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驚鴻一瞥只為君 > 第36章 琴妖(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尚夜一手拿起花瓶,往連書鶴脑袋砸去,連書鶴一个华丽转身,轻巧地闪开了那只原本往自己脑袋砸去的花瓶。

  連書鶴秀得起飞,不仅避开了元尚夜扔向自己的东西,还开始不怕死地嘲讽元尚夜,元尚夜被嘲讽后怒不可遏,一脚踏上木案,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闪到了連書鶴眼前,“你不是很怕被人一巴掌拍碎天灵盖的吗?!好,我成全你!”说罢,正要扬起手,一巴掌拍向連書鶴的天灵盖却感觉脖子一麻,随即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好在一旁看連書鶴神仙操作看戏看得正欢的元千闕及时把元尚夜用符绳绑了起来,要不然連書鶴现在肯定脑瓜烂得不成样子。

  元尚夜双眼通红,已经不顾自己的仪态,奋力挣开束缚着自己的符绳,元千闕依旧手贱,还不知死活地拿手去扯元尚夜的脸皮,元尚夜感觉自己被当成玩物,看准时机,咬住了元千闕的贱手,“哇哇,好凶哇!”元千闕拍了元尚夜的额头一掌,甩了甩被元尚夜咬得红通通的手,又道,“你根本不是我儿子吧,从月詠宗掌门告诉我你吃了人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不过是披着我儿子的皮的人罢了。”

  符绳“啪”的一声断开两截,元千闕立马往元尚夜额间望去,发现元尚夜额间的的红印化作一团红烟消失殆尽。

  “好家伙,直接把爹爹设的封印给解了。”元千闕暗骂道,旁光瞥见元尚雨和宵陵貽欲要帮忙,急忙道,“别,我一人可以应付。”说罢,强行破开自身封印的元尚夜满身杀气,随便提起一把匕首,往元千闕的心脏捅去,元千闕闪避不及,只得用双指夹住元尚夜通向自己的匕首,但元尚夜用力过猛,再加上元千闕面对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儿子的身子回了,竟然感到一丝紧张,以至于冒了一两滴手汗,匕首正正砍中了虎口处。

  元千闕捂着流血的虎口,捂了一会儿,伤口便不再流血,元千闕收敛了自己刚才嬉皮笑脸的神色,道“看来,我要开始认真起来了呢。”嘻嘻哈哈的笑容过后,是元尚雨和宵陵貽从未见过的严肃神色。

  盼情铮地出鞘,盼情明晃晃的剑身映得元千闕的脸色十分阴冷,还没等元尚夜多作反应,盼情便往元尚夜的方向刺去,元尚夜挥动着手中的匕首,挡下了盼情,一阵金石相碰所擦出的火花弹至四处,元尚夜被弹出了几米远,但元尚夜打了元千闕左肩一掌回敬元千闕,元千闕故作隐忍地咳了咳,但还是抵不住喉咙的肿痛,咳了一口血出来。

  “哎呀,原来这小子的父亲修为也就不过如此啊,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真是失望透顶。”元尚夜嘲讽道,但元千闕不仅没有生气,还意义不明的冷笑了一声,“呵呵,原来你的智商也不过如此,你看看你脚下的是啥玩意。”元尚夜还真往脚下看了看,发现根本啥都没有,自己被元千闕耍了一顿,元尚夜深知战斗分心会铸成大错,猛地抬头,希望还可以和元千闕周旋一番,但元千闕直接从天而降,一个擒拿,擒住了元尚夜。

  “去地下室拿醒魂散来!”元千闕急道,也不知是对谁说的这句话,元尚雨在帮元千闕擒着元尚夜,宵陵貽打开一道趟门,趟门之下,是一望无尽的黑暗,宵陵貽吞了吞口水,闭起眼睛,一通乱走,没走几步,就绊了一跤,骨碌碌地滚下了台阶。

  幸好宵陵貽是大神,才没至于跌得头破血流,抬头一看,光亮的地下室与方才乌漆墨黑的楼梯形成强烈的对比,宵陵貽爬起,一阵芳香的茉莉花香味儿扑鼻而来,引得宵陵貽好奇地想要寻找那香味的源头,宵陵貽循着香味,一路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在宵陵貽走向地下室尽头途中,经过了一张床,几张手工小凳子和一些零零碎碎的小家具,虽然不难看出这些家具都有一定的年龄,但都被人整理得一丝不苟,如此看来,这地下室仿佛有人在此居住过。

  茉莉花香味来自门后面的一间房间。

  宵陵貽推开房门,一副棺木首入眼帘,棺木旁栽的茉莉花正是香味的来源,宵陵貽绕到棺木旁,望着在棺木里躺着的人,竟感觉有些熟悉,再仔细看看,那人虽闭着眼睛,化着一层淡淡的殓妆,但宵陵貽认出那人和他有着□□分相似的容貌,若不是棺中那人的眉目温婉,宵陵貽还真以为棺中那人是自己的克隆人。

  时间紧迫,宵陵貽没时间多想棺中那人的事,他走过棺木,凭感觉打开墙壁的其中一个药抽屉,药抽屉果真放着醒魂散,他捧着一大把醒魂散,咚咚咚地跑回了大厅,把醒魂散强灌到元尚夜嘴里。

  元尚夜停止了挣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了几分钟。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元尚夜眼见自己的身体没有了生气,拿手捏了捏自己的身体,这一捏,元尚夜感到一阵眩晕,醒来后发现天已亮,而自己家人在床边不知侯了自己醒来多久,“臭小子!你终于醒了!”元尚雨原本累得昏昏欲睡,但一见元尚夜苏醒,睡意全无。

  “欸?那附在我身上的琴妖呢?”元尚夜从床上坐起来,问道。元千闕望了大厅里被贴了一身黄符的白玉琴,道“封起来了,它不会再作怪了。”“哦。”

  元千闕走出房门,宵陵貽迎面跑了上来嗲声道“闕君~我昨晚摔到了肚子,现在好痛,今晚可不可以不做?”元千闕思考了一阵,宵陵貽一人暗自欢喜,良久,元千闕悠悠道,“你摔了屁股墩儿是不是?”“应该是?”“那你应该是屁股疼不是肚子疼,小笨蛋,别装了。”宵陵貽被元千闕这么清晰的思路给惊艳到了,“洗干净,让爷今晚好好宠你。”

  今晚,宵陵貽又很理所当然的被元千闕倾囊相授得腰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