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57章 枯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秦桑被冻醒,身边已经没了沈以则的影子,身体的疼痛告诉他昨天那不是梦,沈以则看到他的脸,把他当成了秦宁,而他自甘下贱的去当秦宁的替身,只为守在他身边。

  秦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洗了澡,躺在浴室里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很痛,后背应该被石头划伤了吧,昨天晚上沈以则几近疯狂的占有着他的身体,一次又一次,他几乎疼到了昏厥!

  洗了澡,身体舒坦一些,秦桑去柜子里找了一些药膏给自己后背、胳膊划伤的地方抹了一些药膏,他没敢再去联系沈以则,有些害怕见到他。

  早上,他熬了一些热粥,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顺道去买了一些退烧药,昨天做的那么疯狂早上又被冻醒肯定会发烧的!

  张静起来就坐在那儿抱着秦宁的衣服不撒手,那衣服秦桑有些印象,就是前两年过年的时候张静给秦宁买的那件白色羽绒服,抱了这么久衣服都抱的褶皱,上面还有很多干涸的泪痕,但是张静不愿意撒手,睡觉都是抱着的!

  秦桑炖了一些山药排骨,做饭的时候,他收到了沈以则的短信,只有几个字:记住承诺!

  秦桑给他回了一个‘好’,便没了下文。

  又过了几天,秦桑从沈林玉那里得知了沈以则母亲去世的消息,他母亲本就有心脏病,已经扛了这么多年,又经过这次的噩耗,着实是把身体都拖坏了,沈以则终究是没能见上他母亲最后一面。

  听到这个消息,秦桑哭了一晚上,算是帮沈以则哭的吧,那个人应该是不会再痛哭流涕了!

  短短不到一个月,沈以则失去了他最爱的人,失去了他最亲的人,这样的打击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他没有主动去联系沈以则,因为不敢!

  又过了几天,沈以则给他发了消息让他去酒店等他,秦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也是他心甘情愿的。

  沈以则每次做完都不会留宿,他不愿意去看秦桑的脸,在他心里,秦宁死了,可他的脸还活着,只要把这张脸当成是秦宁,其他的都无所谓。

  夏末秋初,跟沈以则在酒店做完一次后,沈以则就彻底消失了,秦桑给他发过消息,但是没回,那些消息全都石沉大海,沈以则这个人从苏州消失了,他去找过沈林玉,可沈家的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唯一知道的消息是,沈以则与沈家彻底决裂,沈家一时间也是阴云密布!

  当秦桑站在自己房间,把他最心爱的那些画笔一根一根的折断、最心爱的画稿一张一张的撕碎,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拿不起画笔,他画不出任何东西了。

  这辈子,他只能以秦宁的影子活在这个世上,秦宁不喜欢他拿着画笔,不喜欢他走珠宝设计这条路,而他以后也终究不能画画了!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从秦宁的死开始有了转变,秦桑不再笑了,很多时候他会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着秦宁,想着沈以则,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他逼迫自己不准哭,他必须要坚强。

  张静需要他,沈以则也需要他,他不可以倒下!

  立秋的那天晚上,秦桑跟以往一样做好了饭端给张静,到了秦宁房间没看到张静的身影他慌了起来,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一把水果刀准确无误的插在了他心口的位置,站在他面前的是面目狰狞、凶狠可怕的张静。

  秦桑站在原地,手中的饭菜撒了一地,他看着这个沉静了几个月的女人,忽然笑了起来:“你就这么想我死么,妈!”

  “该死的是你,该死的是你,你不是我的宁宁,你是秦桑,你是孽种!”张静又把水果刀往他心口插进了几分!

  鲜红的血从心口的位置流淌出来,秦桑却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疼,他伸手抚着张静的脸,流着泪说:“可我……也是你的儿子啊!”

  “不,你不是我儿子,你不配当我儿子,我只有宁宁一个儿子,你不配,你不配!”

  门口传来急切的敲门声,是沈逸的声音。

  秦桑拉着张静的手,把水果刀从心口的位置拽出来,连同他的血肉一起拽了出来,刀子一离开伤口,鲜血喷涌而出,喷了张静一身!

  入眼之处,一片血红!

  秦桑捂着伤口,把水果刀扔到一边,失血过多让他开始晕眩起来,走路打着晃,眼看着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他却走不过去‘噗通’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身后是张静疯狂的笑声……

  再次醒来,耳边是仪器‘滴滴滴’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鼻腔里是浓浓的消毒水味儿。

  侧过头,看到的是趴在床边睡着的沈逸,秦桑没有叫他,他的嗓子发干难受,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出神的盯着天花板看,他想,张静那段时间也是这么盯着天花板看的,她又在想什么呢?

  想着该如何杀死秦桑,该如何送他下去见秦宁么?

  张静毕竟是个女人,她的力气远不到能把那把水果刀插进秦桑的心脏,恰巧那把水果刀长度也不够,只刺伤了他的心口,割破了一些血管!

  当时,秦桑只有一个念头,张静……是真的想要了他的命!

  沈逸守了三天,见秦桑醒了,急忙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秦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没事,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你不会有事的!”沈逸是这么回答他的。

  秦桑笑笑没说话,伤口疼么,不疼,疼的是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沈以则还是没有消息,他不知道沈以则去了哪里,无数条信息……无数个语音通话……始终没有人回!

  “她……怎么样了!”

  经历过这件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叫出那声‘妈’,他的母亲想要杀了他,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想要杀了他!

  “她的精神出了很大的问题,目前已经送到疗养院了,秦宁的死给她的刺激很大!”

  秦桑只是问他:“她疯了,是么?”

  沈逸的回答是:“是的,她疯了,她的精神彻底奔溃,已经被列为重度危险人物,警方那边暂时不允许她出院!”

  秦桑流泪沉默着!

  他住院这段时间,沈林玉会经常过来找他,跟他说话,但他大多时间都是沉默着的,有时候看着窗外,眼泪就不自觉的掉下来了,像是开了闸,眼泪珠子想什么时候掉都可以,他控制不住!

  沈逸没有忘记秦宁的临终嘱托,他会按时过来陪秦桑,秦宁死前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他没办法说出口,他没想到秦宁孤注一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秦宁的死,他们都有责任,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偏偏是他自己,难道告诉秦桑,秦宁是因为要让他痛苦才会选择死亡么?难道告诉他……秦宁本就活不了多久么,那样,秦桑会更痛、更恨他!

  沈逸不想秦宁死了,秦桑都一直恨着他的哥哥故而并没有把真相说出来,有些真相被埋葬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秦宁已死,再纠结那些真相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知道秦宁的死因究竟是为什么,那这个人只会是沈逸!

  “小桑,外面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走走吧!”沈逸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苹果,这个苹果是他早上削好放在这儿,已经氧化发黄!

  秦桑摇摇头,闭上眼睛不愿意说话!

  “你哥让我照顾好你,我不能辜负他!”

  “你爱他么,爱秦宁么!”秦桑问!

  沈逸抿了抿嘴,还是不想再骗他:“我更喜欢你!”见秦桑张口欲言,他快速坐在床边把他搂进怀里:“你哥知道的,他知道我喜欢你,跟他在一起也只是为了追你,那天晚上,我没有把你认成你哥……我是真想跟你……”

  秦桑苦笑:“是啊,只要是喜欢我的人他都会抢走!”

  他怎么会允许有人会喜欢我呢,他不会允许的,因为他才是占有欲最强的那一个,以前的方凌霄是、现在的沈逸也是……

  秦桑没有怪他,只是觉得有些累了,他推开沈逸,明确的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以后,我也只会跟他在一起!”

  沈逸知道,这些秦宁告诉过他,但……那不重要了!

  秦桑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头顶,把自己闷得严严实实的!

  沈逸伸手放在被子上拍了两下,难受的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吧!”

  出了病房,沈逸走到安全通道,点了根烟,短时间内所有人都没有办法从秦宁的死亡中走出来了,秦宁的死,逼疯的不只是张静,还有沈以则!

  他从来都看不起沈以则母子,一个小/三,一个私/生/子,的确是入不了他的眼,可如今,乔尼娅死了,沈以则走了,他应该高兴才是,终于把这两人从沈家赶出去了,可他笑不出来,连扯一下嘴角都觉得太难了,父亲一夜间苍老了许多,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处理。

  直到现在他们也找不到合适林玉的骨髓,林玉……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一时间,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真累啊!

  秦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已经半夜,他摘了手上的吊水瓶,走到窗口,楼层很高,若是跳下去是不是一切也就解脱了?

  死亡,真的是一切悲哀的终点么?

  可秦宁死了,那只是秦宁的终点,活着的人依旧痛苦。

  爬上窗台那一瞬间,他想到了疯魔的张静、想到了下落不明的沈以则,他们又该怎么办?

  秦桑还是选择下来了,他不能死,再绝望都得活着,这就是秦宁想要的,他想让他痛苦的活着,呵,他也做到了。

  心口的伤口已经不是很疼,他也已经可以出院,可不太愿意回到那个家,那个冰冰凉凉、充满绝望的地方。

  沈以则在哪呢,他又去做什么了?

  秦桑拿出手机翻开沈以则的微信,这个人始终没有发布一条动态,他还是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明知道这人不会回的,他问他:还活着么?

  如果沈以则死了,那他也跟着去死好了,反正这个世上他已经没有牵挂了。

  秦桑出院那天下着雨,秋雨冰凉,寒彻入骨,他没有告诉沈逸。

  出院之前他去看过沈林玉,站在病房门口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的看着。

  沈林玉比之前看来起来好一些了,脸色不再苍白,多了一些血色,还是那个精致好看的洋娃娃,他的母亲在给他喂饭。

  病房里虽冷,可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却很温热,温热的有些灼伤秦桑的眼睛,他没有体会过母爱,也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他很羡慕沈林玉能有一个这么爱他的母亲。

  离开医院,他去刘爷爷家走了一圈,院子里的花儿早就死透了,只剩下一些枯枝烂叶,墙头上的血也被这些年的雨水冲洗干净,只剩下一条黑色的狗绳子挂在那儿!

  秦桑去把狗绳拿下来埋在了那片花田里,屋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漏雨的,书架上的那些书本全都泡的烂透了,字都看不清楚了。

  他拿起那本仓央嘉措的诗词,打开第一页,上面就是用蓝色钢笔写的:“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生死……作相思么!

  字迹模糊不清了,刘爷爷还真是很喜欢这句诗呢,他有个习惯,会把一本书里最喜欢的那句写在首页!

  把书放到了原位,秦桑默念着这几句诗,有些想哭,他用力的吸吸鼻子,强压着心口的这股悲哀,愣是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关上铁门,把这里的一切随着黑虎的死亡一起埋葬!

  走到离家不远的那家烧烤店门口,秦桑呆呆的站在那棵树下,他仿佛又看了那个撸起袖子给他烧烤的少年,又仿佛他就在眼前,可一伸手什么都抓不到了。

  回到空无人气的家里,秦桑窝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去找沈以则么?可他在哪,在哪一座城市?连沈逸他们都查不到他的下落,他又如何去找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