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6章 彷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宁和沈以则在酒吧跟人打起来,说是有人调戏了他,沈以则为了救他被打伤了脑袋现在被送到了医院,他让他赶紧去医院!

  秦桑有些头疼,他还打算再点看完书早点休息的,这么一搞他看个锤子啊。

  还想不想让他好好学习,帮他考试了?

  秦桑没有办法,只好戴了口罩又把睡衣换了,为了到医院不把秦宁咬死,他塞了几个泡开的茉莉花放嘴里,他还是很喜欢这个茉莉花的味道的。

  到了医院,秦宁已经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开始打瞌睡,他身上的衣服被撕扯坏了头发凌乱看上去有些狼狈,不是说去吃酸汤鱼的么,怎么吃着吃着跑酒吧去了,还跟人打起来了。

  他把外套脱下来给秦宁盖上,“哥,回家吧!”

  秦宁惊醒过来看到来人,疲惫的起身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我一会儿回家了,你把口罩摘了在这儿陪他一晚上!”

  “什么?你让我陪?”秦桑错愕着,开什么玩笑,他怎么能跟沈以则单独相处啊。

  “不然呢?你想让我在这儿熬夜陪他?”

  “他是为了你受伤的,按理来说……”

  “行了行了,按什么理,你在这儿陪他,我明天再来,都是消毒水味儿难闻死了,再说你跟他也上过床,一夜夫妻还百夜恩呢,他伤成这样你不照顾谁照顾?”

  秦桑无语至极,还好他吃了几朵茉莉花,不然他真的会想要咬死秦宁,“你自己照顾,我先回去了!”

  “秦桑你胆子大了是吧,是不是想让我把那录音给大家听听?”

  秦桑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那录音……他居然还留着!

  “你……”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儿,这录音要是出去,你自己想想后果!”

  拍了拍秦桑有些发白的脸,摘了他脸上的口罩后他才离开了,秦桑恨恨的盯着那背影,拿他没办法啊,又能有什么办法?

  录音在他手里,他都不知道秦桑脑子里都装的什么,那种事情他居然还录音,偏偏这场戏还是他导演的,他是有病吧!

  他走到病房门口,看到里面躺着还在昏睡着的沈以则,对他的同情心又增加了一分。

  你看你啊,你都为他伤成这样了,人家连陪你一晚上都不乐意,你这么真心对他,值得么?

  秦宁就是喜欢这样玩弄人心,玩弄别人的感情!

  秦桑开门走了进去,倒了杯热水,拿着棉签沾了点然后轻轻的擦拭着沈以则的嘴唇。

  他的额头上的纱布有些渗血,护士进来换了一波药,说是脑袋被砸伤了,有些轻微脑震荡,一会儿醒过来脑袋可能会疼,让他留意一下。

  秦桑没有事做,只好坐在一边盯着沈以则的脸发呆,要说这沈以则长得也的确好看,好像他是风云榜第一吧,以前没注意过,他就知道方凌霄是风云榜第二名,但方凌霄都说沈以则有什么好,那就只能证明沈以则比他强,那比他强了不就是第一名么?

  沈以则这么优秀,为什么秦宁还是不喜欢他,还是要玩弄他呢?

  不懂!

  也想不通!

  秦宁的脑回路可能跟别人不一样,他是逆着来吧?

  “宁宁!”床上的人叫了一声,把秦桑的思绪也拉了回来。

  秦桑心里有些不痛快,你的宁宁说不定现在都搁家里睡大觉了,他还管你死活?

  “那个,你醒了?”秦桑上前询问道。

  一看到“秦宁”,沈以则就笑了,“你没事就好,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秦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在想要是秦宁的话,秦宁应该会怎么跟他说话,想了半天,那些骄里娇气发嗲恶心人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来,只好给他又倒了杯水,水放的时间有些长了有些凉!

  “你要不先喝点水别说话了,一会儿你就睡一觉,等……等你醒,应该就不痛了!”秦桑红了红脸!

  他脸红了?

  第一次看到秦宁脸红呢,真是可爱!

  “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痛了!”沈以则笑道。

  秦桑的心跳的飞快,手一抖差点没拿稳水杯,“别开玩笑了,你……你那个……”

  “你过来!”他向秦桑伸出手。

  秦桑犹豫了一下,坐在了床边,不等他反应,沈以则已经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拉到他面前,堵住了他的嘴唇,他的吻很轻很轻,生怕咬着他似的。

  水还是洒了出来,洒在了他的枕头边上,摸着湿湿的,凉凉的!

  沈以则满眼都是他的“秦宁”,以前那些传言他不是没听过,他知道秦宁有过许多男朋友,但每一个都没有超过一个月,有的甚至两三天就被他踹了,但是他成功了,他们两人在一起已经快要两个月,虽然他们只做了一次,但也足够了。

  那次他也是挺害怕的,毕竟是第一次,他也刻意喝了很多酒来壮胆,直到看到“秦宁”同样喝醉酒躺在那儿,一副任由他折腾的模样,他就知道可能秦宁也是第一次,他也害怕。

  可自从那次以后,秦宁就不让他碰了,最多也就是接个吻,或者是亲一下脸颊,他有意无意的试探了好几次,他始终都是拒绝的,要是他更进一步,秦宁还会生气,特别生气那种,他就不敢了!

  刚刚那个吻,秦宁没有推开他,只是瞪大眼睛有些受惊的盯着他看,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秦宁,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他刚刚好像喝了什么别的带着花香的茶,味道淡淡的,舌尖还有些发苦,感觉却非常好,以前接吻也没有现在这般美好啊。

  果然受伤的人是可以得到特别的关照的呀,沈以则窃喜。

  “我要喝你喝的那个,不喝白开水!”他把手搭在“秦宁”胳膊上,撒娇似的的看着他。

  秦桑被他说的一头雾水,“你,你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喝!”

  “你嘴里的味道很香,那是什么?”

  他的脸红了起来,从耳尖一直红到脖子,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这是他来的时候吃的茉莉花,但也不能告诉他这是什么啊,“刚随便买的一杯茶,喝完了,你要是不想喝白开水,我下去给你买!”

  说着他要起身去给他买花茶,手腕却被他拽住了,“不了,不喝了,比起喝那个我更想跟你多呆一会儿。宁宁,你今晚不走了,对么?”

  始终只是把他当成秦宁啊,他嗔怒道,“你要是不想喝水了有想吃的么?我去给你买,要是连吃也不想吃的话就闭上眼睛睡觉吧,我在外面有什么事你可以叫我!”

  松开他的手,秦桑帮他又倒了一杯水,还把旁边的粥也打开放在他面前,秦桑知道自己不能再跟他多待在一起,他怕会露馅,他始终不是秦宁,也不会成为秦宁。

  沈以则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什么了,让他忽然变得这么冷淡,赶紧道歉:“宁宁,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外面挺冷的你在外面会生病,就在这里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秦桑就闷不啃声的坐在一边拿出手机假装看起来,为了不被人怀疑,他跟秦宁几乎是什么都一样,衣服也可以换着穿,但他不喜欢穿秦宁的那些,也从来都没穿过,那些衣服根本就是骗人骗来的,他宁愿穿得一百块钱三件的路边摊也不想穿他的衣服。

  他们发型也一样,只是秦桑的头发稍微长一些,是为了方便遮住额头,不仔细看的话也不会看出来。

  “宁宁,你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沈以则见他不理自己有些难受,刚刚他们还好好的呢。

  秦桑没有说话,他不想听到他叫“宁宁”,他有一种想要告诉他真相的冲动,告诉他秦宁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告诉他,他叫秦桑不叫秦宁,跟他上/床的也不是秦宁!

  但说出来又有什么用?意义何在呢?

  沈以则喜欢的是秦宁,爱的是秦宁,不是秦桑!

  他尝试着给秦宁发了短信,虽然知道他并不会回复,他还是希望秦宁能尽快赶过来跟他替换一下,沈以则现在明显就是想要秦宁陪着他,而他……并不是!

  “宁宁,你别不理我啊,我……嘶……”

  沈以则激动的想要爬起来伸手去碰秦桑,却不小心拽到了吊水瓶,针头被他直接拔掉了,还带出了一些血,秦桑心里咯噔一声,赶紧坐到床边抓起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沈以则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将他带到自己的怀里,委屈巴巴的:“宁宁,你别动不动就不理我,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么?”

  “你先别动了,我也不会走,也没有不理你,刚刚看消息呢!”

  “谁给你发的信息,我能看么?”

  秦桑心道,你能看个鬼,我给你的正牌发消息呢,你要是能看,站在这儿的人就不是我了,秦宁始终没有给他回信息。

  “没什么,腾讯推送的新闻,挺有意思的看了一会儿!”秦桑随便说了一个。

  沈以则半信半疑的,眼神儿不停的往他手机瞥,“哦,是么!”

  “你不饿么,想吃什么!”

  沈以则现在只想把坐在他床边的男生吃到肚子里,哪里还管其他的,他看的眼珠子都快要盯在他身上了,不得不说,秦宁身上真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就像是古代那种狐狸精一样,只一眼,就让人沉沦无法移开。

  尤其是他现在的模样,冷冽中带着几分娇羞,好看的脸上渲了一层红晕,他应该是刚洗完澡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儿,以前他没有闻过,是换沐浴露了?

  想着,他的下巴已经垫在了秦桑的肩上,脸也靠在他的耳边,真好闻,“宁宁,你真香,我真想把你扒皮拆骨吞到肚子里了!”

  秦桑被他说得心跳得非常快,这个频率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心跳了,他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脸又红了起来!

  沈以则抱着秦桑,额头不停的蹭着他的脖颈,贪婪的允吸着他身上的香味儿,“宁宁,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容易脸红呢,不过……真好看,我的宁宁真好看!”

  “你快睡吧,我去个洗手间!”

  秦桑心里甜蜜,因为沈以则说的话很动听,即便是他也会被感动也会被刺激到,他也难过,因为这些话不是对他说的。

  站在洗手间镜子前面,他看着里面那张脸,他憎恨这张脸,因为跟秦宁一样,而他现在却又有些庆幸自己有一张跟秦宁一样的脸,因为沈以则喜欢这张脸。

  许久没有得到温暖的人乍然被这么保护呵护,说不感动是假的,他忽然发现自己很喜欢听沈以则说这些话。

  他用冷水洗了把脸,叮嘱自己要清醒不能被几句话给哄住了,他是沈以则,是沈家的大少爷,是秦宁的男朋友,他不能多想,不能,绝对不能!

  秦宁要是知道他抢了他男朋友,还不得那把刀给他砍了啊。

  等到情绪平复一些了他才出来没有再回病房只是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沈以则躺在病床上,他个头挺大病床挺小的都不够他睡的,这么晚了也没办法给他调换高级病房,何况他伤的也不算太重,就是脑袋被砸了,休息几天就可以下床,可以正常的生活。

  沈以则想见他,勾着身子爬起来看他好几次,第五次他看向秦桑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又进了病房,看到他,沈以则就咧着嘴笑的很开心。

  “你怎么还不睡?”秦桑没好气的问。

  “枕头湿了,不好睡啊,要不你躺这儿给我当个抱枕什么的?”沈以则调笑道。

  秦桑没什么心情跟他嬉皮笑脸,他把湿了的枕头翻了个儿:“这样就不湿了,赶紧睡吧,我也困了!”

  他是真困了,他明天还得上课不可能在这儿耽搁一整夜的。

  “一起睡吧,床我给你让半边儿,你睡在我怀里就行了!”沈以则拉着他的手晃悠了两下,大男孩儿一样坐在他面前撒娇。

  秦桑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撒娇起来还挺好玩儿的,像个三岁的孩子,看到他额头染血的纱布他又有些心软了,可是要让他睡在这张床上他也着实睡不着,也不敢睡,谁知道沈以则会不会再发疯,像那天晚上一样……

  他不敢想了,一想现在屁股就有些麻麻的!

  他拉过旁边的一张折叠床,对沈以则说:“我就睡在这儿,你睡吧!你要是再不睡,我就回去了!”

  “睡睡睡,我现在就睡,你别走!”

  “你赶紧睡,我就不走!”

  说罢,秦桑和衣躺在折叠床上,就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幸好病房里不算冷,他背对着沈以则,不想去看他的脸,对这张脸的印象少一分心里就轻松一分。

  但他一躺下就睡不着了,背后那道目光实在是太炽热,烧的他后脑勺都有些发烫,他佯装着把毯子往身上一拉,爱看看吧,反正他要睡了。

  以前秦桑学习学的晚了几乎是到床上倒头就睡,因为太累了,神经蹦的太紧,一般来说他的睡眠都是挺好的,但今天晚上他还就失眠了,眼睛闭上都快一个小时了,脑子还是乱乱的睡不着,他也没有转头去看沈以则,这家伙应该睡着了吧?

  也不说话,也不吭声了!

  又在心里从一数到一百,从一百数到一,他还是没睡着,身后有些响动,他没有睁眼只是静静地躺着,他感觉到有人蹲在他身后注视着他,心里有些紧张还是没动,直到身体落入那人的怀里,他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沈以则把他抱到了病床上,然后躺在他身边,双手抱着他的腰,他还将头枕在了他的肩膀旁,好像正盯着他看。

  有什么好看的,秦宁脸上有的他脸上也有,没啥区别,怎么就看不腻呢?

  脸颊传来湿湿热热的感觉,秦桑身体一绷紧,眼睛蓦地睁开一下又快速闭上,想动弹身体却被他圈固在怀里。

  “宁宁,我的宁宁,我爱你!”

  秦桑像是吃了几吨黄连似的心里发苦,他没有再睁开眼睛,依旧佯装着自己睡着了,不痛,他一点都不痛,他不在意,他一丁点儿都不在意的。

  想着想着居然真的还就睡着了,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了,秦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有些惊呆了,他在折叠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逼着自己入睡都没有睡着,在沈以则怀里不到十分钟居然就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沈以则还没有醒,抱着喜欢的“秦宁”,他嘴角都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的,秦桑有一瞬间的恍惚,但那也只是一瞬间。

  不知道昨天沈以则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秦桑轻而易举的就从他怀里出来并且没有惊醒他,他去给沈以则买了皮蛋瘦肉粥和油条,还有一笼小笼包,因为不知道沈以则喜欢吃什么,楼下有的早餐他就都买了一份。

  他没有再进去病房,让护士把早餐递给他的,临走的时候还给秦宁打了电话通知他可以去医院陪他了,秦宁就回了他一句:知道了,烦死了!

  秦桑回了趟家换了衣服,收拾了一下才戴着口罩去上课了,今天第一节课是老张头的课不能耽搁,他满打满算睡了也不过三小时不到,上课的时候几乎脑袋都要贴桌子上了,好不容易课间,他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又害怕口罩被人摘了,眯了不到三分钟就爬起来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睡着了没有。

  沈以则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星期,白天都是秦宁陪着,晚上就是秦桑,秦桑还是会睡在折叠床上,后半夜依然会被沈以则抱到床上,他似乎非常热衷于在秦桑睡着后偷偷的把他抱到床上,然后亲他。

  刚开始只是亲脸颊,后来就是额头,再后来就是嘴唇,直到第三天晚上,沈以则实在是忍不住的亲了一下秦桑的脖颈,开始解他的衣服!

  秦桑猛地就醒来,警告他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沈以则也就摸摸自己的鼻子说了句不是故意的,他没忍住,然后癞皮狗一样的把他抱在怀里不撒手,就这样又提心吊胆的过了一晚上,那晚上他是真没睡着,担心沈以则会做什么,第二天上课无疑又开始打瞌睡!

  沈以则终于出院了,秦桑也不用再去医院陪他,去医院这几天他过的比这几年还要累,神经几乎就没松下来过,每时每刻都担心自己会被发现,时时刻刻都要防着沈以则的咸猪手。

  沈以则是感动得很啊,因为他的“秦宁”白天要去上课,晚上还会过来陪他给他喂饭,早上呢,临走前还会给他买早餐,又好看又贴心,多好的恋人啊!

  日夜折腾的,也把他给累坏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累坏的其实是秦桑,也就这么几天功夫,秦桑都瘦了一圈儿,没办法,他每天都是睡眠不足又吃不好,他能出院秦桑真是谢天谢地了。

  他也不想每天晚上住在医院,但是秦宁拿录音威胁他,他没办法。

  而他,也有些想跟沈以则呆在一起,他承认自己贪恋沈以则的怀抱,因为……太暖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