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48章 渐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来人,秦桑微微蹙眉,这么长时间他还以为秦宁已经消停了没想到他居然找到这里来了,有一瞬间他想要转身拔腿就跑,但一想,这是他家他怕什么?

  他也不可能躲他一辈子,有些事情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幸好沈以则没跟过来,如果让他看见两个长得一样的人、互相仇视的瞪着对方,怕是心脏病都会吓出来吧。

  秦宁穿着白色羽绒服,毒蛇一样阴冷的眸子紧紧的盯在不远处的秦桑身上。

  见他丝毫没有走向自己的意思,他双手插在羽绒服口袋缓步的走向秦桑,走到他面前,看到熟悉的脸,他呵笑一声:“跑的挺远啊,让我一顿好找!”

  秦桑退后一步,他讨厌跟秦宁有任何接触,“你还是真是跟鬼一样的阴魂不散!”

  “小桑,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不想跟你吵,跟我回去吧,家里做好了年夜饭,今天来不及,还可以明天……”

  “谁要跟你回去?回哪儿啊?家?我有家么?呵,你们不是一心想要弄死我么?那里容不下我,我离你们远一些总是可以的吧,眼不见为净你应该满意才是,怎么现在在这儿上演苦情戏?”

  秦宁听了,脸色一白,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没有要赶走他,他……

  绕过发呆的秦宁,秦桑面无表情的往家走着,年夜饭,呵,这么多年他吃过一次像样的年夜饭么?现在跟他说年夜饭,太可笑了,他不是傻子,也不会再让他们控制。

  他应该还会用那些视频来威胁他吧,但那没用了,大不了这张脸他就不要了,韩国整容技术很发达,他并不介意去韩国整容,或者真的来一场火灾把这张脸给烧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受秦宁控制,更不会去当他的替身、影子!

  秦宁忍着满腔怒火,他快速追过去,拽住秦桑的手腕,怒道:“你以为逃得掉么?”

  “秦宁,这么多年来我从来都看不透你,于你而言我是什么?沈以则又是什么?把人当棋子、当工具很有意思么?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你的事我也不想参与,你最好离我远一些!”

  甩开秦宁,秦桑快速的回了家,把院子门一锁,秦宁被他关在了门外,他背倚在木门上,心脏因为紧张害怕激烈的跳动着,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找他,怎么想的?

  还想把他带回去,带回去做什么?

  还以为今年过年能舒坦一些!

  看了一眼在石榴树上爬来爬去的野猫,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到地上,这都是他打包回来的肉丸子,小家伙们也要过个好年才是啊。

  秦宁没有去踹门,他只是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那扇紧闭着的门,心里难受的发慌,他的弟弟,对他已经排斥到这种地步了,见都不想见他。

  站了一会儿,太冷了,他把自己缩成一团蹲坐在院子门口,眼眶子有些发热,他抬头看着夜空强迫着自己不能流泪,也不能再逼迫秦桑,他可以逃一次,逃两次,就可以再逃走第三次,他不确定秦桑下一次逃走他还能不能找到,所以不能急,也不能再逼他。

  他翻开手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心里越发的冷,他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能再用强硬的手段,是时候该换一种策略了,秦桑这个人最是心软,表面上是个带刺的小刺猬,可那伤人戳手的刺下更是一副柔情的肠子,他会心软的,他会的!

  这次,他能从伦敦回来救他就可以看出,他在秦桑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可能他还在生气、可能他们还缺少一个和好的机会,狗,对,小桑不是喜欢狗么,那他就去给他找一只,不找黑狗,找别的。

  想着,秦宁已经泪流了满面,他希望跟秦桑回到小时候,可是秦桑却不愿意再认他这个哥哥。

  以前的事情他不后悔一点也不,秦桑的眼中不该有别人,只能有他。

  秦桑蹲坐在院子里冷的直搓手,他看向大门,秦宁应该走了吧,这么冷的天气,他身体也受不住,好几次他都想过去开门看看他走了没有,可理智告诉他不行,不能去开门,万一没走呢?

  几只猫咪已经赖在他家了,吃饱喝足往他屋子里一窜,还有一只干脆直接爬到他肩膀上,这只是四只猫里最小的一只,小猫咪趴在他肩上呼噜呼噜的,那胡须一抖一抖的。

  摸了摸猫咪的脑袋,他把它从肩上抱在怀里,走到石桌那儿坐下,他担心秦宁会不会还没走,要是猫咪能听懂人话就好了,还能帮他出去看看。

  又过去半小时,外面还是没什么动静,应该是走了吧?

  秦桑冷的有些发抖,他起身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就听到了沈以则的声音。

  “跟我回去,你这样下去会冻死的!”沈以则在呵斥秦宁。

  秦桑心里咯噔一声,为什么秦宁还没走?

  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不走,小桑不跟我回去我就不回去!”秦宁倔强的说。

  秦桑听了只觉得头疼,你他妈不回去搁这儿添堵么?

  “宁宁,别再等了,我们明天再来行么?这一次他不会走的,你相信我好么?”

  “不,要是我明天来了他不见了我怎么办,我就找不到他了,你走吧,我要在这儿等他!”

  “秦宁,你到底要倔强到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我不走,你放开我!”

  然后声音就小了,好像是沈以则强行的带秦宁走了,秦桑松口气,回去就行,他也不用担心了,只是沈以则也来北京了,他又得把口罩戴上了,还好现在是冬天戴着口罩也没什么关系。

  秦桑回了屋子,泡了个热水澡爬到床上,小猫咪们不客气的在客厅里跑来跑去,里面暖和,秦桑也就由着它们去了。

  方凌霄给他打了电话跟他说了新年快乐,还一个劲的道歉说是没办法过来陪他,他表示没关系的,并没有告诉他秦宁和沈以则来北京的事情。

  电脑里放着今年的春节晚会直播,看了一会儿他又想起张静了,尤其是看到赵本山演的小品的时候,他叹口气。

  今年张静应该是笑不出来了吧,她最爱的儿子千里迢迢的跑到北京来找她最讨厌的儿子,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感觉,是不是恨不得把他抓回去拆皮挫骨呢。

  他们家的关系弄成这样,也实在是难得,估计很少有他们这样的人家吧,兄弟反目、母子成仇,但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秦桑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他只是逃离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家庭,逃开了一群厌恶他的人而已,他又能错在哪里呢?

  去年是在英国过的年,英国没有中国传统节日的概念,那天晚上他自己一个人去吃唐人街吃了火锅,火锅不正宗但很暖心,唐人街很热闹,那儿在过中国的春节,电视里都放着春晚,他也是一个人过的,没什么区别。

  北京的天气比苏州冷太多了,这一晚上他没有睡着,睁着眼睛发呆直到天明!

  大年初一是要吃汤圆和饺子的,秦桑昨天自己包好了放在冰箱里冷冻了,他一大早洗漱完了,就直接去厨房煮了一些,小猫咪们昨天被鞭炮声吓了一晚上,折腾了一晚上,现在还在他家客房的床上窝着呢!

  四只猫咪睡的四仰八叉,肚皮子一个个的翻着,还有一只肥猫眼睛睡的半睁着,爪子还被另一只猫压在身下,这睡相也是没谁了。

  秦桑坐在床边拿过一只猫的尾巴去逗着另一只猫,猫咪爪子在空中扑棱几下,翻个身子继续睡,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最小的那只猫永远最懂事,它张着嘴巴打了哈欠然后爬起来抖抖腿就坐在秦桑身边看着他。

  秦桑揉着它的毛发,“小家伙,新年快乐!”

  小猫咪“喵呜”了一声,秦桑又被他逗笑了,这算是在跟他说新年快乐么?

  真可爱!

  锅里的饺子和汤圆也都好了,秦桑给猫咪们都分了饺子,白菜猪肉的,它们吃的很得劲儿,看着它们秦桑会忍不住的想起黑虎,那只狗子也很喜欢吃白菜猪肉饺子,只可惜……它再也吃不到了。

  走到客厅里,目光接触到那只黑狗的水墨画,秦桑红着眼眶说了一句:“黑虎,新年快乐啊,这是你的饺子!”

  他把一碗饺子放到画像面前,摸了摸上面的黑虎!

  他给四只小猫咪都准备红包,红包里包着小鱼干,它们吃的可开心的,红包都被抓开了,他就蹲在一边给它们把红包纸屑捡起来。

  今天大年初一,外面肯定很多人,秦桑不太想出去,他坐在院子里开始设计今年沈氏的珠宝主题,他是个小设计师,但也要为公司做出贡献才是,他没想出来该如何下笔,花了好几张图都觉得不太满意。

  房东在租房群里发了红包祝大家新年快乐,出于礼貌,秦桑也回了一句,不过红包还是没收。

  沈逸也给他打电话,问他为什么不收新年红包,他笑着说心意到了就行,其他都不重要,他在陪着自己家人过年!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过年,真幸福!

  挂了电话,秦桑也放下画笔,真是无聊的一天!

  他戴上口罩打算出门逛逛,一开门,就看门口站着两穿着黑西装的人,两人手上都还拎着刚买来的包子,其中一个还塞了包子在嘴里没吃呢。

  “抱歉,二少爷说了您不可以出这个门!”那个嘴里有包子的赶紧把包子拿了,才开口!

  二少爷?

  沈以则?

  “怎么,这是要把我囚禁起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是我家,限你们一分钟之内消失在我视线内,否则我就报警!”

  “你不用报警,我没打算囚禁你!”沈以则从门口的车上下来。

  看到戴口罩的少年,语气不太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桑质问他。

  “只是防止你再次逃跑罢了,秦桑,你哥哥他很担心你!他是真心想跟你和好,你能不能别再怪他了!如果你还是因为之前的事生气,我替他向你道歉,行么?”

  “逃跑?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着么?”

  秦桑呵笑一声,气的把门直接摔上,真想把沈以则脑袋撬开来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牌子的水泥,能把他脑袋糊成这样,他们喜欢在门口守着那就守着吧,他不在乎,反正他也不爱出门,家里冰箱里还有一大堆的食物饿不死他。

  沈以则敲敲门,语气诚恳的说道:“秦桑,你哥哥发烧了,烧的很重还不愿意吃药,他想见你,你就……去见见他吧!”

  秦桑戴上耳机不再听外面人说话,秦宁发烧了关他什么事,又不是他让他发烧的!

  “秦桑,你们毕竟是亲兄弟,有什么事情讲开就好了,何必搞成这个样子?难道你以后都不认这个哥哥么?秦宁找了你两年多,他……他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也都是因为你,你看他一眼都不行么?”

  秦桑冷哼,怎么到头来还是他的错?

  一切都是秦宁咎由自取,他一直把秦宁当成哥哥,可秦宁是怎么对他的?

  要不是因为他是哥哥,他会放弃比赛回国,把自己的肝脏捐给他?

  心口憋闷的慌,他把音乐开到最大声,隔绝外面一切声音!

  他都离他那么远了,为什么秦宁还是不肯放过他,到底哪儿出错了?

  沈以则见里面还是没什么动静,心凉的往旁边一站,回过头就看到烧的脸色通红的秦宁站在身后,怀里抱着一只小狗,小狗也冻的瑟瑟发抖,他手上还拎着一碗面。

  “宁宁,你怎么来了?”

  “小桑,还在么?”

  他的声音有些哑,头很痛,但他不放心,他害怕秦桑就这么走了,害怕自己一睁眼就见不到他。

  “在,他还在,你先回医院行么?你烧的这么厉害,不能受冻了!”沈以则心疼道。

  “我想见他,以则,帮我,我要见他!”

  “好,我去给你……”

  ‘敲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门就被拉开了,穿着毛衣的少年,戴着黑色口罩冷冷的盯着那两个快抱在一起的人,他说:“你见到了,可以回去了!”

  “小桑,我,我给你买了一只狗,以前的事情是哥哥不好,你别再气了行么?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别再逃了,别再走了!”

  秦桑心里难受,秦宁肯定是烧糊涂了,不然他怎么会说出这番话,那个秦宁永远都是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他说句道歉的话简直比登天还难,如今拖着病体跟他道歉了?

  该接受么?

  不接受的话秦宁会怎样?

  他实在是看不得秦宁这么低三下四的可怜模样,搞得他好像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一样,“只要你们不来打扰我,我不会再走,这狗你带回去吧,你的道歉我也接受,你还发烧回去休息吧,吃点药,别死了!”

  “你不走了,真的?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秦桑说:“我不会回去,那儿不是我的家,秦宁,你回去吧,别再来了!你……你只要不来烦我,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刚要把门关上,秦宁快一步的挡在门口,他把狗放到秦桑怀里,笑道:“那狗你留着吧,陪你,我……我尽量不来打扰你,行么?”

  他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虚弱、卑微的秦宁,心下不忍,但怀里的狗他还是没要:“不用了,你带回去吧!”

  关了门,眼泪流了下来,看到这样的秦宁他很受不了,明明是那样凶狠残忍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脆弱?装出来的么?可是那烧红的脸,发抖的手,秦桑擦擦眼泪走到屋子里。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小狗的惨叫,还有沈以则怒吼“秦宁,你在做什么?”的声音,秦桑呆呆的站在房间门口,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再开门,门口已经没人了,一只小萨摩耶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它瘸着腿呜咽的在雪地里爬来爬去,可怜至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