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46章 渐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住在酒店那几天都是直接叫的外卖,专门挑有营养的点,他不是亏待自己的人,这几天也几乎没出过门,服务员跟他说有人来找过他,但是已经让他们打发走了,是用他的那一套说辞。

  一听到这个消息,当天晚上他就雇车离开苏州,他不想见到秦宁。

  到了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古都,秦桑满满的都是期待,来之前给沈逸发了信息,那边说会帮他安排住处,不过被他拒绝了,他不希望什么事都让沈逸帮忙,欠他的已经挺多的了。

  那天晚上他租了个不要身份证的床位,下载了租房APP,他要是知道北京房价这么贵是宁愿飞上海都不想来这儿,这儿的租房简直是天价啊,太他妈的贵了,看了看自己的余额,租房倒是可以,但……绝对坚持不到一年。

  他搜索了一下最便宜的,他放弃了,太贵了!

  逛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了一个四合院是便宜一点的,是合租的,但也是分开的独立院子,九室六厅三个卫的那种,现在人家正在找合租,刚好还有独立分开的院子,他左思右想第二天还是直接给人打了电话预约看房。

  他已经打定主意在北京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都长期发展,既然有困难那就迎难而上,不过就是个房子嘛,租个房子还是可以的,大不了裤腰带勒紧一点。

  招待他的房东叫程霖,二十九岁的无业游民,看上去一副痞子样儿,长得也挺帅气的,这天气还能穿着黑色马甲,露着胳膊,胳膊上还有黑龙的纹身,反正秦桑看着是挺冷的,而且性格好像也不是很好,但对看惯了国外那些肌肉男的秦桑来说也不算可怕。

  程霖带着他在四合院里转了一圈,给他大致介绍了一下,他也住在这里,就住在东边那个院子,他说他不喜欢别人跑到他那儿,房子要是有什么问题直接微信电话联系就行,当然房租也不会很便宜,毕竟在二环,沈氏分公司也在二环,他得找一个学校与公司折中的地方才行。

  程霖抽了口烟,指着前面那个院子跟秦桑说:“喏,这就是要出租的房子,还有大门可以上锁,平常也不会有人过来的,大家都是分开住,别看这是四合院墙头不高,但我们这里安保和监控都特别到位,不用担心有歹徒或者小偷!”

  秦桑点点头,礼貌性的问他:“那我可以进去看看么?”

  “当然,自便吧!”

  秦桑道了谢,往里面走了走,院子里有有一棵石榴树,不过很久没人照顾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树下有一张石头桌子,他过去用手摸了一下都是灰,旁边的小水池也干涸了许久,的确是很长时间没人住了。

  程霖叼着烟倚在墙上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现在很少有这个年纪的人还喜欢住四合院这种地方,他算是遇到的第一个,免不了多看几眼。

  “来这儿上学还是上班啊!”他问。

  秦桑说:“都有!”

  “呵!还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呢,不过你一个人住在这儿会不会太浪费了,可以直接住宿舍!”

  在北京也只有大学生才能一边上学一边上班了!

  秦桑尴尬的挠挠头,“主要还是喜欢一个人,喜欢这种风格!”

  推开房门,里面打扫的还算干净,左右有两间房,一间客房一间主卧,里面家具都是有的,客房那边还有一个小型的厨房,很小不到十平米,毕竟这个价格也不可能找一个拎包即住的房子。

  两个房间分别还有浴室,也算是可以了,这院子的确对得起这个价格了,而且他也可以接受。

  “那就这里吧,挺好的!”

  房子总体来说他是比较满意的,只要打扫干净,安置好家具还是不错的选择。

  “你喜欢就行了,外面可能会比较空,你可以养猫养狗,大家都隔开的也不怕吵,要是需要办狗证我可以帮你去办,网络水电费都是全包,反正空着也是空着,看你挺喜欢的就这个数吧!”程霖比了个‘6’

  六千一个月,当真奢侈啊,不过他确实挺喜欢这里的,“好,那我们签吧,我是随时都可以入住么?”

  “随时可以,绕过前面那条街有个大型超市你可以在那买些生活用品,这里距离一号线和二号线、公交车站都挺近,给你这个数还是看你小的份上,不过你可别把这里东西都弄坏了,那是要赔钱的!”

  “放心吧,我不会的,但是……我可能会养宠物,不过我也会弄干净,请您放心!”

  “可以可以,走吧,看好了就去签合同吧!”

  秦桑点点头背着书包跟在他身后,他住的东院子,院子里摆放了好多那种古代的刀枪剑之类的,看上去还是个练家子呢,他的院子装饰的也挺好看的,还有假山,也有养鱼!

  摘口罩的时候,程霖盯着秦桑看了好半天,还是秦桑叫他了,他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咳了一声,“好了,你确定先住三个月?”

  “恩!”

  他是打算在这儿长期发展来着,他还打算交一年的,想了想还是先三个月吧,如果住在这儿可以的话再续租也行。

  程霖把钥匙交给他就说自己有事先走了,还说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联系他,秦桑道了谢!

  没什么是比装饰自己住的地方最有意思了,当天下午秦桑就去超市买了许多的家具和装饰品让人送过来,他又去买了一些盆栽的茉莉花和一些小多肉植物,可能是受刘爷爷影响,他非常喜欢这些花花草草。

  那天晚上他没有入住,因为家具不齐全也没有床铺,不过房间还是都收拾干净了,那些东西他让人放在外面,暂时也没有搬进屋子。

  这么草率的就决定租房子了,秦桑总觉得还像是一场梦一样。

  秦宁现在肯定出院而且已经知道他离开了苏州,希望他能好自为之,别再烦他了,他这次特地没有坐火车高铁,而是直接雇了车开过来的,那些要身份证的他一律都跳过了,所以秦宁暂时不会知道他来北京。

  一个星期的时间,秦桑已经把自己住的地方都设置好了,那颗死去的石榴树上挂了一些插电的小彩灯,他还特地买了一盏台灯放在石桌子上,水池里也加满了水,还自制了一个转水轮,这样水就不会干了,里面已经有了一些假的绿植,有几条小金鱼。

  院子里摆了好几盆茉莉花,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把自己的画板都摆在走廊里,这样雨也打不到了!

  屋子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两张床上都已经铺上了水蓝色的被单床罩,还有一些灯,主卧相对来说大一些,他买了一些灰色的地毯铺着,这样就算是光脚进去也会很舒坦的。

  短短一个星期,整个房屋大改造完成,秦桑满意的看着自己亲自装扮出来的房子。

  他的东西不多,很多都需要去买!

  他上午去商场买了衣服、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生活用品,下午又去买了一些画画需要的东西,还有一些课本,因为主卧里刚好有一个红木书架,他在上面摆了一些多肉植物,也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看的书。

  一眨眼,来到北京已经快一个月,十二月底的北京比苏州冷上许多,这边的天气也比较干燥,他在院子里弄了好几个转水轮,就是想要空气湿度大一些,起初还有些水土不服,时间一久倒是也习惯了。

  程霖去过他院子看过一次,连连夸赞他的院子被装饰很有艺术气息,很活力,也很有生气,对这个戴口罩的少年好感度多了一些,不过他很忙,说是无业游民,但听其他院子里的人说,其实他就是个收租的,人家靠着收租就能活一辈子,一个月房租比他们累死累活上一个月班还高呢!

  秦桑听了也很羡慕,这才想起自己也是贡献了房租的,也是属于累死累活的那一班人!

  他的院子最近迎来了几个小伙伴,是附近的流浪猫,都是成群成群的,非常可爱,他很喜欢,看到它们就想起了伦敦那些小猫咪,他当即就给柏森发了信息询问那些野猫,柏森说他都有按时去喂,那儿本来住的人挺多,就算他不去,附近的人也会给猫咪们喂,让他放心养好自己的身体。

  秦桑看了很感动,他的许多东西柏森也都有给他寄过来,这两天就会到。

  这一个多月他也没闲着,把学校附近和公司附近的地铁、环境都逛遍了,他对附近已经算很熟悉了。

  肚子上的刀口也好的差不多了,伤疤还有一些,不过比较淡了,他去医院看过一次,医生说恢复的很不错,庆幸的是他后背那些伤疤已经快要消干净了。

  秦宁知道秦桑在北京已经是一个月以后,还是沈以则告诉他的消息,他当即就要飞过去找秦桑,可惜被沈以则和张静拦下来,他可不是秦桑养一个月就能好的,他还必须要去医院进行复查,张静把他的身份证、银行卡全都没收了,绝对不准他去找秦桑。

  一晃又是一个多月,秦宁日日都在想着秦桑,他们吵完架后就没再见过,从秦桑回国也就见了两次面,他着实想见他,想抱抱他,更想听他叫自己一声哥哥。

  对他的思念从未减少!

  苏州,晚上十点,某酒吧内!

  “你要是想去见他我带你去,你他妈能不能别这么折腾自己?”

  沈以则刚从公司出来就得到秦宁又在酒吧喝酒的消息,立即开车直奔向酒吧,酒吧里的人已经喝得半醉,却还是不要命的喝着。

  秦宁抢过他手里的酒杯。“沈以则,我的事你能不能别再管了?我跟你说过,我们已经分手,已经没关系了!”

  “你说分手就分手,你问我过同不同意么?”

  沈以则心都要碎了,眼前这人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只有提起秦桑他脸上才会有一定点儿的表情,随后就是冷漠。

  秦宁起身叹口气,他放下酒杯看向沈以则说:“你爸来找过我了,我妈的店被你爸的人砸了!”

  “什么?”沈以则没想到会这样!

  “他说要是我再不跟你分手就悄无声息的弄死我,你们这些大家族我是招惹不起,我秦宁只有一条命啊,我……”

  话没说完,沈以则快速的把他抱进怀里,安抚道:“没事的,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他动你们!”

  他没想到他父亲会去找他们,原来秦宁不是因为不爱他才要跟他分手,原来是他父亲在搞鬼,沈逸不也喜欢男人,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要跟秦宁分手?

  “以则,可能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天生就比我们这些人活的优越,你的家庭你的身份地位都比我们好,我也想清楚了,趁着陷得不深还是断了比较好,我会去北京找小桑,你……你好自为之!”

  秦宁说的楚楚可怜,说到他们身份地位的时候还特地哽咽了一声,眼泪也忍不住的掉下来,他伸手环住沈以则的腰,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受害者。

  看啊,是你父亲不想让我们在一起,不是我,所以断了吧!

  “不,我不答应,这是我们两个的事,宁宁,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

  “以则,我……真的扛不住的,你爸爸还有你哥哥他们不会放过我,他们已经找上门来了,我们只能分手,只能……分手了!”

  “我死都不会放开你,宁宁,我爱你,只要你说不分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不会放开你!”

  秦宁眼神闪了闪,嘴角扬起冷漠的笑意,“真的,只要我不说分手,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不会丢下我么?”

  “宁宁,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

  “好,那你就永远都别丢下我,我们……不分手了,但是你父母那边……”

  “我会去处理,你不用担心!”

  “恩,好!”

  秦宁自导自演的一场分手大戏最后以此告终,他再次确认了沈以则对他的心意,只要把沈以则牢牢地把控在手里,那沈家迟早都会是他的,距离他要做的事情又近了一步。

  至于秦桑,那只逃跑的兔子他会抓回来打断了腿,永远禁锢在他身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