間!罵過你多少次了!”說罷,元尚雨正要揚起手,一巴拍在元尚夜身上。元尚夜馬上抱著自己的頭,原本要拍在自己身上的巴掌卻遲遲沒有落下,取代的,是哥哥溫柔的撫摸。元尚雨溫柔地摸了摸元尚夜的頭,柔聲道“也罢,知道錯了便好,下次留意便是。”元尚雨教訓自己弟弟是永遠說要打他,卻捨一直不得,曾被元千闕評為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這邊元尚雨教訓得唾沫橫飛,那邊元千闕和宵陵貽已經出了門口。

  他們兩個御劍飛行,宵陵貽經常忍不住看著他身旁的元千闕,他就連元千闕今年貴庚多少也不知道,沉默了半刻,宵陵貽終於開口問道“元千闕啊,我問你一個問題。”元千闕沒有回應,橫了宵陵貽一眼,也算是默許了宵陵貽的提問。“你……今年貴庚啊?”元千闕聽到宵陵貽問他這個問題,跌了一跌,抹了抹額頭上不存在的虛汗,看了看宵陵貽一眼,“我今年五百二十多歲了。”“什麼?!”宵陵貽嚇得畫風都模糊了,差點兒沒有從劍上跌下來,只差頭部沒有著地了。

  元千闕拉著宵陵貽的手,順勢將宵陵貽一把抄了起來,把他放回宵陵貽的劍上。

  來到月詠宗的山腳,天空已經黑了,元千闕和宵陵貽找了一間客棧後,宵陵貽便拋下二樓的元千闕來到了樓下吃晚膳,順道叫店小二燒些熱水,他用完晚膳後要沐浴更衣。

  用完晚膳,宵陵貽打開自己房間的房門,發現熱水已經燒好,宵陵貽蹲在在浴池邊,正想伸手摸摸浴池的水溫,水中卻伸出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把宵陵貽拉進了浴池,被嗆了一口水的宵陵貽反應過來,發現是也在沐浴的元千闕。“你!!!”宵陵貽怒了,右手催動靈力,正要一掌打去元千闕身上。可元千闕動作比宵陵貽還要快,他直接撕碎了宵陵貽身上的衣服,並封了宵陵貽的靈力。

  元千闕繞到宵陵貽的身後,宵陵貽頓感覺有冷汗從他的額際滑落。

  元千闕在宵陵貽耳邊吹氣,吹得宵陵貽不禁打了個冷顫。

  他一手推開元千闕,可被封了靈力的宵陵貽只是個凡人,元千闕從身後環抱著宵陵貽,並捏了捏他的小蠻腰,宵陵貽臉紅得都要冒煙了。

  元千闕抱起ban4luo3的宵陵貽,把他放在一張被子上,把他卷成一卷,說“睡吧,明天還要去尋找藥草呢。”

  “我!不!睡!你剛才把我唯一的衣服撕爛了,你要我明天穿什麼出去!”“你大不了可以穿我的衣服出去。”元千闕一臉無所謂地說。宵陵貽氣得直跺腳,可惜他沒有腳可以跺,要不然可以把地板跺穿一個口子。“不穿!我就算死外邊,也不穿!”“那你明天就這樣出門吧。”“……”

  “你……別睡我床上,你睡地板!”“”zzzz”元千闕死皮賴臉地睡在了宵陵貽旁邊,宵陵貽又打又罵,卻絲毫移動不了元千闕這塊大石頭。宵陵貽只好合上雙眼,卻一直想起元千闕那深深的一吻,那灼熱的温度,元千闕睫毛撩動所帶來的痒感,彼此零距離感受對方砰砰的心跳。

  “不可能!”宵陵貽心中大聲吶喊。

  真的,宵陵貽自己不可能愛上元千闕這種吊兒郎當的男人,更何況,自己一直很噁心元千闕一路上對自己既輕浮又惡趣味的挑逗。

  宵陵貽一想到這,剛冒起的一絲倦意便消失了。他猛地坐了起來,胡亂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推開了房間的門,正想出去走走,透透氣。可剛打開房門,眼底呈烏青色的店小二眼睛睜得比銅鈴,一副“你仲麼肥事”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宵陵貽,準確地來說,應該要說他在打量着宵陵貽身上被元千闕撕得衣服不像衣服的衣服。

  宵陵貽直接飛身上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他背對着房門,想起自己僅有的衣服不是一早被元千闕撕爛了嗎?宵陵貽邊想,視線就邊往房間內的元千闕看去。

  元千闕雖然對自己一直是一副輕浮浪子的行俓,但元千闕他娘卻把他天生生得一副好皮相,如果元千闕是一個滿臉肥油,長相油膩的噁男,自己早就把元千闕打得死了不知幾次了。

  宵陵貽湊到元千闕面前,看著他的睡顏,竟有一種酸爽的感覺?!

  突然,元千闕的眼睛睜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