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51章 枯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以则因那两块地的缘故被紧急召回了苏州,一回到苏州总公司,他就被沈庆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为了一个男人把唾手可得的两块地给弄丢了,害的公司损失了好大一笔,现在公司要开临时董事会,对他这个行为作出处罚。

  董事会上,那些董事们个个都在谴责他的不是,几乎把沈逸捧上了天,对他的处罚是暂时停职,不准再插手公司的任何事,美其名曰是继续回到大学好好的学习做好一个学生该做的事。

  开完会,他又被沈庆叫到办公室好一顿训斥,问了他跟秦宁的事情,一听说他们两还没有断,当场气的把皮带抽了狠狠打了他一顿,要不是沈以则跑得快,估计会被打的半死。

  临走前,听到那些董事们说他一个私/生/子,终归是比不上沈逸那个正宫太子的时候他气的牙根都疼,沈逸比他大了十几岁,也比他更早进入公司,自然是比他有经验有手段,但他也不差,也不应该被他们这些混蛋嚼舌根。

  他郁闷的坐在酒吧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他很想秦宁,想起他跟秦宁拜堂成亲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多好呀,明明那个时候他们很相爱,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晚上,喝多的他给秦宁打了电话,可惜那边没有接听,发了短信也没回,他有感觉,秦宁离他越来越远了,秦宁喜欢秦桑,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他,但他为什么会愿意跟他上/床,为什么会答应跟他拜堂成亲,为什么会去医院陪着他,跟他说那些鼓励的话。

  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口口声声说不会分手,可到头来还是因为秦桑搞得他们之间变成这个样子。

  秦桑到底有什么好的,凭什么,凭什么这两年多的陪伴比不上秦桑一个眼神?

  他沈以则不是离了秦宁就不行的,他叫来了酒保,让他带几个人过来,很快,几个长得好看、妖娆的美少年就坐在他身边,他搂着其中一个看似冷艳的少年,“来,喝,多喝一些!”

  “二少,您这心情不太好啊!”

  “沈二少,你这身上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流血了呢!”

  沈以则听着他们的声音忽然就觉得很难受,秦宁不会叫他沈二少的,他现在还特别反感这三个字,在他们那些人眼里,他什么都比不上沈逸,沈逸是个正宫太子,而他就是烂泥地里的泥巴,就连他父亲都对他这么厌恶。

  别以为他不知道沈逸也喜欢男人,他跟海悦看似夫妻和睦其实早就离婚了,要不是因为他有个儿子,老爷子怎么可能对他那么信任。

  都是喜欢男人,怎么就他非得跟秦宁分手了呢?

  他母亲病了,沈庆怕人家说闲话连个医院都不肯去,怎么现在开始怕别人背后嚼舌根,跟他母亲结婚的时候怎么就不说呢。

  沈以则一肚子的怨气不知道该向谁发,这几个陪他喝酒的人他连人家脸都看不清楚了,怎么冲人家发火?

  推开这些碍事的人,沈以则拿出一些钱扔在桌子上,拿上外套走了,他还是不喜欢这些人,他还是喜欢那个窝在他怀里跟个兔子一样的秦宁。

  离开了酒吧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沈家么?

  沈庆现在肯定在家里发火回去也是挨打,他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了一晚上,想着明天回北京就行了,他想秦宁了。

  北京!

  下了班,秦桑买了一些菜回去自己动手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他把菜都洗好了,排骨放到电饭煲里闷着,时间差不多了,最后把玉米放了进去!

  他还炒了几个小菜,尖椒小鱼仔、糖醋藕片,还有一个炒腊肉,这腊肉还是方凌霄带过来的呢,难得明天周六不用上班,今天晚上可不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嘛。

  三菜一汤很快就做好了,秦桑坐在院子里,雪球蹲坐在一边儿,眼睛巴巴的盯着排骨,秦桑忍不住笑起来,给他夹了几块:“还烫着呢,你小心吃!”

  雪球“汪汪汪”的叫了两声,抱着食盆专心的啃着里面的骨头。

  秦桑一边吃着饭一边刷着手机,刷到沈以则的好友圈了,他的好友圈只有三个字‘凭什么?’

  他怎么了?

  心情不好么?

  难道又跟秦宁吵架了?

  他盯着这条好友圈看了半天,一块排骨啃完了,手指都没有滑动一下,看来,沈以则的心情真的非常不好!

  但是他也没立场去劝他、安慰他啊!

  沈以则心情不好他也也吃不下去了,他把没吃完的菜又拾掇起来放到冰箱里,把碗筷洗了,拿了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躺在床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沈以则的那条好友圈,他没事吧?

  听到敲门声,秦桑眉头皱皱,把手机切回了桌面,穿了外套出去开门。

  来人是沈逸,沈逸红着脸一身酒气喝了不少酒。

  “沈哥,这么晚您怎么过来了!”

  “先扶我进去喝杯水!”沈逸说。

  秦桑扶着他坐到客房床上,又赶紧去给他倒了杯水:“沈哥,喝水!”

  沈逸喝完水躺在床上,眼角撇到站在一边的秦桑,喉咙紧了紧,他刚洗完澡吧,脸色红扑扑的真是好看,他向秦桑招招手:“小桑,过来!”

  秦桑也没多想直接走了过去,哪知道他右脚刚移动到床边,左脚还落下呢,沈逸就飞快的拽住他把他往床上一按,不等他反应,沈逸已经压在他身上,“沈……唔……”

  话没说完,嘴唇已经被沈逸堵住,沈逸的手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他的舌头探进了嘴里,都是酒精的味道。

  “沈哥,你做什么,放开我!唔……”

  沈逸死死的压着他,他贪婪、暴力的亲吻着秦桑!

  “不要,沈逸,你放开我!”

  秦桑用力咬了他一口,趁着他吃疼一巴掌打在了沈逸脸上,他赶紧推开他跑回了自己房间,鞋子都掉了。

  沈逸看着逃走的人,眼神阴鸷的可怕,他舔了舔嘴角被咬出来的血,这小子下嘴够狠啊,想起秦宁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就有一把火在烧,可是他不能对秦桑动怒,这小子太倔强了。

  本来以为借助酒精晚上可以得到他,到最后还是让他逃了,心情郁闷却也没办法,他走到秦桑房门前敲敲门,“小桑,是我!”

  秦桑捂着嘴窝在床上没吭声,沈逸疯了,居然强吻他……

  “小桑,对不起,我把你认错了,你别生气!”

  见里面的人还是不回他,沈逸有些恼怒,脑子一热也是口不择言了:“小桑,真的,我是……我是把你认成你哥哥,你们两个长得太像了,小桑,别生气行么!”

  沈逸和秦宁……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秦桑用力的擦了一下嘴巴,这才走到门口,开门,看到沈逸满脸愧意的看着他:“沈哥,你跟秦宁……怎么回事?”

  “你别生气,我跟你哥在交往,刚刚也只是把你认成他了,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我气行么?”沈逸说。

  “你说你跟秦宁在交往?什么时候的事情?”秦桑有些接受不了。

  “就是过年那段时间吧,你还记得我问你,秦宁是不是跟沈以则在交往么,那次我就挺喜欢他的,所以……你千万不能生我的气,行么?”

  “好,我不生气了,你也只是认错了!沈哥,你先去客房休息吧,要是有不舒服的你再叫我!”

  “好,你不生气就行了!”刮了刮秦桑的鼻子,沈逸笑笑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嘴角笑意全无,没想到秦宁还有点用处。

  刚刚秦桑无疑是被他吓到了,那眼眶红的跟兔子似的,看来还是不能操之过急,要慢慢驯养才行,打定主意,沈逸给秦宁发了短信。

  秦桑回到床上,满脑子都是沈逸的那句话,秦宁又跟沈逸混在一起了,那沈以则怎么办?

  什么情况啊?

  他想告诉沈以则,又害怕他会伤心难过,他要是知道这一切得多难受啊,沈以则就是煞笔,还有秦宁,利用完沈以则就把人家一脚踹了,现在又跟沈逸在一起。

  他也不清楚沈以则和沈逸两人谁在家里的地位更高,但他们不都是沈家的孩子么,难道是秦宁发现了什么?

  沈以则可真是倒霉,怎么就爱上秦宁了呢!

  秦宁看到手机上的短信冷冷的笑了笑,看来沈逸没有得逞啊,他的宝贝弟弟又不是任人宰割的牛羊当然知道反抗的,假装跟沈逸交往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又给他什么好处?

  沈以则又给他打电话了,秦宁厌恶的把电话挂掉,直接把他的号码拉黑了,沈以则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一颗没用的棋子是不配呆在他的棋局上的。

  沈逸这颗棋子可比沈以则有用的多了!

  想着,他的胸口蓦地一痛,他死死的握着手机,他捂着心口的位置走到床头,翻开床底下的暗格,拿出药塞到嘴里,时间不多了,他得尽快才是,至于秦桑……他会一辈子记得他的吧!

  秦宁跌坐在床边,胳膊撞到柜子生疼的,他很希望在死前能够再听到秦桑叫他哥哥,那个乖巧的秦桑多招人喜欢啊,怎么现在长大了就能这么反抗他呢?

  小桑,我过不好,你别也想过好,你喜欢沈以则,那我就要让他身败名裂,痛不欲生,我要让你们都痛不欲生……

  想到这里,秦宁嘴角扬起,露出阴冷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