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29章 花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场雪过后,天气更冷了,秦宁也不太爱出门了,秦桑偶尔会出去看看刘爷爷,很多时间也都是在房间里,他会想沈以则此刻在做什么,秦宁始终没有去医院看过他。

  刘爷爷在大年二十那天就被他儿子接走了,秦桑没去送,只是有一次下午去他那儿的时候发现门已经锁了,黑虎的饭盆里倒着一些狗粮,但黑虎神情恹恹的,那狗粮看上去一口都没动,秦桑才知道刘爷爷已经离开了两天了,小黑虎是在等他回来。

  秦桑去买了一些热乎的肉粥,黑虎看到他也开心的很,摇着尾巴把热粥喝完了,然后继续神情恹恹的趴在那儿,也不跳了!

  好几次,秦桑都借口去看黑虎,然后买一些吃的偷偷去医院,以秦宁的名义去看沈以则。

  每次去,沈以则都会笑着跟他说话,他总是把最好的情绪留给他,还让他要是觉得天冷就不要去医院了,他一个人应付的过来。

  秦桑还是舍不得让他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冰冰凉凉的多可怜啊!

  大年二十七那天,秦桑去看他的时候,他脸色非常不好看,他就坐在外面长椅上也不进去病房,他看上去刚跟人吵完架,脸色还是气的通红那种,脖子那儿青筋都暴起来了,可看到他的一瞬间,他脸色又恢复了,变得特别的柔情!

  他把秦桑抱到自己的腿上,把额头抵在他额头上,两人靠的很近,近的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沈阿姨的心脏搭桥手术很成功,已经从ICU转移到普通病房,光是这一个寒假沈以则就瘦了很多,沈家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过来看过沈阿姨,就连他爸爸,秦桑也一次没见过。

  这个寒假沈以则过得很糟心,如果没有“秦宁”陪在他身边,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来,没什么灾难比自己的亲人卧病在床更让人心痛,更让人焦心的。

  好几次,秦桑告诫自己不能再去医院看他了,他不能总是冒用秦宁的名义去看他,这就跟在骗人一样,如果不是秦宁让他去,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去了,他不能成为他跟秦宁之间的第三者。

  可秦宁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沈以则,他对他一直都是利用!

  刚认识沈以则的时候秦桑觉得他可怜,因为他被一个不喜欢他的人利用践踏着,还跟另一个讨厌人的上/床,现在他对沈以则更多的是心疼……

  他知道沈以则在家里肯定不好过,他不像外面说的那样是个风光无限的沈家二少爷,他也有悲伤、也有难过、也有无奈……

  可能同类总是能闻到同类的气息,这些感情秦桑深有体会,因为他在家同样不受喜欢,同样被厌恶憎恨。

  他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沈以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家人讨厌吧,他想!

  像这种名门世家为了争夺家产恩恩怨怨总是很多,九龙夺嫡、玄武门之变哪个又不是亲兄弟之间的算计与争夺?

  大年三十晚上,秦桑站在窗口看着夜空里燃放着的烟花,想着沈以则现在有吃到一口热乎的饺子么?

  明明现在已经明令禁止放烟花放鞭炮了,可外面的烟花灿烂,鞭炮声响亮,哪里有一定点儿被禁止的样子。

  那些烟花,也的确非常好看,然而烟花易冷、转瞬即逝!

  楼下电视机里播放着春晚,秦桑在楼上能隐约听到张静和秦宁的说话声,可能是播放到了哪个小品了,两人笑的很开心,应该是赵本山的小品,张静一向很喜欢的,去年赵本山跟宋丹丹那个“黑土白云”的小品就让她笑了半天,第二天都在跟秦宁讨论着那个小品,好几天电视机上也都是放着这个晚会!

  张静不喜欢他,他每年的春晚都是坐在自己房间里,听着音乐写着作业,要说他不希望跟家人跨年那是假的。

  之前有一次跨年,他光是在楼下洗碗,张静见了他都不喜欢,小品那么好笑愣是一个笑脸都没有,等他上楼了他才听到张静的笑声,可见张静对他厌恶到什么程度。

  张静给秦宁买了一身新衣服,每年都是,款式可能不是秦宁喜欢的,每次他都会把穿了一次的衣服又丢给他,他也无所谓,反正都是衣服,也都能穿。

  再加上他两人的衣服本来也是换着来回穿,自然也不会介意那么多。

  又是一个紫色的烟花,秦桑眼巴巴的看着外面的热闹气氛,只觉得无限悲凉,这明明该是个热闹的晚上,他却觉得很孤独,从来都是孤独的。

  沈以则现在是不是跟他一样?

  手机响了,他拿过来看了一眼,是方凌霄的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就喊叫着:“小桑,新年快乐!”

  “凌学长,新年快乐!”

  秦桑笑了笑,还是有人惦记着他的,从上次跟方凌霄分别后,他们没怎么联系,秦桑不是个喜欢出去玩的人,也不会在外面吃饭,除了去看看展览会跟方凌霄一起外,其他接触的时间大多都是在学校了。

  他们聊了一会儿,方凌霄跟他讲,他这段时间去浙江溜了一圈儿,买了一些小玩意儿说是要等到过完年,开学了到学校送他,秦桑说了谢谢。

  浙江那边的小饰品的确很有意思,他之前在淘宝上也买了许多DIY的东西自己回来做过,像是发钗和凤冠之类的他都有上手制造,之前还有放在网上卖呢,竟然也真的让他卖出去了。

  不过这些东西太费时间了,张静不允许他在这些东西上浪费时间,他只做过几次就不再买了!

  秦桑的手很巧,他能把一根细长的钢丝儿直接变成一只可爱的小动物,也会用染了色加了厚度的宣纸描绘一些好看的小动物贴在钢丝圈儿上。

  他把这个归为艺术生的基本功!

  医院里过年肯定不太好过,也不热闹的!

  秦桑跑到书柜那儿翻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些彩纸和小钢丝坐在桌子面前缠缠绕绕的,他用手工剪刀把钢丝打磨了一下,剪刀口子有些划痕不太平整了,钢丝在他手心里变成了一个小灯笼的模样!

  他又把彩纸用双面胶固定好搭在钢丝灯笼上……

  不到一会儿,一个手工制造的红色小灯笼在那双灵巧的手下诞生了……

  秦桑开心的看着手里的这个灯笼,在上面写了“新年快乐”和一个“S”。

  想着要是能见到沈以则,就把这个送给他,不过他应该不会要的,他只会要秦宁的东西,不会要秦桑的!

  已经九点多了,还有三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

  敲门声响起,秦桑把小灯笼放到抽屉里才走过去开门,是秦宁!

  “把这个给沈以则送去,总不能让他觉得我对他不在乎!”秦宁把一个饭盒递给他。

  秦桑心里激动的很,面色却很平静:“现在去?”

  “不然呢,等明年过年么?”秦宁没好气的说,要不是看在沈以则对他还有用处,他才懒得做这些,“快给他送去吧,晚上……你留在那儿好好陪他,他要做什么你应着就是,要是让他不满意了,你知道后果的!”

  秦桑说了句知道了,把门一关,他把饭盒放到桌子上,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刚秦宁说那番话的时候他就觉得犯恶心,那话说的他好像在意过沈以则一样。

  秦桑换了身衣服,带着围巾手套,拎着饭盒下了楼。

  张静坐在那儿笑嘻嘻的嗑着瓜子,看到他下来,脸色一冷,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她也没问他大过年的要出去做什么。

  秦桑没在意,反正都习惯了。

  出了门,外面都是鞭炮味儿,温度也有些冷,他还是戴着口罩的,要是不带戴着口罩估计这鞭炮味儿能把他刺激的晕过去。

  有几个小孩子调皮的在那儿玩那种摔的小鞭炮,就是超市一块钱两盒不用点火,直接摔在地上就能爆炸的那种,他小时候也玩儿过,不过只限于父亲还在世的时候。

  秦桑也觉得有趣,顺带着去超市买了两盒,回来的时候可以摔着玩儿,也就不寂寞了。

  到了病房门口,秦桑没有进去,因为沈以则正在给他母亲喂着饺子,沈阿姨前几天才做完手术,又在医院住了这么久,整个人看上去挺不好的,柔柔弱弱没什么精神,但她长得很好看,记得沈以则跟他说过他母亲是个中美混血,也难怪人家长得那么好看了。

  秦桑在病房门口等了快十分钟,沈以则像是在说一些安慰着他母亲的话,他帮她把床摇下来,又给她盖上被子,这才出来。

  他一出来就看到“秦宁”拎着饭盒等在门口,脸上的愁云立马被喜悦替代,“宁宁,你来了怎么也不叫我,在外面呆了很久吧!”

  “也没多久,怕你一个人在这儿跨年孤单,给你带了些饺子!”秦桑把饭盒递给他。

  沈以则早就吃过了,但还是接了过去,他把饭盒打开,扑面而来的热气温热了他的眼眶,眼眶有些湿湿的,他把饭盒放到一边的长椅上伸手抱着秦桑:“真好,有你陪着,真好!”

  他还以为秦宁不会来了,他还以为自己要一个人在这人过年了!

  他的宁宁还是舍不得他的,真好!

  秦桑心疼的很,只能安慰着他:“没事的,我,我会陪你过年的!”

  因为他也是一个人,也没人会陪他过年!

  “今晚不走了?”沈以则面露喜色。

  秦桑害羞的点点头,“恩,陪你!”

  “秦宁”能来看他,他已经很开心了,听到他说要陪自己过年,他更是开心到不能自已,都忘了这是在他母亲的病房门口,把他按在墙上就是一顿猛亲。

  秦桑被他亲的喘不过气来,他还以为自己要窒息死了,沈以则松开他的嘴巴,却没有松开他,还是紧紧的抱着他,就跟抱着稀世珍宝似的,秦桑让他放开,他就撒娇的“恩”了一声就不动了。

  最后还是秦桑把他推开了,沈以则又把他带到了天台上,不过这外面太冷了,晚上肯定不会在外面做什么。

  他们两个站在天台边上,看着夜空里绽放着烟花,一个接一个,他们十指紧紧地扣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秦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自己不该对他动心,可还是动心了,知道自己不该用秦宁的名字跟他在一起,可他还是用了。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害人不浅,秦桑是这么觉得的!

  “宁宁,一想到开学之后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就心里难受!”沈以则说。

  秦桑拍了拍他后背,笑道:“不是还在一个学校么,你要想见我直接来找我就行了!”

  沈以则从背后把他抱住,“你今天是不是又喝了茉莉花茶啊,好香啊!”

  秦桑“啊”了一声,他来的时候是喝了一杯,他……不会怀疑吧?要是怀疑了应该也不会把他抱的这么紧才是,他吞吞吐吐的说:“啊,是,是喝了一杯。”

  “有时候我总觉得你不像你!”沈以则又说。

  秦桑脸色一变,“怎,怎么不像了!”

  沈以则亲了一下他的侧脸,“有时候你凶狠暴躁不讲理对我也是非常的不耐烦爱答不理,有时候你又温柔体贴什么都顺着我,我都有些看不懂哪个是你了!”

  秦宁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天上的一朵云彩,好看的是时候是那种洁白到无任何瑕疵的,看着就像是一坨棉花糖让人想要吃到肚子里,但有时候也像是阴天里的那种乌云,黑压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一不小心迎接着的就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前两天他给秦宁打电话,电话里满是他不耐烦的声音,说了没两句他就把电话挂了,搞得他可郁闷了好久,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他了。

  他也以为今天秦宁不会来了,毕竟他那种性子实在是不像是会在这么冷的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过来陪他的人!

  可他还是来了,他变得很温柔贴心,说话也是小心翼翼怕他生气,他亲他的时候他会害羞,睫毛一眨一眨的非常好看,又变成那只容易受惊的小白兔!

  很多时候他也怀疑自己抱着的是不是秦宁,因为性格差的太多了。

  “我,我还有你不知道的一面呢!”秦桑紧张的捏着口袋里的小鞭炮,看来,他还是怀疑了。

  “恩?哪一面?”沈以则好笑的打量着他,他倒要看看秦宁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的。

  秦桑从他怀里出来,掩着嘴轻咳了一声,故作神秘:“你把眼睛先闭上!”

  沈以则就乖乖闭上眼睛了!

  “砰!”

  沈以则被这一声响吓得一个激灵,一睁眼就看到“秦宁”捂着肚子笑的特别开心,手里还拿着不明物体,他又快速的拿了一个小鞭炮扔在他脚边,又是“砰”的一声响。

  原来他说的另一面是这个啊,跟个孩子似的,还玩这个?

  “让你吓我!”

  沈以则将他抱在怀里,狠狠的咯吱他,他穿的衣服厚,他就把手伸到他衣服里去咯吱他,秦桑被他咯吱的浑身痒痒一直在笑,这人手又冰又凉的摸着他的皮肤,他的皮肤却像是被点了火似的,他的手摸到哪里火就像烧到哪里。

  “别闹了别闹了,痒死了!”

  “说,你还吓不吓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你放开,放开,哈哈,好痒!”

  “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怀里的人不动了,他回过身来,面对着他,然后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他窘迫的脸都红了:“亲了,你,你不准再咯吱我!”

  “好,那……”

  话没说完呢,又是一声“砰”的响,沈以则又被吓得肩膀一抖,脖子一缩的,“好啊你,还敢来!”

  秦桑跑的很快,他绕过沈以则,一个接着一个的把小鞭炮扔在他脚边,这个玩意儿最多就能吓唬吓唬人,也不会把人炸伤的。

  两盒小鞭炮扔完了,秦桑已经跑到了楼道里,沈以则腿长的很,没两下就抓住他把他禁锢在怀里了。

  但他没有再咯吱他,只是把他堵在墙上狠狠的亲了,手也不乖的伸进他衣服里不停的摸来摸去,直到两人都有了感觉!

  沈以则喘息着,身体贴在他身上!

  “别,别在这儿!”

  秦桑身体已经软下来到在他怀里,但也不能在楼道里啊。

  沈以则呵笑一声,舔了一下他的耳垂,拉着他直接下了楼,去酒店的路上两人都是涨的非常难受。

  沈以则快速的开好房,还没到门口,在电梯里就开始堵着他亲吻,到了房间里更是一刻也等不了,直接把衣服脱了,人抱到床上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