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驚鴻一瞥只為君 > 第60章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10)

第60章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竹卿叹了口气,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门,自言自语道,“又是因为这些事吵起来啊……”宋竹卿沉默了一阵,又想起身后还有个宵陵貽,别过身,问道“月詠宗比武的成绩如何?”宵陵貽自知宋竹卿因届届比武的成绩都不尽人意而感到心累,有意安慰宋竹卿,顺便刷一波宋竹卿的好感,于是道“掌门您也不要太灰心,比武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跟别人切磋切磋武艺也是件好事,您……”还未待宵陵貽说完,宋竹卿不知是曲解了宵陵貽话中之意还是无心听宵陵貽的安慰,道“那你就是说,月詠宗比武的成绩一塌糊涂?”此言正中宵陵貽下怀,刚才的言论,宵陵貽不尽是想安慰宋竹卿,也是想婉转地告诉宋竹卿,你的月詠宗刚才比得可谓是一塌糊涂,胜率只有百分之四十多一丢丢,宋竹卿道,“走吧,这里邪乎。”说罢,便领着,往大门走去,宵陵貽跟在宋竹卿身后,身后吹来一股阴风,吹得呜呜作响,像是在诉说着沈长老自己生前的不甘,宵陵貽打了个寒颤,裹紧了衣襟,哆哆嗦嗦地出了门,刚出门,宋竹卿边走边问道,“方才,我和童掌门说的话,你全听见了吗?”宵陵貽不知宋竹卿突然这么问,到底是想杀自己灭口还是怎样,但转念一想,自己在童溟幽扬手要打死自己时宋竹卿制止了童溟幽,便不怕自己说了实话宋竹卿会就地杀自己灭口,诚实道,“听见了,还听得清清楚楚。”宋竹卿满意道,“很好,算你老实。”

  两人来到一处转角,正好撞上了刚包扎好的空无垠,换去染血衣物的空无垠还是轩轩君子一个,白衣飘飘得有如谪仙,空无垠见宋竹卿向自己走来,欲要行礼,“你还有伤,行礼,便不必了”宋竹卿见状,扶住了空无垠,空无垠刚抬头,便望到了宋竹卿身后的宵陵貽,温声问道,“宋掌门,童掌门想找您身后的这位公子,您可否……”听到童溟幽,宋竹卿脸都黑了,冷冷道,“童溟幽?他找我身后的……那个人作甚?”回想起来,宋竹卿还没问过宵陵貽他叫什么名字,宵陵貽也不乐意了,什么您身后的这位公子什么身后的那个人?!宵陵貽这副身子可是有名字的,想到童溟幽找自己定没好事,推辞道,“我还有事……不便去见童掌门,那就……告辞了……”说罢,宵陵貽一只箭般喷了出去,可天晓得空无垠的腿脚贼快,不消几秒便拦住了宵陵貽,道“这位公子,这是掌门的命令,你不去,恐怕不妥……”“不妥什么?你就说是宋掌门找他有事,有什么事当面说。”眼见这不太友善的气氛要蔓延下去了,一人走来,是刚才和宋竹卿在停尸房吵得差点打起来的童溟幽,“你们别吵了,都说少一句。宋掌门,不过一个仆人,你这也小气了吧?”宋竹卿望都不想望童溟幽,道“既然童掌门开口,你就跟他走吧。”说罢,就先行离去,留下宵陵貽一人在风中凌乱,“走吧,我有事找你,如果你肯合作,我不会伤你,若是你不合作,我不晓得我会做出些什么。”童溟幽以一种极不友好的语气道,宵陵貽被童溟幽半拖着去了童溟幽的房里,“无垠,你先出去。”童溟幽在案边坐下,道。空无垠不顾宵陵貽哀求的目光,反手关上房门,走了出去。门一关,房间顿时暗淡了不少,宵陵貽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语不发,“你叫什么名字?”“回掌门,我叫绵然。”“绵然?很好。”童溟幽故作清高地喝了口茶,宵陵貽看到有一张椅子,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真,童溟幽在品了茶的回甘后,道“绵然,你坐啊。”此句一出,宵陵貽自然联想到“莱〇,你坐啊”在这生死攸关的关头,宵陵貽不是想如何全身而退,而是用“莱〇,你坐啊”来清洗自己的脑子,俗称:洗脑,“莱〇,你坐啊”,忍着要自己不笑出来,“小小声地「噗」一声不会被童掌门发现吧?”虽然想是这么想,宵陵貽还是“噗”的一声破功了。童溟幽微微皱眉,突然道“沈掌门最近死了你知道吧?刚才在停尸房你也看见了。”“嗯。”“凶手是月詠宗的一个仆人。”“这个我知。”“那人就是你!”童溟幽猛地站起身,一拍案,指着宵陵貽,喝道,宵陵貽被震得一惊,又被童溟幽一捆,捆住了,童溟幽揭开宵陵貽的面纱,果然如弟子所言,抓对人了,“童掌门您听我解释!是我经过沈长老的房门,看见沈长老在地上抽搐,我上前为他治疗,他被一黑衣人杀了!”童溟幽像是听了莫大的笑话,嗤笑一声,道“哪有盗贼不说自己不是贼的?既然沈长老不是你杀的,那你为何要隐瞒沈长老将秘籍钥匙授予你的事?!”童溟幽这样一问,宵陵貽沉默了,这钥匙放在自己身上自己都忘了,一直不记得随便找的地方把钥匙扔掉,让别的人捡起来,“不答话?你心虚了?”宵陵貽低头不语,童溟幽往宵陵貽身上一摸,把那把钥匙摸了出来,童溟幽拿着钥匙在宵陵貽面前晃了晃,微笑道,“证据确凿,你想赖也赖不掉。”“掌门!沈长老是中毒死的!那股还是你们家的!”宵陵貽依然为自己辩护,只是拿了把钥匙,可怎知会招来杀身之祸,宵陵貽把前因后果以及童溟幽对自己的态度等等因素串联起来,突然冷笑一声,道“懂了,童掌门您是想找我当替罪羔羊,不让罪名牵扯到自己身上是吧?”童溟幽一听宵陵貽说自己是杀人凶手,童溟幽突然发起疯来,怒不可竭道,“我不是!我没有!人不是我杀的,他死了是他自己树了太多敌人,他死是他自己活该!不关我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