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39章 飞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想过很多种理由、方式离开那个家,可他万万没想到最后的解决会是因为一顿争吵、因为一只狗离开了十几年的家!

  当张静的那句话说出来他的心都要碎了,被人剖心,被人挖肺的痛楚也不过如此,疼,太疼了,疼得他无法呼吸,明明快夏天了他却感觉自己还身处在腊月严寒之中,浑身都是冷的,身体是冷的,血液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张静想过弄死他,她居然想过弄死他……

  那天晚上,他行尸走肉般的回到了刘爷爷家,他把那身被血液染红的白衬衫换了,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去了医院包扎,他不想把那身污秽带到医院,平白脏了别人家的地方。

  他脑袋上的伤口不严重,口子看似很深,但是没有伤到骨头,啤酒瓶嘛砸人能有多痛啊,也比不上张静那一句话更让他痛,后背被火锅烫的地方有些严重,医生说可能会留疤,但只要经常抹一些药膏和修复的应该也不会留下太多的疤痕,这些他也都不在乎了。

  第二天一早他直接联系了王老师,询问可不可以提前出国留学,王老师一听他答应了开心地不得了立刻就去给他问了沈逸,沈逸说机票随时都为他准备,那边的学校也随时欢迎他入学,只要他确定好时间。

  但他暂时还是走不了,因为护照还没有办好,大概也需要半个月时间,他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证登记的宾馆,说是宾馆其实也只是一张床铺,一张床位一晚上25块钱,很便宜,那种合租形式的。

  他只要在这边等上半个月护照一下来他立刻就可以飞走,离开这儿,再也不回来。

  至于为什么相信沈逸,沈逸也只是要一个可以培养的人才,一个可以帮他做事的人而已,而秦桑恰好就是他需要的那种,他有天赋,有能力!

  他把手机关机了,他也没什么人可以联系,唯一的朋友也就只有方凌霄,还有一只已经被吃到肚子里可能连渣都不剩的黑虎,那只狗对他来不说不仅仅只是一只狗啊,但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他给方凌霄只发了一条信息:凌学长,我走了,不必找我,不用担心,我会很好,勿念!

  秦宁、秦桑两兄弟打架的事第二天又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知道秦桑休学了,但是没人知道秦桑为什么休学,他去了哪里。

  秦宁已经快要找疯了,他没想到一只狗会彻底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断绝,他把照片和视频都发给秦桑威胁他立刻回来,可是那些信息全都显示发送失败,需要添加好友,秦桑把他删了,电话拉黑了,他不知道秦桑到底去了哪里。

  “王老师,求你了,告诉我秦桑到底去哪里了,我真的很担心他!”

  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的秦宁,双目猩红,他死死的拉着王老师的胳膊不愿意放手,现在唯一的线索只有王老师这边,秦桑最后的消息是她传递过来的,只有她知道了。

  王老师叹口气,想起秦桑说的话,还是拒绝告诉他,只是说:“秦桑提出转学的时候我也很惊讶,而且他的态度很坚决,我不知道你家到底怎么了,但是……秦桑不想念了,他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真的对不起秦同学!”

  当她打开合租房的门,看到秦桑浑身是伤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知道那孩子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一向是懂事的,但她去见他的时候……她都有些不敢想,一个孩子能有那么悲痛欲绝的表情。

  他头上还包着血纱布,后背更是被烫的皮肉都翻开了,有些地方没能抹上药有些发炎化脓,她是哭着给秦桑上了药膏,而那孩子全程一声都没吭,明明很疼,却依旧在忍!

  他拜托她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他的下落,他要离开这里,摆脱这里。

  “不会的,他那么爱学习他不会退学的,老师我求你你告诉我吧,他是我弟弟,他一个人能去哪里,会出事的,求你了!”

  王老师看着眼前的绝美少年摇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推开挡路的少年,王老师叹口气走了,这两兄弟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了,为什么秦桑只能天天以口罩示人?

  她看到了那孩子的脸,明明脸跟秦宁一样的好看却一直戴着口罩,那孩子……毫无生机可言,一副死寂,满是灰心!

  王老师是资深老师,她看了太多优秀的学生因为家庭缘故被毁掉前途,毁掉未来,甚至是丢掉性命的,尤其是看到秦桑了无生机的时候,她也害怕,害怕这个优秀的孩子会因为家庭缘故想不开,所以她遵从他的意见,送他走是最好的选择!

  她答应秦桑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的下落,不管是谁,她都没说!

  秦宁浑浑噩噩的走在校园里,这个校园里没有了秦桑,就是一个大罩子,他走到哪里,阴郁的天气就跟到哪里。

  沈以则红着眼眶跟在他身后,他不敢上前去跟他说话,他不清楚他们兄弟之间发生了什么,秦桑走了,走的干干净净,所有的痕迹都被抹除了,一切都是这么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只是一个晚上而已!

  秦宁这几天根本就没睡好觉,每时每刻都在找人询问秦桑的下落,沈以则也在帮忙找,秦桑的手机通话记录、银行转账记录他都有让人查,但是秦桑一直没有任何的消费信息,酒店、宾馆也没有,他好像真的消失了一般,又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秦桑在他面前的存在感真的太低了,低到他走了,他依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宁宁,回去先休息一会儿吧,你这样身体受不了,你身体要是垮了你怎么找他?”

  秦宁想着那天晚上他听到那句话脸上的痛苦绝望,他后悔了,后悔动那只狗,他蹲下身子捂着脸哭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也不该打他,他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不该……不该那么对他,他走了,他走了!”

  一只狗的死亡,触发了他们这些年积累的所有矛盾与怨恨!

  “宁宁,没事的,我们会找到他的,他可能只是在生气,过段时间就好了!”

  沈以则心疼的把人搂在怀里,他的宁宁啊,怎么可以伤成这样,不允许,不允许有人能把他的人伤成这样。

  “秦桑走了,他走了!”

  他走的时候还浑身是伤,他的头还在流血,他的后背烫伤那么严重,他还踹了他的肚子,他的肺不太好,他好担心有没有踹到他的肺,万一伤到他怎么办,他到底在哪里,快十天了,秦桑一点消息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

  这段时间,不仅是秦宁找人要找疯了,就连方凌霄也快要崩溃,他收到那条短信就立马冲到了学校,结果是秦桑转学下落不明,他整个人都疯了。

  他回了家,找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去找秦桑,公安局那边他去报案了,可是秦桑像是早就知道会有人去报案,他早就提前跟警察局那边打好了招呼,提前打了110说是跟家人吵架要出去旅游,如果有人报警不要立案,也别去找他,当事人都这么说了,警察局能怎么办?

  秦桑的银行账号没有任何资金流动信息,他们查不到,一个人要是刻意的躲着实在是大海捞针无法找寻。

  一夜之间,整个城市翻天覆地,沈家和方家动用了所有势力只为寻找一个叫秦桑的十七岁少年!

  “秦宁!”

  方凌霄像是暴怒的狮子全身都燃起了熊熊烈火,他怒气冲冲的走向秦宁,用力的推开碍事的沈以则拽住秦宁的衣领,吼道:“他在哪,秦桑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他!”秦宁哭着,他也难受,他也后悔,可是他们找不到他了,找不到秦桑了。

  “你为什么跟他打架,为什么把他逼走,他是你弟弟,他是你亲弟弟啊!”

  沈以则愤怒的推开他:“滚开,你也知道秦桑是他弟弟,难道他会害他弟弟不成,你没看到他也跟你一样着急么,我们也在找他!”

  说到底都是秦桑的错,兄弟两哪有不打架,怎么到他那儿就要死要活离家出走,还玩转学失踪这一套,他是三岁小孩子么?

  方凌霄流着眼泪,说的咬牙切齿:“秦宁,你对秦桑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他为什么天天戴口罩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你也知道,那满院子里的血、那件血衣你也知道,秦桑为什么恨透了你,你应该也是心知肚明吧,你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想见你,所以他逃了,因为他恨透了你!”

  秦宁一听脸色顿时如死灰一般煞白,他擦擦眼泪,那双眼睛像是没有生命的黑珍珠,冰冷,凌厉,他走到方凌霄面前,抬起头嫉妒、愤恨的仇视着他:“我跟秦桑的事跟你没关系,你别想跟他在一起,方凌霄,你永远也得不到秦桑!”

  “混蛋!”

  眼看着两人又要打起来,沈以则把秦宁护在怀里,拉开了他与方凌霄之间的距离。

  方凌霄恨恨的笑了笑,秦桑有这样的哥哥还真是倒霉,他把眼泪擦掉,看了一眼沈以则,这两人都是蠢货王八蛋,或许秦桑离开是对的。

  冷静下来一想,秦桑临走前还能给他发信息说明他是把他当朋友的,说不定秦桑安顿好了就会联系他,方凌霄觉得心里舒坦许多,能不能得到秦桑那就是他的事情,跟秦宁没有任何关系。

  “秦宁,最好别让我先找到他,不然我一定会带他永远离开你这个所谓的哥哥!”

  秦宁对秦桑的感情太不一样了,那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哥哥对弟弟的爱,尤其是这几天他给他的感觉,可能这就是情敌之间的特种默契。

  从他跟秦桑告白开始,秦宁就一直在针对他,对秦桑也是变本加厉,可见,他对秦桑抱着怎样见不得人的感情。

  说不定秦桑就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这种BT心理才会逃走!

  秦桑对沈以则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但对秦宁和方凌霄来说那就是最宝贵的生命。

  命丢了,还能活么?

  沈以则把秦宁送回了家,秦宁还是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也不吃喝,只是呆呆的坐在那儿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他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

  他只好又给家里那边打电话催促着,一个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失的,他肯定还在苏州,苏州这么大,想躲也是很容易的。

  他让人在机场、在车站都堵着秦桑,只要看到戴黑色口罩的人就要逮住问一下,这天气没有多少人会愿意戴着黑色口罩,秦桑这一点还是很明显的。

  只是沈以则没想过,他们在找,却也有人在帮秦桑隐藏踪迹!

  又是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张静不担心秦桑死活,但她担心秦宁,从秦桑出走那天到现在秦宁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觉,她很担心他的身体,又不敢见他,只能找沈以则过来帮忙找应,而她自己去住了餐厅。

  她也没想到秦桑的胆子真的那么大,竟然敢私自转学还玩消失,她是期盼秦桑能死在外面永远别回来,那她也会省心不少,至少不用每天看到他就恶心。

  他说秦宁恶心,其实秦桑才是最恶心的,他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跟他那个死鬼QJF父亲一样,很少有人知道秦桑到底是怎么来的,但对张静来说那是一种耻辱,秦桑的存在就是时时刻刻的提醒她当年那个混蛋做下的恶事!

  所以她从不把秦桑当成儿子,她的儿子只有秦宁,只有她跟秦源的孩子才是她的宝贝,而秦桑……死的越远越好!

  护照下来的时候,秦桑把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收拾好了,一个背包,里面几张画稿,一部手机,一个耳机,一张身份证,还有急匆匆在淘宝上买的两件衣服,他要走的无声无息就不能带太多的东西。

  敲门声响起,他把书包整理了一下才去开门,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男人!

  站在左边的人说道:“秦同学,车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秦桑点点头道了谢,回头看了一眼住了十几天的地方,终究还是把门关上跟着他们下了楼!

  这儿,已经没有什么他可以留恋的了!

  唯一的欢喜,唯一的温暖,也只能藏在心里永远也不能见光。

  没想到最后会以这样凄惨落魄的方式退场!

  他想,他走了以后,秦宁对沈以则应该就好一些了,好好的对他,好好的爱他。

  沈以则从来不属于秦桑,他跟秦桑也不再有任何的交集,哪怕他们曾经在床上做过多少肌肤相亲的事,说过多少暧昧心跳的话语,到头来,也不过是一个替身对一个傻子的幻想。

  他喜欢沈以则,也是真心的喜欢,可他也清楚沈以则心里爱的人是谁,希望他们都能够好好的吧!

  黑色的轿车疾驰在前往陌生城市的高速上,秦桑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他也没料到自己会这么毅然、决绝的选择离开,独自一人前往千里之外的陌生国度!

  深夜,沈以则哄着秦宁睡着后,开车来到了启智楼下的那个小破院子,这个地方他只来过一次,铁门已经被撞开了,上了绣的锁耷拉在门把上!

  他推开铁门走进去,扑鼻而来的是淡淡的茉莉花香,花香里夹杂着些许血腥气,他摸索着打开院子里的灯光,低头看到那些茉莉有些已经展露了小小的花苞,还有些已经开了一半儿,但都是东倒西歪的。

  泥土里有一些干涸的血迹,还有正对着门口那面墙上,有一根狗绳耷拉在那儿,绳子上同样有一些血,已经干的发黑……

  看到这一幕,他有些心惊,蓦然想起那只狗,他像是知道了些什么,又有些不敢相信,走到屋子里,里面摆设很陈旧,那书柜看上去都有些年代了,里面放着一些古诗词,都像是被翻了多少遍的那种。

  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地上放着的那些小多肉植物,摆设简单而又温馨。

  桌子上还放着看了一半儿的《楚辞》!

  床上放着一件白色染血的衬衣,领口上都是血,还有一些油渍、菜叶,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衬衣前面几乎都是血!

  他不敢想这是秦桑跟秦宁打起来落下的伤痕,什么样的矛盾能让他们打成这样,能让他伤成这样,似乎记忆中认识秦桑以来,他跟秦宁永远都是敌对,不是吵架就是在打架。

  亲兄弟,何至于搞成这样?

  就连他跟沈逸都还没打到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地步!

  还有秦阿姨对秦宁的躲避,对秦桑的漠视,他们家的事情怎么那么麻烦,怎么感觉比沈家还要麻烦呢?

  沈以则不懂,但视线还是被这染血红的白衬衣刺伤了,秦桑或许真的恨透了秦宁,可是为什么?

  秦宁明明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秦桑和方凌霄都那么恨他?

  秦桑明明是那么怪的人,为什么秦宁和方凌霄又都那么在乎他?

  秦桑……到底是怎样的人?

  他又想起他站在启智楼上看着被狗捉弄的人,想起那天晚上跟着秦桑来这儿,听他说那些话!

  原来,他从来都不认识秦桑!

  秦桑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戴着黑色口罩的阴郁少年!

  他想认识,可是已经没机会了!

  手机响了起来,沈以则看了一眼号码,点开短信通知!

  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二少爷,秦桑已经抵达英国希斯罗机场!

  十七岁的少年,带着满身伤痕逃往遥远而陌生的英国,不知归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