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驚鴻一瞥只為君 > 第52章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2)

第52章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一会儿,宵陵貽买回来的饼子被自己一扫而光,宵陵貽心满意足地摸着自己胀鼓鼓的肚子,连洗澡的水也不想放,就直接躺到了床上。宵陵貽把玩着装饼子的纸袋,时而将那纸袋捏皱,又时而将那纸袋展开,直到那纸袋被自己□□得不成纸型,才乏味地把纸袋扔到一边,开始思索着自己这几个月的出路,其实在竹舍门前搞块地,种种菜,养养花什么的也不错,但就是太过于重复,每日不是翻土就是浇水,忙活完一整天回到竹舍还没人来煮饭给自己吃,自己又只会煮方便面,真不知道自己刚才买来的菜买来干嘛,只是自己走到菜市场,便有一种自己是个贤妻良母,要煮饭给干了农活一天的元千闕以及大崽二崽的错觉,不知不觉,袋子里用来买几百张烧饼的钱全用来买菜了,等自己反应过来时,自己手上已经拿满了新鲜得还带着水的菜,还提着一篮子轻轻碰一碰就碎的鸡蛋,只得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回家了。不去种地养花也行,反正绵然的身子的年龄只有二十岁,可以去这江湖闯荡一番,只是又怕自己因为“城市套路深”自己刚出竹舍没多久就哭嚷着“我要回农村”,话又说回来,自己知道绵然的存在算算也有一段日子了,但自己刚才魂穿到绵然身上,生理上竟未有任何的不适,莫非,绵然是个平胸?!宵陵貽回想起绵然在梦中那像煎鸡蛋一般的大小,拉开衣襟,一马平川,果然,没有胸前一坨爆凸出来的肉,宵陵貽行动时没有感到不方便,宵陵貽默默对绵然道了个歉,“对不住啦绵然,是你自己平,不关我的事……”宵陵貽的思绪又飘回了自己的未来,虽然大崽二崽很快就会回来,但自己想有些新搞作,比如做一些事使自己声名大噪之类的,做一个人人唾骂人人喊打喊杀的魔头,搞得江湖腥风血雨。又是一阵阴风,把宵陵貽点了满屋子的蜡烛都吹灭了,元千闕曾经吐槽过宵陵貽点这么多蜡烛迟早要把竹舍烧掉,多次劝阻,但怕黑的宵陵貽屡教不改,即使元千闕将宵陵貽关起来□□多次,宵陵貽也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点蜡烛点得更欢了,压根儿不怕元千闕说要将他关起来□□。

  宵陵貽想起了那地狱般的三天,心道不会又是一个想强X我的人吧?宵陵貽蜷缩在被子里,风依然不顾宵陵貽的恐惧,继续呜呜地吹着,宵陵貽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宵陵貽掂量了自己的灵力,如果真的有危险,打算先杀出一条路,接下来的事,就得看菜吃饭了,宵陵貽捧着根蜡烛,踱步出了房,走至玄关,又仿佛听见门外有人在窃窃私语的气音,宵陵貽后悔了,转头又想以三步并作两步之速扑回被窝里瑟瑟发抖,可念头一转,宵陵貽又不敢跑这么长的一段路回房,只好背靠在墙上,借此给自己一些安心,宵陵貽望着蜡烛闪烁不定的烛光,感受着蜡烛给自己的一丝温暖。

  “吱呀——”坐着的玄关刚好斜斜地可以看到大厅的情况,有人进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宵陵貽越数越是心惊胆战,来的人差不多有一百个,大厅黑不拉几,隐隐看到那些人都是固体,而不是如魂魄般飘飘散散,如一团会移动的雾,宵陵貽呼了一口气。宵陵貽曾听过一句话“若变成黑暗,黑暗就看不见你”,宵陵貽轻轻一吹,本就摇曳不定的烛光熄灭了,宵陵貽前脚刚熄灭烛火,后脚那些人就经过了玄关,宵陵貽一种大难不死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起。坐在黑暗中,宵陵貽感到这玄关竟该死的可靠,那群人并没有查看玄关的意思,宵陵貽就缩成一团,静候时机,等他们离开。“元千闕不在,这次白来了。”宵陵貽原本想把那群人说的话拒之耳外,但听到元千闕三个字宵陵貽不禁开始听那几百人的墙角,“不在?去哪了?”“鬼知道,我们一把火把这破屋子烧了干净,就赶紧回去,我家里还有妻儿要顾。”宵陵貽突然衣角一紧,有人踩住了自己的衣角,宵陵貽一惊,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一张被烛火照着的脸出现在了宵陵貽面前,“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宵陵貽吓得尖叫起来,那人其实还很年轻,刚才那一刻其实不怕的,但被宵陵貽的尖叫吓到了,也尖叫起来,“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有鬼!有鬼啊!”两人的尖叫二重奏瞬间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来的一人把竹舍里的蜡烛又重新燃起,“怎么了!”稍微年长的前辈一把把那把宵陵貽吓得半死的少年,拉至身后,把剑对着宵陵貽,警惕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此处?!”若是一般人,肯定会“扑通”一声下跪,抱着别人大腿哭诉道自己只是一个来偷东西的小毛贼,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还有一头生了病的老黄牛要钱供着养着,但谁叫宵陵貽天生不多说几句就会死,霸气侧漏地回道,“老子还能是谁?老子是这间屋子的主人!”那群人似乎被宵陵貽的霸气又毫不拐弯抹角的答复给震慑到了,先是齐齐一怔,刚才那名少年又喝道,“那就是说——你是元千闕的同伙咯!”若要说宵陵貽是元千闕的同伙,那还不算,宵陵貽只能算是元千闕的在外拐回来的情妇,“不不不,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是元千闕的情妇,他两儿子的继母大人!”“情妇?!那元千闕为啥不带你一起走?!”宵陵貽和那少年你来我往,文明对话了几句,那少年的前辈似是看不过眼,又是将那少年一拉,拉回了身后,“别废话!是情妇是同伙也好,都带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