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驚鴻一瞥只為君 > 第49章 现代(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愤怒过后,宵陵貽恢复了理智,但每每自己抬起头,所看到的景象不是元千闕一家和乐融融的场面,各自东倒西歪,死状凄惨的场面,即使这是个梦,可宵陵貽仿佛忘记了这只是个梦的事实,心里还是反反复复地质问着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宵陵貽几乎是爬着到绵然身边,他伸手探去绵然的脖子,却毫无起伏,宵陵貽拼了命地向绵然输送灵力,可一眨眼,倒在地上的人们消失了,但四周被血溅得血迹斑斑的摆设还在,宵陵貽往身后一看,元千闕一家就站在自己身后,伤口还滴着血,他们一脸哀怨地望着宵陵貽,突然手牵手,围成一个圆圈,把宵陵貽围了起来,在如饿鬼般扑向宵陵貽,啃食着宵陵貽每一处,宵陵貽就这样感受着自己的皮肉被啃食后又长出来的绝望,闭上了眼睛。

  宵陵貽是挣扎着起来的,他一起来视线还未清楚,便感到一股难以忍受的恶心感,宵陵貽坐起来,揉了揉脑门,喉咙干的有如火烧,他拿起瓶装水,想扭开来润润喉,可不知道是哪个鳖孙子在瓶盖和瓶口处挤了强力胶,宵陵貽竟然扭不开,宵陵貽捏着怡〇,心里把远在天庭,楊笙的始祖们以及楊笙骂个千百遍,宵陵貽抬头望吊灯,低头望闕君,元千闕正以享受得可以说得上是猥琐的表情抱着宵陵貽,宵陵貽今天是有课的,要一早去准备,但元千闕不用上课,那就是说可以躺在宿舍一整天无所事事,相比起要上课的自己,元千闕就显得十分幸福,宵陵貽感到忿忿不平,这货睡在自己的床上,还对自己毛手毛脚也算了,但搞到自己要蒙面出门没人可以欣赏自己美得人神共愤的盛世美颜,宵陵貽就真的不能忍,宵陵貽越想越气,越想越妒忌,凭什么元千闕能这么轻松惬意?宵陵貽毫不留情地往元千闕扇了一个耳巴子,元千闕醒了,宵陵貽又装作事不关己,“帮我开这个。”宵陵貽把粘着强力胶的怡〇递给元千闕,道。元千闕一拧,瓶口朝自己,水喷了自己一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痴!”宵陵貽笑了出声,甚至笑痛了肚子,元千闕很是无言,宵陵貽气都消了,蒙好脸,出了宿舍。

  宵陵貽开始后悔刚才恶搞元千闕了,他浪费的那瓶怡〇是自己房里最后一支水,但自己喉痛难忍,于是忍痛去了C小妹的药局,顶着喉痛,声线沙哑得犹如老人,道“妹,给我来盒口服溶液,我嗓子疼。”C小妹低头去寻口服溶液,四脸鬼女嚷嚷道,“喂,下一批口服溶液呢?我喝完了。”“咳咳,你喝完了?!”宵陵貽和C小妹对视一眼,愕然道,“你喝完了?!那是我昨天才进的货!下一批货要下个月才进!”C小妹奔进库房,每次入货量且销量最高的口服溶液只剩下空瓶子,整齐有序地堆叠在库房的一角,C小妹抱歉地望着宵陵貽,道“哥,没有了,要不……你拿小〇花热咳喘口服液来代替?”宵陵貽一想起小〇花,便想到小〇花的“小〇花妈妈课堂开课啦!孩子感冒咳嗽老不好,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的广告标语,宵陵貽接过小〇花,仰头喝了下去,“哥,你是不是把上次跟我买的避孕药全吃了?”“嗯”“……”宵陵貽喝完小〇花,嗓子好了不少,与C小妹并肩同行,闲聊了起来。“妹啊,最近天庭有什么大事?”C小妹想了想,道“最近天经阁炸了。”宵陵貽问道,“为啥?”“被夕逢昼一个喷嚏炸的”“哦~”宵陵貽了然,“你还是别和鬼类走得太近,最近天庭和冥界的关系不太好,别惹祸上身给天庭添麻烦。”“这又是怎么个说法?”“冥界四君你知道吧?当中的魘君最近有些发狂的迹象,还伤了十几个前来查看的同僚。”

  演讲厅内,楊笙早早地为宵陵貽和C小妹占了个位子,宵陵貽远远地看到楊笙,心有不祥预感,于是故意从楊笙身边经过,可楊笙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拉着宵陵貽的手,道“欸欸欸,宵,你坐这。”虽然楊笙的声音不大,可坐在楊笙周围的人都听到楊笙的声音,而且不少都是女同学,“哇!珍妮佛羅培茲?!啊呸,哇!宵陵貽?!”少女们七手八脚地解下了宵陵貽的裹脸巾,果然是宵陵貽,众少女都以“我懂我懂”的表情望着宵陵貽,一堂课下来,全场的同学们都只顾着看宵陵貽,教授说的话一句也没听到,“你的邮箱是多少?”少女们向宵陵貽传的小纸条不外乎是这一句,宵陵貽虽然不明所以,但为了礼貌,还是不厌其烦地逐一写下自己的邮箱号码。

  好不容易才从枯燥无味的课堂熬过来,宵陵貽数了数自己钱包里的钱,钱是多得要把钱包塞爆,左手揽住楊笙,右手揽住C小妹,道“走!我带你们去吃烧烤!”正要大摇大摆地走出演讲厅,C小妹捅了捅宵陵貽,示意宵陵貽往前面看,宵陵貽一看,首入眼帘的是元千闕的身影,不知为何,宵陵貽一见到元千闕,脑袋就犯晕,不知是被元千闕迷得七晕八素,搞不好,是向C小妹买的避孕药没用,还是怀上了元千闕的种,虽然两个情况宵陵貽都不愿发生,可若真是要发生的话,宵陵貽比较希望前者会发生,宵陵貽的头越来越沉,脚步也放慢了,现在不是很冷,可宵陵貽冷得如坠冰窖,打起哆嗦来,这些情况,由自己起来的那一刻就没停过,宵陵貽立在原地不动,C小妹和楊笙齐齐望向宵陵貽,正要开口,下一秒,宵陵貽“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楊笙不假思索地抱起宵陵貽,“放开他!让我来!”元千闕喝道。楊笙是害怕元千闕的,他把怀里的宵陵貽递给元千闕,C小妹匆匆跟上,元千闕一边抱着宵陵貽,一边握着宵陵貽冰冷的手,祈祷着宵陵貽不要有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